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九十六章 披着人皮的恶狼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就在肖尧和王佳佳见等人上学,快走进校园时,肖尧一声大叫,吓得是个女孩面露惊恐,就连一直都很淡定的王佳佳也是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马路上上,一个车轮印都没有,范芳菲哪有车子可坐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什么叫习以为常,什么叫熟视无睹,习惯了长期以往有车去往省城,形成的概念就是有车。经常看到路面的车辙,谁也不会留意,今天路上没有车辙,也没有谁去想到有舍区别。

    如果下雨天,他们也能想到,这里去往省城的班车,就是晴通雨阻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这大冷的天,她没地方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地方去到是小事,关键是,我担心她中午有没有钱吃饭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见肖尧忧心忡忡,怕他脑子一热就跑回去,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她有钱坐车,中午吃饭应该没有问题,今天是周一,上午都是语文数学英语三堂主课,等放学了你就去找她,想必没有车子回省城,她一个女的也不敢乱跑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想也是,自己才下决心要安心学习,而且班长还提醒过自己,英语老师已经留意上他了,他今天再不去上英语课,势必会引得英语老师的更加不悦。

    然而肖尧一到宿舍,朱习焕就跑来,偷偷再他耳边说了一会。肖尧的头更大了。原来昨天午饭时,有个女孩到学校,到处打听肖尧,最后有人把她带到了朱习焕面前。

    朱习焕问她找肖尧何事,她始终不说,只说要见肖尧本人。朱习焕无奈,在得知她还没有吃饭后,就用肖尧的饭盒,去食堂给她打了饭菜来吃。

    她在饭后,一直等到好久,还让朱习焕带她到肖尧班级,确认肖尧不在,这才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告诉朱习焕自己的名字,但从朱习焕的描述中,肖尧也猜到了来人是谁。可肖尧搞不明白,她为什么是独自一人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英语,肖尧由于心理想着范芳菲的事,上课时,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教肖尧他们英语的孟老师,大名孟德威,曾经是国民党师部的高级随军翻译,在十年浩劫期间,受尽磨难。《牵涉文化大革命,此处略去。》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几十年下来,也没有改变他作为军人的一贯作风,一年四季,从没在学生面前,出现过解开风纪扣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上下班,经常骑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,他骑车时,腰板永远都是挺得笔直,绝不会因为蹬踏自行车的脚踏板,而屈身俯就。孟老师的做事习惯,就是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此时,他站在讲台上,看到肖尧有些失神,就把手里的教材,往讲台上一放。

    “肖尧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,坐下。”

    孟老师对着神经质似的站起来的肖尧压压手,正了正身姿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影响课堂纪律,我没有理由将你罚站,你没来上课,都按规矩请了假,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。我想告诉你的是,你不适合考学校,你去当兵吧。”

    课堂上讲课突然中断,一个老师,直接对学生下出如此定语,全班同学都一起看向肖尧,王佳佳和黄莉也齐齐回头看了过来。肖尧一点没敢吭气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不适合参加高考,你别不服气,凭你爸的关系,给你搞个高中毕业证易如反掌,你在这浪费时间干嘛?你会武术,讲义气,重感情,到部队去锻炼锻炼,混个团长没问题,再往上,你就只能去深造了。”

    孟老师说道这里,扭身走下讲台出去了。肖尧歪头往外一看,心道,完了,这不是雪上加霜吗?

    原来孟老师见到教室外,一个女孩在向教室里不停的张望,他是出去问问情况的。

    只见孟老师走到教室外,对着一个和全班同学差不多年纪的女孩,在低声问话,然后返身回到教室。

    “肖尧同学,你出去吧,有个女同学找你,我还是那句话,你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,还影响大家。我再给你句忠告,始乱终弃,为人所之不齿。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肖尧站起来想走,但他觉得,老师后面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?自己必须要搞清楚,否则,班上同学会怎么理解?

    “孟老师,你好心建议我当兵,我谢谢你,我也早就想去当兵,可我父母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。我想知道,孟老师为何要给我那句忠告?”

