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一十三章:百步穿杨二愣子

时间:2018-02-09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肖尧看着这人,挑着八百斤的水泥爬上河埂,刚想上前赞美两句,没想到这混不令的家伙,抽出扁担就向自己兜头砍来,肖尧情急之下,赶忙迎身上前,横臂架住下落的扁担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有病啊?夸你还夸犯法啦?”

    从来不愿骂人的肖尧,胳臂被打的生疼,气得他说话都带脏字。若非自己前迎,架在靠近扁担的中部,他都怀疑,这一扁担,能把他这练了抗树多年的胳臂,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二愣子,你怎么打人呢?这位兄弟,对不起啊,他脑袋不好使,没打伤你吧?你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干嘛说我熄火?我又不是拖拉机。”

    肖尧被这二愣子的话,弄得哭笑不得,感情是“熄火”二字犯了他的忌讳,但即便是这样,你也不能上来就打人吧?换个人,肯定会被他这一扁担,打倒在地,而且还会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肖尧揉了揉疼得发麻的手臂,正准备和二愣子理论,何碧香和周敏也急得围上来询问,她俩生怕肖尧受伤,赶紧查看。

    周敏瞪着道歉的人埋怨道:

    “脑袋不好使就能乱打人啊?真是个愣头青。”

    谁知周敏这话,一下子又让二愣子爆发了,他推开向肖尧道歉的人,挥手就要来打周敏。

    肖尧眼疾手快,伸手把周敏拉到身后,抬腿就是一脚,二愣子被他一脚踹在肚皮上,咕噜噜的滚到了大河埂下。

    道歉那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到二愣子被打下河埂,他着急的回头一看,见他很快就爬起来了,知道没有大碍,赶忙对周敏说道:

    “姑娘,你可千万别再说他愣头青了,就是我们说他,他也不依,你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赶紧过来拉着二人就走,可就在肖尧和周敏转身离开的档口,那二愣子弯腰捡起一块碎砖头,砸向肖尧。

    “哎吆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惨呼,出自肖尧之口,那一块小砖头,不偏不倚,好巧不巧,正好砸在肖尧的脑袋上,还正好就击中那块显眼的纱布。

    血,很快染红了纱布,顺着肖尧捂着伤口的手,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肖尧这下气得要暴走了,他不顾周敏和何碧香的阻拦,一手捂着头部,迈步冲向二愣子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实在对不起,请你不要和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道歉那人挺身阻拦肖尧,还伸手抓住了肖尧的另一只手,这就有点拉偏架的意味了。

    “二愣子,你还不快跑?再不走,你要花钱给人治伤了,看你爸回去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很管用,那二愣子也不再往河埂上冲了,直接掉头,撒丫子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你拉着我不让我追,他打了人就跑,有这好事?”

    道歉之人虽被肖尧甩开了手,但河埂就那么宽,他直接阻挡住了肖尧要追的方向,要想追二愣子,必须先把他打倒才行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真火欲要爆发之时,周敏和何碧香赶紧过来规劝,让他赶紧去医院止血。而那个道歉者也是忙不迭的赔礼道歉,口里不断说着二愣子脑袋不好使。

    肖尧这次真是杵拐棍进煤矿——倒霉(捣煤),能不倒霉吗?连续两天,二十四小时之内,同一脑袋,同一位置,被砖块连续砸中两次,人还都跑了。

    肖尧是想揪着道歉的人不放,让他交出人来,可人家是劝架的,要找他算账,这不是大丈夫所为。他只得自认倒霉,在何碧香和周敏的拉拽下,赶紧去医院止血包扎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这脑袋可够硬的啊,昨天才缝上,今天又开了口子,这一道横的伤口,一道竖的伤口,组成一个很正“十”字,还好有这纱布为你阻挡一下,不然,今天这伤,比昨天的还要重。”

    给肖尧治伤的大夫,一边给肖尧清洗,一边调侃。她今天省事多了,首先不要为肖尧剪头发,再者这伤口里没有杂质,同样在简单清洗过后,没打麻药,直接缝针。

    肖尧又忍受了一次撕裂般的痛苦,等治疗结束,肖尧感觉到,自己比昨天还要虚弱,走路脚步都发飘。

    “何姐,周敏,今天这事,你们都在场,这不能怪我吧?”

    “快回去,把衣服换了,好好的睡一觉,你看你都走不动了,还说什么怪不怪的?”

