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关门打狗无路逃

时间:2018-01-1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带着两人,敢翻过院墙,弄得满身是泥,他们还没到达后门,前面就开始敲门了。肖尧赶紧和另外两人紧走几步,静静的站在后门外。

    没一会,屋内传来有人走路的脚步声,他们没有去开大门,而是直接打开了后门。肖尧三人一把将两个人推回屋里,肖尧盯着眼前两人,那两个和肖尧一起进来的兄弟,一个关紧后门,一个就去开大门。

    “舅舅、舅妈,对不起,我们要来拿回我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大门一开,跟着赵平等人一起进来的袁达牟,就对着眼前的一对中年夫妻道歉。肖尧都想上前给他一个耳光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来说这样的话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一进门,家里养的家畜开始乱叫起来。特别是一只大公鹅,那嗓门高亢的喊叫着,清脆嘹亮连声不停。关在锅门口的鸡鸭,也嘎嘎的乱叫起来。

    肖尧气得解下腰间备用的军用裤带,抖手绕在大公鹅那长长的脖子上,随手往上一甩,那鹅被扯上半空,肖尧再用脱离纠缠的裤带,狠狠的抽在大公鹅的头上,大公鹅落在地上,扑腾几下就没气了。

    “郑老师啊,河北来人啦,快来救救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大公鹅被止住了叫声,而那女人,却扯着嗓门大声呼救,肖尧听到隔壁有开门声,赶紧冲出大门,赵平随后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老师,你们不要打人,有话好说,有理说理...”

    “哎吆。”

    肖尧出门就撞上了一个赶过来的男子,嘴里还不停的啰嗦着。肖尧可不愿跟他在这个时候说什么理,上去就是一拳,打在他的腹部,阻隔了他还要啰嗦下去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,再敢出来,就不会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被打的男子,二话不敢说,掉头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不要去管他们的事,你非要去,真要把你打伤了,那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“唉,我不就是想去让他们别乱来,去讲道理吗?谁知道直接就打人呢?太野蛮了,真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讲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快别说啦,他们家自己作的孽,让他们自己受去。”

    找个半截砖去踩门的肖尧,听到了被打回屋里这对老师夫妻的对话,他把门踩死,又赶忙回到这对中年夫妻的家。

    “肖尧,我们找了,这里没有袁达牟家送来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那对中年夫妻,见郑老师被打回去,自己也乖了,生怕再喊找来挨打。他们已经把屋子里全部搜了一遍,别说那阮扁头,就连东西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肖尧很烦躁,挥动手里的皮带就击打在一个暖壶上,真空水瓶胆的爆裂声,像炮仗一样炸响。他怒气冲冲的对着那对夫妻吼道:

    “说,你儿子哪去了?东西放哪了?”

    “在...在他二叔家。”

    眼看肖尧那么凶狠,夫妻俩吓坏了,赶紧交代。可这夫妻俩没敢说实话,却来了个祸水东引,只想把这帮人支走。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袁达牟对阮扁头家亲戚情况很熟悉,立即就头前带路,去他二叔家。

    肖尧留下四人看管中年夫妻,其余人都跟着走了出去。刚到圩埂,就遇到用完半截砖,赶回来的王岩等人,他们也不下去了,一起跟着来到一户人家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再敲门,他背对着袁达牟指定的木门,一个奋力的后靠,大门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吃惊的而看着这个不算是很壮实的肖尧,都没想到他那一个后靠,竟然把大门给撞到了。

    肖尧很烦躁,本想速战速决,现在却人与物都不见,他也不再考虑声音大小的问题了,经过下面的吵闹,想静也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二十人鱼贯击倒房间,两边门走出两个少年和一对夫妇,那两个少年一看就不是要找的人,大家分头进房去查看。

    肖尧见右手后面还有一个房门,立即走了过去,推开们就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,战战兢兢地在门里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不许出来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声吩咐,也没进去搜查,就要把门从外面扣上,那女孩听出肖尧的语气不是很凶,胆子稍微大了一些,她急忙抓住房门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要出去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悲催就悲催在肖尧对女子太慈善了,他怎么也不会阻止,一个被吓坏的女孩去如厕吧?肖尧虽说犹豫了一下,但他还是让女子出来走了。

    大家在屋子里又是一阵乱找 乱翻,还是人与物全无。肖尧看到袁达牟手里抱着一个半导体收音机,他认为找到一件,那就说明东西都在这了,赶忙上前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你家送来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先拿一样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气急的肖尧,一掌拍在袁达牟双手抱着的半导体上,收音机应声落地,摔得撕烂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家的东西,一件都不许拿,我们是来找回你妹妹嫁妆的,不是来当强盗的。”

    肖尧的观念是,我没拿走别人家一样东西,就不算悖理。但他撞坏了人家大门,打碎了收音机,又不知道该怎么算了。

    袁达牟被肖尧凶的不敢抬头,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他小叔家看看。他们这就这三家。”

    “抓土匪啊,抓强盗啊。抓土匪啊,抓强盗啊...”