    肖尧哪里知道,孟老师一眼就看出,门外所站女子,绝非处女之身,而他上前询问,她只是带着凄苦的表情,低头不答。

    她似有千般心酸、万般苦难,不可对人言。他怎能不理解成,是肖尧玩弄了她只后,又抛弃了她?她无处可寻负心郞,只能找到学校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,我为何给你忠告?那好,那我问你,你能告诉大家,外面的女同学,来找你何事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能吗?肖尧觉得不是不能,而是没有必要,自己答应帮她忙,有什么可说的?可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孟老师却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君子坦荡荡,事无不可对人言。你没有对她做违背良心的事,干嘛支支吾吾的?本来我还挺欣赏你的,现在看来,你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狼。”

    “孟老师,你不能这样骂肖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孟老师,你凭什么骂他?”

    随着王佳佳首先抗议,黄莉也壮着胆子,跟着一起说出心中的不愤,但她脱口就质问起老师来,自己吓得自己小心肝直颤。

    见到两个女生同时站起来反对自己,这让孟老师真的赶到很意外。

    王佳佳和黄莉,都是他很喜爱的学生,她俩不但人长得漂亮,学习还一直很努力,英语成绩在班上始终是名列前茅。面对这样的两个学生,他有火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说他、骂他,是想警醒他,告诉他做人的一些道理。你们俩坐下,他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真的憋不住了,我啥都不知道,就被你老师一顿臭骂,我有什么数啊?但他能拿老师有什么办法?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这个道理,他已经懂了,又不是小时候不懂事,敢冲上去跟老师打架。

    “孟老师,她的事,我不是不能说,而是不敢说。我只想对您说,我是上周五晚上,才在她家见过一面,也是为了她,我周六才没能赶回来上英语课。对不起老师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孩家的**,肖尧敢乱说吗?肖尧说完这些,他不管老师理解不理解,就离开座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师在教室里面教训肖尧的话,袁鸢听得清清楚楚,她正要进去为辩解,却见肖尧出来了,她赶忙说道:

    “肖尧,我去帮你解释下,我不是要你现在就出来,我就是来看看你在不在上课,没想到给你带来这么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黄莉看到肖尧拽着女孩的衣服,气呼呼的走了,她心里异常失落,从肖尧的之言片语里,她已经知道,来找他的女孩是谁了,她低头和王佳佳交谈了几句,就把目光看向孟老师。

    黄莉和王佳佳的耳语,没有逃过孟老师的眼睛,他虽然不知道她俩交谈了什么,但他确定黄莉应该认识那个女孩。他也从肖尧说的刚见过一面,知道自己错怪了肖尧。

    “黄莉,你认识那个女同学吗?”

    孟老师见到黄莉摇头,他就大惑不解了。

    “孟老师,我没见过刚才那个女的,但我知道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,不认识却知道,这话有意思,那你能说说,她为什么要来找肖尧吗?”

    准备继续上课的孟老师,被黄莉的话,勾起了他想一探究竟的欲--望。上课他可以延缓,这事他得及时搞明白。

    “孟老师,我也不知道她来找肖尧干嘛,我只知道她很可怜。她的父母也是老师,我听说过她的事情。肖尧不说,我也不能说。肖尧周五晚上一夜没归,就是为她报仇去了,具体的我们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这下不用黄莉再说,孟老师已经确定自己,是完全犯了主观上的错误。

    他暗自埋怨自己,这都老了,怎么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呢?难怪妻子老是骂自己*桶。

    这脾气,真得改改啦,可是,俗话说的好: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还是算了吧,大不了回头向肖尧道个歉,这比改本性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孟老师立即对黄莉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错怪了肖尧同学,你回头告诉他,叫他回来就到我办公室去一趟,我要当面向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,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起什么哄?又不是向你们道歉,你们得意什么?上课。”

    全班同学被感动得鼓掌,孟老师搞得有点恼羞成怒,课还得继续上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虽说是相信他,壮着胆子来找他,可是,自己是被毒蛇狠狠咬过的人,她怎么能不心有余悸?肖尧出了教室门,就带她往校外走,她能不担心吗?好歹在学校里人多,呼救起来方便啊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一起去镇上,你不来,我下了课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带自己去镇上,袁鸢放心多了。肖尧边走边随口问她,怎么没和自己哥哥一起来,肖尧这不问还好,一问,她的眼泪就下来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