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五章 没有标点反理解

时间:2018-03-09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薇爱不管不顾的躺倒地铺上,盖着漂亮的花被子,美美的睡觉。可是,范芳菲和袁鸢洗好过来就犯难了,她这样睡,叫她两人如何论处?

    “小爱,你去和你哥哥一起睡,把这让我和芳菲姐睡,好吗?”

    袁鸢事出无奈,只得对着小爱好言相劝,她是担心范芳菲和她两句话不对付,又吵起来,那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袁鸢姐,来,我俩一起睡,不管她啦,反正是在她家,哪有不让客人优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你是客人啊?那你也该知道,啥叫客随主便吧?”

    袁鸢见她俩又来较劲,真的很担心。可是,她的担心就是多余。范芳菲和小爱斗嘴,并没有上心,都是图个嘴上痛快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啦,你不是自称小师娘吗?那床上躺着小师傅,你的位置就在那啊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小爱也还是小孩子心境。真要让她把肖尧一个人丢在这,她不放心,可是,如今被这漂亮的花被子一吸引,自己想和肖尧一起睡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吆,小爱妹妹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啊?你不是一天到晚,都要护着你哥哥吗?难得你今天大方一次,好,我今晚就睡床上,袁鸢你赶紧睡好,嘿嘿嘿,我要关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关灯?就开着灯睡不好吗?我怕黑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听范芳菲要关灯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再听到范芳菲那不怀好意的冷笑,她赶忙找借口不许关灯。范芳菲又是诡异的一笑,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黑?这一屋子人,有啥好怕的?开着灯,才睡不着呢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话音刚落,“啪嗒”一声,满屋被黑暗笼罩,只有屋外朦胧的余光,拼命的挤进窗户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别关灯,我睡到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站那没动,根本就不理小爱。她在心里一阵腹诽,小丫头,跟我斗?你还太嫩了点。周薇爱见范芳菲没反应,赶紧从被窝里爬出来,一个咕噜就滚到床上。

    在肖尧和新花被之间,她还是选择了哥哥。明亮的灯光下,还好监督,万一这狐狸精在黑暗里,对肖尧动手动脚做些什么,她可真是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一场明争暗斗,以范芳菲完胜结束。她乐呵呵的,钻进小爱捂得暖暖的被窝。虽说地上凉,但范芳菲垫了好几层,一点也感觉不到冷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大家才都相安无事,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    “哎吆,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,怎么回事?你快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你别乱摸。”

    睡梦中的肖尧,被尿憋醒,下床小解,谁知刚一迈步,就被地上软绵绵的东西绊倒,他还不太清醒,横趴在范芳菲和袁鸢的被子上就一通乱抓,挣扎着想站起身。他这一来,可把袁鸢和范芳菲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。”

    听到范芳菲和袁鸢的惊叫,小爱也被惊醒了。这时,范芳菲已经抽身起来打开了灯,一脸哀怨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就不能小心点?好亏这是把你绊倒了,要是被你踩上一脚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是渴了吗?外面桌子上有半杯凉茶,我给你兑点热开水就可以喝了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睡得迷糊,但她还记挂着晚间给肖尧备好的茶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是在哪?我要上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虽说睡了大半夜,肖尧酒劲下去不少,可他仍然两眼通红,浑身酒气熏人,四肢没力。他在挣扎几下没爬起来后,就顺势一歪身,一屁股坐在地铺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袁鸢已经吓得坐了起来,自然的抓起被子,护在自己的胸前。范芳菲见到袁鸢的动作,心里一酸。

    其实,袁鸢是穿着很严实的内衣在睡觉,这动作,只不过反应出她内心的胆怯,和长期缺少安全感的惊悚。

    小爱见肖尧还有点犯迷糊,赶紧过来扶起肖尧。

    “要上厕所就到外面去,我这小宿舍,可没有布置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这样一说,肖尧到是清楚了,感情自己现在是睡在范芳菲的小屋。他白天来时就知道,离着小屋稍远处,有个公厕。

    范芳菲把肖尧的外套拿来给肖尧披上,要与小爱一同扶他出门。可肖尧一出门就把她俩挡在门里,他独自也不去厕所,找个拐角就解决了。这么冷的深夜,跑那么远如厕,他又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点都不讲究卫生?随地大小便,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知道距离,肖尧这么快就回来了,连一个单趟时间都不到,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就近解决的?

