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六章 从小偷针大偷金

时间:2018-03-10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小爱见到肖尧不走,还那么色眯眯的看着范芳菲,心里一下就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人家护着前夫,与你有什么相干?大不了你晚上自己掏钱请客,省得看人眼色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小爱的可恶之处,她是对肖尧看范芳菲的眼神不高兴,可是这话一出口,不是针对肖尧,反而把矛头指向了范芳菲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,什么前夫后夫的?看我不撕你嘴。你嘴巴这么恶毒,以后谁要是娶了你,还不被你说死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说着话,拽开肖尧,想要抓住小爱。肖尧伸手来推挡范芳菲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往哪推啊?色鬼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是你故意用你那大家伙迎上去的。你还倒打一耙,冤枉哥哥。”

    肖尧本来是来推范芳菲肩膀的,可是她一移动才有了巧合,但小爱却不管谁对谁错,直接就栽赃到范芳菲身上。

    范芳菲也不是善茬,更不是那么好惹的,现在被小爱一再挑衅,弄得火气上升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故意的,你能咋的?小小黄毛丫头,还没长齐全,就想这想那的,你再护他都扯皱(土话:白搭的意思),他就是个大色鬼。”

    “车来了,上车。”

    看热闹可以,牵扯到自己,肖尧赶紧打岔。不过也确实,此时公交车进站了。

    这站很冷清,公交车停下,只有他们三人上车。售票员是个小伙子,在收了每人五分钱后,把三张车票递给小爱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个很平常的动作,小爱却在犯嘀咕,钱是肖尧给的,他怎么把票递给自己?就在她接票的时候,售票员不着边际的,在她的手心掏了一下,还对她挑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小心我把你眼睛扣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售票员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,他自认为自己长得风流倜傥,往往小女孩都会对他青睐有加,即使不乐意,也会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谁知道小爱还在气头上,她心里有肖尧,哪里会让这个小白脸占便宜?当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但这家伙也不是白给的,在他眼里,肖尧不过是一个小屁孩,而范芳菲也是他觊觎的对象,哪有一点惧怕的意思?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骂谁?嘴巴放干净点,我流你哪了?”

    肖尧和范芳菲,都被小爱突然大骂,弄得莫名其妙,因为他俩就站在小爱身边,车厢人又不多,没见到谁触犯她。

    而售票员一撘话,他俩都明白了,肯定是在刚刚递票时,他对小爱使了小动作。

    本来肖尧还没想着要把他怎么样,可他接着调戏小爱的话语,却让肖尧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肖尧不说话,把小爱拉倒身后,又把范芳菲推到一边。慢慢的对着售票员,伸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耍什么候呢?就凭你,还想当护花使者?”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话说完,肖尧慢慢伸出的手,突然加快速度,准确的将左手中指,插进他的左边嘴巴里,然后狠命的往外一扯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没躲掉,那就只能被撕裂了嘴巴,售票员捂着自己的嘴,惊恐的看着眼前,刚刚还是人畜无害的阳光男孩,瞬间就变成了残忍的恶魔。

    血顺着他的指缝流淌下来,他卷曲着身子,依靠在车厢上。肖尧再次把手伸向他,他已经靠在车厢体上,哪里还有退路?都吓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可肖尧只是把手指在他的衣服上擦擦,然后轻蔑的笑了一下。对于这样的货色,肖尧根本不想多说,连警告他一番都懒得开口。

    “嘎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怎么打人?”

    后面的叫声,让驾驶员停下了车,他赶紧来到车厢中部查问。他见到同伴捂着嘴看着肖尧,那血流了不少下来,知道一定是肖尧所为。

    肖尧到现在也没说一句话,就是驾驶员开口询问,他也不答。小爱想要说话,被肖尧用眼光制止了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不答话,驾驶员又把目光转向售票员,只见他用一手捂着嘴,一手指指前方,又指指自己的嘴巴。驾驶员明白了,他这是要急着去医院。

    售票员的态度,决定了他是不敢找场子了,驾驶员也知道,肯定是他理亏。不然,就他那性格,怎会吃哑巴亏?

    车上乘客不多,都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,但大家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没人过来查问。

    驾驶员狠狠的瞪了肖尧一眼,转身又去开车。他也不知道同伴被伤成什么样,还是赶紧开到医院,为他治疗才好。

    常走这条线路,哪里有医院,他们是很熟悉的,还没等车到达,售票员已经提前来到门口站着,车一停,驾驶员打开车门,他就头也不回的下去了,一点也没有找肖尧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已经被肖尧刚才的举动,差点吓破了胆,这时哪里还敢多一句废话?

