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二章 横眉冷对千夫指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被范芳菲比喻成银样镴枪头,他能不知道是啥意思吗?那是《红楼梦》里,林黛玉嘲笑贾宝玉的话。以他当时之心态,真想冲上床去,让她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镴枪头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有点心虚,因为刚刚才被她哭怕了。

    “哼,要不是你是女的,有你好看的。你要是睡好了就起来,昨晚你吃的东西都退赔了,赶紧去吃点热乎的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也知道自己刚刚气恼的话,有点不讲道理,她可不敢真把肖尧刺激很了,这个煞星可不是一般的男孩,他真要对自己做什么,自己还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去买回来给我吃,我不困,但是浑身没力气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立即恢复了小女儿家的媚态,肖尧原是担心买回来凉了,但她这样一说,肖尧只好拿了暖壶,倒了一杯水留下,又拿起钢精锅出门。

    肖尧走后,范芳菲赶紧起床,首先把门插死,在简易衣柜里拿了自己的衣服,一边检查自己的身体,一边穿衣。

    在她去了一趟厕所回来,完全觉得自己和平常无异之后,心里又不满起来。

    在那个秦满江恋爱时,他多次低三下四的求欢,想得到自己。只因自己坚决不从而不能得逞。在五洋镇那晚,都差点用强。

    可肖尧却在很容易得到的时候不取,难道自己在他的眼里,就没有一点吸引力吗?

    可她看到肖尧为她留下的一杯热水刷牙,心里又暖暖的。一边梳洗,却一边闷闷不乐,她看着墙上镜子里自己姣好的面孔,都少了不少自信。

    肖尧真要是占了她的身体,她肯定会恨死他的,可是,肖尧没有那样做,她却又很失落,觉得肖尧对她不上心。女人就是矛与盾的结合体。

    “来,赶紧的,趁热吃。有馒头,菜包子,肉包子,狮子头,油条。还打了一瓶辣糊汤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进来,就拿出碗筷,像变戏法似的,从钢精锅里各样拿出一个放在碗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给我下毒吗?”

    “下毒?”

    肖尧被范芳菲突然冒出的话,搞得莫名其妙。他稍一考虑,也就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芳菲姐,没那必要,只要你以后不恨我把你和秦满江搅黄了,我就阿弥陀佛了,哪里还想着你感激我?你快吃,我来洗把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提他。”

    肖尧给范芳菲倒上一碗辣糊汤,就到水池边洗脸,没有牙刷,他只好吸点水漱漱口。

    “给,你要不嫌我脏,就用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没有去吃,而是在肖尧身后,递上了自己刚用过的牙刷,上面已经挤上了牙膏。肖尧一愣神,看了她一眼,接过来就刷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没说话就接过去用,范芳菲突然间就心情大好,立即感到自己饿坏了,连忙坐到小桌旁,大吃特吃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至今为止,还没用过任何人使用过的牙刷,他在刷牙时,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那倒不是嫌弃,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猪,快吃。”

    肖尧洗完脸,往桌边一坐,范芳菲给他倒上一碗,甜甜的一问,肖尧傻傻的不知,又挨了一句骂。骂就骂,猪就猪,肖尧不管,端起就吃。

    肖尧最喜欢吃肉包子,今早特意多买了几个,但他不知道从外面怎么看出来,就在那找。范芳菲拿起一个,咬了一口,露出里面的肉馅。

    “给,我不喜欢吃肉的,我吃蔬菜馅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正好,我不喜欢吃蔬菜,感觉就像吃草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不客气,伸手就来拿,范芳菲手一让,躲开肖尧的手,直接塞进他的嘴里。肖尧嘴里塞满包子,想说话也说不出来,连忙咀嚼几口咽下,再喝一口辣糊汤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原来对那家伙也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 正喝在嘴里的一口汤,被肖尧一句话给逼了出来,喷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说你猪你还真是猪啊?我怎么可能?赶紧吃你的,尽说这些让人听着丧气的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范芳菲有要了一个肉馅包子,再次把大半个包子塞进肖尧嘴里。

    “再要敢乱说话,就塞个整的进去,噎死你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倒是没被噎死,而是感觉到脖子酸疼了。他一边吃一边晃动脖子,看得范芳菲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扒床上睡崴了颈子?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,过个天吧就好了,我在学校扒课桌睡也干过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此时有点幽怨的看着肖尧,心里火气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不到床上睡的?我又不会吃了你,崴了活该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范芳菲一说完,就感觉到这话不对,这不是明目张胆的,在怪罪肖尧没和自己一起睡觉吗?她感到脸上火辣辣的,一时不敢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害羞时刻的女人,是最美的。肖尧也瞬间看傻了眼,嘴里情不自禁的说道: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真美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句由衷的赞叹,肖尧没有带一点夸张的成分,也是他最纯真的赞美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不爱听赞美自己漂亮的话?范芳菲的自信,仅被肖尧这一句话,就灌的爆棚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和你身边的同学和妹妹比,谁更美啊?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们没法比,你让我怎么说?”

