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三十八章 身穿清灰头戴瓢

时间:2018-03-0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在闲谈中,周敏随口问起肖尧何时回家,肖尧正有些忧心这事,说话不免有些烦躁。但他随即醒悟过来,怕自己的话,引起周伯母误解,赶忙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早点回去,但我这次来有个任务,就是要让小爱把静儿小学四年级的课程给补上,年一过,要让她参加越级考试。要是没辅导好,考砸了,就要耽搁静儿一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,我们镇上的老师,放假在家没事,我让她来教教静儿,绝对不比你俩差。”

    周三一口就解决了肖尧的难题,可他还没说完,就看到妹妹那要吃人的眼光,连忙住口。

    “是男老师还是女老师?我只要女老师教我,还要不比小爱姐姐教的差才行。”

    静儿开始刁难,这要是真的换了人来教她,肖哥哥马上就会走了,她的小心思,是肖尧在这过年才好。周三看看周敏,但还是很老实的回答:

    “是女老师,不过,她教的好不好,是不是比小爱教的好,要静儿自己去界定。”

    “周兄,这样吧,你下午就去把老师找来,先让她教教静儿,只要静儿说行,我会给她一定的酬劳。我们走不走没关系,能更好的教导静儿才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肖尧把静儿的学习,放在第一,只要教的好,给钱都要找个好老师。小惠阿姨感激的看着肖尧,心里甜透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,周敏,我要是走的话,袁鸢我想带着一起走,她一个人在这,远离家乡父母,过年不让她回家看看,也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她这事我早想过,你什么时候回去,她都可以跟你走。我没告诉她,是想等你这落实了再说,早说了我也没底。”

    这事都说定了,肖尧心里一下子轻松不少。只要下午老师来了,他就随时可以回城,不用替静儿辅导担心,而且年后也不会耽误。

    周三也不含糊,吃完饭就去把老师找来,对静儿进行辅导,语文、数学都是她一人承担。其实小学的语文很简单,就是背诵和默写,会背会默写课文,知道文字含义,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周三找来的女老师也姓周,年龄四十上下,中等个,身材微胖,穿着厚厚的冬衣,略显臃肿。齐耳的短发,显得很干练。

    周老师白净的面孔,带着一副厚实的眼镜,让人一眼看上去,就显得很有文化修养和气质,但也很严肃。

    肖尧一见她,还真担心静儿不喜欢,如果对她辅导有抵触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周老师下午在辅导静儿时,肖尧和小爱都不好意思在边上看着。这里周老师刚走,肖尧就急忙跑来问静儿。

    静儿故意眨巴眼睛半天,才看着小爱不好意思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爱姐姐,周老师比你教的好多了,我感觉这一下午都好短好短,一眨眼天就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度怎么样?你跟得上吗?你喜欢这个老师吗?”

    肖尧担心的是别教了一下午,没多大进展。

    “嗯,教了好多,至少比小爱姐姐多三倍,不过,我都会了。而且背语文书,周老师也教我怎么背课文更容易记住。”

    得到静儿如此满意的答复,小爱虽说有些失落,但毕竟人家是正儿八经的老师,你一个初中生,想和老师比,那不是麻雀跟燕子比吗?

    肖尧在这又呆了几天,这天钱爷爷从无线电收音机里,听到了天气预报,预报未来两天会有雨雪,他又急着催促肖尧回去。

    老人家这些天最关心的事情,就是每天抱着收音机,听天气预报。

    肖尧虽是知道这最不靠谱的就是天气预报,可是也不能不当回事。就和大家说定,明天一早回去。

    袁鸢得到周敏通知,心情很激动,也很意外,她意外的不是工资的事,而是能走这么早。虽说还有十多天才过年,周敏把她的工资和奖金全额照发。

    天色阴沉,灰蒙蒙的积云,挤满了整个天空。犀利的北风,像刀子一样划过人的脸庞,带着丝丝的疼感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过完年,要尽快来姐静儿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静儿在家要乖哦,一定要听话,好好学习。爷爷,叔叔、阿姨,你们都回去吧,我会尽快回来的,先祝你们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寒风中,肖尧带着小爱和袁鸢,坐上了停在厂门口的班车。上车前他把在场所有送行的人都认真的看了一遍,目光在何碧香和田倩脸上多停了几秒,才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钻进车厢。

    他不舍,送行的人也舍不得他,即便是催着肖尧回去的钱爷爷,在班车载着他走后,也是泪眼模糊。

    车程没走到一半,呼呼的北风,已经夹着雪花漫天飞舞。这预报说的两天,可仅仅过了一夜,雪花就匆匆来临。

    “西风吹,北风嚎,老天降下白鹅毛;残垣破,草顶掉,身穿清灰头戴瓢,我在此有藏身处,天下寒士何处逃?”

