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三章:为爱而生一日命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早饭后,周叔叔和周姨都去上班了。小爱和袁鸢,焦急的在家里等着肖尧的到来。若不是昨晚说好他会来,她俩早已去找了。

    袁鸢倒是无所谓,因为昨天和苏老二玩的时候,他就说了,今天必须要去装货,不能再陪她玩,只能等年后,她过来时,再陪她玩玩。

    袁鸢拒绝了苏老二想去她家拜年的请求,这还八字没一撇,哪里就能让他去见自己的父母?

    周薇爱这时却是焦急万分,她知道肖尧明天就要走。她不想在省城,无聊的等着过年再回家,她想跟着肖尧一起走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这种想法,还没敢对母亲说,父亲她是不敢说的,她知道爸爸一定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俩苦等之时,等来不是肖尧,却是眉花眼笑赶来的范芳菲,周薇爱的心,一下就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等着急了吧?肖尧让我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接我们?那我哥呢?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周薇爱连续三个问话,她能不担心吗?只要肖尧和她在一起,小爱就一百二十个不放心。昨晚酒桌上,就连一本正经的陈科长,都不时盯着她看,更不要说其他男人了。

    就是苏家兄弟几个,这小师娘看看也饱眼福。这不怪别人,只能怪她长得太妖艳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那急吼吼的样,你哥一个大男人,我还能把他怎么样?他昨晚没睡好,现在在我那睡觉呢。他说了,接你俩一起去吃饭,吃完下午看一电影,明天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他昨晚在你那没走?这个大骗子,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现在心里很后悔,昨晚没跟着肖尧一起去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这一夜,说不定这嫂子已经成真了。

    范芳菲见小爱飞醋吃得蛮不讲理,也就有心逗她玩,故意叹口气道:

    “是啊,我喝多了,他这个大色鬼,到我家赶都赶不走,我怕同事知道笑话,又不敢和他过分吵闹,就只好让他留下了。”

    你别说,范芳菲这些话,小爱还真信,她倒是有点替范芳菲叫屈了。

    “那他把你怎样了?你家就那么点地方,他没睡好,是不是折腾你一夜?你不也没睡好吗?”

    小爱说着话,上下打量起她来,脑海里影印出他俩在床上的画面,眼里泪水晶莹。

    袁鸢也好奇的看着她,她是过来人,知道爱的滋味,此时才理解,难怪她一来就那么兴致勃勃的。

    “好啦,不说啦,给你个棒槌你就当针,我昨晚喝醉了,半路上就吐酒,他是背着我走回去的,后来还吐了他一身,他自己在那洗了衣服,烘烤一夜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听,立即把刚刚对她的一点同情心全部扫光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也太不讲究了,吐酒就吐酒,干嘛非要吐哥哥身上啊?你恶心不恶心啊?他在学校都不用自己洗衣服的,你还害的他半夜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小爱心疼肖尧,嘴里抱怨范芳菲不该折腾他。范芳菲不想和她在这事上多纠缠,催她俩跟自己一起走。

    周薇爱在临走时,心里想着要和肖尧一起回家,就去和妈妈辞行。但只说要和肖尧一起去看电影,没说要和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晚上早点回来,可别再喝酒了,一个女孩子,天天搞得酒气熏天的,太不像话了。你爸昨晚就给你留了面子,没好意思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要不是和哥哥在一起,我也不会喝酒的。我和哥哥在一起,你就放心吧,我不回来都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的话里带着深意,可她妈妈那里能察觉到?

    在回来的时候,范芳菲先到码头找到苏老三,她要先把自己的新衣服拿回来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把自己的东西,放在男人的地方。她昨晚是不知道,但凡有一点知情,她也不会同意肖尧把自己的衣服,让他们兄弟带走。

    三人拿了钥匙,一起来到他们兄弟三租住的小屋。袁鸢看到他们兄弟的住处,实在太脏太乱,就说要留下来帮他们整理一下房间。范芳菲也不勉强,就和小爱先行回家。

    两人轻轻的打开们,肖尧还在沉睡。小爱看着孤零零一个人睡在床上的肖尧,心里莫名的一阵难受,她有了一种想上床抱着肖尧一起睡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这样做,她也不想惊醒了肖尧,只把眼睛看向范芳菲。范芳菲见小爱投来莫名其妙的抱怨目光,她一把拽着小爱就来到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睺我?(睺:瞪眼的意思)你越来越霸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怪你,你看他现在一个人睡在床上,好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毫无原则的同情心,让范芳菲彻底无语。她自己哪天不是在这屋里一个人睡觉?可她被小爱的爱心感染,也不想打击小爱那天真的爱怜。她把小爱抱进怀里,动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爱,你喜欢他,心疼他,这都没什么。但他终究是个男孩,有很多事,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。除非你是蜉蝣,是人就有很多的羁绊。”

    “蜉蝣?”

