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八十四章 窝囊往事别提啦

时间:2018-01-2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在确信肖尧果真没事后,周薇爱破涕为笑,她又有点不好意思,恼怒的对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咋没把你滚进河里洗个澡,冻死你也比这样吓人好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话没说完,知道自己失口了,怎么能咒自己的哥哥呢?她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,美丽的月牙眼,慌张的看着肖尧。

    “呸,呸,坏的不灵好的灵。小雅,你还不快点,在那磨蹭什么呢?赶紧烧水给哥哥洗澡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会支配人,像个大小姐似的,自己在那闲着也不去干,赶明我做你丫鬟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嘴里在反驳,脚下可没停着,直接进到厨房去打水烧火。小爱则进卫生间去洗手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你只要听话,我就收你当丫鬟,以后就做我的陪嫁丫头,表现好的话,可以圆房哦。”

    “美死你,一点都不害臊,你还是先自己圆房吧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在厨房毫不相让,肖尧见她俩越说越不像话,赶紧打岔。

    “小爱,你看你衣服都脏了,快去把外套换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点头,转身就要进房。

    肖尧进来后,就感觉到浑身没劲,小爱才转身,他就背对小雅房门,坐到地上。这不是没力气的缘故,而是他这样一身泥,坐哪脏哪,只能坐地上。

    身后的动静,让小爱一回头看到了,这一惊吓,比刚见到肖尧时更甚,她连忙从后面,拦腰抱住肖尧,急得嗓子都变调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这是怎么了?哪里受伤了?你别吓我。小雅,你快来啊,哥哥倒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小爱连哭带喊,肖尧都来不及解释,把小雅吓得赶紧从锅门口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爱,别哭啦,干嘛大惊小怪的?我是身上太脏,怕把板凳弄脏了,这才坐地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人吓人,会吓死人的,跟你在一起,总有一天,不被你气死,也会被你吓死。哎呀,我的火。”

    小雅气呼呼的抱怨着小爱,小心脏被她的哭喊,吓得怦怦直跳。她顺手给肖尧端来一条板凳,突然想起自己锅洞里燃烧的草还搭在炉口,她惊叫着就跑。

    小爱用手背擦着自己的眼泪,知道自己是在吓唬自己。她苦笑着看看手上的泥,只得再去洗手。肖尧现在是不能碰,一碰上就是两手泥。

    刚才的手是白洗了,衣服也比刚才脏的更甚了。

    换上干净外套的小爱,一出房门,就来到肖尧面前伸手。

    “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不问,掏出五元钱放在她手心。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

    肖尧看看她,又掏出一张十元的,压在五元的票面上。脸上带着小得意,添的比给的还多,够了吧?

    “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这下肖尧有点急了,你这要买啥呢?他把口袋里的几十元钱,全部塞到小爱手里,撒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再不够,我也没了,其余的,锁在学校柜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够啦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一把攥住手心里的钱,欢快的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晓雅烧好水,在卫生间把洗澡物件都准备齐全,这才让肖尧进去洗澡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先洗着,你上次换下的内衣,在小爱家,我这就去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啦,小爱一定是去拿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说要去拿衣服,肖尧这才恍然大悟,他知道小爱,为什么要那么多钱了。自己早先要去王岩家洗澡,也有想过买衣服的事,可事到临头,自己却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没等肖尧洗澡出来,小爱就回来了,她手里抱着一大摞衣服,有内衣,毛衣,还有新买的外套。

    她把肖尧的内衣,放在一个干净的板凳上,端到卫生间门口,又跑到小雅房里,展开被褥,脱去外套躺在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张晓雅气得骂她一点都不知道羞耻,她却让小雅也上来躺下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,我一个人短时间捂不热,你热量比我大。”

    小爱的用心,张晓雅明白了,她不得不承认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小爱为了肖尧,早早就学会了编织毛衣,把妈妈为她准备的毛线,用在了肖尧身上。小雅得知后,也为肖尧编织了一条围巾。

    她俩都没告诉肖尧,是想等到下雪的那一天,一起拿出来送给肖尧,给他一个惊喜。可小爱今天已经拿来了,因为他身上的毛衣,已经脏得不能再穿。

    洗完澡,肖尧套上内衣,直奔小雅的房间,刚到门口,他见两个妹妹睡在床上,他转身就想去另一房间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别走啊,我们两又不困,是为你捂热被窝呢。”

    看到被小爱喊回来的肖尧,仅穿着内衣,那结实的肌肉,分外明显。张晓雅在不经意间,也看到了那不该看的凸出位置,她臊的脸上发烧,赶紧移开目光,准备下床给肖尧让位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,等哥哥睡着了,我俩再去买菜做饭,练到现在,该给他露一手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可没那么多时间去矫情,他直接上床,钻进她两分开的中间位置,舒舒服服的躺下。

    小雅只是在肖尧躺下后,枕着他的一条胳臂,而小爱则把半个身子,都斜压在肖尧身上。床不够宽,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怎么没去上学?难道你俩未卜先知,料定我会来?”

