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二十章:另起炉灶重开张

时间:2018-02-1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肖尧被田倩吃惊的表情,弄得小老脸发红,这下“饭桶”一词,应该是深埋在她的心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运动量大,所以吃的比较多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田倩昨晚已经领教了,她有些羞羞的问道: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还累吗?要不要吃完再去睡会?到吃饭的时候,我来叫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她的问话,有点莫明,但田倩好心关问,他不能装佯。

    “没事,等她们来了,我要开个会,没时间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田倩把床单洗完,直接到水塘边去涮洗,周敏很快就和休阿姨以及晓晴过来了。她们见肖尧脸色不对,赶忙上前查问。

    肖尧没有回答她们,让她们都在办公室坐下后,他让晓晴把办公室的门关上。大家见他如此慎重,都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敏,你爸刚刚和我谈了,他要推荐杨主任,做我们厂的法人代表,我拒绝了。现在叫你们来,我把我的意思告诉你们,这个厂,我只认你和休阿姨做法人,其他人,我不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也是公社的企业,公社党委有决定权,我爸一个人做不了主。要不让杨姐做法人也行,我们毕竟在一起干了半年多,比较了解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敏还想结接着说,被肖尧眼里的目光给吓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傻呀?其他东西,我都可以不管不问,法人是厂里的最主要领导者,我们是信任杨姐,可她背后就是杨主任,我们怎么掌握?失去掌控权,这个厂,就没我们说话的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按照要求,我们没人能符合标准,不是年纪小,就是没文化,谁能顶上去的用啊?”

    “要求?要求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我跟你爸已经把话说死了,除非你两哪一个或者一起做法人,否则,做到年我们就关门,厂房设备,我们通通不要,不答应就另起炉灶重开张,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这样决定,张晓晴吃惊地长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现在要把每笔的收入控制好,不要再往里投入,减少库存,年里也不要同意公社分红,等我放假过来再说。员工现在加班,每天按照双份给工资,过年奖金加大。”

    “奖金?我没有考虑这笔支出。”

    这“奖金”,在当时可还是新名词,周敏被肖尧这决定也惊呆了,这是要散货的节奏啊,她心里不由得怨恨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才干不到一年,刚有点上路,公社就来想我们的点子,这也太缺德了。我回家找我爸去,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个厂,如果办停了,最为伤心的非周敏莫属,肖尧也是看在这一点上,才坚持要让她做法人,这才合乎他的心愿和全厂职工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你爸也做不了主,要不然,他也不会找我谈了,晓晴一直在抓一线生产,对员工要多做了解,到时候去留随便,愿意跟着我们走的,我们不会亏待大家,不愿走的,留下来帮公社干,我们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板,你放心,我敢保证,没有一个人,会跟着他们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和我说的话,可以背下公开,不要在外面大肆宣扬。不然,会造成我们是在要挟公社党委,那影响不好,对周书记的工作也不好做。就这样吧,你们都各忙各的去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这事能让杨姐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可以让她知道,她也是一名员工,有知道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周敏临行前问了一句,她心里没底,她不知道,这是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。她心情很沉重,就连阿姨和晓晴,也受她情绪影响,一路不语。

    周三回到他父亲的办公室,办公室里的女子,已经走了,只有周书记一人在看文件,他有点尴尬的解释道:

    “爸,肖尧的脾气太倔,他根本就没和我多说,只是把他说过的话,对我又声明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书记抬头看看自己的儿子,心里暗想,自己这儿子,还是太实诚了,在这尔虞我诈的官场上,是走不远的。看来以后,还是得给他安排一个具体的单位上班为宜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没必要去劝他,他不给我脸色是对的,如果没有外人,我想他是不会这样和我说话的,可惜你没看出来。纪科长不让我们向肖尧介绍她的身份,就是在观察我们对肖尧,是否有说服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僵局到最后怎么办?难道真的让肖尧以后单干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?只要肖尧这样坚持,那就只能是你妹妹当法人,谁也不能说我以权谋私搞一言堂。咱这地方,才刚刚有这么个小小的企业,不可能就这样让他解散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书记反到开心起来,自己女儿吃了那么多的辛苦,办起这个厂,他能舍得拱手让人吗?可自己身在这个位置,又不能专横独断,现在一切责任,由肖尧承担过去,他又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“爸,万一党委研究决定,公社自己办呢?他可是说把厂房和设备,都给公社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这就是肖尧的聪明之处,厂房设备,他能带走吗?就算设备可以带走,厂房他能拆下砖瓦拉走?说是给,到时候,不还得按照分配算账?”

