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七章 唇枪舌剑斗死活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真心不想见到夏雪,可范芳菲执意要去,小爱只得前往。但肖尧执意要先去找一下卫经理,让他设法通知蔡小头和李进晚上来吃饭,也对周阿姨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从卫经理那说完后返回,在三人经过货场时,肖尧猛然想起小爱爸爸曾经说,这里现在被丁黑痣强行包揽装卸货的活计,他又想顺道来看看是什么个状况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准备走向货场时,小爱伸手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要去哪?走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丁黑痣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隐瞒,但小爱可不想让他去看那个坏蛋,就拉扯着不放手。范芳菲有点好奇,看来肖尧在这地方,还认识不少人啊,她来到小爱身边问道:

    “丁黑痣是谁?你有为什么不让他去?”

    “那个丁黑痣,就不是好人,我爸说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,他还要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这下明白了,肖尧交友太杂。于是,她苦口婆心的劝道:

    “肖尧,小爱做得对,良禽择木而栖,良朋择友而交。你还在读书,这些社会上的人,你还是少打交道为好。这些人,随时都会给你带来不安定因素,也许会贻误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想哪去了?我不是要和他打交道,上次周叔叔说我,不该让丁黑痣与蔡小头他们认识,说他现在在这狗仗人势,耀武扬威欺负人,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,这不是顺便吗?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顺便,这让范芳菲很是恼火。

    “顺便,顺便,我看只要是顺便,你啥事都能做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说着,自己先脸红了,上次她背肖尧的时候,就是被肖尧顺便吃了豆腐。肖尧见她突然害羞,那一股娇媚艳情,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,看得他心里是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这男人啊,就是一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对美色的抵抗力,是那么的微弱。肖尧转头看向货场,赶紧整理一下思绪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就是过去敲打敲打他一下,他不会对我怎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肖尧就迈步而去,小爱和范芳菲连忙跟上。货场上,有不少人在从火车车厢里,往站台仓库搬货。

    他们见到一个小孩,带着两个美女过来,都停下了手里活计,有几个人,肩膀上扛着货就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都干活,吃饭之前不搬完,都没有饭吃。你们,滚远点,别在这挡三碍四的。”

    难得这个工头眼里不近女色,对于范芳菲和小爱的美艳,一点也没有在意,直接挥手驱赶三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丁黑痣在这吗?”

    肖尧还真有点佩服他的定力,能够把小爱和范芳菲这样的美女不屑一顾的男人,肖尧是自愧不如啊,不得不心里给他点赞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,哪凉快到哪玩去,咱们丁大老板的外号,也是你能随便叫的?快滚,不然,别说我对你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板?对不起,对不起。近视眼,你特么眼睛瞎啦,连肖老板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正欲发火之时,从仓库里又跑出一个人来,对着肖尧是点头哈腰,又把要赶走肖尧的人大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这人肖尧看着眼熟,但他不知道这人叫啥。他在心里嘀咕,感情这丫的不是定力比自己定力好,原来是看不清美女当前啊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?哪个肖老板?”

    被骂的近视眼还在发懵,他把眼睛往肖尧跟前凑凑,终于看清了。这一看清,他“噗通”一声就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对不起,对不起,都怪我有眼无珠,您就饶了我吧,您把我当个屁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近视眼能不怕吗?他也是那晚在丁黑痣那赌钱的八个人之一,肖尧记不得他们,他们可是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煞神的。

    他只能在心里骂这天太冷,寒风太刺眼,本来就不太好使的眼睛不敢睁开,这下惹着大祸了。

    范芳菲看着眼前这个前傲后恭之人,心里万分鄙视,这也引起了她极强的好奇心,这两人怎么这么怕肖尧?她走向小爱,拉着她走到一旁寻根究底。

    对于跪在眼前的近视眼,肖尧没有一点同情心,也没有搭理他,肖尧看向后来者,冷冷的问道:

    “丁黑痣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肖老板,我们大老板,哦,不,是丁黑痣,他不在这,这么冷的天,他在窑厂呆着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说不在,他想,对这些家伙说啥也是白搭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您有啥事,我可以为您转达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晚上到富丽皇大酒店。”

