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九章 粮食是命命狗屎

时间:2018-03-2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到了晚饭时光,一同上岸的不少人还在走家串户,为了船长的任务和自己同船人的食物奔忙。肖尧在晚饭后,和主家夫妇随便聊了一会,就舒服的躺倒两个男孩的床上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季节和环境里,保持旺盛的精神和体力,才是保证自身安全的首选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觉,无人打搅,他睡了个通透夜,醒来自然浑身舒畅。

    勤劳贤惠的女主,也是早早起来,为肖尧和袁鸢做了一锅热腾腾的元宵粥。元宵可以支撑肚皮很久不饿,而滚热的粥,无疑是在大早上暖胃热身的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肖尧向主家要了五斤米,一堆蔬菜。主家还主动送了一只两斤多重的咸鱼,给肖尧他们带上。

    肖尧临行很不好意思,偷偷把十元钱,塞在男孩的枕头底下,这一夜三餐的恩情,伴随肖尧一生。这无私的慷慨援助,也影响了肖尧一生。

    大家挨家相邀,还是来到昨天上岸的地方,准备下湖。因为有昨天的脚印,今天顺着回去,大家也会觉得安全的多。秦满江在岸边把人数复查了一下,确认没有人遗落,这才招呼一起下湖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孩子,你搞到米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个粗汉,见肖尧带着咸鱼和蔬菜,就来上前查问。肖尧还以为他好心,就老实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你有了咸鱼和蔬菜,就把米给我吧,我还没搞到米,回去船长肯定不绕我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?凭什么给你?你说的真轻巧。你要是没搞到,你现在自己去搞还不迟,反正我是不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个气啊,还有这样找人要的?自己和袁鸢,按照规定只要搞到四斤米就完成任务,他要了五斤都是为了预防万一,这些蔬菜,也是为了缓解食品过于单一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都要回去了,到了这里,还有半道要来打劫的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乖乖的给我,别让老子动粗,我可不想欺负小孩子。船上你私自扣留一盒麻饼的事,我也不和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见粗汉对付肖尧,他一点都不着急。这粗汉在船队,一向来就是刺头。

    他依仗自己身大力不亏,经常做一些欺负弱小,大错不犯,小错不断的事。他和船长虽说看不惯,但都不是什么大事,也就没有上纲上线的整治他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越发认为自己厉害了。连船长和大副都不能把他怎样,别人就更不敢惹他了。很多时候,船工吃点小亏,让他占点小便宜,也都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你这样还不是欺负小孩子?不过我警告你,你最好回去找粮食,你要敢动我,别说我到时候给你亏吃。”

    肖尧那满不在乎和鄙夷的语气,一下把粗汉给惹怒了。他在船队这么久,还从来没人敢用这样的语调对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就你那二条身子,我一巴掌拍扁了你,你还给我亏吃?你给不给?”

    粗汉说着,就向肖尧身边靠近。肖尧抬手拉着东西,转身下到湖面。粗汉见他站在冰面上,不敢到冰面上动手。这要是冰面承受不住,即使不会淹死,那衣服湿了,也会冻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有种就上来,别依仗自己身子轻,真要干起来,我掉下去,你也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他不敢下来,也懒得理他,自顾拉着东西,就在冰面上顺着昨天的脚印,向湖心行走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放开我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想省事无事,回到船上再说时,背后传来了袁鸢的怒骂声。肖尧回头一看,那粗汉竟然拽住了想要下湖的袁鸢,几个船工上前劝解,被他一一推开骂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带东西,返身来到岸上,不待粗汉反应过来,他已经站到高处,对着粗汉就是一脚,那粗汉只有一把力气,哪里躲得掉肖尧这一脚?

