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要想死别害我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苏老二见三弟这样无礼对待丁黑痣,他面子上有点过不去。好在他给了袁鸢一个红包,自己再怎么说,也得看在红包的面子上,不能任由弟弟去扫了丁黑痣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怎么这样对丁老板说话?他来找小师傅,必定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被二哥一凶,不再多语,苏老二又转向丁黑痣说道:

    “丁老板,你别在意,我三弟是个粗人,说话没有礼貌,你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喜欢和爽快人打交道,我这次来,是想让肖老板带袁鸢去看看,我窑厂有个新来的临时工,也姓阮,外貌体型和袁鸢说的也有点像,就是名字对不上。我找人背下打听,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。”

    苏家兄弟一听,都来劲了,苏老三更是急切的说道: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呀?咱们几个去把他抓住严刑拷打,他还能不招吗?名字随便就可以换一个,只要长得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我们怎么能随便乱抓人打人?要是被你小师傅知道,你这徒弟就没得做了。现在他走了,年前已经没指望,还是请丁老板回去再偷偷摸摸底,搞清楚比较好。但切记不能惊扰他,让他再跑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大把老三瞪了一眼,他觉得现在最好不要轻举妄动,万一就是那个阮扁头,他们要是打草惊蛇,把他吓跑了,再想找到他,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想啊,我不敢正面找人打听,他是自己找到窑厂要来做临时工的,没人知道他的底细,我已经让工头暗中监视他,接近他,和他套近乎,只要一确定,我们就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,等到过完年,袁鸢会回厂上班,到时候就可以去确认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怕夜长梦多,万一他回家过年,年后不来窑厂上班,我们就失去目标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一听,冷冷一笑道:

    “只要是他,他就铁定跑不了,你只要不给他发工资,他就会回来。血汗钱,他还能不要?”

    其实,丁黑痣也不是没想到这一点,可是,他却难以做到。虽说他刻薄敛财,黑心赚钱,但该给工人的血汗钱,他是不会克扣的。再说,现在是年关,到时候,谁不要钱回家过年啊?

    他真要是敢扣下工人工资不发,难免会闹僵,窑厂厂长这一关他就过不掉。此时,苏老二一说,他只能苦笑道: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做不到,一年是一个交代,虽说他是临时工,但要是扣住工资不发,我在窑厂就别混了。他要是告到厂长那,我都担戴不起。还有,别人都发了,就扣他一人,也会引起他怀疑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一听丁黑痣说的有道理,眉头皱成一团。除了这个方法,还真没有更好的计策,可以控制住那人。想了半天,他突然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“你看能不能和大家商量一下,年前工资都只发一半,就说你一时手头紧,把大家的钱给挪用了,就当是你私人借大家的,年后上班全部补齐。我想这样,你手下的那帮工人,也不至于会把事情闹大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一想,此计或可一试,但他要回去先和几个工头商量一下,如果行不通,他再来。

    湖面上寒风潇潇,船舱里还算暖和。时而还能听到疾风吹过缝隙,传来的唿哨声。袁鸢躺在狭窄的床上,看着肖尧盘坐在煤油炉旁看书。

    她想尽快入睡,好早早醒来,换肖尧睡觉。可是,越是想睡心切,却越是难以入眠。曾经的过往,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掠过。

    认识肖尧这几个月来,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她从一个只知道躲在家里角落哭泣,偶尔在绝望中寻死的伤心人,走向了真正生活的道路。

    她此时也没有去想什么未来,她只知道,现在自己的口袋里,装着完全可以让她一家人,过个好年的几十元钱。她只知道,肖尧把她介绍和苏老二认识,完全是为了她着想。

    她没有拒绝肖尧的好心,在她的潜意识里,已经有了一个定型的理念,那就是:肖尧不会害她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很有节奏的敲门声,惊醒了沉醉在书海的肖尧,他起身开门,看到来人是秦满江。可还没等他问话,秦满江一步跨进舱门,连吹带捻,把煤油炉弄灭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我是用它来取暖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很是火大,就这么点火焰,你还给我弄灭了,能烧你多少煤油啊?秦满江没有搭话,反而过来把肖尧半开的舱门完全打开,寒风呼啸而入,肖尧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我就是怕你在这里面烧吃的时间长了,才特意来看看。感情你不是烧吃的,是来取暖啊?你不想活了,也不能害我啊。你这样点着煤油炉,不等到天亮,你俩还有命在吗?”

