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零五章 亲疏远近难区别

时间:2018-01-3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人多好做田,人少好过年。大家都是会做饭做菜之人,七手八脚齐上阵,等肖尧骑着静儿的漂亮单车,闻着香味进门时,身后传来卫经理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我找到蔡老大了,他让我先来通知你,说他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静儿看到卫经理,礼貌的打了招呼。三人一起走进小爱家门。

    肖尧也知道,蔡小头为何让卫经理先来,因为他来时,已经将这次来找蔡小头的原因,对卫经理说了,肖尧知他一定是去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进门,得知周叔叔在烧火,进去没与周叔叔交谈几句,蔡小头就带着巴子和一个小弟,一起到来。

    巴子跟在蔡小头后面,从一进门,就不敢抬头,这次盗窃,虽说不是他所为,但他也是干这一行的,总有一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睡在里间的周敏,早就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,只不过她浑身懒懒的,不想起来。她在听到肖尧和蔡小头谈到偷钱一事时,立即来了精神,起身来到屋外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印象,有什么样的人,值得你们怀疑?”

    巴子这一问,聚集在一起的四人都傻眼了,她们么又不经常外出,哪里知道去观察什么人的举动值得怀疑?她们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同时都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不是我不愿意帮忙,吃线上的,和我们本就不是一路,很多人,根本就搞不清他们是哪里人,现在又没有一点印象,哪怕是怀疑对象都没有,这事不好办啊。”

    巴子特别郁闷,自己现在正是上班时间,无缘无故的被蔡小头抓来找贼,这不就是应了那什么贼喊捉贼了吗?只不过他是被反过来的,是喊贼捉贼。

    “巴子,你也别为难,我过来找你们,也不确定就能办成,只是气不过。你线上有人,暗里帮我打听打听,有消息再告诉我,能把她们的钱要回来最好,真找不到,我也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要是其他物品,只要没出手,都还有机会找回来,这钱就难办了。俗话说,银钱不过手,干我们这行的,谁现金到手,不是胡吃海喝一顿?反正被抓住,有钱没钱都少不了一顿打,不如好吃好喝一顿,吃饱划算。”

    肖尧见他这样,知道是他不想坏了行规,不想下深水。他转过头对蔡小头说道:

    “蔡大哥,我不需要你们帮其他的,只要给我查到一点线索,其余的,我自己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蔡小头知道,肖尧对巴子这样推三阻四有点不满,但他也知道,这事不能逼着巴子硬干,肖尧不是道上的人,对这些行规,只是一知半解,自己又不能一口回绝,他只好吩咐道:

    “你们叫个把熟悉线上的兄弟,悄没声的打听一下,这事不难吧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巴子晚饭都不愿在这吃,转身就想走,这地方还是少待为妙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肖尧肚里有气,他哪里去管巴子的难处?心想叫你办点事,这么不给面子,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,肖尧跟着巴子就走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肖尧回来了,那是一改怒容,满面春风,得意非凡。这让蔡小头和卫经理等人,都是大惑不解,肖尧也没跟他们解释,招呼大家快坐喝酒。

    周叔叔作为主人,家里还是首次来了这么多人,他虽说是不能饮酒,但也执意少斟半杯作陪。

    本以为来到省城,就能把损失找回来的周敏三人,见事情办的不顺利,再加上觉没睡好,都没精神,大家随意喝了几杯应场,吃饭结束。

    晚饭后,卫经理在临行前,把自己办公室的钥匙,交给阿姨,让她夫妇晚上,去自己的值班室睡觉。

    周叔叔觉得这事不妥,卫经理一句:那又不是我家,没那么多讲究,然后哈哈一笑,跟着蔡小头二人离去。

    周叔叔早就在自己的卧室中间,拉了一道帘子,将卧室一分为二,为小爱也布置了一张大床,这样一来,她们五个女孩,就可以睡在两张床上了,肖尧带着静儿回爷爷家,这一夜,也就对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爱爸妈吃完饭,都没洗涮,就被自己的女儿,催着去休息了,有他俩长辈在场,大家说话都放不开。

    肖尧与周敏她们聊了一会,想到自己既然来了省城,就该去看看范芳菲,问问这段时间,秦满江有没有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肖尧心想此事,可他又不能,把要去看看范芳菲的事情明说出来,借口就是怕走晚了,静儿受冻。

