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二十七章:说谎容易圆谎难

时间:2018-02-2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两个喋喋不休,争吵不断的妹妹,见到肖尧丢下手里的东西出门,赶紧不吵了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别走,静儿不和小爱姐姐吵了,我去烧水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静儿见肖尧不理她们就走,还以为她俩争吵,惹得肖尧生气了,赶紧上前讨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静儿,你和小爱姐姐吵架,我才不管呢,你们继续吵,我不生气。我去买点菜回来,让小爱晚上给我们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虽说不是同声,但静儿和小爱的话也是相差无几,她俩一起站起来,来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算啦,我知道你们俩都累了,我一个人去,还能快点回来。你俩歇会就烧点水,我回来有茶喝就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话,只把小爱留下了,静儿依旧要跟着一起跑。小爱见到他们走了,就先到妈妈那去看看。

    小爱妈妈见到女儿在这大雪天都来了,当然非常高兴。遇到这等天气,又是年关,机械销售到了最淡的季节,天天都几乎没人来光顾,卫经理见她女儿来了,就让她提前下班。

    小爱和妈妈一回到家里,就立即对她妈说,明天要和肖尧一起去周镇,去教静儿四年级的课程。

    “小爱,不是妈妈不让你去,你爸不放心你和肖尧在一起,你要能不去,就别去了。万一要是再下场雪,你赶不回来过年,我和你爸都不会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都答应静儿了,你让我现在出尔反尔,怎么说的过去?我肯定会回来过年的,肖尧哥哥也要回家过年,爸爸那你帮我说说,没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小爱和肖尧在一起的事,小爱父母背下商讨过多次,但谁也说服不了谁。她爸爸是站在男人的角度看问题,没说肖尧不好,只说让小爱将来,能过个安稳的日子就成。

    可她妈妈,却从女人的心理为女儿着想。她认为,女人能得到一个男人的真心疼爱,比什么安稳日子都幸福,还有就是小爱对肖尧,爱那么死心塌地,换成别人,也不一定会有肖尧对她那么宠。

    他俩争来争去,目的都是一样的,都是为了想让自己孩子,有个快乐、幸福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爸爸倒是没有反对你和他来往,就是想让你不要陷得太深。你们晚上别提这事,等你爸明天上班了,你们就走,回头我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小爱妈妈知道,如果此时她和她爸,强行阻止小爱去周镇,那么女儿肯定不会有好心情,她总不能让孩子开开心心的来了,郁闷的在家干等着过年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。你看,我们逛街,还给你和爸爸买了新衣服。其他的,我就没让肖尧哥哥买了,拿不下。”

    得到妈妈的支持,小爱愉快的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口,随手拿起为她妈买的衣服炫耀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买菜去了,晚上我来做菜给你和爸爸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歇着吧,我现在不忙,都歇了一天了。你们逛街也累,回头你们玩,由妈妈来做饭。”

    小爱没再和妈妈多说,赶紧跑去烧水。因为她猛然想起,肖尧临行前说,回来要喝茶。

    周叔叔下班回来,见到小爱、静儿和肖尧都在,也非常开心。他不是不喜欢肖尧,只是不能接受肖尧接触的环境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肖尧要是能再老实本分一些,将来上个班,做自己的女婿,那他就满足了。可是前提是,肖尧老实不了,本分就更别谈。

    晚宴虽说没有肉,但其它菜,还是很丰富的,再有周阿姨的手艺,味道当然很好。大家也来了个小饮怡情,相互敬酒,都有点过年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小爱,晚上你带静儿跟你妈睡,我和肖尧一起睡你床上。”

    周叔叔这里饭一吃完,就安排好大家晚上睡觉的位置,可小爱却撒娇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爸,我都好久没跟你和妈妈一起睡觉了,我今晚上跟你们睡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大的女儿,还跟父母一起睡的?”

    周叔叔虽说被小爱说的心里难过,也有点心软,但还是嗔怪着拒绝。

    “爸,我再大也是您的女儿啊,妈妈,你看爸爸,还是那么老古董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孩子常年不在身边,想你亲热亲热你还耍古板,有你这样当爸爸的吗?”