    “就你这小白脸,胆小如鼠,还来调戏人?以后给我老实点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找肖尧麻烦,肖尧却忍住对着他的背影嘲笑他一句。肖尧主要是为了挑明他曾经的所为,不然,大家还不知道他为啥受伤了。。

    车上有乘客,这里离站牌还有一大截,驾驶员也不能在此久停。可是车上没了售票员,这趟车他还怎么跑?

    驾驶员无奈之下,只得来到售票员的位置,拿出里面的票夹,再次启动汽车。每到一站,他自己主动从驾驶员位置来到车厢,买完票再去开车。

    也是幸亏大雪天外出的人不多,驾驶员也卖不了几张票,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可就是如此,整个行车也慢多了,车上不时传来乘客的抱怨声。

    肖尧三人,来到食品厂的车站下车,驾驶员想说什么,但最终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下手太狠了,你把人伤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范芳菲不是没见过肖尧打人,可是像今天这样,直接伸手撕人嘴,那场景,比打破人家的头还要恐怖。即使她见过撕嘴,那也是伸手从外面扭着嘴巴而已。

    “哼,今天算他识相,本来我不打算伤他,可他竟然敢侮辱小爱,我撕他嘴还是轻的,只要他反抗,我会打落他满嘴牙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姐,书上不是说,对待恶人,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吗?你怎么还为坏人说话?”

    “去,去,去,你知道谁是好人?谁是坏人?人家说你一句,嘴就被撕烂了,要是有人真敢欺负你,你哥哥不要了人家命才怪。你还不知轻重,帮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不要太多的言语,小爱也知道了范芳菲所担心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她内心也很叫屈,总不能被人暗中调戏,自己还要忍气吞声,吃下哑八亏吧?那样,岂不是助长他的行为,以后更加的变本加厉吗?

    范芳菲是善良的,可她的善,却也向邪恶施舍。就像我们大多数人一样,对于犯了小错,而遭到重惩的人,都会抱着一种怜悯的心理。

    可这种小错,你忍了,他忍了,大家都忍了。就会有更多的人,继续遭受这些小错的骚扰,到头来,终将酿成无可挽回的惨痛结局。

    从小偷针,长大偷金。这句流传多年的谚语,道理大家都懂。我们的父辈,也是拿这话教育我们,从小就不要偷拿别人家的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可一遇到外人,总是说,算了,算了,不就一点小事吗,追究也没意思。

    小偷和警察的故事,就像猫和老鼠,但老鼠总有被猫吃掉的时候,小偷会不会因为偷了人家救命的钱,病人无钱治疗而死,而被定性为杀人犯呢?

    在肖尧的意识里,不管你是犯了大错还是小错,是错就要得到惩罚,他才不在乎惩罚的轻重,那是法院的事,自己只要不杀人,惩罚犯错就是杠杠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:如果警察逮到小偷,偷一次,就剁去一只手,那这世上还会有小偷吗?肖尧也并不是就讨厌小偷这个职业。他认为,那些劫富济贫的小偷大盗,才是真正的豪杰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工作时间,肖尧也没买什么礼品,他直接带着范芳菲和小爱来到食品厂门口,在对门卫大爷表明,是来找陈科长和刘华东后,大爷很客气的让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腊月是食品生产最忙的季节,全体员工都在加班加点。肖尧找到二人,也不久叙,只说晚上在富丽皇大酒店请他们吃饭,随即离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现在反正没事,我们去找夏雪玩,好不好?好久没见了,我挺想她的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说完就后悔了,她只是一时想起夏雪,脱口而出。可一想到夏雪也是自己内定的情敌,再想收回,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那丫头,是我克星,跟我就是犯冲,还是不见为妙。”

    不提夏雪,肖尧都忘记了自己被她追着满街跑的事,这一提起,肖尧还真有点脊梁骨发寒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倒要看看,是什么样的女孩,会让你感到害怕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一听肖尧的话,立马来了精神,能让肖尧躲着走的女孩,她不能不去见识见识,她一拉小爱,就让她带着前行。

    小爱此时是骑虎难下,自己提出来的,肖尧拒绝蛮合心意,可范芳菲却要赶鸭子上架,定要前去,她也不得不头前带路了。

    食品厂在火车站东边,夏雪家在车站西边,和小爱家在同一个方向,不过一个在西北,一个在西南。夏雪家在西北,去往她家,要从铁路货场穿过铁路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