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冬夜寒风很凉爽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没有规律的颠簸,前后左右的摇晃,会让许多人有晕船的感觉,而酒后的人就更容易呕吐了。此时,肖尧对着面前的半月形消防桶,把刚刚吃进胃里的所有,一切都吐光了。

    几个女的,没有一个嫌弃厌恶,就连范芳菲也不例外。她们擦嘴的擦嘴,擦泪的擦泪,拍背抹胸,端茶递水。

    肖尧一个吐程结束,王佳佳提着半月桶蹲到船边倾倒清洗,她见到吴哥正聚精会神,一脸紧张的看着前方的河面。

    他能不紧张吗?本来夜间行船就很危险,现在又是冬季,河面水位下降,河道变浅变窄,万一遇到对面上游来船,双船交错,稍不注意,不是撞船就是搁浅,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船毁人伤。

    船头顶上的一盏探道灯,射出一道白茫茫的光柱,斜插进水面,根本就照不到多远。河道弯曲变化万千,要是不熟悉这条水路,小船冲滩搁浅,随时都会发生。

    黑夜里,河边两岸上住家的灯光,不断向着船后闪去。

    吴哥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理会,在船舱呕吐的肖尧,在这寒冷的冬夜里,在他那饱满的额头上,渐渐浸出细密的汗珠,那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冷汗。

    王佳佳冲洗回来,把半月桶仍旧放到肖尧旁边,搓着冻得红扑扑的一双小手,心疼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“别搓啦,你把手放到他的脸上,一举两得,那样他也舒服点,用冷毛巾他还受不了,用你的手正好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采取了范芳菲的建议,她没有犹豫,虽是有点羞涩,但只要能让肖尧舒服点,她愿为肖尧付出一切,这点羞涩,对她来说又算什么?

    滚烫的脸,接触到王佳佳冰凉的小手,肖尧舒服的往她的手心拱了进去,王佳佳用双手,紧紧抱住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王佳佳感受着从他脸上,传到自己手上的热量,一颗芳心欢快得“呯呯”直跳。她的脸也很快的发烫,一缕桃红,爬上了刚刚因酒精消失而嫩白的俏脸。

    手心热了换手背,手背热了换手心,如此反复几次。周薇爱起身走出船舱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再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小爱一回来,就蹲到肖尧身边,把自己刚刚在水里洗过的手,覆盖到肖尧的脸上。

    凭借着吴哥那高超的驾船技术,和他对河道的无比熟悉,小客轮在有惊无险中,停靠在思路镇的码头。

    原以为,船舱肯定被肖尧吐得见不得人的吴哥,见到船舱里干干净净,没有一点呕吐过的痕迹,他很欣赏这几个女孩的行为,否则,他就必须在早上开船前,把船舱清洁干净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怎么样?能走吗?”

    肖尧趴在座椅上,睡得跟死猪一样,王佳佳她们只得对吴哥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走也得走,我背他,送你们,这要是被人看到,我夜里行船还带客,打我个小报告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吴哥不由分说,拽着肖尧的双手,背起他就走下船。待大家一起来到河岸上,范芳菲拦住了吴哥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让我来背吧,我背的动,你也辛苦一晚上了,明天一早还要开船,多少你得睡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行吗?”

    吴哥这一路夜船开来,确实是身心俱疲,但他很不放心范芳菲。

    范芳菲也不再说话,拉着肖尧的一只手,侧身接过来,背在自己的背上,还掂了掂,轻松的看着小爱等人,示意她们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看到范芳菲轻松的背着肖尧,吴哥也就不再坚持,嘱咐大家小心以后,赶紧溜回宿舍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小雅和小爱生怕范芳菲把肖尧背摔着,她俩一左一右跟在身后,准备随时出手救援。

    范芳菲背着肖尧是不吃力,可肖尧那双手,正好就搭在她的双--峰上,这将她弄得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肖尧虽是醉酒,可那乱摸的本性,在碰到那一对柔--软后,又表现出来,气得她轻轻打了一下肖尧的手背,以示警告。

    可这轻轻一拍,不但没有产生应有的效果,反而让他那手得寸进尺,竟然抓住不放了。

    这好歹是在夜间,王佳佳和黄莉在前面带路,小雅和小爱又在后面防守,她那火烧火燎的脸,在黑暗里也没人看得见。不过,这样也好,最起码吹在脸上的寒风,感觉到不冷了,还凉爽的很。

