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六十章 粗汉不吃眼前亏

时间:2018-03-2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的一声断喝,吓得粗汉一屁股跌坐在甲板上,引得众人哄甲板大笑。

    粗汉恼羞成怒,坐在地上不起,顺手就来抓肖尧的双腿。在他想来,只要把你抓起来,倒提在半空,天大的本事,你也只能任我摆布。

    反观肖尧不退反进,双腿用力一蹬甲板,身体高高跃起,从粗汉的身子上空越过,在过去的瞬间,回腿用脚底,踹在粗汉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粗汉被自身扑前的势能,加上肖尧的一脚之力,又来了个狗吃屎,趴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秦满江说了,粗汉上有老,下有小,肖尧不忍伤他。否则,他就不是脚底踹后脑勺了,而会迎面一脚,把粗汉踢个七荤八素找不着北,一招即可解决他。

    粗汉自身没伤,还想继续来纠缠肖尧。可是,当局者迷、旁观者清。肖尧那一脚是脚下留情,谁都看得出来。许多船工连忙上前,劝住粗汉,并把肖尧的东西,送到肖尧面前。

    肖尧不想伤他,但也不会如此轻易放过粗汉。他一脚把东西踢回到粗汉面前,厉声喝道:

    “分,把我答应给你的东西分开。”

    粗汉还想犟嘴,但见肖尧那逼人的气势,他真的怂了。可是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又想硬撑一下脸面。

    “要我分,就一人一半,米和咸鱼也对半分。”

    肖尧真是无语的很,粗汉是正宗的人怂嘴不怂,马怂尾不怂。看来不把他打服,他是不会老实的。肖尧不搭理他,一步一步走向粗汉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别过来,我分,我分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眼看肖尧要动真格的了,粗汉不吃眼前亏,连忙蹲下身子,把蔬菜分出一半,又分出大约五分之一的米。然后把咸鱼和多的米与一半的菜,送到肖尧面前。

    一场闹剧,到此结束。大家有了吃食,也就静下心来,坐等破冰船的到来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,是最漫长的,而等待救援,又是最让人心焦的。在肖尧他们,从岸上讨到食物的第三天,大家终于看到了,破冰船艰难前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整个船队,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欢呼起来。就连肖尧,也带着很强烈的激动心情,远远看着破冰船越来越近。而对于姗姗来迟的破冰船,没有一人产生抱怨。

    破冰船,船身短而宽,长宽比值小,底部首尾上翘。首柱尖削前倾,船身总体强度很高。首尾和水线区用厚钢板和密骨架加强。

    破冰船上的强大的机器在开动的时候,能把自己的船首,移到冰面上去,它的船首的水下部分就是因为这个缘故造得非常倾斜。

    船首开到水面上的时候,就恢复了自己的全部重量,而这个极大的船首重量,就能把厚厚的冰压碎。

    寂静了一个星期的拖轮发动机,再次轰鸣起来。这次,肖尧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它的嘈杂吵闹,反而觉得非常的悦耳动听,他满怀期待它轰鸣不停的响彻下去。

    有了破冰船做开路先锋,拖队绕开前面的渔船,把它挂到队尾,一路向着五洋镇方向进发。

    虽说破冰船的速度也不快,但比拖轮刚进果湖的时候,还是快多了。

    破冰船的船体,比拖轮以及后面的木船都宽很多,被压碎的冰块,被破冰船以及拖轮的尾流,冲击沉浮在水道两侧,对木船的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即使有极个别回到水到中,木船上也有水手,用长篙把它推离船身,不让它撞击到木船船体。拖轮也能放开手脚,跟着破冰船,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大约又行驶了半天的时光,拖轮终于来到湖边的第一个码头,也就是肖尧他们上次在这捡砖头的货场。

    到这,船尾有几艘船要离队卸货。拖轮停泊靠岸,肖尧和袁鸢得以离船上岸,踏上坚实的路面。

    袁鸢家离的不远,而现在也快天黑,袁鸢就邀请肖尧到她家暂住一夜,明天再回。

    如若有人同行,肖尧是不会去她家叨扰的。夜路肖尧不敢走,又是冰天雪地,肖尧只好顺口答应。

    当袁鸢的父母,见到女儿与肖尧一起进门时,那惊疑的表情,久久没从脸上退去。袁鸢哥哥也外出打工去了,家里只有在家享受假期的袁老师夫妇二人。

    在袁鸢费力的解释一通,也由于肖尧曾经帮过她家,袁老师夫妇虽说看不惯肖尧,面子上也还算客气。

    这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悲哀,不说施恩不图报,就连起码的人际交往,这对老师夫妻,也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肖尧。

    但肖尧不在乎这些,他也不想和袁鸢的父母有过多的交集,吃过就像船上第一晚的稀饭后,肖尧和袁鸢父母都没交谈**。袁鸢见肖尧没精打采的,就要把自己房间,让给他去休息。

    “袁鸢,女孩家的床,哪能随便让男人睡觉?你哥外出没归,他不正好可以睡你哥的房间吗。”

    对于袁鸢的决定,袁老师首先表达了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爸,哥哥的房间我看了,哥不在家,你们关鸡鸭鹅,一地都是粪便,那么脏、那么乱,你让他怎么睡啊?”

