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零九章 逮到巴子吃老巴

时间:2018-0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众人刚喝完老鳖汤,见到肖尧回来,都欢欢喜喜的嚷着赶紧开饭,静儿气呼呼的跑到肖尧跟前,噘着嘴埋怨道:

    “肖哥哥,她们把你的汤都喝没了,要不是田倩姐姐给你留一碗,都被她们抢光了。”

    静儿恶人先告状,可把大家给气坏了,要不是静儿自己先喝,还没人敢喝呢。肖尧暖暖的抱着静儿一笑。

    “喝完就喝完,这东西又不金贵,以后我们再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田倩姐姐做的汤,真的很好喝啊。”

    静儿的用意原来是在这,肖尧揉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只要静儿喜欢,以后就让姐姐多做几次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田倩见到肖尧和静儿说起来就没完没了,赶忙把汤断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喝吧,还热着呢,一会凉了就不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忙着上菜吃饭的功夫,小雅看到门外的单车,是一辆全新的28大车,回到屋里问道: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这车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,不,现在是我的,回去就是你爸爸的。你不是早就急着,想给你爸爸买一辆单车吗?这回正好弄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弄到了?”

    张晓雅听出了肖尧话里的关键字,她满脸狐疑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啦,吃饭吃饭。吃完饭,下午我们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边喝汤,边说话,把田倩急得暗自埋怨。都夸自己做的汤好喝,可这主角,却没有把心思放在喝汤上,这不是猪八戒吃人参果,食而不知其味吗?

    “肖尧,要是不太热,我再给你加热一下,那样味道会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田倩不死心,这次她没有再叫肖尧老板了,而是按照肖尧的话,直接喊他名字。

    “呜..呜,不用,不用,味道很好,比我爸做的好吃多了,就是少了点,不过瘾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受到肖尧忙不迭的赞赏,田倩的虚荣心,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爸也会做菜?你还吃过你爸做的老鳖汤?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连吃带喝,把一碗汤吃完,大家一起张罗着吃饭,肖尧边吃,边对大家说起他第一次喝老鳖汤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是两年前的一个仲夏,白天肖尧和母亲去机稻(把稻子,经过机器加工,变成大米),当时停电,开机器的人说,要到晚上才会有电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的肖尧,被母亲叫起来,一起去往大队的二道站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二道站,就是二级水站,是每个大队,为下面小生产队分配水资源的地方,在电力紧张时,电力输送到这个地方就截止。

    大队为了保证机稻机能正常为运转,就在二道站设立了一个加工厂,仅仅就是为了帮农民,把家里的口粮加工成米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里,肖尧陪着母亲,走在去往二道站的小水渠埂上。明亮的下弦月,把广袤的农村大地,铺满一层银光,欢畅的蛙鸣虫叫,随着他们母子二人的走近而停,跟着他们的离去而起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水响,走在前面的母亲,从田埂上的草丛里,惊出一物,冲进路边水沟里,月光下,可以看得很清楚,黑乎乎的一片暗影,在水面游动。

    这突如起来的状况,把肖尧的母亲下了一跳,肖尧顺手用自己手里拿着的扁担,砸向水面上的黑影,他感觉到扁担砸中的是一个硬硬的外壳。

    “妈,好像是乌龟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它,我们去机稻要紧。”

    这次肖尧没有听从母亲的话,他直接下到小沟里,在水里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这乌龟,我们就把它抓回去,在龟壳上刻上名字再放生。”

    在农村,人们往往喜欢把乌龟抓住,刻上自家宝贝孩子的姓名,再放归河湖,期待自己的后代,像乌龟一样长命百岁。还有许多相关乌龟放生的传说,肖尧也想做一件有纪念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当肖尧在水里,把他自认为的乌龟,按在不深的水渠底部泥面上时,他的腿,都在发抖,说话也变了腔调。

    “妈,这不是乌龟,是老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它抓上来,你爸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母亲这一说,把刚刚准备放弃的肖尧给难住了,他没捉过老鳖,知道这老鳖可是会咬人的,而且咬住就不放。

    “妈,怎么抓?我怕它咬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老鳖身上摸摸,鳖壳软的地方,就是它的屁股,你用两个手指,扣住它的两条后腿,就可以捉住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在田埂上耐心的指导,肖尧在水沟里两腿直抖,他又激动、又害怕。虽说不是在五洋捉鳖,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在小沟捉鳖,他把老鳖使劲的按进软泥里,让它无法逃跑。

    “妈,我摸不准它腿搞哪去了,你给我折一个小树枝来。”

