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二十四章 都被你们看光了

时间:2018-02-1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由于天降大雪,午后路面上,微微解冻,人走到上面,不但泥烂还很湿滑,稍不注意,就会踩到表面看不出来的烂泥,或许会摔倒。

    下午,在最后一门课程考完后,道远的同学,都会选择留下,准备明天一早,乘着上冻回家。

    早早交完试卷的肖尧,来到宿舍,里面没有一个人,他略显无聊。

    考完试放松后的他,想着几天没洗澡,又想着要到河里去游泳。一想到游泳,他就呆不住,随手找出一条内裤,就往打水机房走去。

    肖尧带着内裤,是想穿着内裤游泳的,可他来到水池边,四下看看没人,就改变了注意,想要赤身游泳,真正喜欢游泳的人,觉得裸泳才是最自在。

    水面上还结着一层冰,肖尧从岸边找到一块石头,试着砸了下,冰面不厚,随即破碎,他心中大喜,要是难以砸破,就不能下去游泳了。

    肖尧再次四下打量一边,发现还是没人,这才三下五除二,把自己脱个精光,抄起冰冰凉的水,拍拍胸口,随即滑入冰冷刺骨的冰窟里。

    肖尧一下到水里,就不敢停顿,他一边踩水,一边用手里的石块,奋力砸着面前的冰面。那破碎的冰块,从皮肤上划过,感觉就像被刀片划伤一样刺疼。

    就这样,肖尧一边往前游,一边砸冰,很快就砸出一条五十来米长,一米多宽的水面,他畅快的在水里来回游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上来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游得痛快,又一次游到最远处的时候,周薇爱和张晓雅找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自由式游姿,很快来到岸边不远处,他忘记了自己是在裸泳,靠近时,他那姿势,把白花花的屁股,展露无疑。整个身体,在那清澈的水面下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“有啥事你说,我还没游够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眼前肖尧*在水里的躯体,小雅和小爱都很不好意思,毕竟这是大白天的,还两人在一起,多尴尬啊,她俩相互对望了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穿上衣服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爱弯腰抓起岸边的内裤,就扔向肖尧。

    “别啊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话音没落,两条内裤,同时飘落在他眼前的水面上。怪谁呢?只怪肖尧脱衣服时,把两条内裤单独放在一起,只怪小爱没有仔细看,抓起来就扔给他。

    这下他一条都不能穿了,夏天还能穿个湿裤衩,这大冬天的,肖尧可不敢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而在出手的瞬间,看到两条内裤在半空分开,小爱才知道,自己把两条裤子都扔水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毛毛糙糙的,也不看清楚就扔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在一边抱怨小爱,可是这男孩的内裤,能使劲看吗?抓到手里都是一阵异样的感觉,生怕烫了手,哪有胆量多细看?

    “你们两回避一下,我上来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冬泳最大的忌讳,就是在水里不动。肖尧见到现在说啥也晚了,还是赶紧上岸套上裤子,倥侗就倥侗吧,别在水里干呆着久了会感冒的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有几个外班的女生,拿着洗过的衣服来清洗,她们一站到渠埂上,就见到肖尧在水里,吓得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被她们惊叫,才想起自己还是**,那时的水本就干净,在冬季被霜一打,是很清澈的,肖尧赶紧往水中间游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怎么他那样在水里,你们也不避嫌?害得我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还吃亏了?我哥哥都被你们看光了,你们还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?难道我们还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见到小爱又在蛮不讲理,小雅赶紧过来相劝。她一边道歉,一边把几个女生推离水渠,来到渠埂下面,她担心在这说话久了,肖尧被冻着。

    “你快上来吧,我们给你拦着人。”

    一条水渠埂,成了男女的分界线。肖尧听到小雅的呼喊,赶紧回到岸边,水迹都没来得及擦,就套上内层衣服和毛衣毛裤。没一会,他浑身就冻得发抖,牙齿直打颤。

    肖尧冬泳不是一次两次,但每次上来,都要先擦干水分,活动下四肢,增加运动量,等皮肤表面发热,再穿衣服。

    可他这次上来,没有来得及把水擦掉,还把贴身的衣服,都弄湿了,再上岸被风一吹,浑身都冰凉冰凉的,两腿之间就像是个风洞,凉风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过来,浑身发抖,嘴唇发乌,牙齿也捉对厮杀,小爱和小雅连忙过来,一左一右挽住他。

    “这么冷,你干嘛还要下去游泳啊?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,我赶紧回去换衣服,里面都湿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手里抓着两条湿内裤,说话都带着颤音。

    “你湿衣服不是在手上吗?怎么里面还是湿衣服?”