    感受到范芳菲真诚,小爱也很乖巧的让她抱着不动,可是对她口里出现的蜉蝣一词,她一点也不知道是啥东西?范芳菲一笑,便给小爱普及一下知识。

    “蜉蝣,是仅有的几毫米小昆虫,又叫一日蝇,它们的生命,只有美妙的一天。它们在这一天里,为爱而生,又为爱而死。说得更明白点,就是为了繁殖后代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时间,还能繁殖后代?”

    周薇爱不得不怀疑,这也太不合常理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蜉蝣的前半生是幼虫,它的幼虫时期会待续几个月,但作为成虫,只有一天的生命,仅仅能活一天,它要在这一天的时间里,找到自己的爱,为爱留下后代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的话,那它们也太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它们不觉得可怜,更不会为自己短暂的一生长吁短叹。只有人类,才会对死亡多愁善感,你见过其他的动物,会为逝去的同类树碑立传吗?不过,谁知道呢?也许一天时间,对它们来说已经足够漫长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此时,竟然觉得范芳菲有些冷血,她一点也不赞同她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再怎么说,一天的时间,也不能算漫长吧?你说的蜉蝣,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存在!你以为我是在胡编乱造啊?它们的生存方式,非常有效。因为不同种类的蜉蝣,已经遍布在世界各地。它们短暂的生命和生活,就是在印证一个观点:真爱无价。”

    “对!真爱就是无价!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,周薇爱被蜉蝣彻底征服了,对于范芳菲后面的四字总结,她给予了充分的肯定。

    外面太冷,她俩没有久呆,再次回到屋里,肖尧醒了,好像是被他们在外面说话惊扰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想和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一见肖尧醒来,周薇爱就迫不及待的说出自己的想法,肖尧被她说的一愣,随后脸一沉说道:

    “不行,你跟我走了,你爸妈怎么办?万一他们年前回不去,你还不跟你爸妈一起过年了?”

    面对肖尧干脆利落且非常严厉的拒绝,周薇爱噘起了嘴。她想说自己要向蜉蝣学习,可她也知道自己没有蜉蝣的命。蜉蝣没有父母需要牵挂,她有,这就是范芳菲所说的羁绊。

    “你不同意就不同意,干嘛那么凶?小爱妹妹,咱不理他,狗脸翻秋的,说变就变,什么东西?你在这过年要是回不去,可以到姐姐这来玩,离了他,地球还不转了?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到小爱被肖尧说的都快哭了,赶紧拉着她好言相劝,并把肖尧骂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肖尧被她骂的牙痒痒,他现在非常后悔,昨晚不该那么轻易放过她。他在心里暗暗发狠:你等着,千万别再犯到我手里。

    下半天的流程,都已经安排好,等袁鸢一到,几人吃饭,饭后看电影,散丑,肖尧又来到爷爷家,把明天跟船回家的情况,对爷爷奶奶说明,然后拿上自己的东西,再次回到范芳菲家过夜。

    到这里过夜,也是下午就答应小爱的,肖尧拒绝她一同回去,她在肖尧高兴之时,提出这个多陪肖尧一晚的要求,他当然不能再有异议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晚上的经验,加上肖尧用上了范芳菲一直不敢使用的电炉子取暖,小小房间,晚上变得暖和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晚,肖尧没好意思占用范芳菲的床,他主动要求睡在地铺上,还把范芳菲预备结婚的新被子,也让了。

    小爱虽说很想把新被子霸占下来,可肖尧哥哥执意要让,她也只好顺从,一夜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拖轮,顾名思义,就是用来进行拖带运输的轮船,拖带没有动力不能自航的船舶。拖轮自身没有货仓,除了驾驶室和轮机仓,就是工作人员的住房和食堂餐厅等一些生活设施。

    肖尧和袁鸢,在苏家三兄弟和范芳菲与小爱的送行下,跟着秦满江,来到船舷上写着“大江”两字的拖轮上。随着一声悠扬的汽笛声响起,拖轮倒退着离开岸边,那强劲的柴油机马达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肖尧和袁鸢对着还在岸边站着没走的几人挥挥手,脖子一缩,进到船里。船行不快,可水面风大,外面太冷,还是船舱里暖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