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四章 王八写字王八认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王佳佳带来的消息,让肖尧感到很烦闷,因为这不是其他事情,在那个年代,牵涉到抄袭,对于一个学生来说,那是比盗窃还要令人不耻。

    饭后,肖尧一回到学校,就去找到黄莉,他想问问,她哪道题做错了,自己好有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黄莉见肖尧人好好的来上学,正高兴呢,肖尧跑来就问她昨天课堂作业哪里做错了,把她给问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没做错啊,上午回来才看的,一题也没做错。”

    黄莉为了打消肖尧的怀疑,特意说明,自己上午才看的,不会记错。

    “没错?那就一定是有人打小报告了。”

    肖尧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对黄莉认定。昨天早上,他抄袭黄莉的作业,可是有不少人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肖尧一念至此,他也不想去找严老师认错,准备等到他问起时,自己来个打死不承认,最好能把打小报告的人给摘出来,那样,自己也就知道,谁是损人不利己的小人了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肖尧反而不愁了。只要没有直接证据,人证算什么?自己可以强辩加狡辩,死不认账,过了这一关,以后不抄了就是。

    然而,肖尧和王佳佳他们的猜测都是错的,就在第二天的数学课上,严老师一进门,就把目光停留在肖尧身上不肯挪动。

    肖尧被严老师看得头皮直炸,但他很坚定的忍着。王佳佳和黄莉,却都为肖尧捏把汗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堂课,我首先要和大家谈谈,关于这个念书的态度问题。”

    严老师往讲台上一站,一改往日上来就在黑板上写习题的习惯,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肖尧。他又把昨天拿在手里抖了又抖的作业薄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来了,肖尧无奈的站在座位旁,低头不敢看人。

    “你上来,把最后一次的作业,抄写在黑板上,给大家看看。要原封不动的抄写,不要改变任何字面。”

    严老师这样一说,肖尧反而放心了。黄莉说她一题没错,那自己即使抄错了,也没什么大不了了。只要不是说我抄袭,怎么的都行,做作业哪有一题不错的?

    等肖尧来到讲台上,严老师把手里的作业薄递给肖尧,让他按照作业薄,抄写习题到黑板上。严老师转身也下了讲台,背对全班同学,看着黑板。

    肖尧在老师的粉笔盒里,抽出一支整根的粉笔,心里还在得意,咱这回也体会体会当老师的感觉。

    肖尧右手拿着粉笔,摆好姿势,站到黑板的左侧,展开自己的作业薄,翻到写过作业的最后一页。

    此时全班鸦雀无声,都在静静的等着肖尧抄写自己的作业,可是...

    肖尧在翻到自己的作业时,却站那不动了。他背对着同学面对黑板,就像面壁一样傻站着。严老师也不催,肖尧也不写,就这样僵持了几十秒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就准备这样耗到下课吗?”

    “严老师,我...”

    最后,还是严老师不忍就这样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,提前发问。肖尧唯唯诺诺的说不出话来。严老师气得是怒目圆瞪,大声呵斥道:

    “王八写字王八认,你肖尧写字,自己都认不出来,还怎么叫我给你改作业?原来写得丑、摆不正也就算了,我勉强还能认的出来,你这都连在一起还重叠,像巴根草一样,这是作业吗?”

    肖尧被骂的狗血喷头,但他面对黑板,满脸得意,心里舒服的很。

    原来肖尧在全盘照抄黄莉作业时,根本就没有去看自己的本子,他急急忙忙的,眼睛盯着黄莉的作业薄,右手盲写,造成很多数字和字体连在一起,有不少,都写在先写过的字上面,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严老师走上讲台,恨铁不成钢的一把将肖尧推下讲台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我今天这么做,是要让你记住,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劳动成果,别人看都看不下去,更不要说让人去欣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作业薄,你别用了,留着做个教训。换个新的,把这两天的作业都给补上,再要出现这种情况,我就直接撕了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们,通过今天这件事,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,你们没有时间做的事,可以不做,不管是现在做作业,还是以后走上社会岗位做工作,每做一件事,都要认真去做。否则,你就别做。”

