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四章:坐船被冻湖中央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拖轮启动,岸边水面上的冰,随着船身的移动破碎开来,有的插入冰面底下,有的窜出冰面,跟着反卷的水流,露出狰狞的锋利。

    轮船首先开到一大排船队水面,用钢缆,挂住一艘装满煤炭的大木船,它的后面,再依次链接着其它一样的船只。拖轮缓缓沿着河道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这条河,名叫月半河,是一条自北向南,弯弯曲曲穿过省城的河流,在陆上交通欠发达的年代,她承载着非常繁多的运输任务。在当时,也是一条很繁华的水上通道。

    月半河岸边结了冰,河道中间还带着缓缓的水流,只在水面上,不时飘过忽大忽小的冰块。在拖轮的后面,相距几十米,连接着十几艘大木船,它们一字排开,声势浩大,甚为壮观。

    肖尧在船上没呆多久,就被轰鸣声不断的柴油机声吵得头昏脑涨,他见袁鸢静静的坐在秦满江的小铺上,就想和她说说话,调节一下烦躁的心情,于是,他凑到她耳边,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袁鸢,你在想什么?是不是刚分开就想他啦?”

    “你尽瞎说,我在想,回家怎么对我爸妈说,那么多钱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什么?我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袁鸢没有凑到肖尧耳边,也没有像肖尧那样大声喊叫,肖尧根本没听清。

    袁鸢没办法,只得凑到肖尧耳边,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不说啦,别把你嗓子喊哑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肖尧听到了,她说的一点不错,要在这拖轮上聊天,实在是太累,绝对呀靠大声疾呼。他烦躁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,刚捂上觉得好点,可没一会有觉得一切如常,他干脆不捂了。

    肖尧现在郁闷极了,早知道这玩意这德行,他根本就不坐,这也太折磨人了,他现在不得不佩服,这些常年在拖轮上工作的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还行吗?”

    秦满江忙了一会,走到小小的卧舱门口,对着肖尧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个屁啊,这轰轰轰轰的,特么都被吵死了,走的这么慢,这要多久才能到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刚上来,还不习惯,再过一会,耳朵习惯就好了。正常情况下,天黑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被你坑死了,你不是说和轮船是一样的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还要那么久,肖尧忍不住爆了粗口,这不要人命吗?现在午饭时间还没到,要在这种环境下熬到天黑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那时候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是和轮船一样走水路啊,就是慢点,吵点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忙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气得一把把秦满江推离卧舱门口,差点没把他推得摔倒。

    “行行,你们歇着,到吃饭的时候,我来叫你们。”

    袁鸢看得他俩对话像打仗,不由得笑了。她站起来,把肖尧拉着坐到小床边,打着手势,示意他别说话了,注意嗓子。

    肖尧这时才体会到,啥叫上了贼船的滋味。这特么不就是上了贼船吗?这拖队一出发,不到地点,就别想靠岸,后面十几艘大木船跟着,稍一不注意,就会撞上来,拖轮根本就不敢松劲,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等到秦满江来叫肖尧二人去吃午饭,船队才冲出河道,来到了果湖的入口处,只见远方湖面,白茫茫一片,天空也灰蒙蒙的,看不到云彩。

    吃饭归吃饭,行船照行船。肖尧没扒拉几口,就吃不下去。这到不是肖尧嫌弃伙食不好,恰恰相反,有鱼有肉,有汤有咸鸭、还有蔬菜,可以说丰盛的很。

    可肖尧没法吃,这吃饭都不清净,耳朵都快闭气了,弄得他五心烦躁,心神不安。他现在知道秦满江说的习惯是啥了,那就是等着耳朵闭气。这耳朵一闭气听不见,可不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反观袁鸢在这船上,到比肖尧沉稳的多,她不急不躁,该吃吃,该喝喝,有事就对肖尧打手势,极少开口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肖尧吃不下,他站到船边,手扶这船舱的立柱,看着湖面越来越多的冰块。他感觉到,现在船行的速度,比在河面上又慢了许多,简直就像蜗牛一样。

    越是往湖中央行驶,冰快越来越大,到最后,肖尧忽然发觉,他们这拖轮,竟然行驶在一条巨大的冰缝当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船速度慢了,发动机动力减少的缘故,还是肖尧耳朵已经闭气的原因,无意间,肖尧感觉到噪声小多了,这一发现,让肖尧惊喜万分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快来看,整个湖面都冻住了,就像一个巨大的镜子平躺在地面上。”