    到后来,范芳菲实在是忍受不住肖尧那样的抓挠,心理和身体都被他弄得难受异常,她只好用自己的双手,捉住他的双手,不让他乱动。肖尧在挣扎几下没有挣脱后,就老老实实的不动了。

    客轮码头离小爱家是最近的,王佳佳她们当然不会舍近求远,等她们把肖尧放到小爱的船上时,范芳菲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脸上冒汗,这正好给了她满面红晕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快去坐下歇歇。”

    这声道谢,对于王佳佳来说,她认为是非常必要的,可范芳菲一点不觉得有什么,在她的潜意识里,肖尧为她做了更多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累,我们熬点稀饭给他预备着,他现在胃里空了,醒来就会很饿,喝点稀饭养养,就没事了,最好放点花生米和红豆,在冬季,是保暖养胃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,你把炉子拎到外面去,生火烧开水,我来找花生米和红豆做稀饭。”

    一进门,小爱就忙碌起来,她听说要红豆和花生米,就在厨房到处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毛病,烧开水就用大锅多快啊,没等炉子生着,水就烧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不喜欢喝大锅烧的开水,说那有炒菜味,你就辛苦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先用小锅烧开水洗脸,用大锅做稀饭,小锅烧过一次开水,再烧开水喝茶,就基本闻不到炒菜味了。”

    灶台都有两个灶,一大一小两口锅。王佳佳安顿好肖尧出来,见她俩在较劲,就做了次和事佬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你带黄莉姐和芳菲姐,洗洗就去我家先睡吧,这里我和小爱就行了,明天一早都要上学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拿出自家的钥匙,递给王佳佳,她知道高中学业忙,非常体谅她俩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还是你带她们俩去吧,我帮着小爱熬稀饭。我明天啥事没有,白天都可以睡觉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随口拒绝了张晓雅的好意,她的话也非常在理。王佳佳也认为,没必要这么多人在这干熬着,就对小雅说道:

    “还是你跟我们一起走吧,我们明天一早来看看,他要是不能去上学,就留一个在家照顾他,其他人都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一点都不困。”

    黄莉没有心情听从他们的安排,说完就走进小爱的房间,坐在肖尧的身边,呆呆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她没见过人喝酒后,会吐成这样,肖尧在船上不停的呕吐时,她强忍着给自己带来的连锁反应,心里难受又害怕。此时,肖尧安静的躺在床上,她想就在他身边守着,直到他醒来。

    见到黄莉这样,大家也不去打搅她,各自忙着该做的事,不一会洗脸水就烧开了,王佳佳招呼黄莉一起过来洗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看到他这样受罪,心里不好受,可是,他这又不是生灾害病的,你在这熬一夜,没有任何意义,他明天就好,你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?再说,他明天都可能去上课,你能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啦,都是他自找的,我们在他跟前看都看不住,还能怎么办?快洗洗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不知睡了多久,肖尧一觉醒来,在昏暗的灯光下,就看到范芳菲坐在床头打盹,小爱和衣躺在自己身侧,随着自己的移动,她还往肖尧身边挤了挤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饿了吧?我去给你盛碗稀饭来。”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肖尧伸手拉住转身要走的范芳菲。她把食指竖在嘴边,又指指小爱,起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肖尧见小爱这样睡觉,肯定不行,早上起来一准会感冒,赶紧把她晃醒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,有你这样睡觉的吗?脱了衣服再睡。”

    睡得正香的周薇爱,被肖尧强制性叫醒,她噘着嘴不睡了,也跑去厨房看看。

    二人服侍肖尧喝了两碗溶溶的稀饭,等肖尧再次躺下,周薇爱竟然破天荒的陪着范芳菲,在自己父母的房间,一觉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一大早,王佳佳三个就过来了,见到肖尧说上学完全没问题,她们三个睡觉都悬着的心,也都放下了,张晓雅去买来早点,大家就着重新加热的稀饭,一起吃了出门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我们上学,就不能等你上车了,这是五块钱,给你买票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钱,怎能要你给我买车票?你们告诉我车站在哪,我自己去就行了,哦对了,你们以后要是去了省城,可以到双水剧场去找我,我在那上班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没有接肖尧递给他的钱,在和大家打过招呼后,顺着张晓雅指着的右边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冬天雨后的路,都是早晚上冻,午间解冻,如此反复。所以,肖尧他们一行,基本还是踏着前人留下的脚印在行走。但此时路面上冻在,只要不踩进小水氹,小爱还是可以挽着肖尧一同前行的。

    “坏了。我们太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走过学校旁边的村庄,快要进入校园时,肖尧突然一声大叫,吓得几个女孩是惊慌失措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