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零八章 意犹未尽老鳖汤

时间:2018-02-04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田倩进门,打搅了肖尧与何碧香的旖旎,她随口调侃一句,作势就要出门,何碧香却故意说道:

    “你那点小心思,我又不是不知道,不是想赶我走吧?”

    田倩与何碧香二人,在厂里均是受到肖尧帮助过的人,而田倩在何碧香手伤没有痊愈之时,常常帮助她做这做那,两人关系自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现在令田倩感到恼怒的是,她在和何碧香交往了一段时间后,把自己的小心思,对何碧香说了,而她只知道何碧香是肖尧认的姐姐,可没想到她会和肖尧,有如此亲昵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和你俩一起去买菜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肖尧可不想让她俩一直拿自己当话题,他缓过劲来之后,随手写了个小纸条,就催着何碧香二人出门。他把小纸条贴在门上,让巴子来了等他一下。

    早上的自由市场,非常热闹,在每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,都称之为郊区,住户都是菜农,他们从周边聚集到这里,把自留地种的冬菜,家养的家畜,拿到自由市场销售。

    其他菜,都是可以任意购买的,只有猪肉,是由肉联厂独家经营,肖尧他们手里没有肉票,只能望肉兴叹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买了一些蔬菜,又买了鸡鸭,在经过一个卖鱼的地摊时,肖尧看到有个五六岁的小孩,蹲在一个男人身边,玩着一个瓷盆放着的老鳖(甲鱼)。

    那时候,老鳖是没什么人吃的,也是上不了正席的,但肖尧吃过一次,知道这玩意炖汤好吃,就准备买下来回去做汤。

    而就在肖尧弯腰,准备和男人问价之时,被小孩玩弄激怒的老鳖,张口咬住了小孩的手指,小孩受到惊吓,又被咬着不放,疼得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那卖鱼的男人急得抓住老鳖就扯,想把它咬住小孩的手,挣脱开来。可是,老鳖咬住任何东西,都是不会轻易松口的,就是把它的头剁下来,它也是紧紧咬住不放。

    小孩疼得“哇哇”大叫,很多人,都关切的围过来出谋划策。护子心切的男人,扯了两下没扯开,他也不敢再扯。大家说的虽多,但还是束手无策,只好等着,想等老鳖良心发现,自动松口。

    何碧香转身到处在观看,她看到有铺在地上的稻草,赶紧走过去折了个草尖,回来在老鳖的鼻孔里一阵乱搅,老鳖坚守不住,只好张口,放开了小孩的手指。

    肖尧见这一招效果奇佳,急忙问她哪里知道这个方法,何碧香一笑道: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也被老鳖咬过,是我爷爷用这方法解脱开的,说是老鳖被稻草捅鼻孔痒痒,它就会松口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信,这老鳖还会怕痒痒?可是 这老鳖是不是怕痒,人类不知,只有老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把这只老鳖卖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吃老鳖?这东西有什么吃头?走,走,我们不要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听说肖尧要买老鳖吃,她简直有点不可思议,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他,拉着他就走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刚才帮了我孩子的忙,你兄弟要吃,就送给你们。这老鳖是我打鱼是时网上来的,要不是看它有两三斤重,我都想扔了,带过来也是代田不装犁,你们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你送给我们,我们也不要,谁吃老鳖啊?不要,不要,你便宜点买条鱼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不好薄了老板的好意,弯腰指着一条鲤鱼。老板和爽快的把鲤鱼捞起,秤都没秤,直接把老鳖和鲤鱼,一同放进一个网兜里,让给一块钱就行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老鳖我们真不要,回家都没人会杀。”

    肖尧可不客气了,伸手接过网兜,拿出两元纸币交给老板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给小弟弟买几颗糖吃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提溜起所有的物品,拔腿就走。何碧香和田倩赶紧跟了过去,根本就没有理睬卖鱼男人,喊叫找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弄这回去怎么吃啊?我们又不敢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姐,你们不知道,这老鳖用来顿汤,可鲜了,肉质还特备细嫩爽口,这道菜我来做,你们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的都快流口水了,何碧香却还是有点怀疑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这段时间学会做菜了?原来你可是只知道吃,不知道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板,你说怎么做就行,我来帮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了,你叫我肖尧就行,以后别喊我老板,听着别扭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田倩这么一说肖尧很开心,他是见过父亲亲自做老鳖汤,可自己真没上过手,这放盐、放作料多少,他还真没准头。

