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底三百九十章 划拳敲杠成绝唱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整个田岸楼,上下两层,此时已是人满为患。赵平邀请的人员,基本全部到齐。而秦满江在一直跟着赵平,接受他为自己和肖尧介绍来客时,他心里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赵平在介绍肖尧时,用的是我兄弟,介绍他的时候,用的是客运公司秦经理的大公子,这虽说是抬高了自己的身份,让他自鸣得意,但他总感觉到公子和兄弟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本想在大家面前炫耀自己漂亮女友的他,现在被赵平带来的几个女孩,弄得他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在他的潜意识里,青涩和鲜嫩,比已经熟透了的,要更加好玩、耐玩的多。他甚至在谋略,要在这五个美女中,选择哪一个出手征服。

    肖尧最烦的,就是这样客客气气的应酬场面,根本没听说过的就是久仰,根本不熟悉的就如雷贯耳。这些虚伪的客套词,对于肖尧来说,那比骂人还难忍受。

    为了不擦赵平的面子,肖尧忍耐着性子,陪他在楼下转了一圈,又在二楼逛完包厢后,他再也没心情陪他应酬下去了,直接就钻进几个女孩的包厢不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此时,酒店也已经将桌上的菜肴布置不少,酒宴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在小包厢的王佳佳,此时又在担心肖尧晚上喝酒的事,她就是操心的命,一会怕他赔礼面子上下不来,一会又担心人多,怕他喝醉了。

    肖尧在开席前进来,王佳佳当然惊喜,她立即把自己的座位让给肖尧,让他和吴靓媛坐在一起,自己坐到还没人坐的最上首。

    王佳佳这样做,是考虑距离产生美,她不想在这样的场合,自己来限制肖尧,她想用吴靓媛,来约束肖尧再出去

    小爱一直在向范芳菲低声套话,想要学*的经验,没想到这次错失良机,没能和及时和肖尧坐在一方,她内心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范芳菲在看到肖尧进来,王佳佳给让座,他又那么自然的坐到吴靓媛身边,而她却没有一点不自在的表现,她明白,这个小伙子,和这两个女孩,应该很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看芳菲姐漂亮吗?”

    看到肖尧一进来,就盯着范芳菲的前胸看,周薇爱怨气陡升。没等肖尧回答,范芳菲已经占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也是支支吾吾,没有说清她是跟谁一起来的,但自我介绍还是有的。她和肖尧正坐对面,便主动的对着肖尧,大方的伸出白净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想不到,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嘿嘿,请坐,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肖尧尴尬的笑笑,他没敢去握那带电的手,只是伸手,做了个请她归座的手势。他这不是怕被电击,那电击还是很舒服的,他是怕...

    肖尧没有与自己握手,范芳菲有点失落,她理解为肖尧是在戒备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认识?这个信息,立即在几个女孩的脑海里翻腾。黄莉憋不住了,怎么到哪都有你认识的美女啊?

    “肖尧,你们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我们怎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黄莉语气,绝对不是质问,但那话里的酸味,都能听得人倒牙。

    肖尧坐在凳子上,晃了晃手里拿着把玩的辫子,满不在乎的说道;

    “就是昨天,和我打架的,就是她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吴靓媛气得反手夺下自己的辫子,她真是惯坏了肖尧的臭毛病。可是,这么多人,你在背后玩玩就得了,还拿到众人面前晃悠,这叫什么事嘛?

    听到肖尧话后,反应最激烈的,就是周薇爱了,她“啊”的惊叫一声,直接离开范芳菲,坐到王佳佳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五个女孩,同时向自己投来带有敌意的目光,范芳菲很尴尬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在这,是不受欢迎的人,你们坐,我离开就是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来挽留她,刚才一起聊天的情意,荡然无存。对她最为热情周薇爱,现在是巴不得她走的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打架的事,与你无关。你要是想和他坐在一起,那你就去,我不阻拦。”

    已经走到包厢门边的范芳菲,被肖尧的话,说的站住了,是啊,自己出去坐哪?

