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四章 扶墙墙走人不走

时间:2018-03-0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苏老二被范芳菲单独叫出,心里还在犯疑惑,搞不清这个大美人喊自己出来干啥?他是绝对不会往看上自己那方面想的,他知道,自己和她,彼此都不是对方的菜。

    范芳菲来到大堂站下,把他仔细的端详了一番,才开门见山的问道:

    “听说你喜欢袁鸢?”

    苏老二被一个年龄相仿的美女,当面问及私情,多少有些别扭。可他知道范芳菲口里的听说,是听谁说的。就是再不好意思,他也不敢隐瞒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说过。不过,她不喜欢我,我就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德行,既想舔油锅,又怕烫舌头。我要不是担心肖尧来凶你,我才懒得管你这破事呢。你给我老实交代,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?别婆婆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老二可憋屈大发了,这问话搞得像审犯人一样,有这样问别人**的吗?可她打着肖尧的旗号,自己还真不能光火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?我是喜欢她,可她……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苏老二再次说话时,已经显得垂头丧气的,心里一软,也就放缓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别管她是不是喜欢你,我想问问你,你知道她的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说了,她被人欺负过、伤害过。但我不在乎,我是真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直白的语言,让范芳菲心里踏实了许多,她也希望袁鸢能有一个圆满的归属。但她不会就此算完,她要更加核实一下他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听着,她被人伤害过的,不仅仅是她的心、她的感情,还包括身体,都被伤的很深很深。你要是真心喜欢她,就要懂得爱惜她,保护她,不要让她再受到一点点伤害,你自己更不能伤害她。你懂吗?”

    面对范芳菲突然庄重的语调,苏老二真的懂了,难怪肖尧那么一再警告自己,难怪袁鸢会在门口哭着跑掉。原来她那颗破碎拼凑起来的身心,真的一点也伤不起了。

    苏老二想到这里,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有责任,担当起保护袁鸢的职责,他胸脯一挺,带着满腔的豪气说道:

    “只要她愿意和我在一起,她未报的仇,我来报,她的伤,我来慢慢为她养。保证不会辜负你和小师傅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范芳菲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,已经完全够了。她还能要求什么?总不能逼着他画把刀立誓吧?

    范芳菲不再多问,走回包厢,看到肖尧投来的关切目光时,她点点头,表示一切圆满。

    袁鸢也看到范芳菲对肖尧点头了,她那一颗芳心剧烈的跳动起来。此时她才意识到,今天肖尧带她们来这里玩,这恐怕就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带着感激,偷偷看了眼肖尧,这个不愿做弟弟的小子,是真的把她当姐姐在照顾。可她,却是非常想把他当弟弟来照顾啊。只是,她没有能力而已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酒菜齐备,大家一起相互敬酒,虽说人人都不待见秦满江,但他主动解决肖尧回去的问题,大家也就不再故意冷淡他,酒席间的气氛倒也和谐融洽。

    俗话说,酒壮怂人胆。苏老二在几杯白酒下肚之后,那一双眼睛,再看袁鸢时就大方多了,他见袁鸢在酒精的作用下,脸带桃红,娇艳无比。直接端起酒杯,对着袁鸢说道:

    “袁鸢,我知道,我是大老粗一个,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,来逗你开心,但我今天,当着大家的面,把我心思挑明了,只要你不嫌弃我,我会加倍的疼你,好好的照顾你,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说完,也不等袁鸢开口,一仰脖子就把就喝干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带头喝彩,大家一起鼓掌。袁鸢也只好站起来,无限深情的看了苏老二一眼,缓缓的喝干自己杯中酒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少喝点,你喝一点点就行了,你别喝干啊。”

    袁鸢喝酒时,苏老二在对面焦急的念叨着,就差跑过来夺下她的酒杯了。

    而袁鸢在喝的时候,听到他不停的说着少喝点,那眼泪,已经混着酒一起进入了自己的嘴里。不过,今天这泪水,没有了往日的苦涩咸,她尝到的只有甘甜。

    肖尧这次来的目的,到此圆满结束,他为自己能帮到袁鸢而开心。

    他能不开心吗?从第一次从赵平口里听说她的事情,到第一次见到她,直到后来几次见面,肖尧都在为她担心。

    就算是把她搞到周镇上班,肖尧心里也不踏实。他没有经历过她的过往,但他知道,她在家中,曾经多次在无望中寻死觅活。他一天不把袁鸢的心结解开,肖尧就不会安心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高兴,就开怀畅饮,大家都控制不住了,你来我往,推杯换盏。没多久,除了三个女的,五个男人,都是东倒西歪,肖尧更是扶墙墙走人不走。

