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零三章 四人同行三被盗

时间:2018-01-3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敏听到袁鸢一算,错过明天中午,还要等一个星期,她就直接跑了。何碧香面对袁鸢的疑问,她手里不停的忙活,嘴里说道:

    “她呀,说到风,就是雨,现在只有看能不能拦到过路车了,一般晚上在这时候,还有长途班车经过,但在这里不停,不过有人拦车,他们还是愿意带客的,那是司机和售票员赚的外块。”

    袁鸢和何碧香很快收拾完毕,两人带着包袱,来到厂边的马路上,只见赵大已经拦住了一辆长途客车,站在驾驶室的下面,和司机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了,快上车,周厂长回家拿东西了,让我先在这拦车,你们运气真好,她刚走,这辆车就过来了,我让师傅在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,师傅可以等等我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,你快点,别让车上人等急了。晚班车人不多,都坐得下。”

    司机热情的回答着,怎么不可以呢?多一人就多一分收入,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问话的是田倩,她看到袁鸢和何碧香上车,就知道一定是去看肖尧,她按耐不住自己的心,问了司机一下,就跑着转回厂里。

    田倩回到宿舍,换了一身漂亮的新衣服,提着个小包,几乎和周敏是一同来到客车边。

    “周厂长,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看他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田倩有点担心,毕竟周敏是她的领导,服从管理已经成为习惯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以?早知你也想去,我们就约你一道了,我还担心你要回家呢,快上去,别人都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田倩有此感恩之心,周敏是希望看到的,她和何碧香没有邀约田倩,是怕她为难,这下正好,人多也能壮胆。

    四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赶到中转城火车站,又连夜乘坐去往省城的火车。

    在家千日好,出门时时难,这话不是白讲的。就在她们四人,从中转城赶往省城买票的时候,已经被两个家伙盯上了,他两也买了去往省城的火车票,一路尾随。

    扯回头再说肖尧那天下午,陪着吴靓媛来到五洋中学后,和她到五洋镇瞎逛了很久。吴靓媛也一改往日的矜持,放开胆子,挽着肖尧并肩前行。

    肖尧虽说想和她保持一点距离,但他真的不忍心,推开她,就是伤害她。

    吴靓媛没有坚持让肖尧在这陪她,而是早早的和他一起吃了晚饭,趁天色还亮,催促肖尧回校。她非是不想,而是不能,只因天寒地冻,除非再去开房,否则,她终不能与肖尧相守一夜。

    肖尧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吴靓媛,单身飞骑,在天黑之时,来到思路镇。

    他来到张晓雅家,见小雅父母正好都在,大家一阵寒暄过后,肖尧喝了点茶水,不顾小爱的埋怨眼光,借了个手电,喊上王岩,陪他一起前往学校。

    天黑路难行,肖尧又胆小怕黑,不敢独自一人走,他也不是不想留下,张晓雅父母也让肖尧去小爱家睡觉,明天再走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小爱再大胆,也不敢在张晓雅父母面前,独自陪着肖尧去往她家,小雅也同样没敢提出陪着他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让肖尧独自一人睡在小爱家,他觉得不如绑着王岩一同回校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连晚回校,还来教室上自习,操心命的王佳佳和担心命的黄莉,都按下心来。

    对于王佳佳的询问,肖尧也没有隐瞒,直接说自己是五洋镇取自行车,和吴靓媛一起吃完晚饭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日子飞快,半月时间一晃而过,这个周六中午,王佳佳和黄莉正准备去打饭,却见到同学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,找到宿舍。

    二人走出寝室一看是何碧香,立即大喜过望,她俩连忙放下手里的饭盒,拉着何碧香一起来找肖尧。

    原来是袁鸢对她们说了自己上次来找肖尧,害得他被老师赶出教室。周敏也是读过书之人 ,知道这样大鸣大放去找肖尧,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周敏让何碧香单独去找王佳佳和黄莉,有她俩带着去找肖尧,这样就会避免许多麻烦,而她们三人,却在校外等候。

    走在去往食堂打饭路上的朱习焕,看到王佳佳和黄莉,带着一个女人往男生宿舍走来,他立即返回,把此事告诉肖尧,肖尧想不起来会是谁来找他,也就好奇的走出寝室。

    “何姐?你怎么找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肖尧一眼看到何碧香,可不令他大吃一惊。而何碧香一见肖尧,那眼睛就泛红,想哭又不敢哭,想上前抱着他,又不敢抱的镜头,更让肖尧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王佳佳和黄莉也发觉事情不对,赶忙拉着肖尧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个人来的,周敏她们还在马路边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何碧香说这话,是带着哭腔说的,她虽说年龄比肖尧大,可在她心里,肖尧是她的依仗,是她的靠山。