    袁鸢对父亲的指责很不高兴,即使你们不知内情,也不能如此不近人情。只是因为肖尧一再叮嘱,不要让她父母知道袁鸢是在肖尧厂里上班,否则,袁鸢实在要忍不住要说明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晚上睡哪?难道你睡你哥的房间?你一个女孩子都能睡,他一个男孩子,咋就不能睡了?”

    袁母心疼自己的女儿,不让肖尧有缓和余地。她是要逼着肖尧,自己选择去睡儿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袁鸢,就是一晚上,我在哪对付一下都可以,你就别让和你父母争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袁鸢还没来得及阻拦,他几步就来到袁鸢哥的房门口,推门往里面一看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哪里能叫房间,这是名副其实的鸡笼或者叫家禽圈养地。里面关着的鸡鸭鹅,这些扁毛畜牲见到肖尧,都好奇的抬起脑袋,歪着头打量这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去,那里不是人能睡的。我晚上睡锅门口,都不睡那里。”

    袁鸢见到肖尧看到了房间里的景象,她急得哭了,那是在羞辱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对她家怎么样,对她怎么样,她父母不知道,自己可是一本青色。父母这哪里是让肖尧在这睡一晚,明显就是要赶肖尧走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个房间,仅仅是脏乱也就算了,肖尧又不是很讲究的人。但这正如袁鸢所说,这房间根本就不是人住的。

    她哥哥也不知道出门多久没回来,就是偶尔回家,也许只是睡在袁鸢的房间。这里已经完全被袁鸢父母,开辟成养鸡鸭鹅的场所。

    肖尧压了压心里的怒火,平心静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叔叔,阿姨,我知道你们不待见我,也瞧不起我这个小混混。可是,这也不是你们如此对待我的理由吧?”

    肖尧说道这里,看看无比羞愧的袁鸢。

    “你问问你的女儿,我们困在湖心,到岸上去找素不相识的人家讨吃的,求住的,那也比你这样好百倍。你们想让我走,可以明说,何必用这种方式来腌臜我,恶心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没那意思,只是家里条件就是这样。难道你能忍心让袁鸢睡那里,睡锅门口吗?”

    听到袁鸢妈的辩解,肖尧不屑的一撇嘴。

    “哼,家里条件,难道你家里除了安排我住鸡笼,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?”

    袁老师见夫人被肖尧问的口逐,赶紧上前道: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家不欠你的,你上次来帮忙,我们只欠赵平的人情,你别在这咄咄逼人,更别依仗你的混混身份,来欺负我们老实人,我们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说什么呢?我们家怎么就不欠他的,你看看这是啥?”

    袁鸢爸爸的这一帮腔,让袁鸢再也控制不住了,她掏出口袋里的几十元钱,伸到父亲的眼前。袁鸢此时已是满脸的泪水,一腔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哪来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袁鸢没有说话,只把眼看向肖尧。袁老师一看就明白了,感情这钱是肖尧给的,他一把抓过袁鸢手里的钱,就往肖尧手里塞。

    “这钱我们家不要,你有钱是你的,我们家没钱,就是吃糠咽菜,那也是清白人家,你这嗟来之食,我们绝对不收。”

    听到袁老师这样说法,肖尧甩开袁老师的手,走到自己的包裹边上,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,这地方他呆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,这不是他给我的钱,这是我在他厂里上班发的工资。”

    袁鸢妈一听没有高兴,反而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?你爸的话,你都当耳旁风啦?叫你不要和他来往,你还偏偏和他在一起,他这样的人,会是啥好东西?你就是不想活,也不能糟蹋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这话,把准备连夜赶路的肖尧给听呆了。这些话的后果很严重,肖尧已经不能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“滚,快滚出我家,你以后再不要踏进我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袁老师本见肖尧收拾欲走,心里还在窃喜。这下见肖尧放下手里的东西,不打算立即离开,他一下就急眼了,声嘶力竭的往外赶肖尧走。

    “爸,你要赶他走,我就跟他一起走,再也不会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冤孽啊,冤孽啊,我们家找谁惹谁了,这才消停不久,咋又惹来祸端了?老天爷呀,你咋就不长眼,专门祸害我们家啊。”

    袁鸢妈像个丧夫的新寡一样,哭天摸地的嘶闹起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