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九章 人比人会气死人

时间:2018-03-13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丁黑痣一进门就发红包,他做这一出,把个对他一肚怨气的肖尧,搞得有火没处发。可范芳菲三人却没有伸手去接,丁黑痣笑眯眯递上的红包。

    “拿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按道理,肖尧是不该要当面看红包的,这是对发红包人的极大不尊重。可是肖尧肚里有火啊,他想借题发挥。所以,他毫不客气的拿过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,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从红包里倒出一叠崭新的钞票,面额全部是十元的,很滑溜就都出来了。不用数,肖尧也看出来足足有二十张。他的脸色微微好转,看来丁黑痣为这红包,还真的用心了,他伸手把红包递给夏雪。

    “既然丁大老板如此慷慨,你们就都收下吧,别拂了他的一片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过年嘛,大家图个彩头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说着,又把手里的两个红包,分别递给了小爱和范芳菲。有了肖尧的授意,她俩也不再推辞,反正这情由肖尧领着,自己不要白不要,这可不是小数,够上范芳菲半年工资呢。

    见到三人都收下了红包,丁黑痣心里也松了口气,当下带着点得意说道:

    “肖老板,今晚的一切费用我包了,来到这里,哪能让您破费。”

    当人送信给他,说肖尧到了货场,还被近视眼给骂了,他当时想杀了近视眼的心都有。他冥冥之中意识到,肖尧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车站货场,自己一个不慎,也许就会鸡飞蛋打。

    丁黑痣刚刚才把车站装卸的肥缺揽下来,仅仅几个月,就赚得比窑厂一年还多,这要是得罪了肖尧,万一被挤走,那不亏大发了吗?

    他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,还是硬着头皮准备了一下,这时候看到了效果,心里怎能不得意?立即再次和肖尧套近乎。

    这时候,肖尧原先对他的愤怒已经完全没有了。这次去货场,他是带着逼丁黑痣,放宽对装卸工待遇的念头去的。但拿人的手短,吃人的嘴短,此时,他已经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不必急着花钱,今晚有人请客,要是他不行,你再花钱不迟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话是为了自己留后手,他怕秦满江万一被自己要在富丽皇酒店吃饭给吓着不来,那他就要自己掏腰包了。

    肖尧下午花了一笔额外开支,这要是能省下来就省下来,谁也不嫌钱多压手。丁黑痣的精明,到这时候,彻底化解了虽说没有他想象的危机,但也巩固了他在车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没多久,蔡小头和李进等人陆陆续续的都来了,陈科长和刘华东也跟着到来。大家一阵寒暄后,全部在包间落座。

    小爱看着大家都要到齐了,自己的父母也没见到人,心里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卫经理,我妈妈到现在还没下班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哈哈,你不问,我到忘记了,你妈在我来时就说,她晚上不来,说你爸晚上加班,回来迟,她要在家等着,给你爸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饭呀,在这打包回去给爸爸吃多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,就知道这是小爱妈妈的说词,她是不想到这种场合来。不管怎么说,有肖尧在场,他俩夫妻来了都是长辈,大家不好交流。

    小爱嘀咕后,心里很失望,她只是想父母也到这里,吃点好吃的。其它的心思,她哪里有母亲想的周全?范芳菲这时轻轻附到肖尧耳边说道: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那家伙,确实是被你吓着了,这都天黑了,他们还没来。看来苏家三兄弟,也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大家都到齐了,就差秦满江和苏家三兄弟没来,心里对秦满江又是一顿鄙视。

    她在这里和肖尧交头接耳,引得蔡小头等人又在哪窃窃私语,都在猜测这肖老弟,又从哪勾得来这么个极品女人。

    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,基本上每次见面,肖老弟都能带着不同的女孩过来,还一个个都是极品中的极品,这叫他们这帮兄弟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,叫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范芳菲话音刚落,秦满江和苏家三兄弟以及袁鸢五人,一同来到包厢。

    “抱歉,抱歉,让大家久等,都他们干活给耽搁了,肖老弟见谅啊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进来就对着大家抱拳作揖,最后特意对着肖尧解释一通。肖尧笑笑没有见怪,有人来结账,怎么能怪罪呢?