    肖尧紧跟着这句话,又把范芳菲打入了深渊,她气得恨不得抱着肖尧啃上一口才解气,眼睛瞪得跟铃铛一样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别急眼啊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?就是实话,你也不能这么说吧?我真搞不懂,就你这情商,猪都不如,她们怎么都跟你好的像分不开一样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看范芳菲气得不轻,赶紧劝道:

    “我说的没法比,是你们不是一个阶层的,她们都是没开放的花蕾,而你就是盛开的鲜花,你说这怎么比?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如此甚好。范芳菲怒火顿消,娇艳的笑容又堆满俏脸。

    “跟你在一起,一会在浪尖上,一会跌进谷底,早晚一天,会被你气疯了。快吃,吃完睡觉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语言,温柔得让肖尧差点半身不遂。范芳菲已经不吃了,她站到肖尧身后,轻轻的为肖尧捏起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舒服。”

    惬意啊,肖尧此时就像一个君王,舒服得要命。这女人发起火来,能送人命;一旦温柔起来,照样会让你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“哦,芳菲姐,吃完我得走。我昨晚对小爱说,今天会去接他们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“这大冬天的,有什么好玩的?吃完你睡觉,我去找她们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想也行,还真没什么地方好去,最多下午去电影院看场电影。

    周薇爱和袁鸢,在送完夏雪回家后,两人在丁黑痣和秦满江的护送下,快到家门口时,就打发他两离去了,

    小爱知道自己的父母,都不待见丁黑痣,眼不见心不烦,她也少了解释,还是不让爸妈知道为好。

    她和袁鸢商量,隐瞒下收了丁黑痣红包的事,也不要提丁黑痣晚上在场,袁鸢当然一口应承。

    她俩一进门,小爱父母还在吃晚饭,见到小爱和袁鸢都是满身的酒气,周叔叔脸色一沉,但碍着袁鸢在场,就没有发作。在袁鸢问好后,他随口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自己回来了?肖尧呢?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把我们送到门口就走了,他晚上回爷爷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随口一答,拿着自己下午买的新衣服,带着袁鸢走向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过了,以后别再让他给你买东西了,你怎么老是不听呢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周叔叔不满的抱怨声。小爱想回头说点什么,但她顿了一下,还是和袁鸢走进自己的房间,随手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“她爸,我都跟你说了,孩子的事,你不要管的太紧,你看看,肖尧都不愿进门了,都是你,老是拉着个脸,搁我也不愿来看你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怪我?你要是把小爱管好了,就认个哥哥多好,那样才是皆大欢喜,现在他临门不进,搞的我都有一种忘恩负义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怎么管?儿大不由爹,女大不由娘。你咋不管?”

    小爱房间的门虽然关着,但她这房间和父母的房间,就一道后加的半截隔墙,她父母房间的门是开着的。所以,她父母的对话,她俩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爸怎么和我父母一样,都不喜欢肖尧啊?我还以为就我父母是老学究,老古董呢。”

    “嘘,你小声点,我倒是发觉了,肖尧哥哥就是不讨大人喜欢,除了他爷爷、奶奶和妈妈,只有静儿一家人还喜欢他,就连肖尧爸爸,都对他横眉冷对千夫指的。”

    她俩咬着耳朵,把声音压得自己都快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到觉得肖尧好可伶。大人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待他呢?他帮我家忙,我爸上次回去叮嘱我和我哥,以后让我尽量少和他打交道,没想到你爸妈也是如此。这太不公平了,肖尧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错了什么?还不是大人们都太自私,还不是因为肖尧哥哥太厉害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要是不厉害,又怎么能帮到我们呢?他厉害也没欺负过任何人啊?他对你们多好,我都在嫉妒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的谈论,以无果而终。不但她俩,就连肖尧自己也不知道。不过,一向我行我素惯了的他,从来没想过这些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