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九十四章 独占鳌头须努力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事情处理完毕之后,又经过了一段时间,酒宴已近尾声,楼上包厢已有不少人下楼辞行。

    吴哥匆匆来到二楼,找到肖尧所在的包厢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你们一会到渡船码头等我,我去接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哥今晚一直就没喝什么酒,原先就想着,等酒宴结束,自己晚上要去思路镇,顺便把肖尧他们带回去。

    按照公司的安全规定,是不允许在晚间行船的,但他今天晚上要陪秦大公子,早已经和调度员谈好此事,但晚上行船带人,公司是绝对不允许的,他只能让肖尧他们,在渡船码头上船。

    肖尧一道楼梯口,着实是大开眼界,眼前的场景,可用四个字来形容:醉态百出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走掉的人,都是正常的人,而此时留下来的人,就没几个还能站得稳脚跟,说得清话。

    有扯着脖子,大呼小叫的,有哭爹喊娘,悲痛欲绝的,还有哈哈大笑,笑得泪流满面也不停止的...

    有个哥们喝醉了,还死死地抱着酒瓶说没醉,不让他喝,他却非喝不可,抱着空酒瓶,夺都夺不下来,最后只好让他抱着酒瓶离去。

    还有已醉得不省人事的小伙子,自己全然不知,吐完便瘫倒在座位上,开始呼呼入睡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让你见笑了,这些兄弟,都还要我来处理,就不能送你们啦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啥?我有什么可见笑的?一喝就醉的人,方是性情中人,我也不是没醉过,喝高了,比他们还要差劲呢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的也不全是客气话,跟他一起出来的王佳佳等人,架不住这满场烟酒和呕吐物气味的熏扰,都向避瘟神,一样早早离开,走出酒店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是没喝多,只不过他一时还能控制自己,要不是周薇爱最后硬把他拉走,他此时不倒在当场才怪。就是和赵平道别,也是有点站立不稳,不是 吴哥随手扶住,难说不摔个仰八叉。

    肖尧摇晃着走出酒店,王佳佳看着不放心,可还没等她上前伸手,黄莉和小爱已经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没事,吴哥,你去开船,我们把吴靓媛送到学校门口,就去渡口找你。咦..王岩哪去了?”

    肖尧此时确实还清醒,他一眼没看到王岩,就查问起来,并脱离黄莉和小爱的搀扶,走回酒店。黄莉她们确实受不了酒店的味道,也没有跟随。

    而吴靓媛虽说也很不喜欢里面的味道,但她父亲经常在家醉酒后呕吐,只要她在家,都是她上前打扫干净的。

    因此,她比其他几个女孩的忍耐性,和适应性要大的多。她担心肖尧摔倒,紧追两步,上前把肖尧扶着,走进酒店大厅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王岩呢?”

    今晚赵平虽说也喝了不少,但他的酒量,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,所以,他根本就未显醉态,见到肖尧回来找人,他呵呵一笑道: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差点给忘了,他和他同学一起走了,叫你们自去,别管他。他明天一早回去。”

    得知兄弟下落,肖尧也就放心了,他一转身,才注意到是吴靓媛在扶着他,他伸手拿起她的辫子,就在自己脸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...别生我气,我昨天从你这过,是想去看你,但我一身是泥,也想在这买衣服换,但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,我想,反正自行车还丢在这里,我天晴就会来看你的。肖益阳给你写信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肖尧喝酒喝成这样了,还在向自己解释,吴靓媛心里甜甜的。可他后面。突然问起肖益阳是否给自己写信,这让她心里疑窦纵生。

    肖益阳被同学戏称为,只知道埋头念书的闷头驴,自己和他同班同学八年,除了学习以外,话都没说过几句,怎么肖尧好好的问他有没有给自己写信,这话是从哪说起的?

    “他给我写信干什么?下次你要来,只准你一个人来,再要拥三簇四的,别怪我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手扶在吴靓媛那瘦弱娇小的肩膀上,一手玩着他的辫子,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我到是想一个人来看你,可是...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喝多了吧?”

