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五章 早走早好离开家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肖尧一众二十多人,跟在袁达牟后面鱼贯而行。他们下了大埂,顺着一条机耕路,来到一个村庄。大量的人员活动,惊扰了全村的土狗,它们吓得远远的跟着人狂吠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这样大面积长久的狗叫声,当然会惊动村子里的人前来查看,但见到几十个年轻人,围聚在一起,黑黑的一大片,都吓得赶紧缩回家,把大门紧紧的拴死。

    随着袁达牟的引导,肖尧等人全部来到他的家里,虽说她父母都是教师,但整个房间,也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。

    袁老师和他的妻子,赶忙出来招呼大家找地方坐,他们俩从厨房把早就做好的面条,一碗一碗的端了出来,递到各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袁达牟也赶紧去帮忙。在客厅,肖尧并没有见到赵平所说的袁达牟的妹妹,也没见她帮忙端面条。

    外间人员太多,根本就坐不下,也没那么多的板凳可坐。大家站在那吃面条,都显得很拥挤。

    袁达牟把肖尧和赵平以及王岩,叫到后面厨房去吃,进到厨房,肖尧就看到一个穿着灰布上衣的女孩,坐在锅门口烧火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女孩看起来和肖尧年龄相仿,但神情颓废,体质也很衰弱,她坐在那里低着头,不敢看人。

    “英妹,把板凳端出来,给赵大哥他们坐。”

    袁达牟叫她出来,她顺手把烧火用的小长凳,带了出来,放到赵平身边地上,转身又要回到锅门口去。

    “英妹,他就是赵大哥说的肖尧,他今天来,就是为你去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袁达牟口里英妹,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上下,身形很消瘦,脸色暗黄,披头妆,头发微黄,长度刚到脖子下面。

    她五官不算漂亮,但肯定不能说丑,是属于大众化、很耐看的那一种。她如果气色好的话,肯定会比现在好看的多。

    更让人就行的是,她那缺少灵性的目光,略显呆滞,

    肖尧细心的观察到,她在听到是为她来报仇的时候,她那眼中现出恨恨的厉色,但很快又暗淡下来,她也不管肖尧与她谁大谁小,就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谢谢你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她的眼里就流出了泪水。她的心里怎能不苦?但凡自己的哥哥和父亲,有一个能够强势一点,不那么木讷怕事,自己也不会受如此委屈。

    这世道,横的怕楞的,楞的怕狠的,狠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女孩子,在男孩的甜言蜜语之下,被骗**,若是家里有强劲的父兄做后盾,量他不敢提出退婚,更不敢说出那些侮辱自己人格的话。

    可她能埋怨父亲和哥哥吗?她自己多次想以命相拼,都被老实厚道的家人阻拦,规劝自己好死不如赖活着。若不是自己坚持要找男家报复,此事在父兄面前,就会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们家哑巴亏吃定了不说,还会被街坊邻居传为笑柄,自己今后在这里,更是无脸见人。

    此时,她看着眼前急忙给自己回礼的肖尧,心里五味翻腾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些怀疑,这个看起来也不大,长得还很清秀,并不是自己想象的凶神恶煞一般,对自己像邻家大哥哥一样和蔼可亲的人,他怎么会被赵大哥说的那么厉害呢?

    肖尧没在意他妹妹在想些什么,他让袁达牟把父母叫进来,言明有事相问。

    袁老师夫妻在外招呼大家吃面,一大锅面条根本不够吃,他俩进来赶紧招呼女儿再去烧火下面。赵平把她端出来,自己根本没坐的小板凳,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袁老师,你们能把这件事的始末,具体的详情,再仔细的对我说一遍吗?”

    “唉...。”

    袁老师未言,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,恰是满腹的苦楚,无法向外人道。随着他的叹息,袁达牟和他母亲也是满面愁苦,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我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见到自己的父兄和母亲都不开口,在锅门口烧火的妹妹得急了。都到这份上了,还有啥不好意思说的?大不了从今以后远走高飞,嫁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肖尧也不矫情,他一个眼色,让王岩到外间去吃,自己直接坐到锅门口拦草的矮墙头上,面对她,边吃碗里的面条边听。

    肖尧这一细微的动作,看得那妹妹心里暖暖的,这样的事情,谁也不愿多一个人知道,她再顾不及脸面,也必定还是个小姑娘啊。

    袁家小妹的讲述,基本和赵平原先对他说的,没什么大的出入,只是在某些细节上更加具体。

    这妹妹说的条理很清楚、内容也很简洁,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。肖尧在她身上,看到了周敏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晚上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这黑灯瞎火、清风刮冷的,我们都受不住,你哪能去?”

