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九十九章 衣着光鲜来辞行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薇爱从厨房端菜出来,余怒未消,又增新气,说出的话,根本就未经大脑考虑。现场年纪最大,而又被小爱直接针对的范芳菲,赶紧出来圆场。

    “小爱妹妹,你话可不能乱说啊,我们可不想一个一个都被你哥哥给吃了,我们还要吃小爱做的好吃的菜呢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也觉察打自己刚才言语有失,赶紧转身又去端菜。范芳菲略带嗔怨的瞪了肖尧一眼,也招呼大家坐下吃饭,小爱回来,又忙不迭的坐到肖尧身边,引起大家一阵嬉笑。

    其实,范芳菲是很厌恶别人,在她那高耸的胸口上看来看去的。她也注意到了肖尧的眼光,老是停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可是,让她感到奇怪的是,她对肖尧看过来的目光,没有一点讨厌的心理,反而有点得意,她严重的怀疑自己也中毒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把范芳菲按坐到上席,自己和黄莉坐在一起侧陪,对面坐着张晓雅和袁鸢,肖尧和小爱坐在下首位置。袁鸢想去和肖尧换个位置,被张晓雅拉住不让。

    只要有座位吃饭, 肖尧坐哪都行,可就在他拿过酒杯,想让小雅也给自己倒酒时,却被小爱把酒杯强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说了,你昨晚才喝醉了,至少两天不能让你喝酒,今晚我们给袁鸢姐接风,没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不能你们几个女的喝酒,叫我一个男人看着吧?”

    肖尧不贪酒,但这样的场景,是他不能接受的。要不喝大家都不喝,他没意见。大家见他说的可怜,同时心生不舍,周薇爱也把眼光看向范芳菲,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点菜,吃个半饱再喝。但只能少喝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可不想被新来的范芳菲,夺取自己的主导权,主位可以让你坐,这是礼节,主导不能让你拿,这是原则。所以,她不等范芳菲发话,就变向满足了肖尧的请求。

    当然啦,即使范芳菲同意给肖尧喝酒,只要她不同意,肖尧也不会违背,但她不想那样去做。

    得到王佳佳许可,张晓雅也开心的给肖尧斟满酒,而黄莉和小爱,同时给肖尧夹菜,并催他赶紧吃。

    袁鸢看着一桌的姐妹,有争有吵不留怨,其乐融融。尤其是小爱,亲昵的缠着肖尧,这多像几年前的自己啊,一心一意都扑在心爱的男孩身上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都说是为了袁鸢接风,这一桌酒,就都把矛头指向了她。

    虽说每次喝酒都是随意,没人要求喝多喝少,但聚少成多,一通回敬下来,也是袁鸢太实诚,她那脸上已经完全通红,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。

    肖尧一时喝的兴起,他敬范芳菲一杯酒,直接喝了满杯,众人阻挡不及,都来埋怨张晓雅,不该给他倒满。小爱更是不依不饶,张晓雅不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愿意倒酒谁拿去,我到现在给你们倒酒,都是满杯,你们没有一个说话,现在你们看他把一杯酒喝光了,都拿他没办法,就拿我出气,这不明摆着是吃柿子捡软的捏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小雅假装生气,又要给肖尧倒满,小爱急忙阻拦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你不软,不捏你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她这一下,就有三个人同时中招,把头向桌外一偏,喷出口中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酒。

    范芳菲喝倒一半,正在犹豫自己是喝干还是不喝干,黄莉正和袁鸢来对饮,若不是三人见机的快,这一桌子菜,铁定是没法吃了。

    三人被呛得泪水都流下来了,王佳佳也是笑弯了腰,三人指着周薇爱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被人笑得醒悟过来的张晓雅,可受不了了,她离开座位,作势就要来撕小爱的嘴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妮子,在哪学会了这些俏皮的流氓话来对付我,我来看看你的嘴是软的还是硬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撕扯,肖尧又成为轴心,小雅是进攻方,小爱是防守,肖尧当然是要控制小雅多点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还护着她,她都被你宠坏完了,什么话都敢说,什么事都敢做,简直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每到这个时候,肖尧和稀泥是最拿手的,没有谁对也没有谁错。什么原则,什么规矩,在他的嘴里就是:家里人,有什么好较真的,大差不差就得了。

    呛酒的三人中,要数范芳菲呛得最厉害,这边战火被肖尧扑灭后,她直接提出自己不能喝了,这也得到黄莉和王佳佳的支持,她俩主要还是不想让肖尧再喝。

    肖尧眼看这酒喝不下去,自己也没了兴趣,就在大家一致要去盛饭来吃时,袁鸢把自己面前酒杯自己倒满,然后端起面对肖尧。

    “肖尧,这最后一杯酒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还想让她少喝点,意思一下就行了,没想到还没等肖尧开口,袁鸢已经把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进胃,泪出眼,但袁鸢却笑着说:

