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一十九章:晚饭一斤二两米

时间:2018-02-12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!

    何碧香来到车间后,向当晚带班的晓晴,说明了一下情况,晓晴当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当何碧香看到田倩的工作台上,堆满了等待包装的食品时,就坐下来帮她包装,避免因她一人的耽误,影响别人的进度。

    谁知道,她这一干起活来,就忘掉了时间,直到田倩进来,她才想起,肖尧还醉酒,睡在自己的床上。她见到田倩进来,脸上红扑扑的,吃惊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田倩,是不是他又吐酒了?我只顾帮你干活,忘记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睡得好好的,你去吧,活我来干。”

    田倩说话低着头,不敢看何碧香,这让她很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脸上怎么跟涂了胭脂似的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快回去吧,防止他醒来要茶喝。”

    那么用力的动作,大冬天的,都感觉到他出汗了,这要是醒来,能不渴吗?

    何碧香一听也是,也没时间再管田倩脸色为啥那么红润了,她连忙拍拍手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肖尧正如田倩说的那样,安详的睡着,灯光下一脸的满足,还意犹未尽的,不时在睡梦里吧唧嘴,见到此景,何碧香舒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景象,与之前有了些的变化。肖尧原先还穿着睡觉的内衣,此刻却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,房间里,一股奇异而又生疏的异味,让她心里泛起疑惑。

    她把屋外暖壶里的水,到了一点在茶杯里,放到床边的桌子上,这样。万一肖尧渴了,加点开水就能喝。她见肖尧一时不会醒来,也很困了,就不去多想房间里的怪味和异常,直接脱衣睡觉。

    可等她关灯上床,钻进温暖的被窝,触碰到肖尧几乎*的身躯时,她一下子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返身下床,再次把灯打开查看。白色的床单上,印迹斑斑,再掀开半边被子,那一块血红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何碧香联想到田倩刚进车间的表情,就是傻子也明白,他俩做了什么。冷,何碧香立即感到从里到外的冷,她激凛凛的打个冷颤,再次钻进被窝,忍了好久,还是憋不住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醒醒。”

    “姐,别闹了,我没力气啦,困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现在就喊醒肖尧,问个究竟,可肖尧反而一把抱住她,不让她再有动作,还把脑袋往她的怀里拱了拱。何碧香再也不忍叫醒他了,只把他往自己的怀里,搂了又搂,紧了又紧。

    她知道,此刻睡在他怀里的肖尧,已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了,可惜的是,使他变成男人的女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艳阳高照,肖尧才懒洋洋的起床,这是他有史以来,睡得最舒服的一觉。他伸个懒腰,准备洗洗吃早饭,此时他又渴又饿,该进水补食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站在床边穿衣时,无意间发现床单上有血迹,他把被子揭开,看到床中间一大块的血迹,他舒心的笑了。埋头回味一下,穿好衣服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真行,睡到现在才起来,走走走,我爸找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还没出门,周三就一步跨了进来,拉着肖尧就要去见他爸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你不是在办公室没事干,就瞟着我吧?我还没洗脸刷牙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肖尧搞不懂,周书记这时候找他干嘛,就想从周三这提前得到点消息,心里好做准备。可周三却一问三不知,只是一个劲的催肖尧快点。

    肖尧这是第一次进到周书记的办公室,办公室里,还有一个女的,肖尧不认识,他们也没做介绍。周书记也不客套,在肖尧打过招呼后,就直接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要把你这个食品综合厂,上报为集体企业,需要办理营业执照,还要推选一个法人代表,这些都要和你商议,你给个意见,毕竟这是你一手操办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周书记,这些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,这法人如果可以的话,就让周敏或者休阿姨当,反正我是当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难怪敏儿说你就是一个甩手掌柜,看来你还真是名副其实,你想当也当不了,周敏和休都不行,周敏年龄不够,休没文化,这以后开会学习啥的,做个会议记录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周书记把厂里骨干都排除了,心里不大高兴,他耐住性子问道:

    “那你们是怎么决定的?有人选了吗?”