    可静儿和周敏等人,聊她爸妈和爷爷近况,聊得正热乎,根本就没有想走的意思。她们也说,晚上就让静儿留在这里,省得明天跟着肖尧一起来回跑。

    肖尧一想也是,何必这么冷的天,带着静儿来回跑呢?他知道现在没借口早走,干脆坐下,又陪她们聊天,到最后,还是她们催他走,不是她们不想留肖尧,而是他留下实在不好睡。

    肖尧不愿带着静儿来回跑,但他也不想一个人独走,虽说城里有路灯,但也有没有路灯地方,再者,一个人走,实在是太孤单了,可他又不好指明带谁走,就在那磨磨蹭蹭的,等人自报奋勇。

    以前急着要走,现在催他走他又不着急,这让她们不解,以为他还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肖尧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,你快走吧,别让爷爷奶奶等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周敏理解成肖尧还在为她们钱被偷事伤脑筋,但事情已经这样,她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张晓雅看穿了肖尧的心思,可她也没别的人好推荐,只有自己和小爱与静儿,是肖尧的妹妹,何姐姐和爷爷、奶奶还不是很熟,静儿和小爱,都不在肖尧的考虑范围内,只有她可以跟着肖尧同行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我跟你一起去,我去看看爷爷和奶奶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主动提了出来,周薇爱不是不想,可是,人都在她家,她不能走。肖尧心里喜出望外,但他嘴上还是问道:

    “你不怕冷吗?”

    肖尧这句话一问出来,大家就都明白,为什么他在这犹豫不走了,原来是一个人不敢走。张晓雅也不多说,坐到车后,跟着肖尧走了。其他人都没什么,只有小爱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到底喜欢谁?”

    坐在车后的张晓雅,冷不丁的问了肖尧一句。

    “傻问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哥——哥,我不是那意思,我是问你到底想和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小雅被肖尧的态度惹急了,把哥哥两字喊得很开。其实,肖尧知道张晓雅的意思,可是他真的不好选择,这也是他的真心话。见到肖尧不回答,小雅再次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知道小爱的想法吗?你知道黄莉姐的想法吗?还有周敏姐,你到底打算怎么办?我都替你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着急有什么用?你说,我能告诉谁,对谁说我不喜欢她?”

    “那你总得分个亲疏远近,区别对待吧?你这样下去,都会被你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哥哥对你分了吗?”

    肖尧的两个你说,就像两记闷棍,把张晓雅打蒙了,是啊,肖尧没有分,是她自己刻意避嫌,心里都不是滋味,她又怎么能逼着肖尧去做违心的事呢?

    她把抱在肖尧衣服外面,被冻得冰冷的小手,伸进肖尧的外衣里面,感触着肖尧那强健的肌肉,手上传来热乎乎的感觉,心里舒服极了,

    张晓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掀起肖尧的外衣,把脑袋都钻进肖尧背后的衣服里面。她早就想对肖尧说这些话,可她今天在这说了,和没说一样,自己这旁观者都解不开,你让当局者怎么解?

    “小雅,你别怪我花心,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,我不忍、也不会伤害她们任何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没怪你,我知道我的心,也知道她们的心,谁都不能怪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惬意的躲在肖尧的后背外套里,这些话,就像是自己对自己的呢喃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太晚,肖尧在经过码头时,打消了想去看看范芳菲的心念,留待明天再来。

    爷爷、奶奶知道肖尧晚上要回来,两位老人家已经就寝了,只把门给留着。

    肖尧和张晓雅进门的声音,惊动了没有多少瞌睡的老人,在询问知道是孙子回来后,也就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张晓雅才想起,王佳佳曾经叮嘱过她的话,让她尽量不要和肖尧睡在一起,还特别指出,让她不要单独和肖尧睡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想起归想起,小雅没有一点害怕的心思,甚至想到,肖尧真要是会对她怎么样,她也认了。曾经误以为周薇爱被肖尧哥哥那样了,她还有点嫉妒呢。

    就这样,张晓雅抱着很矛盾的心理,和肖尧单独躺倒了一张床上,那心里的忐忑自不必说。可就在她还在惶惶之时,却听到了肖尧均匀的呼吸,和轻微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张晓雅气得都想把肖尧打醒,有这么累、这么困吗?都还没好好说句话呢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的张晓雅,只能把自己往肖尧后背上靠靠,她真想翻过去,睡到他的右边去,那样,她就可以躺在肖尧怀里睡觉了。可她只是想想,终究没有付诸于行动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