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三十四章:难受超过紧箍咒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肖尧回到袁鸢身边,袁鸢还在伤心。她先是委屈,伤心只是随之而来.她见肖尧回身过来,心里的伤心和委屈也少了不少,但那抽泣,一时还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漂漂亮亮的女孩,这一哭,可是真难看。还弄了个大花脸,看你以后怎么嫁人。”

    肖尧本是来逗她开心的,可这话一说,反而引得袁鸢快要停止的哭泣,又“哇”的一声,哭的激烈起来。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?怎么尽提她的伤心事呢?

    “哦,我错了,我错了,你不难看,我难看,我刚刚不是生你气,我是想到了那个混蛋才生气的,你别哭啊,你这么一哭,别人还不知道我把你咋了呢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不错,正在干活的不少人,都被袁鸢的哭声惊得看了过来,都在猜疑肖老板把袁鸢怎么了?但袁鸢被肖尧提到那个混蛋,还真的就止住了哭泣。

    “求你以后别在我面前,再提那个人。你的姐姐妹妹都那么好看,我难看也不上你眼。我又没说你什么,你有气,对我出,我哪里知道你想啥啊?你要是不理我,我在这,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袁鸢说道这里,又勾起了心里的伤疼,再度哭泣起来。她也是在悲情里,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咱不哭啊,我把你搞到这里来,怎么会不理你?我就是你亲人啊,你要当姐姐还是妹妹随你便。”

    肖尧为了不让袁鸢哭泣,无原则的迁就,但是,他这个“亲”和“情”就没说清楚,袁鸢没在意,但被刚刚过来准备劝架的晓晴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你说话可要说清楚哦?你也不瞅瞅,大家都在看着这里,你们有啥事,等她下班再说,现在都在工作呢。都别看了,抓紧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周敏不当班,晓晴是绝对的领导。她这一说,员工都乖乖的忙活起来。肖尧看着晓晴那风风火火的劲头,嘿嘿一笑,正好拿她寻开心,缓解袁鸢的心情:

    “我说话清楚不清楚没事,只要嫂子说清楚就行了。唉,我那三哥啊,以后有的苦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把话说清楚,谁是你嫂子?我会给谁苦头吃?尽瞎咧咧。你要有事找她,你们去办公室谈,我来带她一会班。”

    张晓晴被肖尧一句话,弄得羞臊不堪,赶紧支派他俩走人。其实肖尧没事,但晓晴这样一说,他拉着袁鸢就走,临走还不忘回头说道:

    “嫂子,下次见到三哥,你告诉他,别见色忘友啊,再要不见我,这兄弟没得做了。”

    一向不愿和女孩斗嘴的肖尧,今天发挥的出奇的好,把个晓晴说的,转身就跑回车间。看来这印证了那句话,叫啥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嫂子。

    袁鸢见肖尧拉着他走,也没有挣扎,一路也不说话,乖巧的跟着他,来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来这几个月了,我一直没时间问你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也是肖尧突发奇想,带着袁鸢来办公室的原因。他早想了解一下袁鸢的情况,想知道她真实的想法,可一直没有时间单独相处,现在正好是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挺好的,周厂长和何姐她们都很关心我,小惠姐还经常做一些好吃的给我。就怪你说我太瘦了,不把我吃的胖起来,他们担心你埋怨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一直叫小惠阿姨,你们却都叫小惠姐,我真服了你们。那我以后,是不都要叫你们阿姨啊?”

    袁鸢被肖尧这话问的“噗嗤”一笑,带着某些得意说道:

    “这是小惠姐特许的,我们叫她阿姨,她不乐意。还说这与你无关,你叫她阿姨,她听着舒服,我们叫,她不乐意听,说我们把她喊老了,这叫各亲各叫。”

    “真搞不懂你们女人,叫还能叫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真搞不懂还说假搞不懂?小惠姐愿意听你叫她阿姨,那是真的把你当做她家里人啊,我们都还没那福分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听这话合理,随即又问道:

    “你想啥时候回家?我现在还没确定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周厂长会啥时候让我回家,她在会上说,要干到腊月二十九晚上才放假。”

    袁鸢说道这里,神情有些暗淡。她很担心,真要是这样的话,她就赶不上回家吃年夜饭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看你,还说我,这有什么?我也要赶回去吃年饭的,你到时候跟我走,再忙也不在乎那一天两天的。这事你别管了,我来对周敏说。”

