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有胆量也吃了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袁鸢自叫了一声“芳菲姐”之后,就一直坐那不说话。范芳菲不知道她和肖尧是什么关系,就坐到她的身边,过来和她聊天。

    肖尧心情烦闷,中午想喝酒,范芳菲不让,说他昨晚才醉酒的,今天再喝伤胃。三人直接要了米饭,吃完就一起来到小爱家。

    范芳菲昨夜为了照顾醉酒的肖尧,几乎一夜没睡,到了这个时候就有点困倦,她去昨晚睡觉的房间睡觉,只留下肖尧和袁鸢在客厅说话。

    肖尧把自己准备让袁鸢去周镇食品厂上班的想法,和袁鸢说了一下,还特意告诉她,那里基本都是女孩子,她在那应该不会感到孤单。

    但肖尧的前提是,必须让袁鸢的家人送她去,自己一个没时间,再一个就是不想让她家人误解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想让家人知道,也不会让他们担心,我会把事情说清楚,保证不会让我哥他们误会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很不理解袁鸢的这种想法,他觉得袁鸢太固执了,即使父母和哥哥没能给你适当的安全保护和归属感,但你也不必做的如此决绝吧?

    袁鸢好像看穿了肖尧的心思,她在想了一下之后,又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在我们那里,那些婶子和大妈们,特别喜欢打听别人家的私事,然后就到处乱说,我父母又是搁不住话的人,很难保证不会传到那边去,那样对你我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么想,那就只能等到下个星期,我送你过去,不把你安全送到地方,我不放心。你一个女孩子单身上路,我有个闪失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些话,肖尧说的很平淡,但听在袁鸢的耳朵里,却让她感到非常的温暖。她有点泪眼婆娑的看着肖尧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这也许就是周薇爱说的下毒吧。

    袁鸢真想对他说,自己可以找去,但她又有点期待让肖尧护送,享受一下那种被呵护的感觉。

    肖尧也在心里犯难,自己都好几个星期没有回家看妈妈了,他能想象出,每次让王佳佳带信回去时,妈妈脸上露出那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来到思路中学,事情一茬接着一茬,自己分身乏术。他又想到了孟老师说的话,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念书考大学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要是真走不开,那就让我来送他去吧,也不必等到周日了,车子一来,我就带她走,算是我帮你一次忙。”

    本来去到房间准备睡觉的范芳菲,听到他二人的谈话,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了,她起身来到客厅,替肖尧分忧。

    “真的?可是,你回去不用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上班有的是时间,我是给单位画宣传画的,只有上新的剧种或有重大活动,才需要更换,也会提前通知我,平时都是自由时间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能帮他解决这一难题,肖尧当然很高兴,他随手从口袋掏出几十元钱,递给范芳菲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这点路费我还能出不起?就是让你出,也用不了这么多吧?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听我说,我这是麻烦你,带她去买两件衣服,她这身衣服太旧了。不管怎么说,女孩子出远门,总的穿的漂亮一点吧?何况她穿一身旧衣服和你一起出门,也不般配啊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这时候总算彻底明白,小爱为何说他哥哥最会下毒了,为何他的身边,会围绕那么多极品的美女而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从他为袁鸢帮忙找工作,到担心她的人生安全,直至现在拿出钱财,为她添置新衣,顾全她的体面。试问,这世上有哪个女孩子,会架住他这般细致体贴,无微不至的全方位下毒?

    人都是感情动物,受尽磨难的袁鸢,更是如此,不能说她的父母和哥哥不关爱她不心疼她,但那在任何人眼里,都会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故事里说的,一个正处于叛逆期的女孩,一早和母亲吵架,离家出走,等到傍晚时,饥肠辘辘的她来到一个面馆前,看到别人都在吃着热气腾腾的面条,她都走不动路了。

    可她负气出门时,没带分文,面馆的阿姨也许看到了小女孩的难处,就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饿了吧?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阿姨给她端来一碗滚烫的面条,还在上面加了两个金灿灿的煎蛋。小女孩一边吃一边流泪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以后,一定会报答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慢慢吃,这没啥。我知道,你是和你妈妈发生争执,一个人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在不久前,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人,手里拿着你的照片,在到处打听你的下落,并且对我们说,她孩子出门,口袋里没装钱,让我们谁见着了,都给她吃碗热的,她会回来给钱的,她还说你喜欢吃煎鸡蛋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妈从小把你养大,不知道为你做了多少碗面条,煎过多少个鸡蛋,我这一碗面条两个鸡蛋,真的是微不足道。你要报答,就去报答你的妈妈吧。孩子啊,吃完赶快回家吧,别让你妈妈等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懂了,她没等吃完,就向家里跑去。远远的,她就看到自己的母亲,还站在村口的大树下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妈妈...”

