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四十一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

时间:2018-03-06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大货车把肖尧卷进车肚,滑行很远才停了下来。刺耳的刹车声,传出很远。趴在路中间的肖尧见车子停了,可身边崭新的自行车,却被辗轧的完全变了形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看就害怕了,他自己人没事,可这单车是舅舅新买的,被自己偷出来弄坏了,回家可怎么交代?如此一想,他没等汽车驾驶员下车,就不管不顾的爬起来,钻进路边的西红柿田里。

    开车的驾驶员也是吓懵了,惊魂未定的他停下车,呆了半宿,才敢下车来查看。可当他把惊恐的眼光看向车后时,只见到一辆被辗轧的扭曲不成样的自行车,不见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又赶紧跑到自己的车底下,查看小孩是不是被车子带进车肚,可是车肚也没人,这下他就更懵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转弯,就轧到一个斜站着骑车的小孩,怎么没人呢?而这时,村里听到刺耳刹车声的村民,都围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有人直接就跑去喊肖母,因为那时骑车人并不多,而他是刚巧看到肖尧骑车上了马路的。

    肖尧母亲气喘吁吁的跑到现场,一看到弟弟的新车,认定被撞的一定是儿子。她急忙找驾驶员要人,要儿子。

    驾驶员只得一再解释,自己下车就没看到人。肖母如何肯信?吃定他是把自己孩子藏哪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把我孩子伤成什么样,我必须要见到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师傅,你别怕孩子他妈看到难过,你不让她见到孩子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是驾驶员把孩子,辗轧的不成人样,不敢让肖尧母亲看到。

    “大姐,各位乡亲,我真的没见到人啊。我确实是把一个孩子撞进车肚了,可等我稳定心神下来,就没见到孩子,你们看,这路上一点血迹也没有,真要是伤的很重,能不流血吗?”

    这里乱成一团,肖尧在西红柿田里偷偷绕过去,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回家里。

    肖父和舅舅见肖母一去不归,都去查看了。家里无人,肖尧钻进床上,把厚实的蚊帐放下来遮住自己,还把床前的凉鞋收进床里。

    没多久,驾驶员在肖父一家人和众乡亲的拉扯下,来到肖尧家。另外,也已经派人去驾驶员单位,通知他的领导。

    那时出车祸,没有要报警的意识,就是双方协商解决。肖母不见孩子,死活不让驾驶员走人,即使答应陪一辆新车也不行。

    而肖尧躲在床上,听到驾驶员说自行车他赔,心里大定,磨磨唧唧的从床上下来,一脸犯错的表情。肖母一看到肖尧,赶紧上前查看孩子身体,直到确认身体无恙,这才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驾驶员一见到肖尧,那心里高兴得一点不必肖母差,他上前一把抱住肖尧,上下左右仔细看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祖宗,你再不出来,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。你是怎么躲过来的?这是我的福啊,不然,我这后半辈子,就没安心日子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一场车祸,仅仅是轧坏了一辆自行车,这对驾驶员来说,真是一场幸事。不说别的,只要他伤了肖尧,这回去工作肯定会被调动,不能从事开车这个令人眼红的职业了。

    人没事,其他一切都好谈。肖父和舅舅也不为难人家,说好赔偿新车的时间,也就让他赶紧回单位了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肖尧骑车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,他才躲过了这场灭顶之灾。这也是在他人生十多个大难之中的第二难。第一难是溺水被救醒,大家还记得吗?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小时候真的好调皮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老天保佑。”

    小爱和袁鸢听完也是松了一口气,可袁鸢哪里会想到,紧接着,她就要陪着肖尧,经历他的人生第三难。

    肖尧这里说完小时候的事,也就到了出发的时间。他们退掉房间,来到车站,准时坐上开往省城的列车。

    大雪没有影响到火车交通,可当肖尧下了火车,到长途车站查问的时候,班车停运了。问什么时候有车,没有具体答复,最糟糕的是,要是再来一场雪,也许年里都没有通车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肖尧很郁闷,袁鸢也是显得没精打采,唯一高兴的就是小爱,只要没车,肖尧就走不了,那不就可以和肖尧一起在省城过年了吗?

