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一十七章 趁他酒醉表真情

时间:2018-02-10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尖嘴的动作,吓坏了钱爷爷,在老一辈的眼中,男人膝下有黄金,跪天跪君跪父母,他哪敢受尖嘴的如此大礼?赶忙双手相扶。

    “师傅快起来,这使不得,千万使不得。老话说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你这就跟我一起去桌上喝两杯,他那我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不必了,我已经吃饱了,今天有您这杯酒,我已经足够了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教育一个人,辱骂和殴打,往往难以让人信服,但是你一个善意的行为,就能让人彻底醒悟。

    厨房里面的动静,肖尧他们在外面也都听见了,静儿眼巴巴的看着肖尧,也在乞求肖尧放过尖嘴。肖尧读懂了静儿目光里的含义,他笑笑。

    “静儿,对付一个坏人,我们不能听他怎么说,关键要看他怎么做。如过今天哥哥打不过他们俩,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?谁又会来同情我们?不是一句话,一个跪就能原谅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听得似懂非懂,但她还是乖巧的点点头,伸手夹起一块鸡肉,递到肖尧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肖哥哥,你这一辈子,都要保护我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哥哥当然会保护静儿一辈子,谁要敢欺负静儿,哥哥就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一双儿女,钱叔叔和阿姨满心欢喜,肖尧虽说不是自己的亲儿子,可又有多少亲儿子,能像肖尧对待他们一样对待自己的父母?

    “她小哥啊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就别那么为难他那,我看他,也不像是那些十恶不赦的人,就是长得有些寒碜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咱不说他,没得坏了我们一家人喝酒的兴趣。来,我敬您老一杯,您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唉,去年的这个时候,天降大雪,我和静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-爷,不要说以前的事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喝完一杯,要来叙说往事。静儿立即红了眼圈,出言打断。那些往事,静儿一点都不想再提起,她要把那些伤痛的记忆,悲惨的经历,从心底完全抹除。

    “好,好,爷爷不说,不易啊。”

    谁也弄不懂,钱爷爷后面这“不易”两字指代什么,但也没人去问。又相互喝了几杯酒后,大家吃饭。

    “小爷,晚上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饭后,见到肖尧进来,尖嘴仗着胆子从锅门口站起来问,他在这是吃饱了,可是,他的同事还在厂里,他还不知道,别人会怎么样对他呢?

    “叫我肖尧,你别叫我小爷,我听着别扭,天已经黑了,今晚就住这,明天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尖嘴光可是,下面的话他不敢说,钱爷爷看了肖尧一眼。

    “她小哥啊,他要是急着走,就让他走吧,咱这又不是收容所,不能控制他不让走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钱爷爷大发善心,只得苦笑道: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不是扣了他一个人,还有一个被我扣在厂里做苦力呢,他是担心他那兄弟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道此处,瞪了尖嘴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瞎担心什么?难道还能饿着他?今晚你就给我睡在锅门口。”

    被肖尧如此一吓唬,尖嘴再也不敢接话,只好唯唯诺诺的看了看钱爷爷,又乖乖的坐回到锅门口的矮凳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回厂吧,小惠也说厂里现在很忙,你们回来看我一趟,吃的喝的都买齐了,我一个人在家,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此时是善心泛滥,一股脑的催着儿子、儿媳和肖尧他们回去。看来今晚他们不走,老爷子是睡觉都不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走吧,你看她爷爷的态度,要不是你在,都该跟我们急眼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门心思想回来陪陪老爷子,这下到好,他赶人走了。无奈之下,大家只好连夜回厂,气得肖尧都想狠揍尖嘴一顿才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是哪的人?在哪个单位上班?”

    回厂路上,钱叔叔和阿姨都没什么兴趣说话,静儿和父母在来的路上就聊了一路,这会也累了,后面没了说话声,肖尧就想着打听一下毛脸和尖嘴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尖嘴不敢说,这要是被他把他和毛脸的事,说到单位,那他俩工作就悬了。这事说小也小,说大就大了去了,盯着他俩饭碗的,不是一个两个人,这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肖尧见他不说,也懒得再问此事,又转问道:

    “这小车比大车难开吗?我爸厂的货车我学过,但没敢上路。”

    小车肯定不必大车难开,但尖嘴更不敢说,万一这小子要来开车,自己敢不给他开吗?这新车要是碰了撞了,自己和毛脸回去,可就不好交差了。

    肖尧见尖嘴只顾样盯着前方开车,不回答自己,一点不敢大意,就以为这小车开起来一定很危险,他也不再和尖嘴说话,歪靠在车门边打盹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终于不再发问了,尖嘴擦擦头上惊出的冷汗,这煞星怎么问话都这么吓人,晚上回去,还不知道有没有锅门口睡呢?

