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三章:我想给谁就给谁

时间:2018-03-0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周薇爱打圆场,消除了肖尧的尴尬,袁鸢也放开了矛盾的心情,她直言不讳的说道:

    “芳菲姐,我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,我这身子已经脏了,哪个男人,会喜欢一个不干净的女人?”

    袁鸢说到这里,特意把眼光放在肖尧身上停留了几秒。

    肖尧没敢吱声,他也不能确定,苏老二在得知袁鸢曾经的往事,会是怎样的心情。嘴上说是一回事,真正知道又是另一回事,他只得挠挠头化解窘境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不把袁鸢以前的事说出去,不告诉他,这样一来,即使他俩交往,也没有隔阂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们管好自己的嘴就行,我是肯定不会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问肖尧,这肯定是对他不放心,肖尧有点冒肝火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这样做不行,我不想隐瞒他,这不是小事,纸包不住火的。我的事情,家门口无人不知,瞒是瞒不住的,他要能接受,我就和他交往,不能接受,就互不相干,我不想到最后还是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袁鸢的决定,很是赞许,靠欺骗得到的爱情,那是没有基础的。但他也深深的担忧,自己是个男人,这事如若放在自己身上,自己会接受吗?他心里的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肖尧的心思,完全暴露了男人的劣根性,自己的女人,不能让别的男人染指,而别的女人,男人却想方设法要去一亲芳泽。他此时一点也没有想到,自己占有的两个女人,会是怎样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要考虑清楚啊,你这告诉了他,他要是反悔,不又多一个人知道了吗?谁能保证,他不会对外乱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袁鸢姐,最多不让他去你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和小爱,都想打消袁鸢这个和盘托出的念头。但小爱的话,未免太天真了,婚后谁能不走娘家啊?自己有什么理由,不让丈夫拜望岳父大人?

    “这一点你们别担心,我敢保证,他即使不愿,也不敢说出去,除非他下半辈子不想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信誓旦旦的做了保证,他知道,只要自己不准苏老二说出去,量他也没那胆子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如此肯定,袁鸢也心里大慰。她好矛盾,自己那关闭的心,被悄悄的打开,可是,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,是她永远的痛,令她不敢再多往前走一步。

    “谁去说?”

    几人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,但都在思考中。

    是啊,问题来了,谁去告诉苏老二呢?肖尧去说,带有一定的强制性,万一他当面不敢否决,背后不乐意咋办?

    袁鸢自己去说,更不可能,总不能让一个还没出嫁的女孩,去对一个男人说自己被人搞大过肚子,还流产了吧?

    “袁鸢,这件事你真要告诉她,我看还是我来说比较婉转一些,但那最后一点,铁定不能说出去,即使他以后听说,你也一口咬定,说是那个坏蛋家里人造谣。”

    袁鸢还是不置可否,只把无助的目光看向肖尧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说的没错,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,也不是我们要刻意隐瞒,他真要喜欢你,也少了点芥蒂。他是在我面前保证过,不在乎你受到过任何伤害,但这话不可全信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自己都知道这保证不可全信,这就是你们男人口是心非,言而无信的德行。没得到都是好的,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别骂肖尧哥哥,他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,你别冤枉他。”

    一直不说话的小爱,此时见范芳菲又把矛头指向肖尧,心里老大不乐意。你们大人谈婚论嫁我不插嘴,可是你要是来埋汰肖尧,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他?你敢说你哥哥就是好人?我看他比一般男人都坏,你看看她身边,整天围绕着你们这些女孩子,还一个个的都是美女,他又是那副德行,不祸害几个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你就是赌咒发誓,我也不信!”

    肖尧被范芳菲扒得体无完肤,他想要争辩,却真的说不出口。这真是披麻救火,若火烧身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再这样说,我就不理你了。你说,肖尧哥哥祸害谁了?难道把你祸害了?你还真的是小师娘了?即使把你祸害了,那也一定是你乐意的,我咋没见肖尧哥哥不珍惜你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懂个啥?你没看到他见到漂亮女人那色眯眯的眼光吗?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薇爱见肖尧被批驳,十分生气,那小嘴毫不留情的反驳起来,把范芳菲说的是目瞪口呆,眼看一场双娇之争即将爆发,袁鸢急忙开口打断: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在说我的事,怎么吵起来啦?你们为了我这样,叫我怎能心安?”