    袁鸢一进来,见到小爱身边有个空位,就立即过来坐下,苏老二急得直眨眼,示意她坐他边上,但袁鸢就像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丁大老板,这是我袁鸢姐,她和我,可是一起跟着肖尧哥哥从周镇来的哦。”

    袁鸢一坐下,小爱就特意向丁黑痣介绍起来,后面的话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袁鸢妹妹,失敬,失敬。这里也为你准备了一个红包,请笑纳。”

    丁黑痣有些肉疼,这个红包,是被小爱真真给硬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是准备了好几个红包,因为他知道肖尧身边,不会就一两个女孩。但看到袁鸢是和苏家三兄弟一起来的,他根本就没有想给袁鸢红包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钱也不是少数,给了他也心疼。无用的开支,他是不愿乱大方的。

    袁鸢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,她不知道这丁老板和肖尧是什么关系,这里面也牵涉到礼节问题。

    “丁老板的好意,你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得到肖尧的指示,她客气的双手接过红包,对着丁黑痣躬身说了声:

    “谢谢丁老板!”

    小爱也是见到袁鸢,才想起自己三人下午都逛混了头,一件衣服都没想着帮她代买,现在自己三人不仅买了衣服,又得到了红包,要是袁鸢连红包都没有,她觉得太愧疚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家伙不是好人,肖尧哥哥三份情是领,多一份也是领,就让他多出点血。慷别人之慨,助姐妹钱财,何乐而不为也。

    丁黑痣前面送出去三个红包,都没有得到像袁鸢这样郑重的致谢,此时受到她如此礼敬,也是疼心大慰,他立即觉得这个红包送得值了。

    此时,最为郁闷的要数秦满江。他昨晚随意的一句话,没想到今晚要在如此高档的酒楼请客,还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他的心悠悠,胆颤颤,默默祈祷大家,不要吃的太多,不要喝的太猛。

    钱他是备足了,在得到苏老二通知时,他就连忙筹备去了。要不是答应了肖尧和他一起回五洋镇,要不是担心肖尧以后报复他,他下午是真的想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但等他得知和了解了蔡小头和李进的真正身份时,他的劲头又来了。这两人是北门一带的大鳄,他是早有耳闻,那名字可以说真是如雷贯耳。如今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绝对是日后吹牛的大料。

    他现在更加佩服自己和肖尧化敌为友,是一个高明的决策。他一改先前买单心疼的悲苦,在桌上万分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丁黑痣也是一个酒场高手,有他两人一唱一和,整个酒席气氛,异常浓厚。就连范芳菲和袁鸢,也被说得不得不喝上了白酒。小爱和夏雪就更别说了,她俩不喝也不行,架不住那两人蛮劝啊。

    而在桌上,陈科长不但年龄最大,职位最高,又是肖尧的拜把老大,他当然被大家当作主攻对象,刘华东也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他俩在酒程进行到一半,向肖尧求援,肖尧眼睛一闭,带睬不睬。这时候,他才不管你结拜老大和老二呢,其它事可以帮忙,这喝酒免谈,各人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昨晚肖尧和苏家三虎以及秦满江都喝高了,今晚都没敢放开胆子喝,酒桌上除了他二人,也没有其他人攀酒,大家虽说喝的不少,但都还文文静静的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,没人敢强求喝多喝少,相互敬酒时,她们只要喝了就行,即使如此,一桌酒喝下来,她们都有点醉意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袁鸢时喝的最多,这种环境,对她来说是第一次,又接受了丁黑痣厚实的红包,她每次喝酒都比较实诚,没有像小爱她们意思一下就过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这杯酒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“袁鸢,你别喝了,你要敬小师傅酒,我来帮你喝。”

    袁鸢端起面前的酒杯,竟然再次来敬肖尧,苏老二都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别敬了,你都喝了不少了,傻不溜叽的,叫你少喝点你都不听,快坐下。”

    肖尧自己本就不想喝了,更不想让袁鸢喝多,他这拒绝的很干脆。言语里,还对她喝酒太实诚,带着关爱的抱怨。但袁鸢却没有罢休,继续端着酒杯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我不傻,不管你愿不愿意认我做姐姐,我明白,没有你帮我,我现在是不是活在这世上还两说,更别说在这种地方喝酒了。这里都是你的好兄弟,好朋友,你们用嘴喝酒,我是用心在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袁鸢,咱不说了,酒也不喝了,你坐下来歇歇,以后我喊你姐成吗?”

    肖尧见袁鸢说着,眼里就泪水婆娑,赶紧打断她的话并妥协,他认定袁鸢已经醉了。苏老二也急忙过来,站到袁鸢背后,怕她酒醉摔倒。

    “我没醉,你让我说完好吗?”

    袁鸢看到苏老二紧张的站到自己的身后,心里一暖,回头对着他含泪一笑,苏老二点点头,她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我知道,我没资格做你的姐姐,我也不奢求,我尽心尽意的和你的兄弟、朋友喝酒,都是为了感激你。我爸常说,酒品如人品,我和她们不一样,我知道自己的份量。”

    袁鸢说道这里,看向了范芳菲和夏雪几人,眼里有些黯然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