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三十五章:咸涩泪水吃进嘴

时间:2018-02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静儿和小爱两人,在肖尧走后没多久,就猜出了一个字,随后举一反三,看穿了都是拆字谜语,她俩兴奋的赶紧跑来找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郁闷正在进行时,何碧香只是好言相劝,就是不给他来点现实的,他急得打开门,就想离开这让他无法忍受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们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站在办公室门口,还没出门,静儿刚进大院门,就高喊着一路跑了进来。肖尧赶忙迎了上去,嘴里不住的喊着,让静儿别跑,这路面有冰雪,很不好走,跑起来更危险。

    好在静儿身材娇小灵便,一路虽有惊,但无险。她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鹿,扑进肖尧早已张开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们猜出来了,是数字,从一到十。我第一个看出分手不用刀,是八字,然后小爱姐姐就都说出来了,还是姐姐厉害。我是不是也很厉害啊?”

    “嗯,静儿肯定厉害。不过,下次可不敢再这样跑啊,这冰块都像玻璃一样,摔倒伤着你就不好了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啦,下次不跑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随后跟来,就拿眼看着肖尧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行,行,你们猜对了,我说话算话。这就去和你们一起写作业,你别这样看着我像盯贼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肖尧回转身,拿了书本就要走,何碧香却起身拦住了他。她来到外间,看着小爱和静儿再次说道:

    “你俩先去,我和他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小爱有些犹豫,心道,你俩谈事,我和静儿就不能听吗?可是面对这个姐姐,她还是没有问,只是不甘的拉着静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何碧香之所以喊住肖尧,她是怕肖尧心里有疙瘩。刚才的事,她还没对肖尧说清楚,再想到肖尧身边这么多女孩子,靠自己一个人约束,有多大用?她也担心,肖尧会在别人那里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肖尧拿着书本不放,低着头等候,只想等着何碧香说完就走。他甚至都不敢多看,仍然穿着睡衣站在眼前的何碧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心里埋怨我,可是,我这样做,真是为你好,而且,我还要告诉你,以后我不在你身边,你也要克制自己,不能由着自己性子胡来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,你有啥话,还是先到床上躺下再说吧,你别站这冻着。”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在念紧箍咒,肖尧有点不耐烦,他借着关心,打断何碧香的话。何碧香也确实感觉到冷,就顺从他的意思,来到床上躺下,肖尧伸手为她掖好被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小,正在长身体,做啥事都不能太过,要懂得节制。”

    她心知肖尧不愿听,但她又不能不说,谁叫她是肖尧的姐姐呢。

    “姐,你接着睡觉,没啥大事,等晚上再说,我去做作业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向被女孩依赖顺从惯了,就算王佳佳时常约束他,但也是会随他意愿。现在何碧香不给他就算了,还一直这样说教,他那逆反的心理,又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甩手离开,已经是很给她留面子了。

    何碧香见自己苦口婆心的说了半天,肖尧的态度,反而越来越恶劣,没有一点听进去的意思。她气得一把拉过被子,蒙头盖脸的,再也不搭理肖尧。

    她这一动作,把急着想脱离念咒环境的肖尧,弄得不知所措。他站那,不知到是走好还是不走好。想了半天,肖尧坐到床边,想对何碧香说话,又怕她不理,又想让她睡觉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这干嘛?你走你的,去做你的作业。今晚我就离开这里,到寝室去睡,给你俩腾地方。反正我现在,是你不乐意见到的人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虽是蒙着头说话,但肖尧都听得清清楚楚,他想拽开被子,却被何碧香在里面,用力拉住不放。

    “姐,我啥时候不乐意见你啦?我只是被你弄得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自在,难道我自在吗?我要是也像她们一样不懂事,和你争风吃醋,不管你死活,我又何必讨你嫌?我又不是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何碧香这次说话,是主动把被子让开了脸,眼里挤满了泪水,一脸都是委屈。这一幕看得肖尧非常心疼,他低下头,吻在她的眼睛上,把她双眼里咸涩的泪水,全部吸进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他此时没有一点的欲望,心里充满愧疚和爱惜。

    “姐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我保证以后听你话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闻言,动情的伸出双手,紧紧抱住肖尧,本来强忍住没流下来,也已经干了的泪水,这次却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许吃,给我擦擦就行。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俯身,要用同样的动作为她吸干眼泪时,何碧香赶紧躲开了。没有其它因素,只是她受不了肖尧这动作带来的诱惑。

