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八十章 自然形成隔离带

时间:2018-01-1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舍不得自家稻草被烧的家主,见到肖尧客气的递来香烟,还给自己两块钱,他的怨气全消,这两块钱,可是购买他家一个小草垛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小心点,别把其他东西点燃了,最好就在地基里面烤,不好带出来火星。”

    接过香烟和钱,房主好心的嘱咐几句,就安心的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的衣服都烤差不多干了,王岩回来说,走了很远都没见到人追来,肖尧赶忙让他坐到最好的位置,让他烤火。

    大家想想也许是谭猛老婆干涉,不给他插手管,其他人也都回家不追了。直到这时候,众人悬着的心,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火光里,王岩看着眼前,一个个都像泥猴一样,肖尧也是满脸、满衣服上都是泥,他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“肖尧,咱这要是能留个合影,做个纪念,那以后也是一件趣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打趣,把现场沉闷的气氛,调节得活跃起来,刚才他们在烤火时,不是没有相互看到,但那悲催逃亡的惊恐、饥寒交迫的疲乏还没有淡去,谁有心情来欣赏,这平时难得一见窘境啊?

    肖尧静下之后,也不再往上游跑了,他让赵平安排两人往上游,两人往下游,到河边找船。并再三嘱咐,前往下游的两人,不要找远,超过一里路就回来。

    四人依言向河埂下摸去,其他人继续在这烤火,忍着饿,等待他们四个找船的结果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前往下游的两人就回来了,他俩没有找到船,大家都失望到极点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让众人再烤火了,直接让大家一起前往上游,找到找不到,都离开这里越远越好,天一亮,他们在这就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“袁达牟,你一回家,就带着你妹妹出去躲几天,等风声过了再回来吧,防止他们气急败坏过来报复,你爸妈在家,他们不会把他们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到他们这一晚,啥事没办成,但你砸了阮家三户,他不得不为袁达牟的妹妹担心,万一阮家去人把袁达牟家再一砸、一骂,他妹妹那脾气,怕又要和人拼命了。

    袁达牟虽说不想丢下爸妈,和妹妹一起外出躲祸,但肖尧的安排,他不得不考虑,家被砸了就算了,妹妹的人身安危,他是必须要照顾好的。

    见到袁达牟光是点头答应,也没想对自己说什么,肖尧把到了嘴边的话,又咽了回去,人家不愿意,自己不能上赶着去帮他妹妹吧?

    他们一起往上游走了有半个多小时后,都担心了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就是岔河,这条河,是从五洋镇南面流过的一条大河,到这里,和从五洋镇北面的流过的思路河相连,两条河交汇在一起,一起流向果湖。

    如果到了前面还没船,要想回到原来的对岸,他们要么顺溜漂下,漂流到这里过河,要么就要过两条大河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焦急的时候,派去找船的两个人,回来了一个,看到大家已经走到自己的身边,他高兴的说道:

    “前面有条船,不大,但足够我们过河了,锁着在,他在找石头砸锁,我先来叫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打听,就在前面不远了,他让众人一起加快步伐。果然,没多久就来到河埂下的水边,锁已经被砸开了。还好没到岔河口,这也算是一夜运气不好的唯一一点运气吧。

    “就一个光船,船桨都被带走了,我们没法划船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跟我一起去折一些树枝,不要折光杆的,小枝分的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赵平毕竟是从小在河边长大,玩船对他来说,一点也不生疏,他带头去挑选树枝做示范,一会就抱了一大摞回来。

    赵平把一颗大的树枝摆在地上,摸索着,用从自己球鞋上解下的鞋带,把细小的树枝,捆在大树枝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树枝上没树叶了,要是在其他季节,直接用带叶的树枝就能划船。”

    像这样的捆树枝做浆,赵平做了两个,剩下没用完的小树枝,也叫人带上,可以在水里帮着划划。

    半搁浅在岸边的船,被众人合力推进水里,大家密密麻麻的站了一船,肖尧都担心这船会不会沉没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肖老弟,你上来,我摸了一下,船沿高出水面还有半尺,大家都蹲下,最好坐在船底,降低重心,只要我们不乱动,别把船弄翻了,我保证能过河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蹲着干嘛?都坐下,反正衣服都脏的见不得人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大声招呼都坐下,蹲着不稳,万一晃翻船,还有不会游泳怕水的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赵平安排一边一个,用大树枝划船,一边一个,拿着捆绑小树枝帮忙,自己弄个小树枝,蹲在船尾当剁手。无浆无舵之船,在五人的合力下,飘向了河中间。

