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外面流行泥猴装

时间:2018-01-21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两人坐到值班室后,吴哥见漂亮女子也跟了进来,心里明白了,他暗暗为她可惜,他都不记得,这是秦满江换的多少任女友了。

    “快说说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吴哥在心里可惜归可惜,但他没有出卖朋友的心思,见秦满江在犹豫,他又赶紧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就在你回来的前不久,我在码头上,被两个泥猴给打了。我一直等你回来,就是知道你,和这里道上混的赵老大关系不错,想让你去请他帮忙,我要报这个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去找人家报仇?人家也没把你怎么样,有啥仇要报?再说,你知道人家在哪吗?”

    听到秦满江还要去找那两个小伙子报仇,女子觉得他简直不可思议,人家都饶了你两次了,你还不知足,还要去报复?

    “芳菲,这事你别管,我自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在码头被泥猴打了?我怎么听着像童话故事啊?”

    他两在那产生分歧,急性的吴哥实在忍不住不催。秦满江与范芳菲低语几句,才对吴哥说道:

    “要说这事啊,我还是为了你们才被打的。那两个泥猴,浑身都是泥,就那样坐在座位上,把座椅都弄脏的不成样子,我和芳菲进去,就说了他俩几句,他俩就破口大骂,还要动手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他言过其实,正要接话,被积赞眼把凸眼珠一瞪,给吓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两小子有几把刷子,我不是他俩的对手,就下了船,我让他们先不要开船,去找了五个人来帮我,没想到被他俩几下就给打趴下了,我也被踢到在地,大腿上被跺了一脚。差点把我骨头都跺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嗯,他们最后坐船走了。他俩...”

    看到吴哥把怀疑的目光看向自己,范芳菲点头肯定。她本来还想告诉吴哥,那两人,是在自己赔礼道歉,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,才饶了秦满江。但她为了保留男友的面子,咽下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坐船走了?你是说,他们打过满江之后,还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坐船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敢确定,这两人不是好人,你只要到外面一打听,一定能问出他俩的来路。然后,我们就去请赵老大,多带些人手,干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过江龙”,吴哥听完后,脑子里首先反应出来的,就是这三个字,但他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这两人要是仅仅路过这里,怎么会上去往思路镇的船?

    吴哥怎么也不会想到,秦满江口里的泥猴,会是肖尧。

    “满江,还是不要再找了,不知名、不知姓的,到哪找去啊?我们最多呆两天就要回去了。我看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见秦满江还是死性不改,她只好用难度和时间来改变他的想法。秦满江却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叫你别管你就别管,我看你是喜欢那泥猴吧?要不然,怎么主动上前去拉人家的手啊?”

    “你...人家都还是孩子,你怎么说话那么难听?要不是我,他们会这么轻易放了你吗?”

    秦满江见女友再次阻拦他报仇,那真是气得火冒三丈,自己想找回面子,还不是为了你?还不是想在你面前,显示显示自己的能量吗?你倒好,一再的帮着泥猴说话。

    打起来无好拳,骂起来无好言。范芳菲被秦满江侮辱的话语,气得酥胸剧烈起伏。她一边辩解,一边委屈的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你要报仇,我不再拦你。我明天就回去,不,我现在就走。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的事,我都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敢走,只有老子甩女人的份,还没有那个女人敢甩老子的。”

    范芳菲哭着说着,撒腿就往外走,气头上的秦满江,失去了耐心,把隐藏已久的本性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满江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,先是在女朋友面前丢尽了脸,现在在朋友面前,女友又不给他面子,这怎能不叫虚荣心特强的他。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吴哥眼看他俩就要闹得不可开交,赶忙上前劝解,一边安慰范芳菲,一边故意斥责秦满江满嘴跑火车。

    范芳菲在吴哥的劝慰下,也顺着台阶下了,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她怕了,她害怕自己真要把秦满江惹毛了,他会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来。

    原来,自从结识以来,他对自己各种的好,都是假的。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坚持,不让他得到自己的身子,恐怕这本性,在得到得到自己后,早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得到自己的前提下,他尚且如此,这要是让他如愿以偿了,那自己就是只有被玩弄之后,再被甩的份了。

    范芳菲心中打定注意,这两天委曲求全,回去后,就再也不和这样的人交往。可她的想法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见到范芳菲被抚慰下来,秦满江让她独自在值班室休息,他立即拖着吴哥一起出去打听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的特点太明显,他俩到路边店铺一打听,都说见到过满身是泥的人,可再仔细一问,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说,看到泥猴一样的人,绝对不止两个,十个都不止,这让吴哥有点搞不懂,难道现在外面流行泥猴装?

