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二十三章 洁白雪花飞满天

时间:2018-02-1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毛脸和尖嘴,虽说是心里害怕,但嘴上也不敢发表抗议,顺着肖尧指引的路线,来到肖爷爷家,此时离吃饭还早,肖尧在和爷爷奶奶寒暄几句后,带着小爱坐上车,就往思路镇进发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在周镇这两天,有想我吗?”

    斜偎在肖尧肩头的小爱,见到肖尧老是走神,就嗔怪的发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?哦,有,有。”

    他能不走神吗?他只想着这两晚的事,心里有点想不通,怎么两晚抱着何碧香给他的感觉不一样,身上的体味,似乎也有差别,还有……

    “哼,你就在想周敏姐,根本就没听我说话。你们俩不许回头。”

    小爱最后一句话,是对着两个坏蛋,没好气的只嚷。她假装生气,却把身体,由斜偎变成了完全依靠在肖尧的怀里,还把肖尧的手拿起,放在自己的身上。她感觉,这样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不回头就不会头,尖嘴坐在副驾驶是看不到,可毛脸,还是通过后视镜,把小爱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,但他哪里敢多看?

    “没有,你就是喜欢瞎猜。我是在想,这次要抓小偷没抓成,只能下次寒假过来再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小爱见肖尧说到正事,也不和他闹了,抬起头在肖尧耳边轻轻说了句,就歪在他的怀里假寐。

    还没到午饭时间,小飞虎已经到了思路镇。

    肖尧让毛脸,直接把车开到张晓雅家门边停下,此时,肖尧也不想为难他俩,下了车,话都懒得说,挥挥手就把他俩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张晓雅打开门,见到肖尧和小爱,小飞虎已经扬尘而去。她把小爱的东西接过来,狐疑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是做那车回来的?怎么不留人家吃了饭再走?”

    “吃饭?不把他们推到河里,已经便宜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脾气越来越坏,怎么都学会不讲理了?人家大老远的送你们回来,还犯法啦?”

    对于小爱的话,张晓雅觉得她简直就是不可理喻,这丫头的脾气,也越来越古怪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不说了,坐车坐得我好饿,咱们赶紧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还想看她俩多吵两句,没想到今天小爱主动撤兵。他不让小爱在家做饭,三人中午,就到小饭店吃了省事。

    “小雅,我们下午就到我家去,你爸妈回来,别说我回来啦,晚上我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刚吃完饭,走在回小雅家的路上,小爱就急着交代小雅,她怕小雅父母知道自己回来,单独和肖尧在一起,这事还是不让他们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下午回学校。作业一点都没做,我可不想明天又被老师抓典型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这次去省城,都没陪我。”

    肖尧用的这一个“又”字,说明了很多情况,小爱虽是满心不甘心,但她也不想肖尧在班上挨批。

    其实肖尧是对自己不放心,回校做作业是一点,但他主要还是担心,晚上单独和小爱单独在一起,自己把持不住那坏坏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你,陪你来回还不够啦?还要怎么陪你?肖尧哥哥给,你就骑我们车去吧,我和小爱明天早上走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想也行,大清早,她俩骑车还冷,自己现在也能赶时间。车子经过学校时,他若不是为了小爱,他在学校就想下车了。

    肖尧也想到,黄莉下午肯定会过来,但他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所以才决定不等她,还有一点就是,他现在有点心虚,怕见到黄莉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这次去省城,没有和哥哥一起去周镇,那你回来问过他,都在那边干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还不是放假这几天,我妈他们忙,要我在家给他们做两天饭。问啥问?静儿都说了,他俩下了火车,就抓了那两个坏蛋,一直当苦力在那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发觉,哥哥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张晓雅的话,把周薇爱问的云里雾里的,她只得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发觉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见到自己摇头,小雅也不说话,小爱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,我发觉,今天,他在和我眼光怼上的时候,有意躲避,就像不敢看我似的。原来我没有这样感觉,就是怼上眼离开,也没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我知道了,一定是你那眼里的情意太深了,哥哥怕被你淹死,才躲开的。”

    听完张晓雅的感觉,小爱笑得是前仰后合,不住的用手,拍着自己饱满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?傻不溜叽的,你没跟着他去周镇,你知道会发生什么?也许他就是做贼心虚呢?”