    困扰在袁鸢心头许久的烦心事,被肖尧很轻松的就解决了,她感激的而看了一眼肖尧,想到他刚才的承诺,心头一暖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已经有三个妹妹了,只有两个姐姐,我肯定比你大,我想做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不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下傻眼了,刚才不过是权宜之语,现在被袁鸢拿来旧话重提,他还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。袁鸢见他拒绝的如此干脆,心里一暗,脸色尴尬异常。

    “哦,你要不愿意,就当我没说,我也知道,我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是那意思,你要做,就只能做妹妹,这一个姐姐就是一个唐僧,就多个念紧箍咒的,王佳佳就是唐僧一号,我可不想再被你来念紧箍咒来约束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你也太不知好歹了,敢背下说我们坏话?看我回头不告诉你姐和王佳佳。孙猴子只有一个唐僧,你到编排了三四个。你说,我啥时候对你念紧箍咒了?就是说你几次,哪次不是为你好?”

    这一声不但把袁鸢下了一跳,就连肖尧也被吓得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常言道:房内说话,隔墙有耳,大路说话,草丛有人。他俩在这聊得开心,完全忘记了办公室里间,还睡着何碧香。

    其实,他俩进来没多久,何碧香就被说话声惊醒了,她也不是存心想偷听,只是觉得自己很困倦,懒得动。

    她先前听着都还没什么,眯着眼想睡觉。可谁想到,肖尧后来竟然把她比喻成唐僧,还说对他念紧箍咒,这让何碧香再也没心情睡下去了,她爬起来,打开门就指责起来。

    “何姐,对不起,把你吵醒了,你们聊,我去上班啦。”

    袁鸢一看形式不妙,赶紧打个招呼,赔个礼,溜之大吉。肖尧一时被炸晕,还没想到应对的好词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哪里就像唐僧了,哪里就约束你念紧箍咒了?啥事不紧着你?你还不领情,还在背下编排我们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依不饶的又是一通狂轰滥炸,肖尧都有想跑路的冲动。但他看到何碧香,穿着单薄的睡衣,情绪激动之下,说话带着身形乱晃。

    那一对活脱跳跃就在眼前,着实令他血脉膨胀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本选跑路的他,一时意乱,随手把门关上,抱起何碧香就往小房间走,边走边吻了上去,那急不可耐的情绪,极尽爆发。

    正在气头上的何碧香,被肖尧一抱,浑身就软了下来,再被覆盖了嘴唇,哪里还有一些反抗?她舒出双臂,绕过肖尧的脖子,迎合着他,缠绵在一起。

    何碧香被肖尧抱进里间,平放到床上,一阵疾风暴雨式的亲吻,就要进行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但嘴上拒绝,行为也很干脆。她直接挣脱开来,拉过被子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看着肖尧的眼光也很坚决。

    这风也起了,云也涌了,雷声轰轰有了前奏,突然间风停云散,雷声大雨点小,不,是干打雷没下雨,一切恢复平定,这可苦了肖尧。

    雄壮太明显,站直太尴尬,他只得弓着腰,看向一脸严肃,躺在床上的何碧香,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克制,我听说书的说过,历朝历代,很多皇帝都是短命,原因就是后宫娘娘妃子太多,沉迷酒色,才不长命。你别一点都不注意,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他还以为,何碧香是因为他昨晚和田倩在一起,而不让自己碰她。肖尧在心里把说书的一顿臭骂,厚着脸皮央告道:

    “姐,就这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想怎么着都行,就是不能给你那样。有了第一个下不为例,以后就都是下不为例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苦逼着脸,这就是不给那样,我还能把你怎么着?越是怎么着你,自己不是越难受吗?肖尧一狠心,一咬牙,一跺脚,走人。

    不走不行啊,何碧香那张俏脸,经过刚才的一阵拥吻,现在真是娇艳欲滴,吹弹可破。肖尧不敢再看下去,若是不走,他怕自己会来个霸王硬上弓。

    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肖尧眼看求欢无望,为了解救自己的下半身,只得离开,而何碧香见他不说话,转身离去,以为肖尧生气了,心里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生气,其实,我也想,可是,我不能那样做,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到解释也没有回答,只在心里好笑,为我好?唐僧念紧箍咒,孙猴子也只是脑袋疼,你这现在比念紧箍咒还狠,他是浑身难受,超过猴子被念紧箍咒百倍难受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