    肖尧说话不利索,也不接话,等于是拖着小雅和小爱,回到寝室门口。他让她俩在门口等他,自己赶紧进去换贴身衣服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明天就放假了,下了这么大雪,这里肯定是没车去省城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肖尧一出来,小爱就急着说了来找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说真话,肖尧根本就没考虑到这事。周薇爱平常上学,晚上在小雅家陪她一起睡觉,还可以说得过去。这放假了,外面又是冰天雪地,小雅父母也在家,小爱老是在她家呆着也不是事。

    “这天气,只有五洋镇有车去省城,要不,我送你从五洋镇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去省城吗?静儿还在等着你送她回家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事,肖尧也有些头疼。这不下雪,到哪都方便,这雪一下来,交通就成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回家吧,我就跟着他,晚上我和佳佳姐他们挤挤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见肖尧沉默不语,仿佛下了某种决心,她让小雅早点回去。

    张晓雅这次是不能跟着肖尧到处跑了,现在和暑假不一样,那时她父母常常在外放映,如今,她父母在家,肯定不会答应她外出,再说,这中间还有一个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雪天,张晓雅也想出去玩,能在年前赶回来就成,可现在即使她想也不行,关键是交通不便。

    张晓雅还想对肖尧说什么,但又没有说出口,只得很不甘心的走了。她这里刚走,王佳佳和黄莉又来了,黄莉家近,回家的路也好走一些,她要现在就回家。

    她是要尽早回去,和家里打个招呼,三天后,到约好的五洋镇车站,然后和肖尧一起去周镇,年前再回家过年,这是他们前段时间就商量好的。

    肖尧看到黄莉娇小的身子,提着大大的包裹,心里不落忍,就提出送她。而黄莉此来告辞,也有此意。

    二人不拍即合,肖尧把单车推出,不能骑,推着走,运送货物还是很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看不如这样,我俩把东西也带上,晚上就在小爱家住一晚,明天就从五洋镇回家,也顺便看看有没有班车,别到时候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的决定,小爱举双手赞成,她忙不迭的应承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觉得你们到不必把被子什么的,都带回家去洗,直接放到小爱家。过完年,开学再来洗洗就行了。明天我们坐船到五洋镇,还省得走路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话,引得黄莉和王佳佳一阵白眼。在农村,过年是有讲究的,年前扫尘,家里的卫生,首先要打扫干净,这肯定包括换洗的衣服和床单被褥。还能把脏被子,从今年放到明年再洗?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俩也把被子包袱都放到单车上,就这样,肖尧一路推行,把黄莉送到渡船码头。

    “黄莉,你把被子留下来,我今晚就把它洗了,晾晒在小爱家也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好吧?她爸妈过年回来,家里晒着这么多被子,多烦神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到过年肯定也干了,我收起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看黄莉要取下被子上船,也是心里不忍,周薇爱这会很给力,黄莉也不再矫情,把被子丢下,只带着书包等物上了渡船。

    三人折返,一同来到小爱家。肖尧把单车推进屋里,首先要做的就是吃饭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去喊小雅一起过来,我们一起去饭店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她在家又不是没有吃的,现在去喊,也许都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没那必要,我们随便吃点,赶紧回来洗被单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是个歇不住的人,要不是顾着肖尧和小爱,她现在就要着手来洗。就是如此,她已经在拆被单。

    三人的被单,里里外外,再加上枕头什么的一大堆,那时可没有洗衣机,都是手洗。王佳佳拒绝了小爱帮忙,她认为,在她家洗晒,已经够麻烦了,哪里还要小爱插手?

    这洗洗刷刷家务之类的劳动,肖尧从来干不来,即使他要干,王佳佳也不会要他干。他闲着无聊,就坐在一边看着她洗。小爱则不时为洗衣盆里加点热水,不让盆里的水太冷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要没事,就先去睡吧,我等会陪着佳佳姐去河边漂洗。”

    这床单可是大家伙,在漂洗的时候,没有两个人一起拧干,一个人还真不好操作。王佳佳略带感激的看了小爱一眼,心想,别看这小丫头嘴巴厉害,其实,也很懂事啊。

    “我不睡,一会我陪你俩一起去。天黑了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虽说是冬天,但三人相互关照,相互爱惜,还是让这屋里,充满暖暖的气息。

    然而,等一切都收拾停当,三人要来睡觉的时候,小爱却对王佳佳有意见了。

    因为王佳佳要小爱和她一起,睡她父母的房间,而让肖尧独自在她的房间睡觉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