    五人中,要数肖尧和苏老二醉的最厉害。苏老三和他大哥尚且勉强能走,秦满江是没敢放开多喝,即使醉态朦胧,也是酒醉心明,自保无恙。临行前,他还不忘套近乎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我没事,明天晚上我做东,你们一个不能少,看得起我,就来捧个场,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肖尧哼哼哈哈,说话不清,算是答应了。即使范芳菲很不情愿,但也没好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小爱,这里离我家不远,我们把他扶到我家去吧,他这样,肯定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爱答应着,就帮着范芳菲搀扶着肖尧,袁鸢既担心肖尧又担心苏老二,她急得不知道跟谁走好了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也去吧,老二没事,我们兄弟俩会把他带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苏老大好像知道袁鸢的心思,就打发走袁鸢,他在心里也为弟弟高兴。哪个男人,不想拥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?有了袁鸢这份心思,他也觉得弟弟值了。

    一路摇摇晃晃,屁话不断的肖尧,在范芳菲和小爱的搀扶下,来到范芳菲的单身宿舍。她们在一通忙碌,把肖尧洗干净,安置好之后,三人坐在一边,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刚才只想到就近把肖尧安置好,可是,现在他安置好了,自己三个人咋办?范芳菲这床虽说不是单人床,但挤上三个人都勉强,绝对睡不下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小爱,要不,你带袁鸢去你家,我留下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的口气绝对不容质疑,在她看来,现在让范芳菲一个人陪着肖尧,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?

    “那你留在这陪你肖尧哥哥,我们去你家,反正我们也认识路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,你们去哪都可以,就是不能去我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着?总不能他一个人在我这睡觉,我们三个都陪着坐一夜吧?”

    周薇爱连续两个不行,可把范芳菲气坏了,你要照顾你哥哥,我们没意见,可你不能也把我们拖死在这啊。这是冬天,没有暖气,晚上家里也很冷的。

    袁鸢也被小爱这蛮不讲理的架势弄蒙了,这要是其它季节,熬一夜就熬一夜,现在是三九星不说,大家都喝了酒啊,她现在就觉得浑身发颤。她正在纳闷,谁知道小爱微微一笑道:

    “很好办啊,我们三个人轮流睡,把一个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他是酒喝多了,又不是病人,还要轮流看护。再说了,我这床,架得住三个人睡在上面吗?不压趴下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小爱的建议,立即遭到范芳菲的否决。袁鸢也根本就不同意她这样安排。

    从今天晚上开始,她也是名花有主了,哪怕一夜挨冻不睡,她也不想再和上次一样,和别的男人同床,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其实还有一个办法,你把夏天的席垫拿出来,铺在地上,你俩可以打地铺啊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想得出,这冬天打地铺,地上多凉啊,能睡得热吗?要打地铺,就把你肖尧哥哥扔到地上,反正他酒喝醉了也不知道冷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这样一说,可把小爱说慌了,真要是把肖尧扔到地上,这一夜会不会冻着,她还真搞不准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先把地铺打起来,我睡到上面看看。到时候谁要是怕冷受不住,就到床上去睡好不好?我保证不跟你俩抢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知道这小丫头又在耍鬼点子,她保证不抢,但只要肖尧睡在床上,谁会跟她抢?这不是阴谋,这是阳谋,说的好听,但没谁愿意那样去做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除了打地铺,还真没其它更好的办法。范芳菲气鼓鼓的找来席垫擦干净,又把所有的垫单垫被全部铺在上面,最后,才拿出一床个崭新的花被子盖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哇,芳菲姐,这床被子好漂亮啊,比肖尧哥哥给我家买的金丝棉被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对美好的事物,那抵御力是很低的。袁鸢也一样,在看到这床被子时,也很喜爱。

    “哼,为了你肖尧哥哥在我这睡一晚,把我妈为我准备的嫁妆,都拿出来用上了,明天就叫他陪我一床新的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才不理会这是不是她的嫁妆呢,她赶紧跑去洗洗,首先钻进崭新的被子里试新。

    “好舒服,好暖和啊。我就在这里睡啦,你们怕冷就睡床上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强盗一样霸道无比的小爱,往新被子里直缩,范芳菲和袁鸢都无奈的只有苦笑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