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二十八章:说翻就翻属猴的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从省城到周镇的路,肖尧已经跑了多次,但唯有这一次,是肖尧最为郁闷的行程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像个小丑一样,撅着屁股在车厢里来回走动,引诱小偷的时候,他的心境是很差的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一定是和家长吵架,偷了钱跑出来的,看他那架势,巴不得要吃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的小孩子也是难管,动不动就离家出走。这眼看块过年了,他家里大人一定急得到处找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现在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的这些议论,肖尧都听到了,可他黑着脸,懒得理睬。总不能一个一个去向他们解释吧?当他再一次晃悠回来的时候,没引诱到小偷,去迎来了一个乘警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站住,你在来回跑啥呢?有座位吗?”

    肖尧回头看看没人,确认乘警是在喊他,这才站到他面前说道:

    “我尿急,在找厕所,都有人,我座位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肖尧随口编个谎言,就想糊弄过去,可乘警也不是好相与的。

    “找厕所?你身边刚过的不就是厕所?你都没看有没有人就过来了,现在还是空着的,咋说都有人呢?”

    乘警指着肖尧身后厕所,“无人”二字,清楚的显示在门锁上。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吗你?”

    肖尧本来心情就不好,现在又被警察当中戳穿,他恼火的反驳一句,抽身就要从乘警身边穿过。

    这乘警也是听到别人的议论,才好心想来问问肖尧情况。若是有必要,他想来劝肖尧回家,不要在年前离家出走,这会让他一家人,都过不了一个安稳年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这家伙脾气这么爆,揭穿他的谎言,他就要逃走。这更让他相信,肖尧和别人议论的一样,就是离家出走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和他错身的一瞬间,他随手一个擒拿动作,就抓住了肖尧的手腕,向后背扭曲。他准备先把肖尧捉住,再进行劝导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擒拿手,擒获一般人,那是绰绰有余,但他现在对付的是肖尧。

    肖尧没有去管自己被扭到身后的手臂,而是将整个身子靠向背后的乘警。

    在感到乘警的头部,贴上自己的后背时,他用另一只手,反手把他的脖子扣住,紧跟着一个大背摔,将乘警惯倒在自己的身前。

    这也是肖尧看准了自己身前没人,采用的这一招。乘警这下出其不意,被狼狈的摔在过道里,那心里的火“腾”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明明就一个弱瘦的小屁孩,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警惕心理,也没去做防备,这下被他甩了个结实,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疼还在其次,关键是面子啊。自己可是这列车的乘警,被一个小屁孩摔得这么惨,这以后叫自己还怎么在这混啊?

    “小东西,别跑,你敢袭警,我要拘留你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起身,就看到肖尧已经跨过他的身躯跑远,他赶忙爬起来边追边喊。可肖尧哪里睬他?只顾一个劲的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肖尧在前面跑,他这里一喊,引得很多人站来来观望,也有人挡住了过道,这让乘警反而不好追了,他一边跑,一边让大家闪开,肖尧已经早出了这节车厢。

    肖尧穿过一个车厢,慢慢走到自己的座位,没有引起任何人警觉。他把静儿和小爱拉倒身边说笑,就像没有发生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乘警好不容易冲出所在的车厢,到这边一看,没有一点动静。他直接认为肖尧已经跑过了这节车厢,他也不再喊叫,免得又引起人观看,耽误自己追人,一直向前面追去。

    过去了,肖尧深深的呼出一口气。他不是怕,是不愿节外生枝,只要一耽误,就会赶不上那最后一班车,那今晚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虽是学乖了,随时身上都揣着厂里开的介绍信,但能不用就最好不用,还省钱不是。

    他以为警察过去了就没事了,可是这车厢就这么多,火车又没进站,乘警到前面没找到人,当然要回来找的。

    肖尧老远就看到乘警在一个一个小伙子身上辨认,他有点着急了。这又没把你怎么样,你怎么还没完没了啦?情急之下,他把静儿抱到怀里,和她脸贴脸嬉戏,逗得静儿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静儿的笑声,把乘警的眼光吸引了过来,但他看到是一对兄妹在玩耍,边上还坐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,他此时哪有心思欣赏,也没有丝毫怀疑。