    周三听到肖尧的语气不对,有心想来安慰,但被周书记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有好的人选,就准备让杨主任来担任这个法人代表,他也就是挂个名,为你们服务,其他一概不插手,生产运营照旧。”

    对于周书记的提名,肖尧根本就不愿意,法人意味着什么,他不是不知道,那是完全有权任命厂里一切职务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同意,你们要是硬要这么干,年一过,我们就解散,大不了单干,不戴你们集体单位帽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发火的时候,周书记脸上却布满了笑容。而那个女的,却在本子上飞快的记录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意见拿出来,我们参考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见,周敏是最好的人选,什么年龄不够?八十岁老头够了,能干啥?如果她单独不行,那就让休阿姨和周敏,她俩联合做法人,这样年龄和文化都够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的可不是气话,他真是这么想,也想这么做,可惜他做不了办照的主。肖尧如此说完,对着周书记一点头,算是辞行,转身就走出了书记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怎么?”

    “周兄,别说咱俩是兄弟,我不给你和你爸面子。这事没法谈,我就那意见,话讲三遍如软草,多说无益,周敏她们累死累活忙到现在,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,你们安排其他来当爹,我总不能让别人,来对她们指手画脚的吧?”

    肖尧步子走的很快,周三也只能快步跟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,我爸恐怕不好交代,毕竟周敏是我妹妹,别人会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好不好交代,那是你没公社的事,与我何干?说闲话?谁说闲话谁来对我说,我说过,不同意,干到年就停产,厂房机械,都给你们公社,我把人带走,东西是死宝,人才是活宝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周三对肖尧这头倔驴,也是束手无策,只得叹息一声回转。这件事,周书记在家和他兄妹提过,关键是杨主任想要任这个法人,周敏虽不乐意,但有年龄限制,周书记也不好做一言堂。

    肖尧回来时,看到田倩正在洗床单,她见到肖尧,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“田倩,你怎么不去睡觉在这洗床单?食堂还有吃的吗?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,我去给你弄,你歇着。”

    田倩现在应该是休息时间,可她想到昨晚把何碧香的床单弄脏了,这才没顾得上睡觉就来了,他一听肖尧还没吃早饭,赶忙擦擦手,就去给他弄吃的。不管怎么样,也不能让自己的男人饿着啊。

    肖尧坐到办公桌边,肚里的气还没消,坐那琢磨事。没一会,田倩就和静儿一起,带着红豆稀饭和两个煮鸡蛋来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先吃点垫垫,一会就该吃饭了,吃多了,你午饭又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坏死了,昨晚都不带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见到静儿,肖尧就眉花眼笑,肚子也不觉得饿了,他赶紧把静儿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静儿,不是哥哥不带你睡觉,你好久不回来,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当然要陪妈妈睡觉啦,不然妈妈会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提到睡觉,田倩更难堪了,她连忙打岔。

    “静儿,快给你哥哥吃饭,一会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肖哥哥快吃,我给你剥鸡蛋壳。”

    肖尧喝了几口滚烫的稀饭,胃里暖和许多,他见田倩又要洗被单,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你去把休阿姨、周敏和晓晴等人都叫来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鸡蛋剥完了,我去叫。”

    正准备起身的田倩,又坐了下来,看着静儿欢快的跑远之后,她想找肖尧说话,可又不知道从哪开口,只顾低头搓洗床单,脸色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见到田倩如此,肖尧想到她昨晚和何碧香的对话,心里想来安慰开导她,但也不知道从哪里说好。

    “田倩,这鸡蛋是你煮的?你怎么知道我吃煮鸡蛋,不吃煮硬的蛋黄?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肖尧无话找话,而是他在拿过静儿剥好的,晶莹白嫩的鸡蛋时,里面软软的,外面变形。听到肖尧如此询问,田倩心里很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和王佳佳他们聊天时,问出来的,还知道你有一次,在吃过晚饭后,又吃了四十个糖包子。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肖尧卡壳了,这要说是真的,那就显示自己实实在在是个饭桶,说不是真的吧,却是确有此事,其他事情可以撒谎,这吃食密食,老人说,是要早天谴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。不过那包子不大,小包子。晚饭就吃了一斤二两米。”

    “啊?吃了那么多米饭,还吃四十个包子?糖包子,不都差不多大吗?我们一天,也吃不了一斤二两米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解释还好点,这一解释,反而让田倩更为吃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