    “好长时间了,我都没这么开心过,你们别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说话,看着肖尧拿过小雅面前的酒瓶,把杯子倒满,仰头喝下。

    “袁鸢,希望你以后,能记住今天的开心,忘掉过去的忧愁,那就不枉我们相识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会的,下次你再见到我,我保证长得胖胖的。”

    感情她喝了不少酒,还记得肖尧说她太瘦了呢。周薇爱斜眼看看肖尧,等着袁鸢道:

    “袁鸢姐,你肯定是被肖尧哥哥下毒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小爱,可不能和谁都开玩笑。都吃饭吧”

    王佳佳生怕这口不择言小丫头,带起袁鸢的心酸往事,紧忙打断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吃完饭,又在一起说笑了许久,王佳佳把袁鸢叫上,四人一起去小雅家。

    肖尧睡了一下午,喝酒刚到兴头上又被打断,意犹未尽的他没有一点睡意,就想到吴哥一定来了,想去看看他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和王佳佳她们一起走到码头,他自去找吴哥聊天。

    在厨房和范芳菲一起洗碗的周薇爱,一转眼出来,不见了肖尧,她认定是被黄莉姐叫走的,气得她噘着嘴想去找回来,可范芳菲没让她走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喜欢你哥哥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当然喜欢哥哥啦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知道这小丫头在和她玩字眼、打哑谜,她擦擦手上的水迹,把小爱拉着,一起坐到板凳上。

    “小爱,别和我打马虎眼,我看得出来,你的喜欢,不是对哥哥那种。不过,他真的很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也喜欢肖尧哥哥?”

    周薇爱很警惕的站了起来,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看着我,我才不抢你哥哥呢,你能告诉我,他的一些事情吗?还有那个王佳佳和黄莉,又和他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也可以,不过,你以后也要把我打扮一下,还有就是...”

    周薇爱说道这里,只把眼睛看着范芳菲的前胸。

    肖尧在吴哥处没敢多聊,等他走出码头宿舍时,才感到恐惧。他又不好回去让吴哥送他,总不能去对他说,我一个人回去怕黑,让他送自己吧?

    虽说相聚不算多远,但肖尧一路上自己吓自己,等他猛然冲进家门,用后背关上大门靠在门上时,头上的冷汗,滚落一脸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,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正准备洗脸洗脚的范芳菲和小爱,被肖尧突然撞开门,受到的惊吓还没退去,又看到他满头满脸是汉,脸色煞白,都惊慌的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...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一看到黑暗,就会在脑海里泛起恐怖场景的坏毛病,可是真把他害苦了。只要有一个人陪着都行,可是今晚和大家一起出门时,他竟然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不会是发烧吧?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是锻炼身体。”

    肖尧支吾着糊弄过去,就到卫生间去洗脸。

    范芳菲看着肖尧从眼前走过,她很迷茫,想不通肖尧为啥会这样。当晚,她和小爱在房间里说了好久,直到二人都很困了,才一起睡去。

    肖尧他们第二天上学走了不久,范芳菲和袁鸢就到车站打听,得到消息说,今晚有车过来,明天可以走。

    袁鸢急忙要回姑姑家交代一下,并央求范芳菲与她同行,好让她姑姑放心让她前往省城。

    袁达牟在昨天下午就赶了回来,见妹妹不在,自行去了同学家,他内心很着急,但又不好埋怨自己的姑姑,只能默默祝愿妹妹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袁鸢的姑姑虽说是让她不要走夜路,可她真的一夜没归,她也很不放心,一夜牵肠挂肚不说,还在那胡思乱想,侄女真要是从自己家走了,她将会内疚、自责半辈子。

    待他们见到袁鸢衣着光鲜,身边跟着一个时尚靓丽的女子一起归来时,她姑姑和哥哥当然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袁达牟告诉妹妹,阮家这两天没有任何动静,找人打听,也没有听到那边发出什么狠话。据说是他们找了谭猛,但被他老婆给骂了回去,他们是不是会另想办法报复,尚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当袁鸢提出要和范芳菲一同去省城时,袁达牟不放心,不同意,但他姑姑却很支持袁鸢出去找班上。

    见到侄女跟昨天就像换了个人,精神面貌也比以前好了太多太多,姑姑当然支持袁鸢和范芳菲同行,她觉得,像范芳菲这样的女子,是一定不会害自己侄女的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