    看到何碧香此情此景,又说周敏她们都来了,肖尧的第一意识,即是厂里出大事了,他赶忙和大家一起来到校外,找到周敏等人。

    而周敏在焦急的等待后,见到肖尧走过来,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直接扑到肖尧怀里就哭。这一幕,把王佳佳和黄莉都吓坏了,黄莉此时,哪里还有一点吃醋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周敏,别哭,没事的,只要你们人都好好的,天大的事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边拍着周敏的肩膀,一边柔声安慰。田倩也很想像周敏一样,可以扑在肖尧的怀里,宣泄一下自己的感情,可她不敢,只是走到肖尧身边站着,默默的流泪。

    看到周敏她们人都没事,肖尧放心不少,可一想到小惠阿姨她们,肖尧又是一个心惊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了,小惠阿姨他们都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他们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完全放心了,见到他们三人这模样,袁鸢也在一边陪着掉眼泪,没心没肺的肖尧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们几个,搞得好像是来为我吊丧一样,都这么哭哭啼啼的,我要是真的死了,你们这样为我流泪,那我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。”

    “满口喷粪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不许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不撕裂你的嘴,拿草纸擦擦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句话,引起众人的愤怒,但那悲伤的气氛,立即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只有袁鸢一人没有开口骂他,可也向肖尧投来埋怨的眼光。周敏连骂两句还不解气,作势就要揪肖尧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算我说错了,都没吃饭吧,我们到小菜馆吃饭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躲避,周敏也没有真揪。几人刚走进小菜馆坐下,门口光线又是一暗,肖尧抬头一看就乐了。

    原来,放学后,张晓雅就被周薇爱缠着要来找肖尧,小雅磨磨蹭蹭不乐意,但最终架不住小爱的软磨硬泡。

    等她俩来到肖尧宿舍,见到朱习焕时,朱习焕只告诉他们,肖尧到马路边去了,她俩也随后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何姐姐,周敏姐,你们怎么都来了?”

    “田姐,袁鸢姐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和小爱一进门,就被眼前的几人惊住了。她俩怎么也没料到,这四个人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九人一桌,八艳齐聚,当真是亮瞎人眼。就连小菜馆的老板,也不得不赞叹。

    菜烧糊了,盐放两遍,走路也多次跘了板凳腿,小老板不怪自己,只承认红颜真是祸水。

    大家一见面就在一起寒暄,肖尧想问问情况也没机会,只好想着等喝酒在叙。

    等到几道菜上桌,肖尧来要酒,却被周敏拒绝,她们四人,昨晚连夜赶路,今天早饭都没敢吃,现在饿得是前心贴后心,哪里还有心情喝酒?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们都搞得像逃荒似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她们几个,,一点不顾形象,吃饭狼吞虎咽,肖尧心里难受,再也忍不住等她们吃饱再说了,边吃边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敏本想等吃完吃饱之后,单独和肖尧讲,但此时见到肖尧相问,也顾不得保留那么一点点脸面了,只好讪讪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人,昨晚在火车上,有三个人被偷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个人一起,有三个人被偷?你们真行啊哈哈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听说只不过是被偷,肖尧哪里还不开心?一切担忧都被摔在脑后,偷就偷呗,就像你干活挣钱一样,那也是小偷的职业,不是偷你就是偷别人,总有人被偷,没啥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?你个没良心的,我们还不都是为了来看你,才被偷的,咋不把你给偷光了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轻松对待被盗的事情,也让她们的心情放松了不少,周敏就把她们在深夜到达省城,发现被盗的事,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她们连夜坐上开往省城的火车后,没多久,几人就又累又困,在座位上很快就睡着了,等火车到了终点站,她们才被闹哄哄的旅客吵醒,几人赶忙起身下车。

    来到车站外,她们准备先去招待所住一晚,今天一早再乘车来找肖尧。可是,等周敏来找介绍信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,两张介绍信和钱,都放在她自制的钱包里。

    发觉周敏被偷,何碧香和田倩也急忙来查看自己的钱物,她俩的钱包,也同样不翼而飞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