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无耻男人家里横

时间:2018-01-18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原先非常凶悍的船老大,见一下上来二十多个清一色的小伙子,每人手里还抓着一个袋子,他再也没有先前的嚣张气焰了。赵平见他此时的怂样,也不发狠,只是冷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和你好商量,给钱你不送,现在没钱给你了,你送还是不送?”

    “送,送。”

    船老大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,他并不是为给钱不给钱的事,他看到来了这么多人,认定他们说的给钱,只不过是个噱头。

    让他后悔的是,早知道就不在这靠岸了,自己把这些人送过去,肯定是不干好事的,万一被别人知道是自己送的,那还有好日子过吗?

    搭在岸上的跳板被抽回,柴油机的轰鸣声再次响起,大船很快就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在肖尧等人全部下船后,船老大也没再开回去,他调转船头,加足马力,向着下游快速离去,没一会,那庞大的船身,就消失在夜色里。真道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形。

    肖尧和大家一起,来在对岸的河埂上,人人都感觉到寒冷,毛毛雨虽然没有加大,但落在人的头发上和脸上,快速的消耗着人体的热量。

    由于去往地头蛇的家和去往那混蛋的家,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,肖尧让大家找个地方躲雨休息。自己和赵平带上王岩,在送信人的带领下,前往地头蛇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三间屋,家里只有他们夫妻两人,你们自己去吧,他叫谭猛,你们只要喊谭大哥,他就会开门的。”

    送信的人,没有勇气去面对地头蛇,他内心有愧,交代了一下就走了。肖尧也没有难为他,只身前去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屋里传来问话声,肖尧模糊着嗓音说声;

    “谭大哥,是我。”

    门内没有任何怀疑,直接就把门打开了,三人立即冲了进去,王岩随后就把大门关死。

    突然发生的变故,使这位谭大哥吃了一惊,他作势就要反击,肖尧却冲他一抱拳;

    “谭大哥,对不起,我等半夜来访,实在太唐突,打搅你休息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谭猛没有搭理肖尧,转身就进房,赵平怕他是去拿家伙,连忙跨前一步要阻挡,肖尧把他挡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睡吧,没事,来了几个兄弟,找我办事。你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谭猛是进房安慰她老婆去了,他出来时,把房门细心的带好,这才慢悠悠的坐到客厅的大桌边,也不给肖尧他们让座。

    面对三个不请自来不速之客,他能够如此冷静,肖尧也不得不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“谭大哥,我们此来,是要在贵地办一桩公案,早闻谭大哥在此地的威名,只是无缘一见,今晚特来拜码头,向谭大哥借个场子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完,赵平就从怀里把预先备下的一条香烟拿出来,放到谭猛身边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谭猛用一根手指,拨动着桌上的大前门烟,慢条斯理的问道: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们来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肖尧对赵平使个眼色,让赵平把事情对谭猛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说是别人,我可以睁一眼,闭一眼,阮扁头和我是好兄弟,你们把他怎么样了,他肯定会来找我去替他报复,我能不答应吗?”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谭猛也早有耳闻,所以他不等赵平说完,就果断的拒绝了他们的请求,还把香烟推回到桌子边沿。

    肖尧见他拒绝的这么干脆,冷冷一笑道:

    “谭大哥,我们是相信你的为人,才来提前知会你一声,你为了维护朋友,我不反对,但今晚,我们必须行动,你现在可以装作不知道,就当我们没来,事后他要找你,你完全可以帮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谭猛见肖尧态度傲慢,那意思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,不由得心头火起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故事吧?我当作不知道?任由你们去伤害我朋友?我会同意吗?别说你们三个人,就是三十人、三百人,也讨不了好。我奉劝你们,哪来的回哪去,趁现在还没撕破脸皮,大家好见好散。”

    谭猛说完,就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,早已忍耐不住的王岩,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别给你脸不要脸,你当我们是吓大的?”

    谭猛挥手甩开王岩的控制,赵平就要上前帮忙,他想早点制住谭猛,好早点去办事,以免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眼看双方剑拔弩张,就要动手之时,房门被打开了,一个少妇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猛子,你们别打了,这事你不要管,你和他是什么兄弟?不就是你到省城,他请你吃了几顿饭吗?他做下这伤天害理之事,就该遭天打雷劈,你还在这护着他?”