    就在肖尧说到紧要光头时,小爱迎到酒店门口,帮着吴靓媛起扶着他,走到大街上。吴靓媛心急得痒啪啪的,但又不好追问。

    说是大街,其实大家都知道,这古镇街道,仅仅能供两人并行。小爱不顾矜持,把肖尧的一只手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一手搂着他的腰前行,吴靓媛只得由她来照顾肖尧了。

    刚刚出来,被夜里的凉风一吹,肖尧又变得有些清醒,可等把吴靓媛送回学校,大家一起往渡船码头走去的时候,肖尧已经显现醉态了。

    从五洋中学到渡船码头一段,都是大河埂,路面相比街道要宽阔不少,这时已经不是周薇爱在扶着肖尧前行,而是王佳佳和黄莉了,毕竟张晓雅和小爱,要身单力薄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肖尧不断打着干呕,有想吐酒的意思,她和黄莉就把肖尧扶着,蹲在河埂边沿,想让他吐酒后再走,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?想把我推河里去,谋害亲夫啊?”

    王佳佳和黄莉还在心疼他,肖尧却来了个浑头巴脑荤话,把王佳佳和黄莉气得哭笑不得,恨不得真的把他推下水才解气。可一直想要帮忙,也没搭上手的范芳菲,却忍俊不住的笑岔了气。

    她通过今晚才发现,这肖尧,和她昨天见到的肖尧,完全是两样人。

    昨天。他是那样的令她感到恐惧和害怕,可今天,特别是现在,她才知道,这个和人怼起来,那么穷凶极恶的肖尧,原来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知道王佳佳她们,没有应对喝醉酒人的经验,就直接走到近前,让她俩把肖尧放趴到自己的腿上,这样,就能让肖尧吐酒也舒服,大家也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来个不注意,把肖尧给擂到河里,那就笑话了。

    王佳佳和黄莉二人,也知道她是为了肖尧着想,就按照她的指点,把肖尧扶着趴在她的腿上,可是,她那地方太大,直接堆积在肖尧身侧,黄莉心里有点不甘的情愫。

    肖尧并没有按她们预想要吐酒,可他趴在那软乎乎的腿上,感到很舒服,就歪过头来看看,那脸就自然的在她的酥胸上擦过,弄得范芳菲一阵心慌神乱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要是想吐,就吐了把,别忍着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看肖尧那样趴着,觉得他一定很难受,就用手抹着他的背,为他舒缓舒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吐,你们想看我过牛啊?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,就挣扎着爬起来,一只手挽在范芳菲的后脖子上,压住了范芳菲那烫的非常好看的波浪卷发。把她头皮扯的生疼,她赶紧站起来想躲开,却把肖尧带的同时站起,等于和他抱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哼,肖尧哥哥,你就是故意的,我早就知道,你见到芳菲姐长得这么漂亮,就没按好心,这回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周薇爱进肖尧和范芳菲就像在拥抱,她急得赶忙上前分开他俩,嘴里还不停的抱怨着。这次轮到范芳菲被小爱说的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,嘴巴一点都不饶人,你把你哥哥看得这么紧,是不是你自己有什么企图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企图啊,我就要把他看得紧紧的,不能让他学坏了,你不知道,他在省城还有周镇,还有好几个喜欢他的女孩子呢,一个个都长得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的苦心,只有她自己明白,肖尧早先认识的女孩,她没有办法驱离,而现在,她想把篱笆扎得牢点再牢点。

    先前说肖尧坏话也好,现在推开范芳菲和肖尧的接触也罢,都是她不想在许身边,再多出一个竞争者,哪怕只有很小的可能,她也防范于未然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经把自己,看成是肖尧哥哥的女人了。她要通过自己的努力,最终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可她一点也不讨厌,那些接近或者喜欢肖尧的女孩,只要她们不针对肖尧,不辱骂肖尧,她都可以接受。她认为,喜欢哥哥的女孩越多,那就说明肖尧越优秀,她就越有优越感。

    几个弱女子,好不容易把肖尧带到码头,吴哥已经在岸上等了许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这么慢?他喝醉了?刚才不是还没醉吗?”

    看到大家走来,再看到被王佳佳和黄莉扶着,还摇摇晃晃的肖尧,他觉得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这么晚了,还麻烦你,真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?我反正也要过去,把他交给我,你们走慢点。”

    在任何场合都不失礼节,这是王佳佳的一贯作风。吴哥也不多客套,随手拉过肖尧,顺着台阶就走下河埂,把他安放到船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喝过酒的人,最好别坐船,尤其是喝醉的人。吴哥知道船上都是女孩子,现在又是夜间行船,他已经小心更小心,谨慎加谨慎了。

    可是船行不远,在岸上就一直打干呕,要吐没有吐出来的肖尧,在船舱里三晃两不晃,就大土特吐起来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