    小爱见肖尧不答,想为他解说一下,但见肖尧去桌上拿水杯,赶紧过来为他拿起暖壶加热水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见到一个人,在马路边的围墙上写:行路人等不得在此小便。我马上就跑过去解决了。那人冲我发火,说我没长眼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口气喝光满满一杯温水,心里舒服多了,脑袋也清醒许多,这才想起来范芳菲说他恶心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嘴说,人家标语写的:行路人等,不得在此小便。就是不让人在那小便,你不是故意恶心人吗?”

    “说你傻吧你肯定不服,那标语分明是让人去小便的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还想继续批驳肖尧,但看到小爱用诡异的目光看向自己,才恍然大悟,自己怎么一时气恼,深夜和一个男孩子,讨论起在哪小便的事来,这也太……想到这,她一时羞愤不已。

    “去,去,去,睡你的觉去,你不睡,我们还要睡呢,别在这胡搅蛮缠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见范芳菲反应过来了,也是抿嘴一笑,羞红着脸,扶着肖尧上床。

    “说不过我就认输,我告诉你吧,那标语我念起来就是:行路人,等不得,在此小便。谁让他没有打上标点符号呢?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气得懒得和他计较,等肖尧躺下后,关上灯,大家再次归位就寝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到天光大亮,肖尧醒来已经完全没有了酒意,再吃了范芳菲买来的豆浆和点心,更是觉得浑身神清气爽,精力旺盛。

    “小爱,还有两天时间,我想趁这机会,去看看两位结拜大哥,你是回家,还在芳菲姐这玩?毕竟你爸上班,还是托他们帮忙的,这会有时间,我该去看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问小爱的时候,有意把袁鸢给忽略了。精明的范芳菲,一下就知道了肖尧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事,和一起去,你要是觉得不方便,到了地方,我就和小爱去她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走了,那我呢?”

    袁鸢见他们商议,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,她能不着急吗?

    “袁鸢姐,你就别跟着我们啦,一会把你送到码头,自有护花使者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小爱也不是脑子不好使的人,此时也早已反应过来。她说着话,就推着袁鸢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他今天要去干活,哪有时间陪……陪我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范芳菲相视一笑,都没有答话,几人再次来到码头,老远就见到苏老二,站在冰天雪地里,不住的向他们来的地方张望。

    苏老二昨晚高兴过了头,也是喝的酩酊大醉,等到一觉醒来,哥哥和弟弟早已经走了。他起来后,一个小弟过来说,苏老大他们去给拖轮上货了,让他今天不要去了,并传达了苏老大留下的一些话。

    苏老二要不是不知道范芳菲的住处,早就找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袁鸢,昨晚我出洋相了,你别在意啊,我以后不会再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到袁鸢,苏老二就跑来道歉,眼里根本就没把肖尧几人放进去。肖尧挠挠头一笑:

    “你们聊,我们这三个灯泡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就走,小爱和芳菲也随即跟上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大哥说秦满江晚上请吃饭咋办?”

    肖尧走出一截,苏老二才想起大哥让他问肖尧的事。可肖尧完全就不记得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谁让他情吃饭啦?你大哥答应就让你大哥去,我要去火车站办事,晚上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昨晚可是也答应了,但是最好不吃他的饭,省得吃人的嘴短。”

    小爱提醒肖尧,只是为了维护他的信誉。她对秦满江让肖尧坐他的船回去,很不高兴。走不掉才合她的心意,可她又不能明说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?”

    肖尧问话时,看向范芳菲,向她求证。

    “嗯,昨晚分开时他说的,你随口就应下了,不过,你现在拒绝也没事,不差他那一顿饭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也不想吃他这一顿晚饭,自从和他分手后,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瓜葛。

    “干嘛拒绝啊?有人情吃饭,这是好事,既然他请吃饭,那今晚,就让他到富丽皇大酒店来请客好了,我这还有几个兄弟要一起呢。你送个信给他,今晚就在那,过时不候。”

    肖尧本来还想这今晚上要破费一下,把大哥、二哥和李进、蔡小头都邀请一下。就算一年来的总结,这下有人出钱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“肖尧,你太坏了,人家只想就在昨晚饭店请你,花个十块二十块的就不得了了,你现在倒好,跑到富丽皇,这一桌没有两三百下不来。你还让人活吗?”

    范芳菲对着肖尧一通抱怨,肖尧停住步伐,带着玩味的笑脸,摸着自己的下巴,看向范芳菲的眼里,露出戏戮的目光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