    “你真逗,做贼?哥哥抓贼没抓着,抓了两个流氓,心里还窝着火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说了,白痴,到时候你别哭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愤愤的说完,再也不理小爱啰嗦,只顾拿出书本。小爱自说自话没意思,也按下心来,开始做作业。

    元旦一过,春节将近,寒假也就随之来临。就在期末考试的前夕,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,将整个大地,换上了一层雪白的冬装。

    肖尧非常喜欢冬天,不仅仅因为他生在冬天,主要是因为冬天有雪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雪是洁白美丽化身,唯有刚刚飘然而下的雪,才是圣洁而美好的。

    校园里的地面,铺上了厚厚一层白色的毛毯,让人不忍心踩上去。树梢都挂满了细碎的银花,微风吹过,它们又像白精灵一样,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而教室前面的小树,也变成了一颗颗“圣诞树”,晶莹剔透,充满灵性。

    放学铃声一响,方存建就冲着肖尧挥手,可就在肖尧站起来,准备离开教室时,黄莉转过身对他说道: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们一起去操场看雪。”

    学期要结束,最近一段时间,大家都在抓紧复习应考,肖尧和黄莉她们,也确实是很久没有玩过。对于黄莉这个要求,肖尧能不答应?

    在黄莉回转身的档口,肖尧赶紧对方存建摆摆手,又指指黄莉,意思是圣命难违。方存建只得悻悻的和夏骄环等人,一起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等到黄莉和王佳佳,慢悠悠的收拾好书籍课本,他们仨加上和肖尧同桌的左珍,一起来到学校后面的大操场。

    大雪后的操场,成了同学们的乐园。一群群同学,在雪地里堆雪人、打雪战。那欢快的叫喊声,嬉笑声,把树枝上的雪,都震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同学们一边“咯咯咯”地踩着积雪,一边用冻的通红的双手,把雪揉成团,捏成块,奋力地向对方掷去。大大小小的雪球,你来我往,流星一般穿过操场半空,盲目地四处飞扬……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。”

    看到别人打雪仗,肖尧也手痒,他刚刚抓起一团雪,准备找个袭击目标,张晓雅和周薇爱,还有金巧儿和苏婷婷四人,一同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学怎么不回家?一会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冬天昼短夜长,这大雪天,天一黑看上去都是一样的,万一踩到路边水沟里,就麻烦了。肖尧做哥哥,就应有做哥哥的职责。

    小爱被肖尧一说,连忙讨好着跨到他的身边,抱住他的胳臂,撒着娇摇晃,献媚的笑道: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们知道,下了大雪,你一定会到操场来玩的,我们是来陪你打雪仗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玩一小会啊。”

    故意板起来的脸,还没有严实,就被小爱给融化了。这一幕,引来王佳佳和黄莉等人的一起鄙视。

    “看到这雪,我想起来一首歌,叫《脚印》,这是我一个同学的弟弟,唱给我听的,我很喜欢,今天我唱给你们听听,会唱的就一起唱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时兴起,也不想着打雪仗了,主动唱了起来:

    洁白的雪花飞满天,

    白雪覆盖着我们校园,

    漫步走在这小路上,

    脚印留下一串串。

    有的直、有的弯 。

    有的深啊、有的浅 ,

    朋友啊想想看 ,

    道路该怎样走?

    洁白如雪的大地上 。

    该怎样留下?

    留下脚印一串串……

    先前只有肖尧一人独唱,到后来,闻着歌声走来的学生,有几人会唱,一时形成了男女小合唱。

    这个首歌,节奏简洁明快,歌词简单易记,听的人很快就会唱了。到第三遍时候,就形成了一个大合唱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把跑道上的雪,滚个雪球,要不明天早晨结冰,我们就不能跑步了。”

    夏骄环趁着大家兴致正浓,恰到好处的提出建议。这一来,所有的男生,不管大小,不论年级,都一致答应。他们把积雪往一起堆积、踩实,达到一定体积后,在操场上循环推滚起来。

    滚完一圈,雪球已经有大半人高,大家都热得满头是汗。肖尧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上衣脱个精光,递给黄莉拿着,光着膀子,再次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最终,跑道上的雪,全部被雪球碾起,滚成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雪球,被大家推在操场的外沿,有不少同学,在雪球画上图,刻上标记,成了一道冬季特有的风景。

    这场雪下了,就不会轻易化掉,即使是在冬日午后的阳光下,也只会融化一点点,那一点融水,会在屋檐下、树干边,挂上长长的冰冻溜子。

    常言道:霜前冷,雪后寒。

    这一场雪,让还没考试的学子,受尽了严寒之苦。课堂上,不时会听到有同学跺脚取暖的声音,只要不影响上课,老师也是假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老旧的教室,四处透风,没有任何取暖一说。同学们的衣衫,也不算厚实,有的甚至没有棉衣棉裤,静坐一堂课,能不冷吗?老师的心,也是肉长的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