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一十六章:畜牲先悔人后悔

时间:2018-02-09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此时砸肖尧,在络腮胡子看来,哪里还是一个软弱可欺的少年,那就是一个恶魔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毛脸都不知道说话了,又一次问了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没听到我妹妹说吗?我们把你这满脸的胡子,一根一根拔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,别,是我错了,你要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再理他,而是转身又来到尖嘴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跑吗?”

    “不跑了,求求你别打我,我保证不跑了。”

    本不是在道上混的人,只因一时见猎心喜,心起歹意,惹得凶神恶煞般的肖尧残酷殴打,此时两人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打他吗?我要留着他开车,你要是再敢跑,我就打断你的腿,让你一辈子做瘸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回到静儿身边,蹲下来问道:

    “静儿,我现在不把他的胡子拔下来,让他开车送我们回家,他要是不听话,我们就把他胡子拔光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静儿是唯肖尧的命是从,哪里还会反对?

    “你们俩,赶紧给我开车,天黑前赶不到周镇,再让你们尝尝我的拳头。”

    现在也不要指方向了,就一条道往前。毛脸和尖嘴一脸苦逼的爬上车,乖乖的当起苦力。

    静儿斜靠在肖尧的怀里,那舒服劲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看前面。”

    尖嘴只是害怕的回头看了一眼,就被肖尧打了一个大嘴巴,半边脸立即火烧火燎起来。对于这样预谋作奸犯科之人,肖尧下手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在周镇的马路边,周敏眼睁睁看着最后一辆班车走过,也没见到肖尧的身影,她有些郁闷的呆立了半天,正准备回厂,一辆崭新的小飞虎,停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周敏,在干嘛呀?”

    “肖尧?你怎么坐这车来啦?”

    “开下去,一直开到大院里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下车,直接指着厂房大院,让毛脸把车开进去。到了大院后,肖尧把车钥匙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抢车?你这样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到一边呆着去。表现好给你们俩晚饭吃,表现不好,就饿你们一夜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根本就不再看他俩,转回头来和周敏说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周敏见到这样那么凶恶的对待他俩,心里非常不解。自己还准备上前说几句客气话呢,不管怎么说,这么大冷的天,人家把肖尧送来,这晚饭时间到了,好酒好菜招待一下还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可刚才,肖尧明明像对待犯人一样教训他俩,这于情于理不合啊。

    “周姐姐,你别管他们,他俩是坏蛋,是被肖哥哥抓来的。”

    静儿说完,也不再向周敏解释,直接跑去找自己的父母了。而肖尧则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对她说了一下,引得周敏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我又不能抢他们的车子,车子是公家的。我就抓他们两天壮丁,开车带我去看钱爷爷,哈哈哈,车里有暖气,一点不冷。”

    肖尧很得意的在车间里转了一圈,大家纷纷向他问好。里面忙得是热火朝天,赵大、赵二搬货都是一头汗。

    “最近生产好忙,我们前段时间做的糕点,不但价格便宜,味道也好,很多小店都来预定。我把全部人员都用上了,就这样还忙不过来。看来年三十前,我们都没有歇时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着大家都在忙,眉头皱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,人员不要增加,你把现有的人,合理分为两半,两班倒,每班做十二小时,让大家有半天休息时间,把人累垮了,就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周敏想了想,认为这想法不错,立即就去找何碧香商量了。肖尧再次来到大院,对毛脸和尖嘴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俩进去干活,搬箱子,躲奸爱懒,晚上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外面正冻得慌,见到肖尧叫干活,虽说不情愿,但总比在外面干冻强,这晚上还要吃饭呢。

    肖尧把两人交给赵大,让他督促他两干活。

    “赵大,你忙不过来,这简单的粗活,就让他俩干,不听话就给我打,大嘴巴招呼就行。”

    赵大哪里知道,肖尧为什么这样吩咐,但他知道,自己不用对他俩客气就行。

    尖嘴被扭伤了手腕,但这时,他一点也不敢叫疼,只能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肖尧找到袁鸢,看她正在何碧香的指点下,进行食品配料。