    这是秦满江自从离开田岸楼后,第一次对肖尧发出了抱怨。他的心脏,差点都承受不住自己对自己的惊吓。

    好歹他是想趁着值班,来看看肖尧在烧啥好吃的,自己也来分一杯羹。这要是一夜不来,可能他俩的命,就葬送在这小小煤油炉下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,单独卧舱空间小,密闭性能也很好,相应的就是,里面空气也少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里面还可以,这要是在里面烧火,会很快消耗大量氧气不说,产生的二氧化碳,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休克,到时候,人就会在昏睡中缺氧死去,你说秦满江能不后怕吗?

    经过秦满江的抱怨,肖尧也懂了,只是他一时只顾取暖,忘记这一点罢了。在和秦满江随便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,送走他,再次关上舱门。

    “袁鸢,对不起,我差点害死你了。都怪我太大意,没有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到袁鸢没睡,睁着眼睛看着自己,以为她在害怕刚刚秦满江说的话,只好向她道歉。可袁鸢没有埋怨,却是嫣然一笑道:

    “真要是能那样和你一起死去,那也是我前世修的福了。”

    袁鸢一说完,就觉得自己的话里有问题,她连忙低头,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。肖尧却被他的话说的一愣,随即带着玩笑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过二氧化碳中毒,人会死的很舒服。可是,我们还年轻,可不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死了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袁鸢看着肖尧说的轻松,知道肖尧是在安慰她。她犹犹豫豫的坐了起来,穿好上衣。不等肖尧开口询问,立即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你也上来,到那头坐着吧,困了,我们就坐着睡,这样你也不要在下面呆着受冻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煤油炉取暖,卧舱里又被放进了大量的冷空气,肖尧站那还真是冷的直打颤。

    他想想袁鸢说的也很有道理,也没有再逞强,直接脱了外裤,和袁鸢面对面坐到床上,感受到从袁鸢那头传来的热气,肖尧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知道要在这等多久,你着急吗?”

    为了打破眼前的尴尬,肖尧这是无话找话。袁鸢感受到肖尧脚部传来的凉气,没有再顾忌,直接用自己的双脚,把肖尧的两只脚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傻?脚都冻冰凉,也不知道上来捂捂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冷我受得住,现在最主要的,是怎么样度过这茫茫的冰冻果湖,才是正理,搞不好没中毒死,被冻死,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袁鸢见肖尧说的认真,把那一份羞怯完全丢在脑后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怕死吗?”

    “怕啊,我怎么不怕死?就是每次和人打架,我都不会下死手。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。我真要是失手把人打死了,我要跟着偿命,那才冤死了呢。活着好好的,我当然怕死啊。”

    袁鸢见肖尧毫不隐晦的说自己怕死,一点也不像某些人,说起生死,就豪气干云的声称自己不怕死。真的死到临头,却比谁都怕死。

    而就在肖尧说完不久,被子里传来叽里咕噜的怪声,肖尧那张小老脸一红,不由得苦笑道:

    “我中午就没吃啥,谁知道晚上竟然连稀饭都限量,它在抗议了。”

    袁鸢起身下床,来自己的包裹旁,从里面窸窸窣窣的掏了一会,拿出一盒烘糕。

    “给,饿了也不说,这是周敏给厂里每个职工发的福利,不够还有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见,大喜过望。这人是铁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本已做好要捱到天亮才能吃早饭的他,此时也不再客气,拿起来就吃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,我又不和你抢,快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袁鸢见肖尧想饿死鬼一样狼吞虎咽,生怕噎着他,赶紧给他递上刚倒好的一杯水。肖尧接过来连喝几口,才模糊不清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别忙了,快上来吧,别把你冻着,就是我的罪过了。你也吃,晚上稀饭就跟水一样,不抗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我歇个几顿不吃都干过。再说,这烘糕是我们自己做的,都吃腻了。”

    一盒烘糕,肖尧连吃带喝,消灭了大半,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。只要不饿着,肖尧在哪都能四海为家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