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七章 要死大家一起死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这一夜,肖尧和袁鸢就这样坐着,一边聊天,一边苦苦等待黎明的到来。直到二人都十分困倦了,才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    等到肖尧一觉醒来,看着对面袁鸢歪倒在舱壁上沉睡。他赶紧下床,轻手轻脚为她除去上衣外套,将她平放躺下,替她盖好被子,自己穿戴整齐,出门查探情况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又下了一场小雪,厚厚的冰面上,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白雪,温度比昨天下降的更厉害。肖尧从船后来到船前,在走过驾驶室门前时,正在值班的秦满江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次真是对不住了,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往年我们也在这时候,送过货去五洋镇,都没有发生这样的事。唉,这是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道歉又解决不了问题。我也没怪你。我只是想知道,这还要等几天啊?”

    通过昨晚的事,肖尧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。不管怎么说,人家等于是救了你两人的性命,不说报救命之恩,但做人也不能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“唉,我们这船,没有配备无线电,船老大在商议,今天再派人去重庙。昨天,前面那个木船上派去的人回来了,他说前面冰面承受不住,人走在上面听到响,就不敢前往。今天冰层更厚,看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就傻眼了,感情昨天一天时间白等了。这会还没有人去通知,不知还要等多久,那该死的破冰船才会来啊?

    肖尧郁闷的不再说话,他顺着拖轮搭在冰面的跳板,走到湖面的冰层上,捧了一把雪,胡乱的在脸上揉搓洗脸。暖壶里所剩不多的水,他要留给袁鸢起来洗漱使用。

    肖尧期待的早餐,没有如期而至,只给前去重庙求救的二副,和后面木船上的水手,做了一些干粮带着。他俩带着整个船队人的期待,在积雪覆盖的冰面上,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船长让大家都忍忍,到中午给每人一碗米饭,一碗菜。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只可以吃个半饱,但大家都很高兴,他们也害怕一天三餐粥,那就会更加饿得难受。

    这一天,整个船队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,不过的情绪都很稳定,没有发生任何吵闹。

    肖尧和袁鸢用同样的方法,再次坐睡了一夜,不过,这一晚要好多了。因为白天没事,他两轮流睡觉,把瞌睡都睡得没了。如果不是太冷,不睡都行。

    其实,二副走了,秦满江来问过肖尧,是不是去二副的床上睡觉。可是袁鸢不敢让肖尧离开。有他在,袁鸢才不会害怕,肖尧也就只好留下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的中午,二副回来了,可他却是独自一人回来的,船长看到二副红着眼,心里刚泛起疑惑,二副已经爬上船来,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船长的脚下。

    原来他和那个水手走了两个多小时后,走着走着,就听到水手一声惊叫,掉入冰窟。

    二副赶紧趴到,查看自己身边冰面情况,等觉得自己这里安全后,才前去营救。

    他两怕一起走,冰面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,就离开大约三四十米的距离,等他来到冰窟边想要施救时,冰窟里已经不见了水手的踪迹。

    船长一听非常悲愤,他怒斥二副,几十米的距离,怎么会赶不上救援?冬天人穿的衣服厚,不会很快沉入水中,只有浸透了水,人才会沉没。

    何况那是一个水手,哪个水手不会游泳?二副只好是自己担心冰面破碎,没敢跑着过去,怕自己也掉进冰窟,他是趴在冰面上爬过去的。而且看到了冰下有杂草,还有急促的水流旋涡。

    二副的救援方法,显然是正确的,若是他不顾一切的跑去救援,也许他自己也回不来了。可是,这样一来,耽误了救援时间,一条活生生的生命,就这样没了,你叫船长回去如何交代?

    好在二副在寻找水手无果的情形下,他想到整个船队还在等待救援。他没有回头,毅然决然的坚持走到重庙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来到重庙的避风港里,只有一人在值班,唯一的一艘破冰船,已经出去执行救援任务了。

    他只得把这里的位置,详细的告诉了值班人员,在那过了一夜后,就急忙返回,他要把这个噩耗,及时告诉船长。

    有人问他大约还要多久破冰船才能来,他只说,值班人员说可能要三到四天。

    又有人问他咋不带点粮食过来,二副勃然大怒,说这冰面自己走着都危险,他都没想着自己能不能回来,哪里还敢带重物?