    肖尧被这妹妹突然冒出来的提议,吓了一跳,这不开玩笑吗?晚上过去会发生什么,完全就是未知数,你一个弱女子,咋能跟着?我们这些人去,能全乎着回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直接就拒绝了妹妹的请求,袁达牟也放心了。这个提议,妹妹在他跟前提过不止一次,他每次都是推得干干净净,只说要等肖尧来才能决定。

    他先前忘记和肖尧提这茬了,刚刚这一惊可是不小,好在有惊无险,肖尧很干脆的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妹妹见肖尧一点没有犹豫就回绝了自己,她知道再说无益,也就比不谈,但表情很失落。肖尧看着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呃..小姐姐,你把你心中的想法告诉我,只要你不是让我弄死他,其他的,我都可以答应你,帮你做到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,也就顺口叫了声小姐姐,没办法,谁叫他还在念书呢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恨不得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肖尧难住了,自己总不能割一块人肉,放一碗人血带回来吧?肖尧知道她说的是气话,但从她的话里也能看出,她对那人的恨有多深。

    女人的爱,是深沉而又厚重的,她们会在爱一个人的时候,全身心的投入,没有自我,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当一个男人,深深的伤害了一个女人的爱的时候,那就是爱的颠覆---恨,程度一点也不亚于爱的深度。

    聪明的男人,即使不爱一个女人,也不要去伤害她;

    聪明的男人,即使另有所爱,也不要干那伤天害理之事;

    聪明的男人,即使和女人分道扬镳,也不要背下说,曾经爱你女人的不是,因为她爱你的时候,没有智商。

    妹妹在发狠之后,知道自己太失态了,她赶忙往锅洞里塞了把草,炉膛的火光,照在在她那暗黄的脸棠上,霍闪霍闪的,红艳艳的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你们自己去斟酌着办吧,我知道,他们那里人多,实在不行,就回来,以后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段话,立即让肖尧对她刮目相看,她不是一个自私到极点的人,她没有被自己的屈辱,气昏了头脑,她还在为自己这些人的安危着想。

    肖尧突然间有了想再帮她一把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,你要是在家里没什么事,也不想在家呆的话,你可以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一大锅面条又下好了,走了这么远路,一碗面条肯定吃不饱,肖尧说着就自己站到锅边盛面。

    妹妹突然听到肖尧此话,她满脑袋浆糊,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袁老师夫妇不知道肖尧说此话是何意,但又不好意思问。

    袁达牟心里怀疑,这话有诱拐自己妹妹离家出走的嫌疑,不会是肖尧看上自己的妹妹吧?

    但他又觉得这不可能,妹妹的情况他都知道,他担心的是妹妹再被男人耍弄,那还叫她以后还怎么活啊?生性懦弱的他,在心里斗争,嘴上也没有说啥。

    在这里,赵平可是最清楚肖尧的,他知道肖尧的能耐,既然肖尧发话了,他想帮同学妹妹,那是肯定没问题的,这是天大的好事啊。

    他想都没往袁达牟的想法上去想,他知道,肖尧身边的女孩子,那是一个个的娇艳如花,美若天仙,怎么也不会有看上他同学妹妹的可能,唯一的可能,就是肖尧想帮她。

    见到同学一家人都不理肖尧这个茬,赵平急了。

    “袁达牟,我可告诉你,你要把肖老弟就当做一个学生看,那可是大错特错了,他要是只是学生,古月石也不会建议我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可是我爸妈肯定不会放心让我妹妹出去的,她寻死觅活的好几次,谁敢放手啊?”

    袁达牟说的是实情,就算肖尧是为了他妹妹好,这万一出去了,家人不再身边,她啥时候想不开了,谁能救她妹妹?

    肖尧还真没考虑到袁达牟的顾虑,但他就是现在听他哥哥提出,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让小姐姐换个环境,肯定比在家憋着好的多,她的安全问题,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。她不心疼自己的命,也不能不顾忌我这个帮忙的人,她要有什么,我是要担掺的。”

    正是因为妹妹对肖尧说的话,才让肖尧有胆量敢帮她。她在这样的时候,还能为别人安全着想,那她寻死觅活,也必定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,妹妹哪里还能不知道肖尧那话是什么意思?这几个月,她在家真的都快憋疯了,一家人整天看着她,严防死守,搁谁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你要是有地方安排我,我今晚就跟你走,走的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她不是不爱父母,不是不爱自己的哥哥,可是在这里,她实在是无法再呆下去了。谁都知道她是未婚先孕,又被男家抛弃,走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,还是早走早好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