    这一景象,与肖尧原来乘坐客轮时的大风大浪,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界面,肖尧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。

    “你看,左前方有条船,冰面上好像还有人在挥手。”

    顺着袁鸢手指的方向,肖尧看到了洁白的冰面上,站着一个人,手里拿着一块红色的物件,在左右摇摆。他身后是一条木船,高高的桅杆,光秃秃的指向天空,显得是那样的无力。

    而拖轮在这时候,已经可以用蹒跚不前来比喻了,速度慢到不能再慢,就差停下来了。钢铁的船身,辗轧冰面的“咔喳”声,都清晰的传进肖尧的耳膜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慢速,拖轮还坚持前行了好久,直到判断后面的大木船不会滑行撞上来,这才彻底静止不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肖尧望着袁鸢问,袁鸢看着肖尧发呆。秦满江和床上的人员,都去了驾驶室。

    上船前,秦满江就说了,驾驶室不让别人进去,肖尧不好跟去打听,只能在此干等,只有等秦满江回来,才能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冻湖了,越到前面,冰层越厚,船不能再往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的意思是,我们就在这湖中间呆着?”

    秦满江这时觉得也很对不住肖尧,他尴尬的说道:

    “目前只能说是这样,不过没关系,我们老大会联系破冰船,只要破冰船来了,我们就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说完,借口有事,就急忙离开了。肖尧和袁鸢大眼瞪小眼,只落得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船刚停下时,大约在下午三点左右,几个小时后,天就渐渐的黑了。拖轮上还好,有照明,可后面十几艘大木船,就只能点起了煤油灯。

    他们处在距拖轮十几二十米远的后方,说话声隐约可以听到,但听不清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最为胆怯的就是袁鸢,整个船上,就她一个女性,从上船到现在,她连厕所都没敢上。而肖尧也想到了这一点,就是没好意思问她。

    但是人都有三急,到了一定时候,想忍也是忍不住的,这不,袁鸢主动来找肖尧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等袁鸢说完,就带着她来到拖船后面的厕所,这拖轮上只有一个厕所,肖尧进去过,特意观察到门上的插销坏了。所以,肖尧在她进去后,就站在不远处为她把风。

    在肖尧想来,即使是女孩如厕,也不会要太久的时间,可是肖尧站在门口,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袁鸢出来,他好几次想去催她,可他还真拉不下来这个脸面。

    可是,这外面真特么冷啊,他又不敢离去,万一他走了,哪个不长眼的推门进去咋办?

    肖尧在外面急躁,袁鸢去在里面急的哭了,这厕所太狭窄,她在完事掏纸时,胳臂肘幢到壁板上,把拿在手里的草纸,掉进直通水面的厕所里了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再不问,肖尧都怀疑袁鸢掉水里了,别说如厕,就是午睡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把纸掉水里了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袁鸢此时羞怯和悲伤一起涌了上来,听到肖尧的问话,由默默流泪变成小声哭泣。肖尧赶紧跑回秦满江的小卧舱,急忙之中也没找到草纸,就顺手在自己的作业本上,撕下两张没写字的纸,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站到厕所门口,并没有急着把纸递给袁鸢,而是在手里使劲的揉搓起来,等把纸揉的软和了,才从门缝递了进去。

    异常尴尬的袁鸢出来,见肖尧冻得跟冬天落水的无毛鸡一样,赶紧拉着他回到小卧舱,她自己也冻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心真细,难怪她们都喜欢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知道她说此话,是好意还是歹意,也没理解到她所指何事,就打哈哈。而袁鸢此时把丁黑痣给的红包拿出来递给肖尧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要,是你朋友给的,你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她这一举动弄得很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哪里是我朋友,只不过是个黑心工头,若不是看他招子亮(眼珠滑落),我这次是要找他麻烦的。给了你就收着,他赚黑心钱,咱打土豪也不亏心。”

    袁鸢犹豫了半宿,还是递给肖尧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带回家,回家对爸妈怎么说呀?这么多钱,我怕吓着他们。要不你就替我收着,以后再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她对这二百元的红包忧心忡忡,心里不由一乐。他想起小时候爸爸给他说的一个故事,他把红包拿过来,在手里拍打着,用戏戮的眼光看着袁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