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二十二章:同情可怜不需要

时间:2018-02-1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劳累了一天,疲倦困顿的何碧香,对肖尧的行为,非常不满。但她并没有狠心推开他。在被他一阵蹂躏、亲昵之后,也是芳心大动,娇喘连连。肖尧则趁机扯脱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何碧香的胴-体在灯光照耀下,显得粉-红-柔-嫩,洁白光滑。她脸颊微泛红晕,似红富士般水灵;一对圆-润-丰-满,调皮得高-高-翘-起,随着肖尧的动作一起颤抖。

    这好像是在像肖尧点头示威,他顾不了许多,三下五除二,迅速脱去了自身衣服,搬起何碧香的头,楼进怀里。吻她的黑发,吻她的眉毛,吻她的眼睛,吻她的鼻子,吻她的嘴唇……

    “小弟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情难自禁,还要有进一步的动作时,何碧香不让了。这不是要人命吗?在这关键时刻,肖尧根本没停手,他直接认为是何碧香在灯光下害羞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何碧香拒绝几次,肖尧还是一个劲的要索取时,何碧香不动了,但她眼角的泪水,却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喜欢开着灯吗?”

    肖尧再*难耐,难以把持,当见到她的泪水时,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见何碧香含泪摇头,他心里有些明白了,但他拿不准是哪一条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怪我太野蛮,没有惜护你?还是以后就不愿再和我……?”

    不管哪一条,只要何碧香不愿意,肖尧都不会强迫她。他一边问话,用被子把何碧香盖严实,一边拿过两人的衣服,自己首先开始穿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是没听清,而是不理解。肖尧没有接话,自顾穿衣,这是他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,在明亮的灯光下,主动求欢。如今被拒,他很沮丧也很失落。

    这对一直与何碧香亲昵万分的肖尧,打击是很大的。原来她对他的好,对他的爱溺,仅仅是为了报答而献身,给予了就了结了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不回答自己,显露出失魂落魄的模样,何碧香的心里也难受极了。在她主动给予的时候,他推辞,现在他来索爱,她却拒绝,何碧香认为自己对他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和她在主动的时候不一样啊,谁叫你昨晚不忍一忍,随随便便就睡了一个黄花大姑娘呢?

    “小弟,不是我不愿意,是我心里不能接受你一晚一个女人。那洗完的血床单还没干,你就另寻新欢,你就不能忍着点吗?你把我们女人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何碧香口里的一晚一个女人,把肖尧说懵了,他以为是她口误,可后面的另寻新欢,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哪个混蛋造谣说我另寻新欢?”

    原来是被人栽赃,被她冤屈,欲望被中断,肖尧忍不住爆了粗口。自己今天哪都没去,就是下午陪着静儿在外玩玩,怎么就有这话传到何碧香的耳朵里,他能不光火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昨晚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如此抗争,还一脸被屈的气愤,何碧香气得都想咬他一口。这几个字,都是她咬着牙,从牙齿缝里硬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字,肖尧终于算是大彻大悟,感情是在怪罪他最晚太不懂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“姐,昨晚我不是喝了不少酒嘛,又是黑灯瞎火的,一点看不见,我不是有意把你弄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”

    何碧香知道了,肖尧到现在还以为,昨晚和他做那事的是自己,难怪……

    她此时才知,肖尧中午为何那样对待自己,方知他对田倩,为何没有多加关爱。而此时,她再联想到自己刚刚对他的残忍拒绝,她的心在流血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灯光下还在懊恼的肖尧,不由得心里埋怨起自己来,原来肖尧是喜欢她的,要不是自己临时走掉,也不会害了田倩。

    她知道,此时,在肖尧的心里,只有她才是他的女人,想到这里,她又爱意泛滥。

    既然你昨晚把田倩当做是她,那她也不想现在就揭穿,天一亮,他就要走了,自己又何必给他增加烦恼,多了心理负担?

    “小弟,把灯关了,我不喜欢开灯睡觉。”

    肖尧顺从的下床关灯,可他这里关了灯,上了床,何碧香却下床了。她在黑暗里摸索了一会,才又上床躺倒肖尧身边。肖尧以为她是在穿衣服,就脸朝床外躺着没问她做啥。

    “小弟,是姐错怪了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何碧香主动把肖尧的身子扳转过来,把他搂进自己的怀里,还充满歉意的,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肖尧的脸触碰到她的胸部,令他感到吃惊的是,被他脱去的衣服,何碧香根本就没穿。他碰到的,还是光滑的丰满。

