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八十一章 观敌了阵来断后

时间:2018-01-1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来到五洋镇,赵平在自己的地盘,面子是一个问题,不想惊扰卖早点店家,也是他要考虑的。兔子不吃窝边草,这是在道上混的基本节操。赵平把这个问题,伸手就丢给了肖尧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最多用冷水洗把脸,这衣服上都成泥浆了,除非全部挑到河里洗澡。反正你到家了,我们洗把脸,你把衣服都洗洗,就穿湿的,去买来给我们吃。”

    赵平一想也没其他好办法,他二话不说,就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,在水里一阵搓洗。

    泥浆在水里是很好洗的,赵平在家,也没少干洗衣服的事,他麻溜的洗好,拧干水就套在内衣上,透体的寒意,惊得他直吸凉气。

    他裤子也不管了,一点也不客气的,接过肖尧递过来的两张十元钞票,跑去买早点,他觉得还是跑着舒服。

    不要任何人吩咐,大家全部把脸洗干净,几个家近的,把外衣也脱下来洗洗,但没敢像赵平一样往身上套。拿在手里,冻的直打颤。

    肖尧一直背对着渡船,等渡船走远了,他这才下到河边,露出自己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和王岩都只是洗把脸结束,在这群人中,可能就是他俩离的最远了。虽说外套也基本湿透,但总比搓洗拧干的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“你车子还在对岸,这么泥烂路滑的,不能抗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就放哪,等啥时候天晴路干了,我再来拿,我原来在这念书,是常干。我们吃完就坐船回去。”

    大家洗过脸,来到码头上的另外一侧,等着赵平买早点来吃,若不是实在饿极了,他们都想早回家早好。越晚回去,遇到的人会越多,那就会越尴尬。都是在外面混的,谁不想要个脸啊?。

    等到赵平抱着一大包早点,回来找到他们,这时候,风停了,雨没了。虽说天气还是阴霾着,但没有风,人的感觉就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大家从避风的墙角走出来,狼吞虎咽的吃起了早饭。赵平把手里多余的钱要还给肖尧,肖尧没接,说上次晚上,在这住招待所的钱,自己没掏,不管够与不够,就用那抵上。

    赵平还要说什么,肖尧懒的理他,转身跑到王岩边上去了。赵平为了方便快捷,光买了米饺个粑粑,没有买喝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用手拿着早点吃,引得路过此处的人,好奇的观看,但没人敢停留,也没人敢废话。

    赵平按照每人五个米饺的标准,大家吃的干干净净,肖尧担心有人还没吃饱,想让赵平再去买点,但大家一致说吃饱了。

    此时回家心切,即使差个一星半点的,谁还去管那事,赶紧回家是正经。

    肖尧临行前,又交给赵平二十元钱,让他抽空去学校看看吴靓媛,给她买点日用带去。

    王佳佳也好,吴靓媛也罢,她们俩都可以接受肖尧给买的东西,但没有一个会接受肖尧直接给的钱。他这样做,即可帮助一下吴靓媛,也能给赵平一些接济。

    买一些日用品,是用不了那么多钱的,但肖尧肯定不会收回余额,这和直接给钱接济赵平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肖尧和王岩吃过早点,也不再多留,交代好赵平后,就赶忙去了小客轮码头。他俩来到船上,大家都一脸的嫌弃,王岩见大家像躲瘟神一样,避开自己和肖尧,那心里的火是一鼓一鼓的。

    肖尧见到王岩要发作,小声安慰他道:

    “别那么沉不住气,我们这样,他们怕弄脏自己身上,也是常情。他们只要不惹我们,我俩在这还落得个清净。”