    冬天的河水,虽说河流不急,但流动是没有停止的。在岸边还感觉不到河流有多汹,但船一离开岸边,就开始向下游飘去,速度比划向对岸的速度,快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肖尧坐在离赵平不远的地方,但也看不清他的脸色,只见他的身影在不停的乱晃,用手里的树枝,拨动水面,控制方向。但对面黑黑的,根本看不见岸在哪里,还有多远?

    “我说赵大哥,像这样的划,我们不会被河水带到果湖去了吧?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,只有等到别的船经过,才能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肖尧这次的担心,到没有应验,但没多久,他就尝到了被困在果湖中心的滋味。

    听到肖尧担忧的话,赵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你就白操心了,我们只顺着河流往对岸划,慢慢斜插过去,现在已经过了河中心,就快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知到他是怎么确定过了河中心的,不过,他并没有问。只要能过去,大家都能平安回家,他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赵平说的没错,他是用树枝,感应水的流速和流向,知道船已经过了河中间的,在河中心,水流是直线向船底流,越到岸边,水就会越向河中心汇集,带着树枝漂向河中心,往船外测摆动。

    等到船靠对岸,踏上实地,这趟惊险的旅程,才真正告一段落。肖尧让他们把船固定在岸边,好让船家明天来找,赵平却一脚把船蹬向河面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放在岸边,他们会知道是人为的,飘走了,他还会以为是自己没固定好,被水冲走了。到了湖面,船就不会漂流太远,他自己会到下面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过了河、上了岸,大家的兴致都高了起来,袁达牟对这是最熟悉的,他在大埂两头走了几下后说:

    “这里离去我家的岔路不远,你们跟我一起回家,再弄点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就不来回走冤枉路了,我们现在,赶到五洋镇吃早饭都早早的,你家再被我们吃一顿,怕会把余粮都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深知他家底的赵平,拒绝了袁达牟的好意。他家里也确实没有好的东西招待,否则,昨晚也不会没有任何菜肴,只给大家下面条吃了。

    袁达牟从口袋里,掏出塑料皮包着的钞票,大小面额加起来不会超过十元,他全部递给赵平。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多了,不够你垫上,我以后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赵平没钱,他本想带着这些兄弟去吃早点赊账,但他也觉得丢不起这个人,所以他伸手就把袁达牟递过来的钱接下了。

    肖尧走过来,从赵平手里拿过袁达牟的钱,递回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早饭的事,你就别费心了,你这钱,还是带回去,和妹妹一起出门用吧。”

    袁达牟还要推辞,被赵平直接推走了。

    为了减轻刚刚乘船带来的寒意,大家不约而同的跑了起来,这次的跑,不是逃命,后面没人追,摔倒的人还是有,但并不多。

    等到身上发热了,他们这才开始在泥烂路滑的大河埂上,疾步行军。

    烤干的衣服,又有点湿到内衣,连续跑又跑不动,走慢了又冷,这一夜的小丝雨,就这样不紧不慢的伴着他们,度过了一个不眠而又十分狼狈的夜晚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大亮,肖尧他们才回到五洋镇渡船码头,很多前来赶早集的人见到他们,都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来到渡船上,船老大看到这些人,没一个是好人,不管认识不认识,也没敢上前问问、来收钱。

    肖尧看到船老大的眼光,从自己身上扫过,并没有认出自己,他想上前去问问吴哥有没有来找他,但想想自己现在的狼狈样,他竟然都认不出自己,就忍了。

    肖尧他们是后上船的,站在船头,早先上船等待过河的人,全部集中在船老大划船的那一头,中间自然而然的隔开一个大大的无人地带。

    既然船老大一眼没认出自己,肖尧也不想再让他把自己认出来,所以他一直背对着船老大,不与他照面。

    专业的渡船,那是肖尧他们,那刚刚过河的无舵无浆的船,可以相比的,他们原先那提心吊胆的心念,一点也不存在,船很快就来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们这样去吃早饭,肯定会把别人都吓跑的。”

    船上自然形成的隔离带,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,这会来到岸上,赵平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