    这一脚,借着高处的势能,以及肖尧身体的惯性,直接把粗汉踹下湖去。

    而令粗汉幸运的是,岸边的冰,并没有因为他那笨重的身体砸下而破碎,反而让他在冰面上滑行一段,正好来到肖尧丢下的蔬菜、咸鱼和大米边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在粗汉看来,粮食就是命,命就是狗屎,他也顾不得肖尧带给他的侮辱了,身子都不站起来,一把抱住米鱼菜,爬起来就往湖心跑。

    “袁鸢,他没伤着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事,你快去把东西抢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袁鸢眼里侵着泪水,焦急的催促肖尧快去,秦满江也满眼焦虑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不能去追,这样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肖尧轻轻在秦满江肩膀上拍了一下,风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他的命不值钱,我的命可金贵着呢,再说了,有个人抢着帮我拿东西,我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秦满江听肖尧这样一说,知道肖尧的用意了,他急着对这粗汉大喊道: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啦?别跑啦,他又不追你。”

    那粗汉听得身后秦满江的喊话,赶紧回头看看。他见肖尧真的没有来追,在那悠闲的扶着袁鸢下湖,这才定下心来,一手抓住肖尧留在蔬菜上的木棍,横在手里,忙不迭的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你让大家把东西放在冰面上拖着走,多少减轻一下负重,那样更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虽说每人只多个三斤两斤的东西,但提在手里,还是会对脚下增加重量,肖尧当时就是这样想的,他把全部物品绑在一起,准备在冰面拖着走,所以才没有让袁鸢提东西。

    肖尧的称呼,让秦满江一下愣住了,这可是肖尧,首次用这样的称呼对他说话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这次主动帮忙带肖尧回家,他也没想到肖尧会对他称兄道弟,他只是想缓和与肖尧之间的紧张关系罢了。

    但肖尧却从这一次的旅行中,看到了秦满江的可贵之处。特别是这次,他担心肖尧追粗汉,那样危害之大,难以预计,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,根本就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所以,肖尧这时也很尊重他,不得不从内心尊称他一声秦大哥。

    再好的人,必有他的不足之处;再坏的人,也有别人不具备的长处。永不相干的人,好与坏与你无关,当然可以忽视。但事情在你身边发生,且与你息息相关,谁又能视而不见?

    秦满江赶紧让大家按照肖尧的说法,把食物放在冰面上,用绳子拖着前进。虽说只是放下了一点点重量,但大家都觉得安心多了,这不仅仅是心理作用。

    正如老话说的,三九星冰冻,非一日之寒。这冰层越结越厚,回程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。可当大家回到拖轮时,都觉得自己就像在生死线上逛了一圈,满心疲惫,浑身脱力。

    “夯货,现在可以把我的东西给我了,为了表达对你的感谢,我给你一斤米,一半蔬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都别想,这还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,你还想要回去?美的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到拖轮,就来找粗汉要东西,粗汉不讲理惯了,哪能那么好说话?

    “大老粗,我告诉你啊,你最好按照他说的做,他是我带来的,我也不想看着你吃亏。我只能告诉你,你三个绑在一起,也不是他对手。当时不追你,只是担心你跑得掉进冰窟里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不想让粗汉和肖尧发生冲突,他也明显知道粗汉不是肖尧对手,这才上前提醒。肖尧不也答应给他一点东西了吗,他帮着拿过来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可他的好心,却完全被粗汉当作驴肝肺了。

    “你吓唬谁呀?还三个,我一个就叫他哭爹喊娘的。有本事,你就叫他过来拿,但我有言在先,打伤不负责治疗,到时候别讹我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他油盐不进,看来不动点手段,不给他点厉害瞧瞧,他是不会老老实实的交还了。

    船长还不明就里,赶紧把秦满江招过去询问。秦满江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始末,对着船老大讲述一遍。随后,又把准备上前解决问题的船老大拉住,让他不要多管,肖尧自己能够解决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要见到我什么样的本事,才肯把我的东西还给我?是打断你的双手呢?还是踢断你的双腿啊?”

    “肖老弟,千万别,他虽是浑点,但你也不能那样做,他一家老小,还指望他养着呢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虽说不让船长插手,但他听到肖尧话里带着寒气,真要把粗汉打残了,他又于心不忍,赶紧提醒肖尧。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把我的东西还给我,我给你一半蔬菜加一斤米。要是被我自己拿回来,你一粒米也得不到。你还不还?”

    无比强硬的态度,加上浑身凛冽的寒气,让粗汉的心里直打鼓。关键是秦满江刚刚为他求情的话语,更让粗汉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这里其他人不了解肖尧,但是,他是秦满江带来的,他肯定知道肖尧的厉害。否则,他怎么不劝他忍让,反而劝他对自己手下留情呢?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粗汉还在犹豫,又被肖尧一声大喝,吓得他“噗通”一下,坐到在船头的甲板上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