    刚洗完澡,原先的困倦消失了大半,肖尧这才想起,今天是周六,上午还有课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呢,昨晚佳佳姐和黄莉姐来找你,说你被一个社会上的人叫走了,我们一夜都不安心。叫她俩别走,她们说怕天下雨,又跟手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可能是为了自己睡得更舒服些,往肖尧身边靠了靠,接下小爱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认定你是被赵大哥叫去的,想着今天上午去五洋镇找你,就让佳佳姐带信给小不点,叫他今天上午为我俩请半天假。可是昨晚一直担心你,没睡好,早上睡过头了,没赶上头班船的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幸亏没赶上,要是赶上了,我们现在两头忙,你跑回来了,还没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小爱说完,还不忘亲昵的用自己的脸,在肖尧的下巴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小爱说的没错,头班船可不是在水上与自己擦肩而过吗?肖尧在两个妹妹的叙说中,困意袭来,渐渐的去见周公了。

    吴哥连拉带拽的,把秦满江带回到客运码头的值班室,他的女友范芳菲在里面,一步都没有外出。

    这让秦满江很得意,看来还是自己的淫威起了作用。他在想着,今晚用什么办法,让她依从自己,尝尝这小美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从赵平家出来的这一路上,吴哥都在想,赵平身边,什么时候有这样厉害的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他和赵平相交已久,他的朋友和兄弟,吴哥都很熟悉,可秦满江说的两个厉害的泥猴,他怎么没有一点映象呢?

    来到值班室后,他让秦满江把当时的情况,再进一遍,特意问了问两人的相貌,他甚至已经怀疑到肖尧头上,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。

    吴哥否定肖尧不是没有根据的,最主要一点,就是肖尧还在上学,像这样出来和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,他料定肖尧不会做,因为他看得出来,肖尧身带正气,不像在社会上混的人,满身流里流气的。

    吴哥想得头疼,也懒的再想,只等中午见到赵平,就能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赵平一觉睡到饭点,还是肚子发出强烈的抗议,才把他给闹醒了。他还是昨天中午吃的米饭,吃惯米饭的南方人,二十四小时只靠面食充饥,那是肯定不抗饿的。

    “赵平,你起来啦,我早上就过来了,大妈说你刚刚睡下,我就没喊你了。”

    梳洗完毕,正要和父母一起吃饭的赵平,看到吴哥一步跨进门来。

    “哦,你有啥事找我?来来来,撞门饭,不吃白不吃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“别,我就是担心你在家先吃了,才急急忙忙的赶来了,走,我们出去吃,已经有人在田岸楼点菜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赵平一听就明白,这是吴哥朋友有事,托他来找自己帮忙。

    可自己昨晚担惊受怕,辛苦了一夜,本欲拒绝,想到和吴哥是多年的老朋友,他又很少来找自己帮忙,这还不好一下回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太客气了,我们兄弟俩,有啥事言语一声就成,干嘛花那冤枉钱啊?”

    赵平嘴上说着客气话,脚下已经开始移步出门,他让父母先吃,就随着吴哥来到古街上。

    “赵平,你们昨晚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吴哥突然问起昨晚的事,这让赵平一下子就警惕起来。不会是那边报警,公安局这么快就来抓人吧?

    “怎么?你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风声啊哈哈哈,今天街上都在传言,说现在开始流行泥猴装,我早上到你这,看到你的泥猴裤,我还能不知道你昨晚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见到赵平一脸的紧张,吴哥一乐,看来昨晚的事情还不小,不仅仅是打一架那么简单。吴哥这么一说,赵平那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嗨,你就别提了,昨晚骑龙架火的,啥事没干成,白跑了一夜。走走走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这事真的不能提,一说就都是眼泪了。赵平自混世以来,昨晚算是最窝囊的了,事情没办成,还被村民像撵野狗一样追着跑,这事能说吗?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