    他越过肖尧他们这排座椅,赶忙向后面寻找过去。

    再一次躲过警察,肖尧算是彻底放心了,他此时也把黄莉的失约,忘得一干二净,沉浸在和静儿的嬉闹之中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这个警察好像是在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哈哈,小爱,你信不信他是在找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爱问话,肖尧一时得意,小声在叫小爱耳边调侃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他找你干嘛?我看,八成是在找小偷,肯定是谁的钱包被偷了,找警察叔叔帮忙。”

    小爱的话让肖尧脑海里灵光一闪,对呀,自己这引蛇出洞计划屡试不行,我知道小偷的名字,怎么就没想到来问问警察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把静儿往座椅上一放,就要去找乘警。

    可他又一想,自己刚刚把他摔惨了,这会去找他,他肯定不会帮自己不说,搞不好,还真要给自己戴上袭警的帽子,拘留几天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肖尧又冷静的做了下来。静儿还没玩够,又趴到肖尧身上,继续玩她的游戏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以为万事大吉,能够顺利抵达中转城的时候,那个乘警又回来了,这次不是他一个,他还找了个乘务员当助手,帮他一起查找。

    这次肖尧一点没有注意,因为他们是从后面过来,等到肖尧一回头,正和乘警打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还真能躲,你以为在火车上,你能跑的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肖尧知道躲不掉了,他把脸拉的老长,一脸黑线。他在心里腹诽,不就摔你一下吗?至于吗?

    “干嘛?你还挺能装,那一下,白摔了?赶紧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乘警对肖尧招招手,心里已经做好了防止肖尧再逃跑的准备。这小子像泥鳅一样,费老劲逮着了,可不能再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找我哥哥?”

    静儿还在发呆,小孩子对警察,向来都是很敬畏、也很忌惮的。

    可小爱就不干了,她用自己的身子,挡在肖尧面前,不让他出去。自己兄妹三个在这玩的好好的,你警察凭什么找我哥哥麻烦。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我哥哥不是坏人,你别抓他。”

    静儿没胆子站出来阻拦,她就只好出言解释哀求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妹妹,我不是抓你哥哥,我也没说你哥哥是坏人,可是你哥哥刚把我打了一顿,差点没把握摔死,我不能不找他说个理吧?”

    乘警见到一大一小两个美女,都帮着肖尧说话,他也不想吓着静儿,就皮笑肉不笑的安慰起静儿来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别去,你看他笑得就像大灰狼,肯定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静儿不怕,小爱,你带静儿坐着别跑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安顿好静儿和小爱,抽身来到过道,乘警被比喻成大灰狼,也是一脸尴尬。他见肖尧是不会再跑了,就转身把肖尧带进乘务员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我听别人说你是离家出走的,怎么还带着妹妹?”

    “谁离家出走了?我是带两个妹妹回家过年。”

    肖尧离家出走过,这下被揭短,他真想再给乘警来一个大背摔,摔死拉倒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你是带妹妹回家过年,你屁股口袋装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钱啊,还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肖尧的口里咽回了“白痴”两个字。乘警虽没听到肖尧后面的字,但他看肖尧的嘴型,也知道是被鄙视,被小瞧了,他心里也冒火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装钱的吗?被偷了怎么办?你爸妈也不交代你,出门要看好财物?”

    乘警能不火吗?自己到现在,都是处于一片好心。得知你是离家出走,想来劝你回家,被你一个大背摔,惯倒在过道,现在为了你钱财的安全,又受到你鄙视挖苦,这憋屈劲没就处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你看看,我就是在找小偷来偷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,就把屁股口袋里的钱拿了出来。一叠十元票面,足足有二十张,被一根细麻绳困得紧紧的,而且后面还留有长长的一段细绳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像玩魔术一样,抽出钱还带着细长的尾巴,把乘警和乘务员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此时也想起,该和乘警搞好关系,自己还有求与他,他立即得意洋洋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想钓鱼,钓小偷啊。抓到了,我就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信!乘警和乘务员都信。可乘警反过来一想,你这不是在砸我饭碗吗?哦,我一个乘警在车上,还要靠你一个小屁孩,把小偷抓来送给我?

    “你少逞能,你知道小偷都是有同伙的吗?你知道还有两个妹妹要吗?妹妹的安全你考虑了吗?抓小偷是我分内的事,你就别瞎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乘警说话时,急得脸红脖子粗的。肖尧很纳闷,我没招你惹你啊,干嘛说话就急眼了?他心想,这人八成属猴的,说翻脸就翻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