    可不出去,眼看这五个女孩,都与肖尧关系匪浅,她们对自己的敌意,没有一个是装出来的。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到原位,但没有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叫肖尧,你今晚小心点,他让那个黑道老大,找了这么多人来,是想要对付你,他不但要让你出钱买单,还要让你当众出丑。我今天过来,只是想要帮你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说完,转身又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芳菲姐,你别走,外面那么多的臭男人,熏都把你熏死了,我们错怪你啦。”

    爱恨分明的周薇爱,一听范芳菲说是要帮肖尧哥哥的,赶紧跑过去把她拽了回来,又和她亲昵的坐在一起。同样的,几个女孩的目光,立即变成了满满的赞许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别坐这啦,赵平让我过来,叫你下去坐,大家一起喝酒。”

    王岩来到门口,没敢进来,就站包厢门口催肖尧。肖尧起身就要走,被身边的吴靓媛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别去了,就在我们这吃吧,你想喝酒,我们陪你喝。”

    黄莉说完,打家都跟着点头,肖尧无奈的看向王佳佳,眼里带着乞求。说实话,他也不想走,可他真要是不去,这场面上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“让他去吧,但你别傻不溜叽的使劲喝,我们晚上还要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王佳佳一发话,吴靓媛也只得松手,虽然心里不忿,但她也知道,不让肖尧过去,与理不符。

    在一楼大厅的正中,秦满江煞费苦心的让酒店布置了一张大桌子。

    这里都是清一色的八仙桌,唯独这张桌子,在上面加了一个圆形的大桌面,让原来最多只能挤满十二人的八仙桌,可以坐到十六人以上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来来来,你就坐我右边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坐在赵平的左手边,他见到肖尧过来,鼻子翘得跟大象一样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这道歉的事...”

    “赵老大,咱们今晚先喝酒,等到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,再说其它事。那时候,兄弟们有了酒助兴,兴致才高啊。”

    秦满江没等赵平说话,直接抢了话头,但不是对肖尧说的,而是以傲慢的口气,大声直接宣布。

    肖尧这时也不想多说,你得意且得意,有你哭的时候。

    酒宴开席,喧闹声迭起,劝酒夹菜,咀嚼嬉笑,声声入耳。

    在肖尧这一桌中,那天参与打架的五个人都在,肖尧右手坐着王岩和他的同学。还有几个人,也是和肖尧曾经喝过酒的人,黄毛自然在座。

    吴哥坐在秦满江的左边,他是今晚神情最为沮丧之人,没有之一,而是唯一。他只为帮秦满江查清两个泥猴的身份,帮到今天这尴尬的局面,现在是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,不管是肖尧还是秦满江,谁给谁赔礼道歉,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,这十几桌的开销,至少在两千元上下,那不是一帮人能过付的起的。

    点菜定酒,都是秦满江一人所为。单独酒,他就定了二十多元一瓶的,在大麦冲六毛六一瓶的年代,这已经是很奢侈的酒宴了。他这么做,明显是要让肖尧狠狠的出血,菜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五洋镇虽是千年古镇,但不算太大,今晚到场的都是本镇之人,绝大部分人都相互认识,有酒量大的,穿插在酒席间敬酒。二楼包厢,也有不少人走下来,到大厅敬酒叙旧。

    所有敬酒之人,当然不会不来主桌,而且都是先来这桌敬酒过后,再去其他酒桌敬酒。一时间,肖尧他们这桌,敬酒者络绎不绝,他们只能不停的喝酒,连吃菜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很多人来此敬酒,都是敬全桌,同饮一杯就走,但也有不少豪客或贪酒之人,在同饮一杯后,单独敬酒,不过,也就单敬赵平,和在他左右相陪的肖尧与秦满江三人。

    “哥俩好啊,六个六,八匹马啊,三星照,一定高升,你输了,喝酒,喝酒。”

    敬酒程序走完,猜拳声立即响起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杠子、老虎,鸡,虫。虫拱杠,你输了,快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人家都是三拳两胜,我们也来三杠两胜。”

    但凡不会划拳之人,大都不怎么能喝,或者就是少经酒场,没有会划拳之人经验足,早早定下规则。这不,敲杠的输家,开始找不喝酒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赢家没法,又舍不得放弃赢了一局,只得叮嘱再输必须要喝,然后又是,杠打老虎虎吃鸡,鸡吃虫子虫拱杠,如此循环。

    有不少先赢一局者,接下来连输两阵,只得唉声叹气,喝酒完事,不服再来。

    敲杠之人,有的拿着筷子敲桌边,有的敲碗,有的敲酒杯口,还有敲酒瓶、敲菜碟的。各种敲击声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划拳者,亮开嗓门,不亚于高音歌唱家,敲杠者,手拿筷子,演奏起欢快的交响乐。这就是当时大小欢庆酒宴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如今,划拳敲杠,基本已成绝唱,喝酒者都假斯文,文明了,有钱了,讲究了,自重身份了,不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了。

    这貌似安静文明的酒宴,却充斥着渴望利益的对撞、暗藏着尔虞我诈的较量。看似其乐融融、优雅和谐的宴席,有多少真情实意在其中?与那时相比,当真是少了许多...许多...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