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一十八章 男孩男人终转换

时间:2018-02-10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假醉的肖尧,听到田倩的表白,心里发苦。你这是喜欢吗?这分明是感恩,咋能跟喜欢扯到一起呢?

    “田倩,你别说那些不着调的,你喜欢我什么?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,你不是不知道,我是个感情不专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?是不是还要来个以身相许?你那就是感激,别把自己弄混掉了,我根本就不需要。你的事,我遇到了,就必须管,别想那么多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肖尧,我真的不是感激,我知道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肖尧借着假醉,一时胡说,一时提醒,可田倩都被他说的急哭了。肖尧见已经进了公社大院,他怕事情越说越糟,赶紧挣脱开田倩的搀扶,踉跄着直奔办公室。

    外面的动静,惊起了躺下久久不能入睡的何碧香,她闻声披衣开门,就看到肖尧踉踉跄跄的奔了过来。她急忙迎上前,扶住即将倒地的肖尧。

    “田倩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喝醉了,尽说胡话,我说什么他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说什么他不信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我喜欢他,”

    田倩反正把自己的心扉,都已经对何碧香敞开过,这会还正好能让她帮忙证实。肖尧心里吃了一惊,感情她都对何姐说过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他一把将何碧香抱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喜欢我啥?你说你见到我和何姐做啥事了,现在还要见见吗?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抱着何碧香就乱啃,把个田倩羞得,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把他交给我,你回去上班吧,他醉的不轻,你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见田倩脸上有泪痕,以为肖尧怎么说她,把她气哭了,她一边躲避肖尧的胡乱攻击,一边安慰田倩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行吗?这一节路,他就像个蛮牯牛一样乱撞,我还是帮你把他弄睡倒了再去吧,我跟得上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也没有再推辞,看肖尧这架势,不多一个人,自己想给他洗脸洗脚都难。

    肖尧本想装着非礼何碧香,能把田倩气走,也打消她心里的胡思乱想。但现在没把她糊弄走,反而要留下帮忙,肖尧只得再次装醉下去,任由她俩搀着自己,把自己安放到床上躺倒。

    装也好不装也好,肖尧喝酒疲倦,累了一天是真,现在完全放松的躺了下来,他舒服的哼哼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哪里不舒服?很难受吗?”

    何碧香已经到门外去为他打水了,田倩急得用手直抹肖尧的胸口。听到田倩那焦急的口气,肖尧闭上眼睛装睡,不敢搭话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祈盼着何碧香快些进来的时候,他感觉到一副娇躯,斜依在自己的胸前,额头上也被亲了一口,他吓得一点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田倩毫不避讳的动作,被门外转身进来的何碧香,看得清清楚楚,她深深的叹口气道:

    “田倩,你这是何苦呢?明知道没有结果,你还这样对他,你这不是在自己害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何姐,我就是忍不住想亲亲他,他要不是醉了,我还不敢这样做呢,你别告诉他啊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见她如此痴情,非常担心的劝道:

    “妹妹,该放手就放手吧,我在这上面有过教训,你把心思从他身上放开,才能接受别的男孩。”

    “何姐,你还说我,那你呢?你看刚刚他对你那样,你一点都没有嫌弃,还生怕把他给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命苦,不是他帮我,我这辈子就是一个残废,谁还把我当人?我也算看透了男人,这世上的男人,就没一个好东西,他也是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躺着中枪,肖尧这下是理解的十分透彻,自己现在不就是躺着中枪了吗?可他大气也不敢出,只能眼闭死死的,享受她俩为自己洗脸洗脚,也听着她俩埋汰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怕我和你抢弟弟,你才这样编排他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编排吗?你自己又不是没长眼,他就是一个十足的花心大萝卜。你看看他身边,有多少女孩子,明里的暗里的,都能凑齐一双手了。他但凡能认定喜欢一个,也不会这样害人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没害我啊,他帮我,是我自己喜欢的。你不知道,我老是做梦梦见他。你这么说他,难道是他把你害了?”

    对于田倩的反问,何碧香没有回答。肖尧听着也在怀疑,天地良心,自己真没害她的心思,他竖着耳朵,想听听何碧香怎么说。

    何碧香看着肖尧,心里是又爱又恨,今天傍晚见他过来,心里那份激动就别说了,关键是可以达成,自己捉摸已久的心愿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他晚上突然间又走了。那时候去静儿家,晚上是肯定不会回来的,怎不叫她失望至极?更让她想不到的是,他这么晚了又回来了,而且还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了,真叫人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“何姐,你恨他?”