    周书记舒心的喝口水,又耐心开导起自己的儿子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,这个厂才办起来半年多,所有的资金,都投在厂房和设备里,我们要是留下这些东西,还得给他拿钱出来,我们没有理由让他承担设备和厂房。他有了钱,在边上重新办一家,我们就是自己办了,很快也会倒闭。”

    周三对他爸的话,很不理解,肖尧能办好,公社不也一样办好吗?怎么就会很快倒闭呢?

    周书记见自己的儿子还在那琢磨,再次开口道:

    “这就叫手快打手慢的,肖尧没有先办,我们公社办也许行,但他办在先,一切销售渠道都被他掌控了,我们再做出来产品,有谁会卖我们的?除非恶性竞争,那我们两家都办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现在和他关系怎么样了?你这个当哥哥的,可要多关心关心,肖尧人是不错,但他性子太野,性格太硬,将来还不知道会闯多大的纰漏,江湖气太重,不同我家,只适合做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周书记说完,也不再等周三说话,又关心起女儿和肖尧的关系,但他话里有话,周三也明悟了父亲的心思。可他又有什么办法,来阻止妹妹和肖尧来往呢?

    肖尧在简短会议结束后,也很无聊,便来到车间,看到尖嘴和毛脸,仍然被赵大押着在干活,心里一乐。

    “肖老板,他俩一直急着要去找你,说他俩今天不到家,他们厂里和家里,都会乱套的,没你发话,我不让他们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们这会知道怕啦?早干嘛去了?告诉他们,明天晚上会让他们到家,至于怎么解释,让他们自己商量好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赵大说话,音调不小,虽说是让赵大告诉他们,但他俩都听到了,他俩不敢上来分辩,只得听之任之,继续苦逼干粗活。

    肖尧又来到何碧香的身边,见她正忙得起劲,转身想走却被她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这瞎转悠,去看看田倩,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?去看她在厨房捣鼓啥呢?别让她累着。”

    肖尧对何碧香的吩咐有点不理解,自己昨晚和她做了那事,他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她有变化呢?肖尧转身去厨房,何碧香看着肖尧离去的背影,心里很自责。

    她认定田倩昨晚和肖尧发生的事,一定是肖尧酒后乱性,而田倩又喜欢肖尧,只得半推半就从了他,可是她怎么看,也看不出,肖尧多一点关心田倩,对初次成为他女人的爱惜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是因帮着田倩包装食品,那就是她被肖尧改变了,现在换成了田倩,她不知道该怎么样了结,他们这段不该发生的孽缘。

    肖尧在半醉半醒的黑夜之中,精虫上脑的冲动之下,错把田倩当作何碧香,所以,他心里没有一点压力,他和她早有肌肤之亲,若不是他有所顾忌,这事发生,在他看来只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给你炖了鸡汤,一会就好了,你坐会,马上我就盛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闲逛进来,一夜没睡,还忙了一上午的田倩非常兴奋,她连忙为肖尧搬过一条板凳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跑来炖鸡汤啊,何姐还让我来问问你捣鼓啥呢,我现在不饿,等会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嘴上是这么说,但他已经被炖鸡的香味,勾起了肚里的馋虫,他坐到板凳上,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尝尝方片糕,好好吃哦。”

    贪玩爱吃甜食的静儿,今天连早饭都没吃,就被这样糖果、那样糕点吃饱了。她的娇嫩的小嘴上,还沾着糕点的碎屑,手里举着一块白色的方片糕,塞进肖尧嘴里。

    “静儿,别让他吃甜的啦,你也不要再吃了,一会喝鸡汤。”

    “田姐姐,你也太坏啦,干嘛不早点说有鸡汤啊?静儿现在肚子都吃的饱饱的了。不过,我还是要喝。”

    静儿吧手里剩余的糕点,往厨房的桌子上一放,再也不去触碰。这鸡汤可是很好喝的,一年也喝不到几回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