    肖尧头也没回,丢下一句话,就带着两位美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吧,人都走远了。你瞧你这副德行,下次长点记性吧,别以为就只有大老板能治得了你。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后来者说了近视眼几句,又走进了仓库。近视眼带着后怕站起来,督促工人干活,那语气也温柔了许多。

    自从秋季开学后,竞争的学习环境和时间的打磨,在夏雪的记忆里,已经把肖尧渐渐的淡去,虽说偶尔会想起那个被她追得狼狈逃窜小伙,但也只在微微一笑中消散无痕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越是联系频繁,越是热度上升。真是长久不联系,再好的朋友,虽不至于忘记,也会趋于平淡,只会在脑海里时而泛起涟漪。

    堪称学霸一级的夏雪,即使是放假了,她也没有放弃学业。这么冷的天,她独自一人在家,坐在床上,也在背书。

    敲门声打断她的进程,她起身下床,来到客厅开门。

    “肖尧?小爱?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当她打开门的一瞬,那一双美目瞪得老大,但满脸的喜悦是溢于言表。作为家教严谨的夏雪,当然不会漠视同来的范芳菲,一番热情招呼,大家进屋就坐。

    “怎么?看你刚刚吃惊的模样,是不是我们冒然造访,打搅了你啊?”

    趁着夏雪进房穿外衣的功夫,肖尧在她家里四处打量。范芳菲惊诧于与夏雪的清新靓丽,自见到夏雪起,那眼睛就一直随着夏雪的移动而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你就是本性难移,到哪都是贼眉鼠眼的,你找什么?我家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夏雪见肖尧一进来就到处查看,她一边扣着衣服,一边讥讽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别那么难听好不好?我偷过你家东西吗?你家丢了什么了?自古道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”

    肖尧特意重复一句,重在提醒夏雪,可夏雪根本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小爱和范姐姐来了,我当然快乐啦,可是对你,我还是要小心防范,我没有开门就揖盗,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和夏雪一见面就掐,范芳菲也会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小雪,你知道吗?小爱提议看来你这玩,他都不敢来,说你是他的克星,现在我算是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没良心了,我啥时候成你克星了?你叫我帮忙办事的时候,咋不说我是你克星?离我远远的呢?过河拆桥,吃了桃子忘了树,就是针对你这种人的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这会一反常态,见到肖尧憋屈,一点也没有上前帮腔的意思。她巴不得肖尧和夏雪唇枪舌剑,斗个你死我活才开心。

    肖尧心知理亏,自忖说也说不过她,就只好偃旗息鼓,进到她的房间,去翻看她刚才在背的书本。而夏雪和范芳菲,此时却比互夸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,小爱一说到你的名字,我就知道,你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女孩,我就想尽快看到你。这一见面,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,姐姐才是真漂亮,身材和脸型都没得说,皮肤也那么白净。你这衣服款式、颜色和发型,都搭配的太完美了,以后你要多教教我哦。”

    她俩在这互夸,肖尧被冷落在房间,小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切,两个姐姐,你们这样说话,我身上都起鸡皮疙瘩啦。我肖哥哥身边,就你们俩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倒是,我们在这自吹自擂,咋把你这个小美人给落下啦。不过,说到你肖哥哥呀,他就是个在美人堆里乱窜的大色狼,不是漂亮的美女,他还真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夏雪在说“小美女”的时候,特意把个“小”字说的很重也很长,搁谁也听出了她话里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我小我承认啊,但你也不大啊,你敢跟芳菲姐比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起来、听起来都没瑕疵,可是,周薇爱的一个眼神,却把夏雪羞臊的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妮子,我就说你哥哥一句,你在这夹枪带棒的损人,你怎么一点也不害臊啊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损人啦?我本来就没你岁数大,但你也比芳菲姐小,我说的都是实话,你想哪去了?”

    周薇爱一局胜出,还要强词夺理,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那你说话时,那眼神在往哪看?”

    小爱不回答夏雪问话,她跑到范芳菲身边问道: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注意到我说话的时候,看哪了吗?我一点也没在意,我只顾说话,哪里记得看着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范芳菲看着小爱故意装出的无辜样,嗔怪的在她娇俏的鼻子上捏了一下,小嘴一撇,示意小爱看向肖尧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