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九十一章 真相大白被骂哭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酒宴正在进行时,大口喝酒的场面,所有人都忘乎所以,根本就没人在想赵平要他们来见证什么事。

    最安静,最文明的一桌,莫过于王佳佳等人所在的小包厢了。几人在小爱的窜度下,也每人斟了一杯酒,在那小饮怡情。

    每桌都是一样的酒菜,她们六人,独享十多人的佳肴,满桌的菜,都没见怎么减少。

    王佳佳虽在小饮,可内心却一直放不下在外喝酒的肖尧,若不是照顾肖尧的面子,她都想下去叫他上来,不要再喝酒了。就这样,她也用眼神,示意小爱和小雅到楼梯口看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喝酒喝到高--潮之时,秦满江见时机已到,他直接站起来,拍拍手掌,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静一静,现在,我们把该处理的事情办完,然后大家就可以尽情畅饮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声喊,划拳的、敲杠的,都立即停止,端着酒杯正只要喝酒的人,也把酒杯放回桌上,现场一时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秦满江很得意自己带来的静场效应,假装绅士的对着赵平一伸手:

    “赵老大,还是你来主持吧。”

    下面突然之间嘈杂之声全无,楼上包厢的人,都好奇的出来观看,只有王佳佳等人,不忍见到肖尧赔礼的场面,都坐那没动,但也不吃不喝,安坐静等。

    范芳菲也已经和大家相处甚欢,她知道,楼下应该是来处理肖尧和秦满江打架的事情,急于知道经过的她,起身来到包厢门边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,既然秦大公子急着要处理,那我们现在酒宴暂停,先来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赵平见到楼上有不少人走下来,就稍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各位,其实呢,也不是多大的事,就是我身边的两位,昨天上午,在客轮码头,双方一言不合,打了起来,至于谁对谁错,目前我还没有搞清楚,自然是各说各的理,今天这酒席,就是要让错的一方,不但要赔礼道歉,还要承担今晚的一切开销,大家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这才叫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赵老大办事,就是敞亮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整齐的回答,紧接着下面又嘈杂起来,大家七嘴八舌在议论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,我们先让双方,各自把事情经过,在这对大家说一遍,至于对错,到时候大家自有公论。不过我希望他们在说的时候,不要说假话,我们要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对,谁说假话,就把他的舌头割下来喂狗。”

    赵平没有制止下面的说话声,他左右看看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谁先来?”

    秦满江此时是一点都不在乎了,他知道,这是赵平在走过场,就包括先前的介绍和现在称他秦公子,他都理解成,赵平是为了避免最后别人说他偏袒自己,而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,我是受害者,定当当仁不让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激情涌动,酒精灌红的积赞眼,满场乱飘。他把那天对吴哥说的话,再次完美的对着大家复述了一次。明确的表明,我是为了社会公德,才遭到两个泥猴的报复打击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,简直是满口喷粪。”

    不等秦满江说完,王岩就听不下去了,对着他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人家在说事情经过,你这样骂人,是不是不把我们老大放在眼里?请你规矩点,不然,你别怪在场的兄弟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算哪根葱?这里有你说话的份?”

    见到大家齐声指责王岩,肖尧示意他坐下,稍安勿躁。秦满江更是添油加醋,把王岩比喻成强横霸道,蛮不讲理之徒。

    等到秦满江愤怒满腔的说完,赵平看看肖尧,要他再来讲述,肖尧不愿讲,他对王岩示意,赵平赶紧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,刚刚这位兄弟骂人,是不对,但他昨天也是参与打架之人,据说,他一个人,就把他们四个打倒,是不是这个情况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,我们俩还被他踢进河里,没被淹死,差点被冻死。”

    “冻死活该,谁让你们不分青红皂白,就来帮着他来找茬?”

    刚才指责王岩的几人,心里不由的害怕起来,看这貌不惊人,言不压众的小家伙,竟然能一打四还没受到一点伤害,自己那不是在找不自在吗?

    赵平见王岩又想骂他们,赶紧让他说说昨天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王岩的叙说,当然和秦满江的所说的大相径庭。一个说自己是为了维护船上卫生,遭到报复,一个说他是傲慢无比,在首先出手打人都没和他计较的情况下,又邀人过来,以众欺寡。

    众人一时还真不好评定谁对谁错,这里面,肯定有一方说了假话。

    而赵平此时已经完全知道秦满江在说假话了,因为肖尧没有时间和王岩私下统一口径,而他两说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说跟真的一样,有谁可以为你作证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都在,都可以作证,你有谁可以作证?”