    周敏不无好气的埋怨起来,她心里很不好受,总认为是自己那句话,把那愣头青惹毛了,才把肖尧头又给打烂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都别说这事啊,防止王佳佳知道了,又来说我,她真要到我妈那去告状,我麻烦就大了。最好对袁鸢和田倩都别说。”

    肖尧和她们讨论责任,并不是要追究谁的意思,他只是怕被王佳佳知道。昨天才上的政治课,今天又把头给打烂了,肖尧担心她会真不顾一切去告状。

    “可你这样子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不告诉她俩也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就说是在换巴子的时候,伤口扯开了流的血。真要谢谢那愣头青,没砸在别的地方,回去还好糊弄。”

    “换巴子能流这么多血吗?衣服袖子和毛衣都染红了。她俩知道没事,我让她们别告诉别人,她俩就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周敏对自己的手下很放心,她知道,田倩和袁鸢肯定会听她的。

    正在家里摘菜、洗菜,准备做晚饭的两人,见到肖尧出去换药,又是带着一身鲜血回来,可把两人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周厂长,你们这是...”

    “待会再说,赶紧烧水给他洗澡,把衣服换下来洗洗,别让她们放学回来看到,否则,大家耳朵都不清净。”

    她们能不着急吗?这要是被小爱看到,肯定会哭天麻唔的抱怨她们,王佳佳要是也来了,就更麻烦。这不是怕不怕她的事,而是她们在家没照顾好肖尧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还会去找那个愣头青算账吗?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得不为这件事的后续发展担忧,今天她俩极力阻拦肖尧,也是担心那边干活的人多,怕肖尧寡不敌众。

    “算啦,今天这都是误会,谁知道会碰到这样拎不清的人啊?我再和他计较,那不也是脑袋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常言道吃亏是福,肖尧如果真的去和那个二愣子远战,他还真不是个。这事也是后来肖尧才知道,那小子在几十米内的距离,可以说是百步穿杨,他今天就是瞄着肖尧的白纱布砸的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头上同一位置被砸中,肖尧确实很郁闷,也很虚弱,等他被小爱叫起来吃饭时,浑身还是软绵绵的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精神比昨天还差,周薇爱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换药很疼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把缝好的伤口又撕裂了,还流了好多血,毛衣都换了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和黄莉也在客厅,对肖尧的话表示怀疑,这都一天了,伤口还能被撕裂?除非医生有意和他过不去,不然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明天换药,换个医生吧,他要是看你不顺眼,天天给你把伤口撕裂了,你永远也好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冷冰冰的语气,其实是在对医生的不满,但做贼心虚的肖尧,还以为她发觉了什么,就哼哼哈哈的应承着,不敢多接腔。

    王佳佳和黄莉,原先不打算过来,可是考虑到周敏在此,毕竟暑假还托她多日的照拂,人家远道而来,自己不出面也不像,加上对肖尧不放心,所以也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一个巴子遮住两道伤口,四人绝口不提下午发生之事,王佳佳等人再厉害,此事也不会被发觉。

    晚饭后,大家都在一起做作业,肖尧有心来做作业,可惜头昏沉沉的,他也就懒得硬撑,放弃做作业的想法,独自来到房间躺下。

    黄莉见他情绪很低落,也无心做作业,随即来到肖尧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很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,就是浑身没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午去为你请假,曹老师就说知道了,啥都没问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说,狡猾的一笑道: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让你去帮我请假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若是王佳佳去,他一定会查问,王佳佳又不会撒谎,她去就露陷了。”

    黄莉拉过肖尧的一只手,用双手压着揉搓,很担心的问他:

    “你这样老是缺课,以后怎么办?冬天伤口好的慢,不知道你还要几天,才能去上课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肖尧也很无奈,他想到了英语老师的话,略带自嘲的笑道:

    “看来孟老师说的对,我就不是念书的料,真不行,等两年毕业了,我就去当兵。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如此颓废的决定,黄莉心里很难过,她把肖尧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去当兵,一走至少要好几年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黄莉进来,并没有关闭房门,她俩的对话,外面有心都能听见。而这个有心之人,当然不会少了周薇爱。她也写不下去了,跑到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不能去当兵,你要敢去当兵,我就天天到部队去找你,让你们领导开除你。”

    看到小爱生气的模样,肖尧对她招招手,示意她别打扰她们写字,让她也坐到床边。看着眼前的两人,肖尧心里矛盾极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