    小女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愧疚的情感,扑倒在她妈妈的怀里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,非常透彻的诠释了,养育之恩被我们当成了习惯,认为是理所当然,而滴水之恩我们却会铭记,理当报答。

    袁鸢此时的心情,又怎么可能有它?她已经被肖尧感动得一塌糊涂,根本说不出任何话,唯有那两行热泪,止不住的潸然而下。

    范芳菲心疼的走到袁鸢身边,轻轻抱住她抽动的双肩,带着她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俩走出家门,肖尧的眼光许久没有收回。他发觉这袁鸢,原来肯定是“圆圆”,一定是泪水流多了,现在才名不符实。

    人去室空,百无聊赖的肖尧顿觉犯困,他丢下一切烦心事,且梦周公。

    客厅杂乱的说话声,惊醒了睡在房间的肖尧,他抬眼看到窗外已经黑了下来,心想,这一觉睡得太沉了,他连忙起身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们小声点,都不在意,看把哥哥吵醒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该起来了,都睡多久了?快去洗洗,准备吃饭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,除了范芳菲和袁鸢,不但小雅和小爱回来了,就连王佳佳和黄莉,也都赶了过来,她俩不来心里不踏实啊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担心,孟老师已经知道错怪了你,他在班上就说了,回去让你去找他,他要当面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黄莉一上来,就向肖尧说明情况,好让肖尧放心。他到不在乎老师道歉不道歉,只要能解除孟老师的误会,他就心满意足。对于老师的道歉,他认为还是不要为妙。

    换上一身新装的袁鸢,看到肖尧在打量她,不由得一阵脸红心跳。范芳菲的眼力,和购买衣服的搭配艺术,还真不是其他几个女孩能比得上的。

    “肖尧,怎么样?这衣服和发型,都是我为她精心挑选的。袁鸢,你站起来,转一圈,给他看看我装扮起来的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袁鸢还很不好意思,但被小爱和小雅拉扯着,羞答答的在肖尧眼前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带着弧度的刘海,俏皮的弯曲在她纤细的眉毛上方,齐腰的秀发,拉的笔直,末端也剪的很平整,淡青色的上衣,巧妙的掩映住她原先暗黄的脸色,反而略显娇艳白嫩。

    淡白色裤子的配淡青色上衣,色彩很协调,很柔和,也很干净!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船行皮鞋。

    她那因过于瘦弱而难以吸引人眼球的前胸,也被范芳菲拾掇的有模有样,傲然耸立。

    虽说袁鸢不及其他几个女孩,那么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惊艳,但她却实实在在的属于非常耐看,越看越好看的那一种美女。

    肖尧一边看,一边点头,嘴里还不住的夸赞着,并且在心里和午饭前的她做着比较。

    佛要金装,人要衣装。袁鸢这前后一比,确实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袁鸢姐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要是再长胖点,就会更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没有在意到小爱那带有醋意的口气,还由衷的发表了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知道哥哥是个花心大萝卜,见一个爱一个,凡是漂亮的女孩,你都不放过。你干脆把袁鸢姐留下好了,几天好吃好喝的就长胖了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说完,就气呼呼的跑到厨房去了。肖尧环视一周,除了范芳菲在掩嘴窃笑以外,其他人都向他投来鄙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实话实说嘛,难道你们不认为袁鸢太瘦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们这几个在场的女孩,谁正好啊?”

    “我...这...”

    黄莉的反问,直接让肖尧结巴弄舌,那张小老脸也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害臊啊?都去端菜吃饭,我们今晚为袁鸢接风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也挖苦了肖尧一句,而此时周薇爱已经端着两盘菜过来,她把菜往桌上一放,气还未消,又见到肖尧在看范芳菲那傲然,那气就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谁正好啊?当然是芳菲姐啊,你看哥哥那双贼眼,就在芳菲姐身上溜来溜去的,有胆量,你把芳菲姐也吃了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一个“也”字,把现场几个女孩都惊呆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