    面对秦满江的不屑质疑,王岩怒极,不是顾忌场合,他真的想上去把他狠狠的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都参与打架了,当然会为自己一方说话。我女朋友昨天也在现场,她没有参与打架,可以出来作证。她还被你们吓哭了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女朋友不算,她当然会帮你说话,那样我也能算个证人。”

    肖尧直到此时才说话,直接否定了秦满江要让他女友来做证人的提议。如此一来,还真是不好分辨谁是谁非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说,我们怎么能知道谁说了假话?你们发誓吧,谁要是说了假话,就死全家。”

    虽说昨天坐船的人不少,可以说能坐几十人的小客轮几乎满员,但今天是没有一个在场的。往往到了这时候,大家只能用发誓赌咒来解决。

    王岩张口就要来发誓,被肖尧挡下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家人,不是用来给自己诅咒的,誓言往往是用来打破的。我们不用发誓,真相就是真相,与誓言无关。”

    肖尧如此一说,下面立即闹哄起来,怀疑肖尧说的假话的占绝大多数,只有极少部分人点头,认为肖尧说的在理。

    发誓对于秦满江来说,那是家常便饭。他也准备来发誓,见到肖尧首先不敢发誓,他心里鄙夷至极,我说假话的都敢发誓,你说真话的倒不敢了,这是天助我也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拳脚上见功夫,你们昨天的六个人一起上,我一个人,谁输了谁认错。”

    王岩就是见不得这样磨磨唧唧的场合,但他也没有好主意,只得提出要和他们再打一场。

    “好,痛快,到门口去打,我们一起见证。”

    有人跟着起哄,这些人嫌小不怕大,能见一见一打六,那也能一饱眼福,以后还能到处吹吹牛逼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打?我们有理说理,才不跟你一个四肢发达的莽夫,去暴力解决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人认怂了,赶紧赔礼道歉付账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起哄,这是打架论输赢,定对错的事吗?他们正是依仗自己拳脚厉害,才欺负我们。难道你们没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秦满江及时为自己不敢应战找出切当的理由,还把脏水泼向王岩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为他俩作证,秦满江说的完全是假话,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大家束手无策,难以定下结论之时,楼上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,直接就指明秦满江说了假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*,你是和谁一伙的?”

    秦满江之气得目眦尽裂,毫不留情的破口大骂。由于先前秦满江在门口逐一接待来客,现场几乎都知道她就是秦满江的女友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秦满江骂声刚停,一个响亮的嘴巴,就抽在他的左脸上,顿时一个血红的掌印,盖过了喝酒造成的红晕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是肖尧从身前避开赵平,挥手打来的,速度虽快,但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。

    “你要再敢骂人,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“他骂他女朋友,与你何干?你凭什么打人,兄弟们,抄家伙,打这个狗日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肖尧动手打人,吴哥找来的客运公司里的人就不干了,他们一起起哄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们都别动,一个男人,张口就骂女人,他就该打,他骂的这么难听,这一巴掌,都打的轻了。”

    赵平一发话,坐在那桌人边上的几桌人,立即都站立起来,只要他们敢动,就会被立即制服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真相大白,我们进行下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慢,她作证不算,她昨天就和这小子眉来眼去的,还在众人面前手拉手呢。他们三个都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卑鄙,你无耻。”

    刚才被秦满江那样恶毒的辱骂,范芳菲已经俏目含泪,这次受到更屈辱的诬陷,她骂了一句,转身哭着跑回包厢。

    “你说让她作证,就让她作证?你说她作证不算就不算?难道在这里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她昨天拉着我的手是不假,但她是为了救你,才拉着我不让我过去。昨天,我就是看在她哭着为你求情的份上,才放过你的,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狼心狗肺的东西。他们三个都看到了,让他们说,到底是不是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”

    “是是”

    肖尧此时已经怒极,浑身被凝聚的杀气,笼罩起来,那三个现场见证的人,吓得哪里还敢再说假话。

    周薇爱看到哭着跑回包厢的范芳菲,连忙上前安慰,她是帮着肖尧哥哥才被那人骂的,她怎么能不心生感激?王佳佳和吴靓媛等人,也都一起来到她身边,共同好言相劝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