    看到何碧香望着肖尧的眼神不对,又半天不回答自己的话,田倩自以为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呀?我恨他也恨不起来啊,他只有这时候,像个植物人一样,才让人省心,才是最叫人喜欢的。他要是永远这样,我情愿伺候他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把肖尧洗干净的脚,放进被子里,站起来为他脱外衣,肖尧把身体挺得硬硬的,一点不配合。他气得都想爬起来去咬她一口,咒我成植物人,我就植物给你看,我爬到河里淹死也不愿受那罪。

    田倩听着何碧香这样说,心里明白了个大概,但她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何姐,你和他已经那样了吗?”

    何碧香气恼的瞪了她一眼,看看肖尧还在沉睡,就故意说道:

    “大姑娘家的,问这话也不害臊,我和他哪样,都是我的事,不劳你烦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在我不同意婚事的时候,劝我说,每个女孩子,都想把自己的身心,交给自己心爱的男人。可是这世上,又有多少女孩子,能真正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呢?这就叫命。”

    听到田倩的口气有些伤感,何碧香赶紧劝她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长得漂亮,人又能干,还做得一手好菜,不愁没有好男人喜欢,你现在是把自己走进死胡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姐,你今晚说话怎么这么矛盾啊?你刚刚还说,这世上没一个好男人,连他也给你带进去了,现在又来这样说,你叫我听哪一句啊?”

    “我哪一句都是对的,这世上是没有好男人,可打光棍的男人又有多少?女人不还是要嫁吗?只能说是:王八看绿豆---对眼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肖尧实在是憋不住,一下“噗”了出来 ,他赶忙假装自己要吐酒,把身子歪倒床边,脸朝下趴着,这样能掩藏自己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快,快拿脚盆过来。肖尧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何碧香急着吩咐田倩,又赶紧替肖尧抹背。肖尧的行为,没有引起她俩一点的怀疑,反而让她俩忙乱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干呕了几下,吐不出来,等笑的情绪稳定了,才接过茶水喝了几口,不说话,又躺回去假寐。何碧香和田倩也不再聊天了,静静地看着肖尧睡了好久,何碧香才对田倩说道:

    “田倩,看来他醉的不轻,我明天白天事情挺多,一夜不睡不行,我看,我俩今晚轮流照应他吧。你先看着她,我去厂里帮你说一下,你自己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田倩点点头,转身坐到何碧香原先坐着的床头,脉脉含情的看着眼前熟睡的男孩。

    何碧香是将心比心,她知道,喜欢上一个没有未来的男孩,那是一种怎样的心境,她也是在给田倩机会,给她留下单独和肖尧相处,留下美好回忆的瞬间。

    可何碧香一去长久不会,何碧香也呆坐困了,这么冷的夜晚,她可不敢就坐边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害羞也好、紧张也好,田倩认为,反正肖尧现在睡得跟个死猪似的,自己先睡会,他也不知道。等何碧香来了,自己就起来让她睡。

    她脱下外套关上灯,摸索上床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肖尧,被一只游离在身上的手弄醒,他睁开迷蒙的眼睛,眼前一片漆黑。他感觉到身侧睡着一个人,侵入鼻孔的体香,让他迷醉,他返身抱住那温香的娇-躯,他察觉到到她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凡人,都有理性和兽性,当肖尧情不自禁的抓住那一对高-耸的柔-软时,他失去了理性,原始的本能,占据了他的脑海。在黑暗的掩盖下,一切的罪恶都可以发生。

    他不顾一切的脱去了娇-躯身上的衣物,疯狂的索取掠夺。

    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她,没有抵抗,不敢出声,也没有逃离。任由几近疯狂的肖尧,在自己身上游离驰骋。

    当那一阵撕裂的巨疼,传遍全身的时候,她紧紧的咬紧牙关,没有发出任何喊叫,只是在她的眼角,流下了晶莹的泪水。

    疯狂过后的疲倦,满足了的肖尧再次陷入沉睡,他真正的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,而她,也由一个女孩,变成了女人,是他,把她变成了女人。

    黑暗里,她悄悄起身来到屋外,擦洗脸上满是肖尧疯狂啃咬的吐液和自己的泪水。初次的不适,还让她不时疼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滚烫的脸还没降温,那一抹羞红,还镶嵌在脸颊。她把自己清理了一番之后,又想到了什么,她羞答答的低下头,拧了个热毛巾,回到漆黑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她还没完成对肖尧的清洗时,又惹得他兽-性-大-发,没有一点的怜香惜玉的意念,把她压倒在身下。再-度-云-雨,让她初次尝试到,什么叫疼并快乐着的道理。

    又一次清洗过后,她不敢去帮肖尧清理了,她虽有期待,但更害怕。她偷偷把自己的衣服,拿到外间,穿戴整齐后,匆匆离去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