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四百零一章 嬉皮赖脸耍流氓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苏家两兄弟,在苏老三的背下说明下,也和苏老三一样,确定范芳菲已经是肖尧的女人了。他们哪敢怠慢,不但好酒好菜招待,那殷勤的态度,更是没得说。

    苏老二见一直文质彬彬的袁鸢,像个淑女一样,一颦一笑,都是那么的矜持,心里暗暗欢喜,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敢造次,不管是言语上还是行为上,他是搜肠刮肚,尽显学识才华和优雅风度。

    范芳菲和袁鸢,虽说有肖尧这层关系,但她俩毕竟初次和他们三兄弟相识,自己又是女儿之身,应付几杯酒后,就不敢再喝。

    苏家三虎下午也要干活,见她俩不愿再喝,也就不再相劝,吃饭道别后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袁鸢在范芳菲家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按照肖尧所说的路线,直奔周镇。

    这个周日,肖尧无事一身轻,潇潇洒洒的陪着王佳佳,一同经过他爸的工厂,领了父亲的一顿训,然后回到家中,陪着母亲吃了一顿晚饭。

    等到周日中午,刚吃完午饭,肖尧就向母亲辞行。肖母不疑有它,自认为肖尧是想早点到校,慈母千叮咛、万嘱咐,叮嘱肖尧在校,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要打架闹事。

    肖尧当然拍着胸口保证,绝对不会和人打架,一定会好好学习。可等他走远,回头看不清一直在门口张望,不忍离去的老妈的身影时,就掉转方向,向着五洋镇走去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,暖洋洋的照在肖尧的身上,他已经好久,没有这样走着去五洋镇了。他的第一站,就是先到吴靓媛家,约她一起去上学。

    吴靓媛在饭后也有些期待,她知道,肖尧的自行车,还存放在渡口这边的朋友家。她昨天回来时,特意去看了看。

    每到冬季,在农村亦称为农闲,特别是这个时候,离过年还远,大家亦不要为过年,忙着筹备物品。这个时期,就叫闲来无事,赌钱听戏。

    喜欢喝酒之人,往往也是爱赌之徒,吴靓媛的父亲饭碗一丢,就出去找人打小牌,而她母亲,则被儿子缠着去听小导戏、大鼓书。

    吴靓媛一人在家,把残席收拾洗涮干净后,又把早晨精心编织好的,光溜溜的辫子解开,在自己的房间,对镜理红妆。

    肖尧进到吴靓媛的家门,见堂屋没人,转脸就看到吴靓媛在房间里,把着自己的辫子,背对着自己,一动不动的在发呆。

    肖尧恶作剧的顽劣心性又上来了,他悄悄潜行两步,用双手捂住了吴靓媛的眼睛。

    按道理,一个单身女孩在家,被人悄没声息的捂住眼睛,那反应不是惊叫就是挣扎。

    可令肖尧失望的是,吴靓媛除了肖尧在刚接触到她,吴靓媛有一点点意外微动,然后就一点也不挣扎,反而把自己的身子,靠在身后的肖尧怀里。

    偷袭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,肖尧很没趣,就准备放开手,来玩吴靓媛的辫子,可双手却被她那凉凉的小手,压在她的脸上不让拿开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你今天会来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在说话时,还是松开了肖尧的手,她继续坐在凳子上,回过头,仰着脸,看向肖尧。

    在她那娇嫩的小脸上,眼睛的上下位置,微微印有肖尧的指印,把肖尧心疼的一阵揪痛。心想,这脸也太嫩了,捂个眼也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弄疼你了吗?你的手怎么那么凉?我来帮你捂捂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不冷,刚才洗碗洗的。你帮我梳辫子吧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的要求,正是肖尧求之不得的,他见吴靓媛的头发一点也不乱,就拿手在上面乱揉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叫你梳辫子,不是让你弄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弄乱了,还梳什么辫子啊?”