    说话时,袁鸢已经开始哭泣。大家都觉得刚才说着说着就跑题了,小爱也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袁鸢姐,你别说我不懂事,但我还是要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,干嘛要说出去?即使别人乱说,你就来个死不认账,难道谁还敢三曹对案啊?”

    “小爱妹妹,你还小,不知道这中间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袁鸢被小爱说的很惊诧,这也差不了几岁,可见解差别却是不小。

    “厉害?袁鸢姐,有啥厉害?你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。我的身子,我想给谁就给谁,不喜欢的,想死他也得不到。别人说啥,有那么重要吗?关键是自己喜欢就行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薇爱在那高谈阔论,可把几人都说愣住了。别看她小,难道她说的没有道理吗?可肖尧愣了一下之后,觉得再不阻止,还不知道这丫头,又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小爱,还不给我闭嘴!你咋越说越来劲了?这像是你一个小女孩该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这次肖尧说话的语气很严肃,脸也拉的老长。周薇爱一下憋住,不敢再说,可她却委屈得眼泪汪汪的。肖尧真的认真起来,小爱还是很害怕的,这就是他作为哥哥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刚刚小爱还在为你帮腔,你现在到来凶她,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小爱,咱不理他,我们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小爱,别生气了,他翻脸就像翻书一样,你都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,难道还不知道他的脾气?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来劝小爱,可把肖尧再次弄蒙了。这都是哪头的呀?到底谁跟谁在较劲啊?他见范芳菲要带他们去吃饭,只得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苏家兄弟那一起吃饭。临来的时候,我和他们说好了,回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既然肖尧已经答应回去吃饭,范芳菲也不矫情,四人原路返回,再次回到苏老三的住处。家里只有苏老三一人在等候肖尧等人,苏老大和苏老二已经提前去饭店点菜了。

    可等苏老三带着肖尧几人,来到饭店包厢,却见到了他们谁都不想见到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小师娘,快,快,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面对秦满江不着调的称呼,肖尧皱起了眉头。范芳菲更是厌恶的转过脸去,根本就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敢乱叫,当心我让肖哥哥再揍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小爱对秦满江的献殷勤不屑一顾,但对他口里的称呼却大为光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这也是肖尧心里的规矩,但他对秦满江的突然出现,心里还是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们在来饭店的路上遇到他,他来要我们明天给他们拖队装货,说要送去五洋镇。我想,你现在没车走不掉,我就把他留下来,问问你是不是愿意跟船队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们哪天走?”

    “大后天,装完就走,听说你在这,我就厚着脸皮来讨杯酒吃。你要是想坐船回去,就跟我拖轮走,虽然慢点,但那是另外一种感觉,湖上风光尽收眼底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热情相邀,这冤家宜解不宜结的道理,他还是懂的。反正是斗不过他,连女朋友都让了,不如交个朋友划算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,坐过轮船去五洋镇,不过坐拖轮还没有经历过。袁鸢,你晕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晕船,我们那到这里,还是坐船的多,我也坐过几回轮船。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询问袁鸢,秦满江把眼看了过去。自从范芳菲进来,他一直就把眼光偷偷定在她的身上,越看心里越是懊悔,这样的美人,自己没能得手,如今便宜了肖尧。

    现在秦满江细看袁鸢,虽说在相貌上,她与范芳菲和小爱差了不是一个档次,但那一股邻家女孩的清新,还是让他暗地敬佩,这肖尧怎么到哪,都随身围绕着不一般的女孩?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不晕船就好,我们拖轮比客轮更稳,因为后面拖着十几条大木船,走的比较慢。”

    袁鸢虽说是第一次见到秦满江,但早听说过这个人,对他的献媚也不太感冒。她和小爱坐在苏家兄弟对面,她不敢抬头,只把余光偷偷看向苏老二。

    范芳菲想到,撮合袁鸢和苏老二这事,不能再大众场合对苏老二谈,就起身走出包厢,在经过苏老二身边时,悄悄的拉了一下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范芳菲的动作,没有逃过一直坐在下首,注意着她的秦满江,可他没有一点质疑,他不认为,范芳菲和苏老二,会有什么瓜葛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