    阮扁头的事情,在他们这一代,传的沸沸扬扬,她也早知内情。站在女人的角度,她肯定是为了那个女孩着想,换作是自己,她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事你别管,这是我们男人的事,我不能眼看着,有人到我们村子打人我不管,这个先例不能开。你快去睡吧,别冻着。”

    谭猛一改满脸的怒火,微笑着低声的劝慰自己的老婆,那话里透满着关爱。

    不少的男人,往往在外面低三下四的,怂到位。在家里,对自己的老婆,那是强横无比,不是打就是骂,仿佛要把在外面所受的屈辱,通通算到自己老婆头上。

    而在外强悍的男人,却大多数会对自己家的女人,特别温柔,照顾有加。只有那些无耻的男人,才会在外孬怂家里横。

    肖尧非常欣赏谭猛的这种做法,他认为,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,由此他改变了想要制服谭猛的想法,拦住赵平和王岩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有你这一番深明大义话,我们心里舒服多了,我想谭大哥也不是那不明理的人,否则,他在这一带,也不会有那么高的声名和威望,他只不过是义气太重,太护短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既太高了谭猛和他夫人,又给了谭猛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们去办事,别理他,他就是一个直肠子,一根筋。我不说出去,没人知道你们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谭大哥,嫂夫人,今晚打搅,实在抱歉,日后山不转水转,小弟记下你们夫妇这份情了。”

    赵平和王岩还在犹豫,肖尧已经对着夫妻俩一抱拳,转身开门就出去了,两人也不敢怠慢,赶紧招呼一声跟上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我们这样就走,万一他传出去风声,我们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站下来,回头看向谭猛的家,对赵平说道:

    “你看,灯已经灭了,如果是谭猛自己答应这么干脆,我还吃不准,他老婆答应了,我反而相信,加上她说的话,就更没事了,原先我还准备安排个人在此盯着,现在都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话一说完,也不再解释,快速回转,走到等候的众人面前。袁达牟一直提心吊胆的等候着,见到他们回来,赶紧上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他答应不插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没事,肖老弟说没事,我们还有点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赵平不等肖尧答话,他抢答了,并且把自己的心迹表露出来。他如此一来,这责任可都担在肖尧头上了,其实赵平并未有推卸责任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以谭大哥的为人,他只要没当场和你们计较,就不会找后茬。你们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报信人对谭猛比较了解,他一句话就消除了赵平和袁达牟的担忧。肖尧招呼大家赶紧行动,以防迟则生变。

    冰冷的雨丝,吹到众人脸上,躲了一段时间的人,都不由自主的打起冷颤。大家都只能用加快速度来取暖。

    等到袁达牟说前面村庄就是,肖尧赶紧让大家停下。他让赵平,把身手灵便的人,单分一半出来,让王岩带着,专门走人家的后门。

    “王岩,你们负责把每一户的后门控制死,能用砖头踩死的尽量用砖头,不能用砖头的,就找树枝,把门鼻扣上插起来,不要让屋里人,能从里面打开。还尽量不要弄出声响,以免惊动睡在家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大家才知道,捡了这么多的半截砖,不是为了砸人,而是为了把每家每户的大门踩死,不让住户出来。

    那时农村的大门,基本都是对开,大门下方安置一个门槛,在晚上睡觉,关上大门时,从里面用门栓插上,只要在大门和门槛之间,用砖头踩紧,里面的门栓就抽不动,门也就打不开了。

    大圩埂上的住户,都是一溜排,沿着大埂建造的,很少有脱离圩埂住家的,但他们来到圩埂中部时,袁达牟却指着一条下坡路,说就在下面那几家。

    肖尧让王岩带着他们那帮人,继续向前去踩门。他们这些人,来到袁达牟指定的屋子前。这一溜,单建有五间屋,肖尧他们以为只是一家,也就没有再往前去查看踩门。

    肖尧让大家禁声,自己把赵平拉离屋子,轻声交代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我带两人到了屋后,你们在前门叫门。他们如是从后面跑,就一定有鬼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谁都懂,但赵平却不以为然,只不过他没有反对,看着肖尧拉了两个人随他一起绕道后门去了。

    下面建的房屋带后院,院子外围是水沟,肖尧他们只得不顾泥巴围墙的湿滑烂泥,翻墙头进去。还没等他们站到后门口,前面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