    毛脸一直跟着干活,到了吃晚饭时间,赵大也不虐待他,给他打了一份饭,就在食堂吃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有一半人,要加班到明早八点,其他人都吃完,都抓紧时间休息去了,而赵大和赵二分班,他就把毛脸带到自己的住处休息。

    毛脸哪里睡得着啊,他现在比尖嘴还要着急,这次俩人一同过来接车,以他说话为准。

    本来对家里人说了,晚上出差不回去,可他和相好的女人说,今晚会连夜赶回去幽会,现在眼看回去无望,这见面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门外车响,小飞虎开进大院,毛脸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你要是敢乱跑,别说我对你不客气,肖老板说了,你只要不听话,我就能打你。”

    毛脸激动的心情,被赵大冷冷的话语浇灭干净,他只得歪在床上,听尖嘴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尖嘴就走了进来,毛脸也不顾赵大在一边,直接问道:

    “你问了他什么时候放我们走吗?”

    “问个屁啊,要不是那家大爷心好,逼着他们回来,我今晚就要睡那里的锅门口。你在这有吃有喝,还有床睡觉,害我白担心一场。你没见到肖尧当时那模样,差点就要揍我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我日你先人,肖老板的名字,也是叫的。”

    尖嘴没挨到肖尧打,却被老实巴交的赵大甩脸一巴掌,还跟着骂了起来。别看这房间里,只有赵大一人,而他们两个。但他俩愣是没有一个敢还嘴,更别说还手了。

    静儿还没到厂,就在暖呼呼的车里睡着了,这会,小惠阿姨直接把她抱进自己的房间,都不忍叫醒她洗洗。

    孤零零站在车间里的肖尧,晚上喝了不少酒,头很晕,也很累,他一时不知何去何从。都在忙碌着没人来管他,他有心去办公室,但几百米黑夜的路程,对他来说,是个不小的考验。

    正在加班的田倩,见到肖尧站那很无措,就放下手里的活,走到肖尧身边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去办公室,可是,我现在头好晕,有点站不住,怕走不到,就醉倒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这是绝对的谎言,但他没办法,总不能说自己怕黑,不敢一个人走路吧?肖尧说话时,还故意身体摇晃一下,来验证自己确实是酒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田倩信以为真,伸手扶住他,把他一只手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转身送他去办公室。这下正合肖尧心意,他一不做、二不休,装醉就装到底。

    田倩再一次和肖尧如此的身体接触,那颗心紧张的怦怦直跳,小脸也羞臊的发烫。她想,这也许正是一个好的时机,俗话说:酒后吐真言嘛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喜欢周敏,将来会娶她吗?”

    这么直接的问话,田倩完全把肖尧当成醉汉来套话,可肖尧被问的心里一惊,他心里警惕起来。他故意呼出满口酒气胡扯道:

    “我是喜欢她,我也喜欢你啊。那你将来会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喝多了,竟说醉话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反问,把田倩弄了个措手不及,不过,她心里还是甜蜜蜜的,不管将来怎么样,只要肖尧不讨厌自己就成。

    肖尧装出来的醉步,让田倩扶着很费力,不时会碰触到她的胸口,她很羞涩也很恼怒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喝酒,干嘛喝这么多?小惠姐也不管管。那你也喜欢何姐?”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田倩还是把肖尧抱得更紧一些,她可不想把肖尧给摔倒了,肖尧则乐此不彼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姐,我当然喜欢啊。你也喝多了吧?尽说傻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装傻,我说的喜欢,不是那个意思。你对她做了什么,我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时,肖尧只能装作没听见,把脚步踉跄的更厉害一些,差点把田倩带着一起摔倒,引得她一声惊呼。但这是不可能会摔倒的节奏,完全在肖尧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那一次在镇外的大榕树下,和周敏那个,我也看到了,我当时心里好难过。我好希望她就是我,你知道吗?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半抱半搀着醉醺醺的肖尧,田倩想,这也许是她唯一有机会表露心迹的时候。她知道,自己和肖尧没有结果,她知道,在肖尧清醒时,自己是没有勇气表达的。

    但在这时候,她勇敢的说了出来,哪怕他醒来一无所知,可毕竟自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