    小爱妈又是力挺女儿,博得小爱的一个大拇指。肖尧怎样都无所谓。可静儿听到小爱的安排,却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小爱姐姐,你真好,我一定很乖很乖的听你话,好好学习,保证考试能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咳,咳。我知道,静儿来,我带你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小爱可不敢让静儿再说下去,万一被她说出明天自己要去周镇,父亲来阻拦,那这么好的气氛,就将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听人说,那个丁黑痣,现在跑到货运车站,承揽了那里的上货和卸货的事情,这事好像还得到了蔡小头和李进的默许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做什么,我才不管呢,只要他别惹到我头上就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搞不清,周叔叔这时候和他谈起丁黑痣干嘛?他随口的回答,也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他那人,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,他到了那里,原来的那些人,要不被他撵走,要不就和我原来一样,忍气吞声接受他的压迫。”

    “周叔叔,你是想让我替那些人出头?”

    肖尧只得问出这话,小爱妈也觉得不可思议,自己的丈夫,一直怪肖尧不本分,这会怎么想着,让肖尧去管这事?这难道是他本分内的事吗?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让你去为谁出头,我只是告诉,原来丁黑痣龟缩在窑厂不敢出来,那是因为有c蔡小头和李进压着,他现在敢到火车站货运站台作威作福,这里面有你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责任?我又没让他去,我也没让蔡小头和李进不找他麻烦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周叔叔说的莫名其妙,他小声嘀咕着发泄不满,还看看小爱妈,挠挠头,意思是:这真不怪我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就直接对肖尧说,你和他卖什么关子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爸,你有什么事情要肖尧哥哥给帮忙,你就明说好了,你这样说话,你不急我都急。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和肖尧聊天,小爱心里发虚,早早把水打好,让静儿自己去洗,她站在一边听她爸说话。

    见到她母女两都这样护着肖尧,周叔叔无奈的叹口气,看来自己的反对,是无效啊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你帮我什么忙,我只是提醒你,没有你把丁黑痣介绍给蔡小头和李进认识,人家原来的那些散工,可是干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叔叔说完,也不管大家有没有听懂,起身就去了房间。这话肖尧听得很明显,是对自己把丁黑痣和蔡小头拉拢到一起不满意。可这后面发生的事,不是他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理他,喝点酒,尽说这些无干得失的话。跑了一天了,快洗洗带静儿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肖尧和静儿他们在小爱家吃过早饭,才坐车回到爷爷家。肖玉也没急着走,她要等弟弟来,和他一起在爷爷这,吃顿饭再回家,她也好久都没和弟弟一起吃饭的。

    可是,肖尧从上午到这,就神不守舍的不断朝门口张望,就连吃饭也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二子,你巴巴的回来吃饭,不会是在等人吧?你把买的东西都没带回来,一会还要从小爱家走,这来回跑,就是为了陪爷爷吃饭?”

    人说姜是老的辣,一点都不假,肖尧的所作所为,被爷爷一眼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约了个同学,但到现在都没来,可能来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说一句谎言,要用十句谎言来圆谎。肖尧更知道,在爷爷面前说谎,自己就是准备二十句谎言来圆谎都不行。不如说明真相,这虽然很尴尬,但比谎言要简单的多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没有直接说是约了黄莉,他想,既然来不了,就没必要让姐姐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在等谁呀?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肖玉没等肖尧开口,立即把话题接过,自然延伸,这即可避免肖尧的尴尬,又能满足她自己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还不知道吧?肖哥哥约好的人,肯定不会有男的,八成是黄莉姐姐。”

    静儿直接就把肖尧伪装的外衣,毫不客气的扒个干净。小爱在一边,偷偷的向静儿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咳,咳,静儿说的对,我就是在等她,看来是来不了了,我们还是抓紧走吧,误了那边的最后一班车,天黑就到不了周镇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是实在呆不住了,先被爷爷揭穿自己是特意回来,陪爷爷奶奶吃饭的,这会又被静儿扒个精光,那小老脸真的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是该走了,你也是,不再老家把她带着,让她到这和你回合。她一个女孩子,家里怎么放心在这大雪天,让她独自出门?”

    “那我姐下午不是自己回去吗?”

    奶奶好心安慰他,肖尧还要狡辩。他倒不是和奶奶顶嘴,是心里憋屈,都是说好的事,到现在完全泡汤了。

    肖尧气鼓鼓的说完,就带着静儿和小爱告辞出门,头也不回。一家人,谁能不知道肖尧那火,是冲谁来的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