    二副一回来,就引起了大家的围观,他们此时所说的话,肖尧在一旁也听到了。掉进冰窟的那个水手,他昨天也是眼看着他离开的,没想到他这一去,竟成永别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天晚上,船上食物告罄。大家都只能靠喝水充饥。肖尧问袁鸢还有多少糕点,要她全部拿出来,共船长分配。

    袁鸢把两盒白切,两盒黑切,两盒寸金,还有一盒烘糕和麻饼,全部拿了出来,本来都是双份,这几天肖尧和袁鸢吃了一盒麻饼和烘糕,剩下的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这麻饼和烘糕,留着给你吃吧,都拿出去了,我怕你饿。那六盒片小,好分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同意,他摆摆手,也没有说话。他悄悄把船长找来,让他来解决分配问题。

    船长一看到这四大糕点,就知道这是肖尧他们带回家过年用的,但此时,他也顾不得许多。

    “肖兄弟,谢谢你能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救急,你这份心,我代表大家感谢。不过,今晚不要说出去,你先收着,到明天中午再说。好钢要用到刀刃上,不到迫不得已,咱都不吃,这留着救人。”

    船长的安排,肖尧也听懂了。在这茫茫湖面上,这几盒糕点,比金子还要珍贵,就是救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等船长走后,肖尧让袁鸢把糕点收起来,袁鸢拿出一块麻饼让肖尧充饥,肖尧拒绝了,能忍的时候,就先忍忍。船长的话,他不得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一夜,整个船队,都在忍饥挨饿。肖尧和袁鸢虽是饿得饥肠辘辘,也终于没有动糕点分毫。

    第五天的午饭前,船长把后面木船上的人,都叫到拖轮上。他让肖尧把麻饼留下应急,其它的全部带到船头的空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听着,这几合糕点,是我们船上这位小姑娘要带回家过年用的。现在遇到特殊情况,他们把这些糕点,全部拿出来给大家充饥,我建议,那一盒烘糕,就留给他们两,剩下的我们大家平均分配。”

    可船长的话音刚落,立即就传来不和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行,凭什么他两就能分一盒,我们七八个人才能分一盒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可能他们还藏私了,没有全部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大家一起去他们的住处搜一搜,肯定还有。”

    向来对船长言听计从的这些船员,到了这个时候,也不顾船长的威严,人类自私的劣根性,充分的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船长也没想到这些人,会在这个时候反驳他。他气得目眦尽裂,大声呵斥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还有一点人性吗?他们要是不拿出来,你们知道吗?别说是他们自己主动拿出来的,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,多分点给两个孩子,也不为过,你们都没有自己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到了这种时候,还什么大人孩子的?多吃一口也许就能活下去,在这寒冷的冻湖里,谁也别想搞特殊。要死大家一起死,要活大家一起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去查查,看看他们还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!还有一盒,是我让留下应急的,怎么,你们连我的话也不听了?”

    眼看船上有些人要去搜查,局面难以控制,船长只得说出了留下一盒糕点的事实。若是真被他们去搜查出来,还不知道这些人会怎么样对待两个小孩呢。

    “一盒?谁信啊?只要有私藏,那就肯定不止一盒。都拿出来吧,要是被我们搜到了,直接把你俩丢到冰窟隆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谁敢?”

    人群激愤,出言恐吓肖尧,船长的威吓,也不能压制大家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拿出来这些糕点,肖尧的良心过不去。可这会拿出来了,却产生了如此负面情况,肖尧反而觉得自己做错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冷眼看着面前的场景不说话,秦满江已经吓得是冷汗连连,不知道怎样才能控制场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去搜,但我要说的是,要搜,我们就都搜一搜,我就不信,你们后面十八艘船上,没有一点吃食。我那还有一盒,是船长说要留下救急,我不会动用,大家谁敢动,别说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肖尧话语一出,立即有几个叫的最凶的不再说话,但另有人随即附和道:

    “小兄弟说的对,大家都一起搜。到了这个时候,谁要藏私,谁特么的就是我们的公敌,船长特意留下的一盒,我们不动,留给急需之人救命。但谁要有多余的不拿出来,别说我跟谁拼命。”

    敢在这种时候站出来,这样说话的人,肖尧也是很敬佩的,最起码,他自己没有藏私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