    肖母知道肖尧的意图,随手从小沟边的矮灌木上,折断一条小树枝递给肖尧。肖尧一手接过母亲送来的树枝,一手把老鳖提出水面。

    老鳖一出水,立即伸出长长的脖子,回头就咬肖尧的手,肖尧连忙用树枝去打它的头,老鳖护疼,只好又缩回头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肖尧和他母亲也不急着去二道站了,他一路用树枝,击打着老鳖伸出的头,返回家去。

    一进家门,肖尧就把掐在手里的老鳖,扔进一个钢精锅里。

    老鳖在锅里撞击的喧闹声,惊醒了睡在里屋的肖父,他当晚回来和队长谈了一些事,喝完酒就睡下了。由于肖父明天还要去厂里,这机稻的小事,肖母就没有惊动他爸。

    肖父一见儿子抓回一个硕大的老鳖,满心欢喜,问了一下情况后,就直接吩咐烧水烫鳖,烫死老鳖后,用杆秤一秤,足足三斤八两。

    肖尧母亲不敢接触泥鳅黄鳝老鳖等没鳞鱼,整个做汤过程,都由肖父亲手完成,老鳖的肚子里,满满都是蛋花,有的已经形成硬壳,就快产卵了。

    这一顿美味的老鳖汤夜宵,至今也令肖尧难忘。

    等肖尧说完自己第一次捉鳖的事情,大家也都吃的差不多了。肖尧看着在收拾碗筷的田倩,想到苏老二向自己打听袁鸢的事情,他在心里捉摸着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们下午都要回学校去吗?周敏她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跟他回去。我们有半个月的休息时间,不会来了就走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问话的意思,是想让周敏她们在这和自己玩几天,自己也好尽地主之谊,但周敏立即就说要跟着肖尧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们跟我去,我还怎么上课?这还没消停几天呢,再让老师知道我不安心上课,搞不好就会到校长那告状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何姐姐她们可以呆在我们家啊,你放学了再过去,这样就不影响你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见肖尧不同意,周敏等人很失望,她提出了让肖尧无法拒绝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还要等袁鸢呢,我们天天在家,为你们做好晚饭,你们放学就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行程就此安排好,大家一起向小爱母亲辞行,肖尧留下张晓雅,让他们都去坐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坐车?”

    “我和小雅先送静儿,然后我就和她骑车回去,你们都到小爱家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冷的天,你把自行车,放到汽车上带着不就行了,我们到车站等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对于周敏的建议,肖尧没有采纳,他还有事要单独和张晓雅谈,这事不好公开。在肖尧的坚持下,何碧香等人才一起坐车走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想和你一起,去见见你爷爷和奶奶,方便吗?这样,我以后有空,就能去找静儿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芳菲姐姐,爷爷、奶奶可好了,我就坐你车上给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和静儿一见面就很投缘,静儿代替肖尧,热情的邀请她一同前往,肖尧笑着对小雅说道:

    “你看,静儿和芳菲姐一见面,连哥哥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四人三车,静儿直接就坐在范芳菲的车后,叽叽喳喳和她说个没完。张晓雅骑着静儿的单车,一起来到爷爷家。

    奶奶见肖尧又带回来一个成熟漂亮,充满魅力的女孩,那心里气得更甚,爷爷却张开缺牙少齿的嘴,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介绍,这才打消了奶奶的不忿,范芳菲献上带来拜望的点心,又被爷爷奶奶絮叨一通,再次言明,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肖尧和爷爷、奶奶稍坐一会后,不敢久呆,他不管范芳菲说要留在这和爷爷奶奶多呆会。骑上车子,带着张晓雅就去往车站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不是回学校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坐后面冷,我们还是坐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冷,真要冷了,你就让我骑一段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坚持要肖尧骑车带她回去,肖尧想到上次和小爱下降座位的事,他赶紧找了一家修车的地方,把自行车座位降低。他是为了防止小雅冷的受不了,好让她骑车活动活动,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现在你能告诉我,这车是怎么弄来的吧?”

    肖尧一直不说,张晓雅早就按耐不住要问,但她到现在都忍着,现在刚一出城南门,她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上次就说,想要给你爸爸买辆车,可惜搞不到票,这次来,我被巴子气得不轻,就吃他老巴,他不敢不答应,只好给我弄了一辆。”

    “吃他老巴?哥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原来,肖尧从昨天晚上巴子的话里,听出了他的话外之意,他说小偷偷到钱就大吃大喝了,而偷到东西,是要待机出手。

    所以当巴子临走的时候,他跟了出去,追问他有没有偷盗回来,没有卖出去的自行车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