    和袁达牟话音链接的,是那对夫妻中的女人,有人上去赶忙要捂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别管她,让她喊,你们赶紧去,我到下面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肖尧担心下面人少,万一有人过去,他怕那四个人吃亏。再留下一些人看着这家人,其他人都跟着袁达牟去了第三家,只有王岩陪肖尧来到下面。

    肖尧和王岩来到下面一看就傻眼了,原本只有肖尧打死了一只鹅,打碎一个暖壶,现在映入他俩眼帘的却是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吃饭的大桌子,被翻个底朝天,但四条桌腿散落在地上。长条凳也变成了木板和木棍。

    敞开的两间,左边和客厅通连的灶台,也被打烂了一角,黑黑的锅底暴露在眼前,最底下还被打烂了一个洞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了,两个老家伙使劲骂人,骂的可难听了,赵平说过不准打人,我们气没地方出,就砸他家东西,一骂就砸,他们才不敢骂了。”

    瞅见肖尧看到屋里的情形直皱眉头,其中一人怕肖尧发火,赶忙解释。

    此时,这下面已经无事可做,肖尧就把他们夫妻反扣在屋里,让几人和自己一起走,刚走到圩埂下面,上面传来无数人的喊打声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快走,我们往圩心跑,不能上去了,全村的人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要上去查看的肖尧,被冲下来的赵平一把抓住,带着他往下坡走。他们来的这一帮人,也在赵平的招呼下,一窝蜂的跑向圩心。

    虽说雨并没有下大,还是那样风里夹带着雨丝,但时间久了,路面已经很湿滑,走在上面都费力。这晚上不但看不见,还要跑呢。

    很多兄弟都滑倒了再爬起来,没命的逃跑,一个个就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找到那小子了吗?”

    下圩心的路不宽,两个人并排走都困难,肖尧扯着赵平,两人在队尾押后,他迫不及待的要搞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家家户户的门都踩死扣牢了,最后还延伸出去,控制住户前、后门,这村民是怎么出来的?他能不着急吗?

    原来肖尧下来后,赵平带着一帮人,又去了阮扁头的小叔家,可在那,他们同样什么也没有捞到。袁达牟向发了疯似的在小叔家一顿乱砸,他小叔家人上来动粗阻拦。

    这些兄弟一气之下,不但推搡开上来阻拦的人,也参与起打砸来,三下两下,就砸完不多的家具,同样把锅灶也砸碎了。

    他们砸完了小叔家还不解气,又回到阮扁头的二叔家一通狠砸。但还没砸几下,圩埂那头,就传来很多人的喊打喊杀声,他们吓得赶紧往肖尧这边跑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他们这些人是从哪来的?又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,肖尧弯腰抓起一把软中带硬的渣巴头(泥块),瞄着后面的黑影就砸了过去,那边一声惊叫,不敢再靠近。

    “袁达牟说,听到他二叔家的大姐在喊:就是他们,别人他们跑了。估计就是你让她出去上厕所,她跑去喊人,给人家开门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一下就哑巴了。知道了实情,知道是自己犯了错误,现在害得大家无路可逃,只能往圩心迂回。

    但肖尧没有认为自己做的不对,再来一次,肖尧还会让她走,总不能一个大小伙子,拦着一个女孩不让上厕所吧?

    赵平和其他兄弟没有抱怨,也没时间抱怨,现在是赶紧逃走为妙。

    然而,圩心的路,不是想象那么好走,说走就能走的。里面是沟渠纵横,交叉无序。青天白日,不熟悉这里的人,都能走迷路,更不要说现在是阴雨绵绵面的夜晚了。

    肖尧担心人员走散,也没敢分出人去探路,三转两不转的,大家全部集中到了圩心的一个打谷场,等他们转一圈还没找到出路,进来的路已经被赶来的村民堵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堵住路口之后,也不再往打谷场里冲,手里拿着家伙事,在那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。看来他们这是要“关起门来打狗、堵住笼子抓鸡”了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