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五十章 火烧乌龟肚里疼

时间:2018-03-1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见她提到范芳菲等人,怕她酒后言语失策,另三人心里有想法,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?你们在我眼里,都是一样的,是男人,就该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女人,你别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多,你说的,我信!我敬你这杯酒,是想对你有个交代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袁鸢非常执着,她看向肖尧的眼光,此时变得异常坚定。

    “行,我喝干,你意思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口喝完面前的酒杯,而袁鸢也随即喝干了,苏老二想挡都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你何苦呢?”

    肖尧苦笑一下摇摇头,袁鸢却看向了身后的苏老二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回去坐吧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没挪步,袁鸢也不再撵他,自顾说起来:

    “肖尧,这酒喝了,我就说啦,你这次费心扒肝的带我过来见他,我都理解,空洞的感激话,我也不说。但那个姓阮的,我不会放过他。这件事,我怕他一个人做不好,还希望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袁鸢,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,这仇我帮你报,你就别麻烦小师傅了。总有一天,我会找到他,就按照你说的,打断他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事,苏老二急眼了,他急忙打断袁鸢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他和袁鸢在一起看电影、逛大街,游玩了一天,基本了解了一些她的情况,也答应了一定会帮她报仇,可这时她又在委托肖尧,他面子上有点挂不住。

    范芳菲一听算是明白了,袁鸢是担心肖尧把她介绍给苏老二之后,就不管她的事了。她伸手把袁鸢拉坐下,自己靠近她说道:

    “袁鸢妹妹,你还说你没想多,你就是想多了,肖尧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你报仇心切,怕苏老二他们人单势孤,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报仇,今晚见肖尧又这么多的好朋友,就要肖尧帮你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小师娘,这真不用,我们兄弟,要亲自为二嫂报仇。”

    苏老三一语惊哑四座,惹得四女是一惊一怒两羞愤。夏雪看向肖尧的眼光,充满鄙夷,小爱巴不得咬上苏老三一口才解气。

    “苏老三,你瞎说什么?谁是你小师娘啊?”

    “三弟,不是对你说过,我在家排行老二,让你叫我二姐吗?”

    范芳菲是怒火万丈,袁鸢是皱眉埋怨。苏老三却憨憨一笑,看着袁鸢道:

    “一样,一样,不过就是早晚的事,现在叫惯了,以后还不要改口,改口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态度,立即引来了众人的跟进,陈科长首先对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老三,你这就不够意思了,弟妹就是弟妹,你干嘛藏着掖着呀,跟我们兄弟,还玩捉迷藏啊?来,来,我敬你们贤伉俪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快喝,快喝,我们还等着敬酒呢,我从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蔡小头也不甘示弱,他性子急等不得,直接就从苏老二和袁鸢开始。他们现在是不管真假,能找到一陪二喝酒的机会,就赚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别听苏老三瞎说,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。肖尧,你说话呀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知道这样一来她非喝醉不可,连忙站起来解释。

    “哼,在我面前都自称是小师娘,现在急着否认,谁信啊?”

    本来被苏老三说的很生气的小爱,这时反到来印证他的话了,范芳菲一下子就跳进黄河洗不清啦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闭嘴,再说姐妹没得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姐妹早就没得做了,你吓唬谁呀?不过,我是不会叫你小师娘的,最多喊声嫂子,嫂子,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“肖尧,你也不管管你妹妹,尽让她在这胡说。”

    小爱越说越离谱,范芳菲干脆找肖尧算账。肖尧抱着不关我事的态度,诡异一笑,心里很得意,误会就误会,这个小师娘可美艳的紧呢,自己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就对着老大把酒喝了这一来,挑子撂给了陈科长。

    “弟妹啊,你看老三都喝了,你就别不给我面子啦,我先干啦。”

    陈科长可不好意思站那使劲劝,他自己喝了算,至于范芳菲喝与不喝,不是他要能左右得了的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形势,范芳菲也奇虎难下,不喝吧,陈科长已经喝完,再怎么说,他也大小是个干部,全场还是老大,这面子不能不给。

    “好,快吃口菜,现在到我的,谁也不许抢。”

    刘华东不失时机的,在范芳菲喝完后跟着喝彩。他好心劝她吃菜是假,只想自己来敬酒时,她能喝的痛快点。同一时间,蔡小头也和袁鸢与苏老二三人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起哄敬酒陪酒,最苦逼的就是秦满江,原属自己的大美人,弃他而去,如今成了对手的小师娘,还得到大家伙的一致赞扬敬酒,他能不郁闷吗?