    肖尧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,小老脸火热的回到座位。他懊恼的看向王佳佳和黄莉,却是遇到她俩一脸活该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付班长当成反面教材,在肖尧十多年的念书生涯里,他是绝无仅有的唯一存在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一晃而过,周五的天气阴沉沉的,寒风里带着水汽,坐在教室里上课的同学,都感到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放学时,肖尧见到了赵平派来联系他的人。肖尧不敢在寝室里谈论此事,就把来人,带到校西边的窑厂,这里不会遇到别人,两人说话也方便。

    来人叫付亮,他告诉肖尧,赵平已经在五洋镇集合好人员,让肖尧现在就去五洋镇集合,等他一到,就一起去他同学袁达牟家,然后再连夜去找那个男孩算账。

    肖尧听他说完,眉头紧皱,他觉得赵平这样做太仓促了,原先说好的提前通知自己,给自己时间。现在到好,来人就让自己跟他走,肖尧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赵平已经在那边聚集人员了,自己不去,估计他也会行动,那自己就失信了,于是肖尧回到寝室,对着朱习焕交代了一番,就和付亮一人骑着一辆单车走了。

    肖尧带着付亮先来到思路镇,他没敢去惊动张晓雅和周薇爱,让付亮去把王岩找了来,问他晚上能不能跟自己一起去办件事。

    王岩根本就不问肖尧要去办什么事,他只回家打个招呼,三人两骑,顺着大河埂就去往五洋镇。

    肖尧本不想骑车去,但最后一班去往五洋镇的小班船已经走了,为了抓紧时间,他们只好骑车前往。

    阴沉的天气,在傍晚更加的寒冷,随时都有降下雨雪的可能。肖尧非常担心,这样的天气会影响此次行动,毕竟等了两三个月,万一失败,再找机会就难了。

    肖尧三人到达五洋镇时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。赵平也已经把人集结好就在喝着等着肖尧,见到三人到来,连忙过来和肖尧说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啦肖老弟,我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送信的上午来说,那家伙前天回来的,暗中监视他的人和他一起聊天,他说那家伙明天或者后天,就要去其他地方帮工,多赚点钱回来过年。估计这一去,他年前就不会回来了。我才着急在这召集人手,让付亮去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都到这会了,肖尧再想打退堂鼓也说不过去,他看看站在赵平身后的一大群人,也搞不清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,连我整整二十人,加上你们三个,正好是一卵二十三。还有原先讲好的几个,路远来不及通知。”

    赵平知道肖尧的意思,半开玩笑的把人数报了出来。肖尧在人群中没有看到表叔古月石,心里对他又是一阵鄙视。把自己推上来了,他却滕头(缩头)了。

    肖尧和大家都点点头表示一下,然后低声问赵平,他对这些人的掌控情况怎么样。赵平一口承揽,保证能让这人指到哪打到哪,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比较冷,肖尧得知他们都和自己一样,没吃晚饭,他建议先胡乱吃点,再去袁达牟家,赵平拒绝了,他说已经让送信的人去他家通知,说他们赶过去吃晚饭。

    肖尧想想也就算了,坚持一会,去他家吃饭,自己还可以利用吃饭时间问明情况。

    肖尧见他们都是步行,就让赵平稍等,自己带着付亮,把单车送到原先自己存放单车的朋友家。

    他俩回来后,黑压压的二十多人,在夜色里,向着东方十几公里外的袁达牟家走去。虽说冷风飕飕,夜路难行,但这些都是走惯了夜路的年轻人,速度倒也不慢。

    天气虽越来越冷,真走起路来,不但感觉不到冷,反而身体发热。王岩直到这时候,才从肖尧嘴里得知此行的目的,他不但没感到害怕,反而略显兴奋。

    在这群人里,王岩年龄是最小的了,但他个子不矮,也练过,肖尧带他,也是觉得他比自己的几个同班同学更能打、更合适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走,前方出现一个拿着手电的人,在和赵平取得联系后,赵平带着他,一起来到正和王岩说话的肖尧面前。

    “肖老弟,这就是我同学袁达牟。他叫肖尧。”

    袁达牟非常诚恳的上前握住肖尧的手。

    “肖尧,不管事情发展怎样,我都要先谢谢你,赵平把你和他商量的事,都跟我说了,真的太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实诚人的连番感谢,说的肖尧都接不上口。赵平赶紧上前打岔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我们都还饿着肚子,走路还不冷,这一站下来,就又饿又冷了,快带我们去你家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拿着手电的袁达牟,尴尬的赶紧头前带路。使用手电筒照明,只能照前不照后,他是不能再客气让肖尧先行的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