    三人一回到家,发现门上纸条没动,肖尧顺手就拿下扔了,大家忙碌起来。何碧香和田倩要杀鸡宰鸭去毛,肖尧就来烧水烫鳖,顺带一会烫鸡鸭。

    肖尧知道,老鳖是不用杀死的。他把烧开的水,装进一个铝锅,残忍的将活着的老鳖,丢尽开水里,盖上锅盖用手按住不放。老鳖在锅里折腾翻滚,挣扎许久,才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田倩,老鳖烫死了,你把老鳖开膛破肚,去掉内脏,洗干净剁成块。先用料酒、醋和姜蒜等煸炒一下去腥,然后,就像炖鸡汤一样操作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就放那吧,我脱完鸡毛就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说,田倩就知道怎么做了,她手里干着活,欢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叫我们别管,你说的跟真的一样,我还以为你学会做菜了呢,原来还是当甩手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手里在脱鸭毛,她本想尝尝肖尧的手艺,现在看来,明显是不行了,她虽气不过,但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肖尧把老鳖烫死就啥事不干了,只管看着何碧香和田倩洗菜、杀鱼,他在边上胡侃。见她俩小手冻得通红,有时也会用自己的手,去替她俩捂捂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荤菜已经全部烧好就绪,蔬菜打理停当。只等范芳菲和周敏等人游玩回来,炒下蔬菜,加热一下就可以开吃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等得不耐烦的时候,巴子终于贼头贼脑的过来了,他看到屋里还有两人,就没有进来,站在门口冲着肖尧招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打听到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肖老弟,打听线上的人,哪有这么快啊,我来是告诉你,你要的东西搞到了,你跟我去看看,合适你就去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巴子是一脸的苦逼相,他这回被肖尧逮到,自认是倒了大霉了。

    肖尧一听立马来了兴致,赶紧对何碧香和田倩说一声,就跟着巴子走了。

    就在肖尧走后没多久,出去玩的人都回来了,周敏听说肖尧被巴子来叫走了,心里一阵激动,她以为被盗的钱财,找回有望。

    “肖尧临走前,让我们先吃,不要等他,可他今天,让我们做了老鳖汤,他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鳖汤?肖尧哥哥怎么吃这没人吃的东西啊?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大家都在讨论,也不提吃饭的事,就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那汤他要吃 就留给他,我们先吃饭,跑到现在,大家都又冷又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我们还是等等吧,等肖哥哥回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静儿自己虽饿,但她心里记挂着肖尧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等了,再等菜又凉了,我们见样菜都给他留点,回来热热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来喝完老鳖汤,吃点垫垫,吃热乎了不冷,我等肖哥哥回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静儿没吃过老鳖汤,听说这是肖尧要吃的,她也想先尝尝鲜。一众女孩,都有点疑惑的看着静儿,想不到小小的静儿,还敢吃老鳖。田倩赶忙跑过去,连汤带肉,给她盛来热腾腾的一小碗。

    静儿也不客气,娇俏的小嘴怕烫吹吹,轻轻的试探着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静儿,好喝吗?”

    “闻着还挺香的,就是感觉有点恶心。”

    静儿见她们在议论,感情是在拿她来做试验品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静儿说了一句,又拿起筷子,夹了块肉塞到嘴里,那细腻爽滑的嫩肉,吃的静儿暗暗欢喜,这汤不但很鲜,肉也这么好吃呢,难怪肖尧哥哥喜欢吃。

    本来听到静儿说不好喝,大家都放弃了想尝尝鲜的**,可是静儿这边说不好喝,那边却没有放下,直接把一碗滚热的汤和肉吃了个干净,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静儿吃的浑身来劲,也不用别人帮忙,自己拿着碗,又去锅里盛汤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这句话用在哪里,都是真理。

    “静儿,你敢骗我们?不好喝你还要来一碗?”

    小雅气得是火冒三丈,这么多人,被一个小孩给耍了,她和小雅同时去拿碗,要来盛汤喝。虽说她俩加入了,可范芳菲和周敏等人还在观望。

    直到小雅和小爱同样把一碗吃完,她们再也忍不住了,都要去拿碗来吃老鳖汤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等,先给肖尧留一碗下来,其他的我们大家分分。”

    田倩生怕自己特意为肖尧精心做的老鳖汤,被他们一窝蜂抢光了。她赶紧拿来一个大碗,为肖尧留下满满的一碗,这才让她们瓜分了剩下的。

    这次除了静儿没要,其他人都有份,反正够分,也没人去计较小雅和小爱已经吃过一碗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爱吃老鳖汤,吃的热火朝天的时候,肖尧骑着一辆自行车回到门前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