    小船没开,还在等候时间到点。肖尧和王岩坐在船舱一进门的位置,那是最前面的一张两人并排的座位,其他人,都离他两远远的,坐到后排座位上。

    和他俩面对面的座椅和背靠背的座椅,都没人来坐。

    前几次,肖尧坐这一早去往思路镇的船,根本就没几个人,可今天,也许是周六,还是什么不知的原因,除了肖尧对面的座位,依然没人坐以外,其它的都坐满了。

    开船时间还没到,上船的人,无一例外的,看看衣服满是泥浆的他俩,露出鄙夷的神色,都往后面去找坐。

    就在快要到发船钟点时,又上来了一对青年男女,看那穿着打扮,用在那时,就叫很时髦。

    男青年穿着白色的喇叭裤,脚上的火箭式皮鞋,擦得纵明瓦亮。咖啡色的呢子上衣敞开着,里面穿着绛紫色的v字口毛衣,雪白的内衣领,翻在毛衣外,特别引人眼球。

    一张还算英俊白净的面孔,可惜长了一对积赞眼(眼珠有些外突),破坏了面部的和谐,梳的油光发亮的大背头,就连苍蝇上去都要杵拐棍。

    再看那女的,面容姣好,齐肩的秀发,烫着当下十分流行的波浪卷,一袭乳白色的风衣,掩盖不住她那修长窕窈的好身材,以及那青春诱人、成熟芳香的一双玉峰,真的是婷婷玉立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出现在船舱门口,就立即吸引了全船人的目光,坐在前排的肖尧和王岩,当然也是其中的两人。那男青年的脸上,露出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对男女在船舱门口扫了一眼,看到只有眼前还有两个空着的座位,他很满意的点点头,直接两步就来到肖尧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他俩都皱着眉头,看看这浑身泥浆的两人,男的很是潇洒的一挥手,像赶蚊虫一样对着肖尧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两,到船尾去,你看你们的衣服,都把座位弄脏了,别人以后还怎么坐?”

    还是半湿状态的衣服,泥浆把座位弄脏,这是肯定的。但座位都是用人造革包着的,这屁股坐下弄的泥浆印,很容易清洁。再说了,这又不是你家的船,干嘛来颐指气使的?

    深知肖尧脾性的王岩,见肖尧不理那人,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,王岩心里道:好戏来了,这家伙要是不识相,再惹肖尧的话,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了。

    那面容姣好的女人,见肖尧虽说是浑身的泥浆,但有着一身逼人的英气,再加上肖尧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男伴,透着一股的杀机,她莫名其妙的心里一阵发虚。

    她赶紧悄悄的拉了一下男人的衣角,暗示他不要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女人面前,被一个小屁孩轻蔑的盯着自己,对自己的话如此藐视,积赞眼觉得自己的面子大失,何况还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呢?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,积赞眼忍住自己有点发憷的心理,挥手就一个耳光,抽向肖尧的面部,这个大头他不装也得装,我若没有行动,就怕了你了,那以后还怎么混啊?

    “呯”

    响声不对,一船人意料那“啪”的声音没有听到,积赞眼甩手打出的一巴掌,没有打到脏衣服小伙的脸上,反观他的手腕,却被牢牢的攥在小伙的手中。

    肖尧看在对面美女的份上,没有为难这积攒眼,他抓住手腕都没有用力。

    “你要坐,就乖乖的坐下,你要不愿坐这,就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就甩开了他的手腕,看在美女份上只是其一,关键还是自己和王岩都折腾了一宿,说不累那是假的,好在这家伙又没骂他,打也没打着,肖尧想省事无事就完了。

    积赞眼被肖尧摔得有点踉跄,就凭刚才那一抓,他就知道,自己完完全全不是肖尧的对手,况且他身边,还站着一个怒目而视的兄弟。

    积赞眼这下丢尽了脸面,他一句话不说,拉着女子就下了船。积赞眼在船舱的一阵哄笑声中,惶惶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积赞眼下船后,明明开船时间到了,却迟迟不见驾驶员上来,大家都在议论纷纷。这船向来是到时不候人的,准点就走,肖尧两人也是急得不停的向舱外张望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泥猴,你们给我下来,敢跟老子作对,今天不给你俩点颜色看看,你们都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。”

    泥猴?还两个泥猴,这下谁都知道,外面的叫嚣,是针对谁的了。肖尧和王岩对看一眼,肖尧苦笑,王岩却来了兴致,光听说过、也试过肖尧的身手,可真的打起来,他还没见识过呢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打,我替你观敌了阵,绝不让人偷袭干扰。”

    从来喜欢打头阵的王岩,在和肖尧一起往外走的时候,直接把肖尧推上前峰,还大言不惭的自己断后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别出去啊,他们肯定是找了人,来对付你俩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定是刚才出去的那对男女,他们找场子来了,你们不出去,他们人多,进来也使不开。”

    善良的人,都是同情弱者的;真正的男人,是不打骂女人的。

    虽说大家对肖尧二人一身的污泥感到厌嫌,但那只是感官的嫌弃,真要伤害这两个,看起来已经很可怜的小伙子,他们还是于心不忍的。

    肖尧今天是真真的不想打架,自己这样子站到外面,他自己都嫌丢人。可坏就坏在吴哥,他都是每天晚上喜欢放空船去思路镇,在那过一夜,回来只要干半天。

    这要是放在已婚有妻室的人身上,人家不愿也不敢,让妻子独守空房啊。

    可吴哥就是光棍一个人,上这样的班,他觉得每天有半天时光逍遥浪荡,这样工作才开心呢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