    但他此时想的,是她在同情自己,可怜自己。这些,他根本就不需要,他没有一点刚才的冲动和激情。

    何碧香知道肖尧在为自己刚才的言语和举动生气,就把手伸进肖尧的衣服里,轻轻的抚摸着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了,明天就走了,干嘛要不开心呢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虽是对刚才还有怨气,但被何碧香如此一来,初尝人味的他,哪里还能把持?那一股原始的冲动,根本不受他控制,火山爆发,一切再来,如梦如幻,如醉如痴,美梦重温。

    当一阵刺疼传遍何碧香全身的时候,她疼得娇呼一声,瞪眼咬唇,死死抱着肖尧,不让他再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肖尧,轻……轻点,好……好疼啊。”

    懵懂无知的肖尧,哪里只知道原委?他以为自己又是太急躁、太鲁莽了。吓得他赶紧装做绅士,温文尔雅。要是再把她弄疼了,以后恐怕就没得这可口的美味了。

    晚饭后就期待的事,他现在终于如愿以偿,超过打架强度后的疲惫,让他很快睡去,而身心俱疲的何碧香,此时却一点睡意也没了。

    她忍着浑身的痛楚,把垫在床单上的卧单取下,又来到屋外取水清洁,还把热水端进去,打开灯,也帮睡着的肖尧清洗。

    这次肖尧很乖,没有被惊醒,主要是因为何碧香怕把肖尧冻着,手脚不但很轻,速度还很快。

    看着沉睡的肖尧,何碧香心里是五味泛程,如果没有发生昨晚的事,这是多么美满的一夜啊。

    可是,人生没有如果,过去没有重来。她就是心里再不舒坦,再有隔阂,她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她想,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嫁给他,他有别的女人,也只是早晚的事。是不是第一次,也没多重要了。

    何碧香达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心愿,心里反而不满足,唯一的原因,就是知晓了他昨晚的事,在郁闷和疲惫之中,她抱着自己心爱的小男人,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天一亮,就大那么几岁的何碧香,准时醒来,她没有惊动肖尧,自去厨房做早餐。

    哪知道,田倩在上班的间歇,已经把红豆稀饭熬好了,也不知她从哪找了十来颗大枣,放在稀饭锅里一起熬,满厨房都是粥香。

    何碧香拿出面粉和鸡蛋,用水调和起来,只待肖尧起床洗漱后,就能给他做松软可口的鸡蛋饼。

    看着在凛冽的寒风中,绝尘而去的小飞虎,站在马路边相送的人群,久久不舍离去。田倩暗暗的欢愉,但带着蛋蛋的离愁;何碧香是满腹忧愁,有安慰也有失落。

    只有周敏,觉得这次肖尧来了,厂里太忙,自己没能好好的陪他,内心非常愧疚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现在往哪走?”

    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出毛脸,把车开到省城,这才敢向肖尧问路。他想着要和这魔头分手了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到了?先到销售食品机械的市场,然后把静儿送到家,再把我送到思路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毛脸刚想分辨两句,但从后视镜里看到肖尧那要吃人的目光,赶紧把剩余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专车比坐班车,再转乘火车快多了,这不但速度快,也省去了遇到车站就要停车上客的时间,还有要在火车站排队买票,以及候车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这么早?”

    肖尧推门,来到小爱家,小爱正一人在家做作业,见到肖尧这么早就来了,赶紧起来倒茶。

    “我们喝点水,你收拾一下,我们回去,车在门口等着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着小爱晃晃手里的车钥匙,脸上无比得意。

    “小爱姐姐,我们今天没坐火车,直接坐小车回来的,可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车?你们哪来的小车坐?”

    肖尧笑着对小爱挥挥手,没让静儿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对你妈妈说一声,现在就走,别让人家久等,其它话,路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爱把东西收拾好,一同来到小飞虎旁边,见到正副驾驶位置,傻呆呆的坐着两个大人,心里不禁猜疑起来。

    但肖尧不介绍,她也没有发问,把东西放进车子后排后,就和肖尧一起去向妈妈辞行。等到三人回来,在小飞虎后面坐定,肖尧才把车钥匙递给毛脸,指导他向爷爷家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他们俩是谁?你不但不介绍,对他们说话还那么凶巴巴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如此古怪的场景,小爱一坐下,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。肖尧仍旧看着她笑而不答,静儿叽里呱啦的把事情,从头到尾,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哼,原来是两个坏家伙,到了思路镇,把他俩推到河里,洗个冷水澡,冻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小爱还没等静儿说完,就气得火冒三丈,她现在也养成了嫉恶如仇的脾气。

    听到小爱如此说,毛脸和尖嘴那心里,可是拔凉拔凉的。在暖气开着的车子里,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这小姑奶奶不会说到做到吧?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