    但又能怎样?他只能是火烧乌龟肚里疼,满脸赔笑也敬酒。

    此时,一向在场上比较活跃的丁黑痣,却在暗地里思蒙。

    他隐隐记得窑厂新来一个临时工姓阮,但他想着,这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,就想先回去打听一下再说,别这里弄岔了,反而惹得肖尧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这件事,我们都知道了,我手下农村人多,回去就尽力帮你打听,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只要一有消息,我立即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这叫一举三得,他既是为了向肖尧表示心意,又为已经喝的不可开交的范芳菲和袁鸢解围。肖尧也得从喝酒里脱身。

    “嗯,丁老板说的对,我们回去酒让兄弟们都打听打听。袁鸢妹妹,你把他的大名和外号,以及外貌特征,对我们描述一下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蔡小头和李进都认真了起来,大家一起把目光看向袁鸢。

    “他名字叫阮银,中等个,他的头型和大多数人不一样,扁扁的,人家送他外号叫阮扁头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听到袁鸢这么一说,心里就排除了自己窑厂姓阮的。他记得在登记的时候,叫什么忘了,但他确定记得是三个字的名字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众人也不再闹酒,都借此机会吃了饭,各自归家。肖尧把给两位嫂夫人买的礼物,也让陈科长和刘华东带上,大家就在酒店门口告别。

    肖尧让范芳菲和袁鸢,跟着苏家兄弟顺道一起回去,可她就是不愿,就要肖尧送,肖尧还想着要送夏雪,这就让肖尧很为难。

    夏雪提议让小爱和袁鸢一起送她回家,然后她俩回小爱家,也不孤单。这个提议到好,可小爱有点不乐意,他希望和肖尧一起送夏雪,过后肖尧就可以在她家过夜了。

    肖尧也担心三个女孩一起走,和她俩回来都不安全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着急之时,丁黑痣和秦满江刚刚买完单,从酒店里往外走。两人勾肩搭背,显得格外亲热。

    “丁老板,你太客气了,今晚说好是我请肖老弟吃饭,你硬要把单买了。要是让他知道了,这叫我怎么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咱兄弟谁跟谁啊?你不说我不说,谁会知道?你买单,我买单,不都是买单?买了就结了。钱是王八蛋,花了才叫钱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一抬头看到肖尧站在门口等着,丁黑痣酒吓醒了一半,秦满江也意识到刚刚的对话,可能被肖尧听到了,他心里一阵惭愧。

    肖尧可不管他俩谁买单,心里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丁老板,交给你个任务,你把她们仨都送回家,必须确保她们的安全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就交给我吧,她们要是少了一根毫毛,我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着丁大哥一起送,保证不会误事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也自报奋勇,丁黑痣简直就是受宠若惊,这可是肖尧第一次用商量的口吻,对他说话,他能不欣然应允吗?

    可他的话,却让三个女孩羞臊不已,但不会脸红,因为酒精已经把她们的脸,刺激的不能再红了。

    袁鸢见到让他俩送,自己就想和范芳菲一起走,但想到小爱回来是一个人跟着两个男人走,又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晚上睡哪?”

    “我好办,把你芳菲姐送到了,我就去爷爷家,离着又不远。明天我再来,接你和袁鸢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把自己最关心的事情问了,得到了满意的答复,也不再多说,拉着夏雪就走。她们是步行,肖尧和苏家兄弟带着范芳菲,来到车站坐车。

    按照喝酒多少来说,女子当中,要数袁鸢喝的最多,可她出来时,已经看不到多大醉意,但范芳菲可能是被后来的酒灌得太凶,等车时已经摇摇晃晃的了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几人来到车上,肖尧看着站立不稳的范芳菲,打量了一下车厢,想给她找个座位。这里到码头,还有不近的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虽说车上人不拥挤,几乎就他们几人站着,但座位都是坐满了,肖尧来到身前的一个青年身边,上前商量道:

    “大哥,能不能给让个座,我姐姐酒喝多了,让她坐下歇会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让座是给老弱病残孕让,没听说要给喝醉酒的人让座。”

    虽说肖尧是和苏家兄弟一起上来的,但他们仨上车就往后走,这家伙认为只是肖尧独自带着姐姐上来的,

    在上车时,他就看到了这个天仙一样,还打扮时髦的美女,这时肖尧来找他,他正好要刁难刁难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小兄弟,你要是怕你姐姐站累了,可以坐在我腿上啊,我腿上肉多,还软和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不让座,肖尧没办法,说了一大堆废话,肖尧也懒得理睬。没想到他竟然色胆包天,说起调戏的话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