    对于肖尧的狡辩,吴靓媛已经很习惯了,她也不再言语,任由肖尧把她头发揉乱,再用手指分离,又拿起梳子,慢慢梳开理顺。带他弄好半边后,自己接替,把半边发分成三缕,交叉编织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上次问我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肖尧装佯,他正在精心打理吴靓媛的另半边秀发,吴靓媛突然发问,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。

    “肖益阳对你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没有说什么,他知道我和你不在一个学校念书了,写信过来,叫我多抽点时间照顾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毛病,作为老同学,相互之间叮嘱关照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“那他不说,你就不照顾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上次我是想着去看你的,你现在也知道,王岩在场,我和他都一身烂泥,我们还被别人称之为泥猴。我就没好再去学校看你,你别老是想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想不开的?只要你想开就好。我只想告诉你,我心里装不下别人。”

    面对吴靓媛近乎表白的语言,肖尧不是 听不懂,可他不敢接腔。老同学的暗示在先,他怎可夺人所爱?

    吴靓媛熟练的编织好一条辫子,又来编织这半边,肖尧也想来替她编,但吴靓媛不让。他编的辫子,不好看不说,还松松垮垮的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回学校吗?”

    “回啊。我来和你一起走到渡口,就骑车回学校,现在路都干巴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一扭身,把肖尧玩在手里梳好的辫子夺了过来,气呼呼的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的,又生什么气吗?那我晚上,陪你吃过晚饭再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搞得好像人家求着你,想吃一顿晚饭一样,你要走,现在就走,我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肖尧听吴靓媛在说这话的时候,嗓音都变了。赶忙转到她的正面蹲下,抬头看着她的眼睛,发现她的眼圈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看。你快走,别在这碍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走,今晚我还那都不去了,你到哪,我就跟到哪,我今天就当你的跟屁虫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被肖尧嬉皮赖脸耍流氓的神情,弄得“噗嗤”一笑,满脸的哀怨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你要说话算话,不然,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等她重新编好辫子后,二人一同踏上去往五洋中学的道路,同样的情景,吴靓媛觉得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,肖尧呢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走了,你还没走,咋不一起走?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离开家后不久,王佳佳来约肖尧同行,得知肖尧已经走了,她心里一沉,可她并未有在脸上表露出来。可那神情,却未逃过肖母的眼睛,她看着眼前的王佳佳,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品行相貌,为人处世,家事外活,以及对肖尧的关爱,王佳佳都是肖母的第一儿媳人选,只可惜人言可畏,乡风民俗,不是她想,就可以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昨天就让他上学不用等我,我担心家里有事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心神不定,随口撒了个不圆润的谎言,就和肖母告别。肖尧妈妈不知道肖尧为何不等王佳佳,也不知道为何,王佳佳在得知肖尧走了,就那么失落。难道儿子和她闹矛盾了?

    “真是苦了这丫头。”

    肖母再次叹息一声,看着孑然前行的王佳佳,摇摇头,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以后让赵平尽量少到学校来找我,最好不来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和肖尧一起走到渡口等船,突然就对肖尧说起这事,这话让肖尧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?他是对你讲了什么过分的话,还是行为上有什么不自觉?”

    “你想哪去去了?我是怕影响不好,他毕竟在这名声太大,认识他的人又多,别说同学背下说我,就连老师在课堂上,都隐晦的提醒我了,让我不要和不该来往的人打交道,安心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肖老弟,哈哈哈,你真行,上次你们一大帮泥人在我船上,我认不出你,你竟然也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怎么知道我在那些人中间?”

    肖尧正在想吴靓媛说的话,却被靠到岸边渡船上的船老大,打断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咋知道的?说起来,我还要谢谢你呢,我最近在和吴哥学习开船技术,就该明白我是咋知道的了。哈哈哈,你弄那么大动静,也不知会我一声,好歹也能让我见见世面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啥世面?只不过就是谁对谁错的问题,你还是把船划好,赶紧学会开船是正理,你看看,架桥的脚手架,都快合拢了,你就要失业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拉着吴靓媛踏上渡船,走到船老大身边,伸手递给他一根烟,两人点上,又指着下游不远处的架桥工地。

    “是啊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我现在就是学会了开船,还不知道,哪里会要我去当个临时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想法就不对了,不管有没有地方要,先学会开船再说,技多不压身,多一技总比少一技强。他们客运就不找临时工?吴哥不能帮你推荐推荐?”

    吴靓媛过河是不要交费的,但肖尧需要,他拿出零钱递给船老大。

    “赶紧收起来,你这不是骂我吗?吴哥不是不帮忙,可他也只是个开船的小工人,有心无力啊。”

    肖尧知他不会收,也就不再作态。

    吴靓媛见肖尧一上船,就和船老大聊起来没完,那小嘴噘得老高,满脸的不乐意。船老大发现后,就知趣的提前开船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