    看着车窗外越来越模糊的视线,肖尧念起了这句他在说古书那听来的顺口溜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说的这啥意思?”

    袁鸢也歪过头来,带着询问的目光,肖尧想着反正没事,就解说道:

    “这段话,说的是古时候的一个穷秀才,在寒风怒吼,大雪纷飞天气里,家里的草房子被大雪压倒了,他无处藏身,只得拿着自家的葫芦瓢顶在头上,钻到灰粪荡里躲避寒冷。”

    小爱有点懵懂,她看看袁鸢,想知道她是否理解。

    “小爱,其实,这灰粪荡,你和他都没我了解,我家就挖过灰粪荡。那是在秋收过后,冬季来临时,把干枯的稻草,堆在挖好的一个大坑里点燃烧掉,让草灰闷在坑里发酵,来年开春,再撒到田里做肥料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我也不懂,我还是问说书的,他告诉我的。这个秀才的顺口溜,是说他有地方御寒了,就在忧心其他人,怎么熬过这寒冬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肖尧哥哥,这也太搞笑了吧,他自己都那样了,自身难保,还在想着别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都自身难保,尚且有心想着别人。可是有很多有能力帮助别人的人,却不会想到别人,这就是人性的区别。不管他能否帮到别人,最起码他有心想到了。我记住了这段话,也是为他的情怀感慨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板,我看你也是他那样的人,老天会报答你的。我要是有能力,也会帮助别人,来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袁鸢被肖尧真诚的语气感动,她自己就是得到肖尧帮助的受益人,怎能不触景生情?

    “袁鸢,你还叫我老板?看来你是铁定不想做妹妹的啊。哈哈。其实,你当妹妹多好,非要当姐姐,还要照顾小的,这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你说的那么好,我也没有秀才那样的情怀。你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,我从来就没想过,我帮你也好帮别人也好,都只是遇到了,就事论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告诉你,赵平早先去找我帮你哥哥忙,我可是一口拒绝的。后来还是听他说了你的遭遇,我气不过,再加上黄莉在一旁怂恿,我才决定为你出头的。”

    袁鸢看到肖尧这么坦言相告,笑眯眯的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,你不说我也知道,赵大哥在对我哥说的时候,我都听到了。我当时想,你一定是长得像庙门口的哼哈二将一样吓人。谁知道,你那天晚上到我家,我一见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当时一见到我,一定让你很失望吧?”

    袁鸢被肖尧如此一问,立即羞红了脸,是啊,当时她不但失望,而且可以说是绝望。

    她在家里寻死觅活,赵平那么大的能力都不敢承担的事,靠他一个还在念书,身材单薄的小屁孩能行?她怎不绝望。

    车窗外面的雪,越下越大,路面上已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,汽车行驶在雪面上,偶尔都会打滑,好在没有上冻,还可以继续行走。

    小爱也看着窗外发呆,她心事沉到肖尧刚才说的姐姐妹妹上去了,她来的这几天,都被静儿拉着学习功课,晚上都是和肖尧脱离状态,现在回来了,一到省城,她就要和肖尧分手。

    班车的速度越来越慢,按照平常速度,早该到了中转城,可现在还茫茫看不到终点。

    眼前的时间是午饭前,可天色就像夜晚即将来临一样,黑压压,昏沉沉的让人感到压抑。

    开车的师傅,也格外的小心谨慎。他早已打开车灯,两道光柱,刺破阴霾的雪幕,无视在光柱里张牙舞爪肆逆的雪花,艰难的颠簸在道路上。

    狂风裹挟着越来越大的雪花,拼命的撞击在车窗玻璃上,恨不得要撞碎玻璃,冲进车厢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对着窗外看了一会,有点撒娇的靠近肖尧的怀里。他俩坐的是双人座,袁鸢单座在过道对面,肖尧也怕她冷,就抱着小爱,对袁鸢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们三人一起挤挤,大家都暖和些。”

    袁鸢还有点不好意思,但一想到这只是肖尧的一片好意,自己不去,那就是想多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