    没买到车票,此时也已经过了午饭时间,他们在外买了点吃的,一起来到小爱父母处,肖尧丢下袁鸢和小爱就要去爷爷家。钱爷爷和阿姨,给肖爷爷带的东西要送过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也给你爷爷买了点礼物,让小爱和你一起送去,等过年,我们再去给老人家拜年。”

    周阿姨拿出她和周叔,一起为肖爷爷准备的一些糕点和土产,吩咐小爱和肖尧一起去,袁鸢当然也就跟着前往。她也要为爷爷和奶奶买点东西,被肖尧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大雪天,爷爷和奶奶都没敢出门,见到孙子带来一堆礼物,奶奶是一边收拾,一边抱怨肖尧不该让他们花钱,说小爱父母拖家带口在外谋生,不容易。

    有说静儿一家刚刚好转,过年都很艰难,不能要他们东西才是。但说归说,礼物已经带来,只得收下,严禁再有下次。

    肖尧想着反正走不掉,不如在这年前去访友。他还惦记着苏老二上次向他打听袁鸢的事,就热心的邀请袁鸢和小爱,陪他一同去船运码头玩玩。

    苏家三兄弟,见到肖尧突然来访,还以为有什么事,但听说肖尧就是来玩玩,苏老三赶紧招呼茶水,知道肖尧下午没事,就一再留着吃晚饭。

    苏老二再一次见到袁鸢,和他初次见面时又大不相同,虽然是不敢多看,但还是不时的把眼光,定在袁鸢身上。

    袁鸢和苏老二的眼光对上几次,可她看出了苏老二眼里的热情,就不敢在和他对视了。她不敢去多想,她那颗已经被伤害的血淋淋的心,再要是被扎上一刀,只会破碎。

    肖尧见到场面有些尴尬,就故意把苏老二叫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老二,你别老是这样看袁鸢,人家一个女孩子,你看来看去的,叫人家怎么好意思?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?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,我不是,我早就改了,我只是忍不住想看看她,没有一点坏心思的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被肖尧说的很郁闷,但他又不敢坦言自己第一次见到袁鸢,就深深的喜欢上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点小心思我会不知道?我今天来玩,就是想问问你,你上次在我面前打听她,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见他欲言又止,就难得理他。肖尧也很难说,毕竟袁鸢的过往和别人不一样,如果自己为他俩介绍,要是苏老二得知袁鸢以前的事,不愿继续交往,那就是肖尧在伤害袁鸢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你别走,我想问问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点出息,你有什么想法,要是不愿对我说,就对她说,别磨磨唧唧的。不过我可警告你,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,你要是敢伤害她,别说我不给你留情,这就不是三百块可以解决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被这样揭短,心里老大不乐意,但又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“我是打心眼里喜……喜欢她,怎么会伤害她?”

    肖尧斜着眼睛看着苏老二,苏老二被看得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我第一眼见到她,就感觉她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一样,她被人伤害过,我还在找机会为她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谁?谁敢伤害她?我特么跟他拼命。”

    苏老二一听肖尧说袁鸢被人伤害过,那颗心立即疼了起来,说话时眼睛都红了,肖尧感觉到,如果此时是自己伤害了袁鸢,他也许都会上来咬自己一口。

    “唉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你要是喜欢她,我来帮你问问,她要是愿意和你相处,你就要好好待她,即使以后你和她分手,也不许伤害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男人的心思,肖尧最理解。他也不想逼着苏老二接受袁鸢的过去,但他不会说出来,只能提前打个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真的?小师傅,你愿意帮我?那太好了,只要她愿意,我肯定不会和她分手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嘴上没说,但心里还有点担心。他撇开苏老二,来到房间把袁鸢叫了出来,这次小爱也跟着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就别掺和啦,我和袁鸢说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,你和袁鸢姐有啥事,是我不能知道的?袁鸢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袁鸢也不傻,肖尧把苏老二单独叫到外面说话,这会又来单独和自己说,这事她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呃……肖老……你就说吧。小爱说的没错,我的事,没有必要隐瞒她。”

    “哼,叫你当妹妹你还不干,现在不知道咋喊了吧?哈哈哈,你还是喊我名字顺口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她喊一半停了,就知道她还在犹豫称呼问题。他借机调节一下过分严肃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我比你大,姐姐就是姐姐,你不愿就算了,你快说,找我啥事?”

    袁鸢被肖尧这样一调侃,心情也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苏老二对我说,他喜欢你,要我来帮他问问,你是啥想法?”

    猜测是猜测,真的得到肖尧肯定,并且如此直接,袁鸢的眼睛立即红了,紧跟着泪水就流了下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