    两人出来时,秦满江已经把吴哥还有一趟的任务,叫别人代劳了。吴哥想想,干脆直接去找赵平得了。街上出现这么多泥猴装,他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赵平前一夜,过的比谁都不轻松,他的压力比谁都大,众兄弟都是他一手邀请来的。特别是大家被围困在圩心打谷场时,他都想过,哪怕拼出自己一条小命,也要为大家闯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后来,在肖尧的策划下,大家得以逃出生天,他嘴上没有多说,心里对肖尧的感激,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等他吃过早餐,冻得跟马猴一样回到家时,也不顾父母追问,扒光衣服衣服洗个澡,倒床就睡。至于上班,他在路上,就让人去为他请假了。

    开门迎接吴哥进家的是赵平的父母,他们也认识他,老人家低声告诉他俩,赵平一夜没归,大天四亮才回来,正在房间睡大觉呢。

    依照秦满江的自私想法,那就是,不管赵平睡觉不睡觉,赶紧打听到结果才是正经,但吴哥没有照做,他看到了墙角赵平脱下的衣服,老俩口还没来得及洗,那满是泥浆的裤子,非常显眼。

    吴哥对老来口说声告辞,不便打扰赵平睡觉,拖着秦满江,直接走到外面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满江,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。你看到赵平的泥裤子了吗?赵平一定认识打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这下正好,那两个泥猴,现在还跑得了吗?即使他俩和赵老大认识,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哥好意提醒秦满江,现在他却这样反问自己,这让吴哥很无语,那又怎么样?赵平昨晚一夜没归,而且也是泥猴装,就说明那两人。昨晚上是和赵平在一起的,你还能找赵老大去打他兄弟?

    秦满江的想法是,我是省城的人,老找你小地方的人帮忙,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,再随便施舍点,那还不想叫你赵老大咋的就咋的?

    即使那两人和赵老大认识,自己也占据优势,他不相信赵老大,会为了那两个泥猴,不给自己这个来自大城市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无能无知,狂妄自大,骄横虚荣,不知天高地厚,更不懂怜香惜玉的秦满江,吴哥都想调屁股走人,若不是他父亲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他根本就不愿意认识他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吴哥压了压心头的不满,耐心的劝说道:

    “满江,你真要找回这个场子,就千万不要对赵平说,要他带人去打那两个人,只说要他俩低头认错,最多就是拉桌道歉,在道上挽回面子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我听你的,但必须要拉桌道歉,我要让江湖上的人都知道,我秦满江,可不是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吴哥再次无语,就你这怂样,还想让江湖上都知道你?你知道什么叫江湖吗?没有你爸爸在此,谁认识你啊?

    在自家码头被人打,还让人大摇大摆的坐船走了,吴哥真不知道,他这狂傲的口气,是从哪来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我们先回去,中午过来请赵平一起吃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吴哥强忍着恶心,打断积赞眼还想狂妄说下去的话语,两人回转。

    肖尧和王岩下了船,准备到他家去洗澡换衣服。在经过张晓雅家门口时,肖尧发现她家的们没有锁,就上前去查看,王岩急急忙忙的先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自家门口,王岩是能躲多快就躲多快,他可不想让人看见,闹得邻里皆知。

    给肖尧开门的是小爱,她在门打开的一瞬间,惊恐的长了嘴巴,半天不能合拢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这是怎么了?呜呜呜...”

    一瞬间的惊恐后,小爱没等肖尧进门,就紧紧的抱住他,在他的怀里,伤心的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是的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真正爱你的人,是不会在乎的,只因为她爱你。别说肖尧只是一身的泥,就是一身的粪便,小爱也不会嫌弃。

    “脏脏脏,快放开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这是从哪来?怎么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正在卫生间洗脸的张晓雅,伸出头来,她见肖尧没事,内心大定,但也被肖尧的模样,惊得眼睁多大。

    肖尧好不容易才推开死命抱着自己哭泣的周薇爱,故意逗她道:

    “别哭啦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要是把你的小脸哭皴了,我就不喜欢你了哦。”

    他又转过脸对张晓雅说:

    “没事,我是走路不小心滑倒,从大河埂上滚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谎,肖尧撒的还真圆,竟然让他这两个妹妹,一时相信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