    “袁鸢,这在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这挺好的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袁鸢这一声谢,惹得肖尧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谢,只要你爸妈和你哥哥不恨我,我就阿弥陀佛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她在这做的很努力,也很认真,周敏都把她的待遇,提升和我一样了。刚才你提议两班倒,她负责一班,我负责一班,这样我们都能睡好觉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到袁鸢十分兴奋,脸色红扑扑的,心里不由得一麻。她坐在锅门口烧火的情景,再次出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袁鸢,你还真长胖了不少啊哈哈,比原来也好看多了。你记住了,只要活着,什么都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知道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袁鸢在回答时,嗓音都有些哽咽了。

    何碧香搞不懂肖尧为何这样说,因为在袁鸢过来时,肖尧已经把话对她说死,她在家的经历,不让她在这吐露一个字。就是和何碧香整天在一起 ,她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肖尧的话虽说不多,但在帮忙之后的话,比帮忙之前的话,要感人实诚的多。怎不让袁鸢内心感慨,情绪激动?

    “肖哥哥,我妈说你有车,现在就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静儿想爷爷才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肖尧弯腰一把抱起颠颠找来的静儿,何碧香想阻拦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毛脸,你别干了,开车带我们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络腮胡子刚想放下手里活,尖嘴连忙过来。

    “肖...小爷,我这手干活不方便,开车我去行吗?我技术比他好。”

    尖嘴现在也知道肖尧的名字,可她怕激怒肖尧,赶紧改口喊小爷。这让静儿在一边都忍俊不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技术比我好?还是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去,我看到你就讨厌。”

    静儿一句话,决定了毛脸必须留下做苦工,可是累点毛脸不要紧,这看到他就讨厌,太伤毛脸的自尊了。

    在单位里,女工可都是很喜欢,他这张满脸络腮胡子的。他也是 凭着开车的手艺和这张脸,才屡次得到女人的青睐。尖嘴常常只能跟着他,喝点他吃剩的汤水。

    现在厂里正忙,钱叔叔也在厂里帮忙,这次也跟着车子回去一趟,他们把早就预备好的东西,搬到车上,一路向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小惠阿姨也早就从静儿口里知道,这两个家伙不是好人,一家三口坐在后排,根本就不去理睬尖嘴不时的献媚。

    毛脸没见到小惠阿姨,他这下可是见识到什么叫天香国色了。那一双小眼,不停的在后视镜里,偷偷欣赏一番。但他又做贼心虚,生怕被肖尧发觉,否则,那又是少不了一顿打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难得的全家聚会,钱爷爷见到一家人,包括肖尧都来了,那笑脸就没放下来过。一到家,阿姨张罗这烧饭做菜。肖尧见水缸水很浅,就指使尖嘴去压井打水,把水缸装满为止。

    “那哪能呢?机师哪能干这粗活?只要不上冻,我在家慢慢打是一样的。快请坐下喝杯茶暖暖。”

    钱爷爷不知道原委,这机师在他们看来都是上等人,肖尧让他去做粗活,他当然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管,就让他干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就是来干粗活的。”

    尖嘴接过肖尧递来的水桶就往外走,这美人生气都那么好看,可他只敢低头用余光扫了一眼,就乖乖的干活去了。

    面对 钱爷爷的满脸疑惑,为了不让老爷子多余的担心,肖尧和钱叔叔也没向爷爷多解释,只说他说话嘴巴不干净,现在是在惩罚他。

    到了吃饭的时候,肖尧嫌尖嘴和一家人坐一起不合适,不让他坐桌,让他独自到锅门口坐着去吃。他们一家人围在在大桌边喝酒谈笑。

    尖嘴像个童养媳一样,苦逼的坐在锅门口,端着碗吃饭,几欲泪流。那时开车的师傅,到哪都被奉为上宾,自己今天这是何苦呢?

    被一顿痛打不说,现在还失去自由,被抓了苦工。畜牲先悔人后悔,他暗暗下定决心,这次回去以后,一定要痛改前非,好好做人。

    钱爷爷喝倒半途,实在是于心不忍,就倒了一杯酒,端到厨房,肖尧等看见了也没阻拦。尖嘴不解的看着钱爷爷。

    “喝一口吧,这大冷的天,喝了暖和,以后啊,别再做那些招人恨的事啦。我家孙子我知道,你不冒犯他,他不会对你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本就暗自伤心的尖嘴,被老爷子的一席话,说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大爷,我错了,我不求你孙子的谅解,我以后一定悔改。”

    尖嘴接过酒一口喝干,“噗通”一下,跪倒在钱爷爷的面前,泪流满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