    只因肖尧态度的转变,只为了他的一句话,何碧香满腹哀怨,已经是烟消云散。已经是他的女人的她,她也没想要许多,一句话足矣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还想再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嘴上是这么说,可她拉着肖尧的手,却没有放开,那一份不舍,也在眼角流露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敢再留下,再受那可望不可及的折磨。他在她的额头亲吻一口后,起身挣脱她的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晚饭前,就在周敏过来和肖尧谈论一些事情的时候,钱叔叔带着钱爷爷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下午没有睡觉,而是赶回家,把父亲接了来。这当中的情由,也是休阿姨舍不得让静儿,离开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她和钱叔叔商量了,只要一家人团圆,在哪都是过年。现在大雪天没事,爷爷一个人在家也寂寞,养的家畜,委托别人每天喂喂,让老爷子也来这里过年。

    她还想到,年三十放假,大家都要回家吃年饭,过了初一又要走亲串友,安排谁值班都不好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这些年,既没人来拜年,又没走过亲戚,就留在厂里值班好了,省得周敏又要安排人。

    钱爷爷一到,最高兴的就是静儿,她一时围着爷爷撒欢不停,把爷爷都忙得没时间和肖尧多聊两句。

    “她小哥啊,你要是在这没事,就早点回去,别等到大雪封门,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啦。”

    晚饭后,老爷子终于有了时间,和肖尧坐下来聊天。

    老人的见识和别人就是不一样,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当然理解做长辈的心思,他可不想让肖尧,因为不可抗拒的天气原因,不能回家和爷爷奶奶以及家人团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没事的,我想让小爱在这多辅导静儿一段时间,差不多就走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肖尧的一个理由,他也是用这个做借口,来安慰自己。他的心中,还舍不得走,那种神仙般的快活,他还想继续尝试。

    “你中秋节就没在家过,这次可不能再耽搁了,不是我不想留你在这过年,只是于情于理不合。有钱没钱都回家过年,这是老传统。你要真不能回去,你爷爷奶奶会说我这老家伙,不懂人情世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我会尽快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见肖尧答应下来,就满意的走了。他早睡早起,已经是多年的习惯,他拒绝了阿姨和静儿要求他睡在电热毯床上的好意,只说怕把自己这老骨头给烤干了。

    钱爷爷跑到赵大兄弟空着的一张床上睡觉,主要原因是老人家自觉,不想让自己睡着的呼噜声,吵了静儿她们的学习。

    肖尧也在老爷子走后,想回到办公室写字。小爱不让走,静儿要留他晚上一起睡。

    他给出的离开的理由是,她俩一个学一个教,自己在边上做作业不安心;这电热毯,他睡着不也行,太烫。

    晚饭后到接班,还有一段时间,肖尧到来时,何碧香与周敏都在,本来何碧香是想晚饭后,来把床单洗洗,可周敏跟来了,她只得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说过年给大院领导安排礼物的事,我来与何姐商量商量,看能不能做一些特殊的糕点送给他们,这样既好看,又能为自己的产品做宣传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别问我,我就那么一说。不过,你要安排,千万别把晓晴她们大队的张书记一班人给忘了,其他我都不管,但他们在我为静儿家上梁时,送来一头猪,这份情我要感,花费就算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管,你就啥都别管了,我会替你安排好的。你给我爸妈买的礼物,你自己送去,我妈还在埋怨,你来了都不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周敏在饭前,就对肖尧提出这要求不高兴,买了礼物不亲自送去,让自己带回家,这情理上就打了折扣,总不能让自己母亲,来厂里看望你小辈吧?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去啊,我原是准备明天去了爷爷家,回来就去看看你妈。只是让你先把东西带回去,我去你家,手里提着礼物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难看的?你不会走路,两只胳臂都嫌多吧?”

    “行,行,我们明天就去你家吃饭,但愿你三哥回来了,把晓晴也叫上一起去,人多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去厂里对晓晴说一声,让她有个数。”

    周敏每次接班前,都要提前在厂里巡视一遍,掌握全盘进度,她说完就直接走了。她这一离开,肖尧和何碧香对视一眼,两人都笑了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