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蹉跎惘少 第三百七十三章 我来抄袭你怎错

时间:2018-01-15作者:三秋堂

    周薇爱在黄莉和张晓雅走后,按耐不住自己心中那份对肖尧的爱意。她决定,就在今日今时,将自己毫无保留的,献给自己心爱的男孩。

    她站在熟睡的肖尧床边,郑重的脱去自己的外套,整齐的叠放在一边的柜子上,又打开床边的衣柜,从里面拿出了一条洁白的毛巾,这是她在上次事情过后,特意为这一时刻准备的。

    小爱侧身歪坐到床边,掀开盖在肖尧身上的两床被子,正要钻进去,和她心爱的男孩睡在一起,完成两人的成人礼。

    “小爱,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啊...。”

    全神贯注要进入被子的小爱,突然听到肖尧的问话,吓得她像做贼一样,心慌惊呼。她赶紧放下掀起的被子,用手里的白毛巾,捂着脸跑出门外。这太羞人了,偷人没成失外套。

    肖尧被被子掀起时入侵的冷气惊醒,他想着要去上学之事,这才问了小爱一声,没想到吓得小爱惊叫一声就跑了。

    肖尧偏头看到柜子上,不但有为自己从早市新买的内衣,还有小爱脱下的外套,他连忙套上内衣,喊小爱进来穿衣服。

    小爱吓得跑的外面,暗恨自己无用,听到肖尧叫她,她把自己快要跳出胸膛的心,平静了一下,这才又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见肖尧正要穿外套,就上前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睡好,再睡会吧,现在上学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睡了,我们去学校吃饭,吃过饭,我到寝室再睡。”

    肖尧不听小爱的建议,要继续穿衣服,他也意识到了小爱刚才的举动,心里有点怕怕的。

    但看着眼前的小爱,穿着凸--显--曼--妙身材的内衣,一脸的娇--羞--绯--红,肖尧内心那股原始的欲--望,又有点蠢--蠢--欲--动。他赶紧别过脸去穿衣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小爱一把夺过肖尧手里的衣服,扔到柜子上。她也不说话,抱着肖尧,一起倒在床上。她可以什么都不做,但必须让肖尧现在继续睡觉,关键是她要睡觉。

    黑夜里可以做的事情,白天不一定能做;私底下可以说的话,当面不一定能说的出口。

    这就是小爱此时心里的真实写照,她憋屈的卷曲在肖尧怀里,没多久,竟然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早就等候着肖尧归来的王佳佳,直到第一堂课的上课铃声响了,也没见到他和黄莉回来,她心里忐忑不安,她担心肖尧的安危,也担心黄莉和肖尧单独在一起,会做出令她忧心的事。

    她只得提前去老师那说明情况,把肖尧去送同学当兵的事,对班主任老师言明了。

    就在王佳佳恼怒自己就是操心命的时候,迟到的黄莉,在教室外喊报告进门。她没见到肖尧一起同来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就慌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第一堂课是数学课,严老师见到班上,同时少了前后座位的肖尧和黄莉,眼里露出不满的目光。等到黄莉喊报告进来,他的脸色缓和多了。

    在让黄莉进门,坐到自己的座位后,严老师把手里拿着的一本作业薄抖了抖,对大家说道:

    “同学们,你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,就是学习,一切的外务,都要给学习让道,等高考结束,才是你们享有自由和娱乐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严老师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,就把作业薄扔到讲台上,继续讲解他刚才的课程。

    王佳佳虽然等得心焦,但在课堂上,她一点也没敢问黄莉,黄莉似乎知道王佳佳的心情,她也没敢在课堂上说话,她用笔在一张纸上写道:

    肖尧受凉感冒,在小爱家睡着了,放心,没事。

    黄莉写完,只把纸条往王佳佳桌边推送一点,王佳佳看到寥寥数语,心里踏实多了,但怀疑,却抑制不住的滋生。

    严老师在黄莉进来后的开场白,必定是对肖尧产生不满,手里抖动的作业薄,肯定是肖尧的无疑。

    因为上课前,数学课代表把全班的作业薄,都发放回来了,黄莉的本子也是她代收的,唯独没有肖尧的。

    认定肖尧就是她前世冤家的王佳佳,中午一放学就找到张晓雅,让她带自己去镇上看看肖尧。她不放心啊,从上周六到今天,连着几天,肖尧就没让她过过一天省心的日子。

    肖尧没想到小爱撒气不让自己走,倒到床上她还就真的睡着了。但肖尧此时,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,他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酣然入睡的小爱,不忍惊动她。

    小爱在肖尧怀里的这一回头觉,,她睡得很沉迷。也不知睡了多久,等她睁开眼睛,就看到肖尧,正一手支撑自己的头,在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肖尧哥哥,你怎么不睡?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这是小爱第一次,用征询的口吻,来征求别人对自己相貌的评定。这不是她对自己的相貌不自信,而是在对着肖尧撒娇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很好看,我都看入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和黄莉姐比,谁更好看?”

    得到肖尧的肯定,这是小爱预料之中的,她不依不饶的和黄莉比较起来,她想知道,自己和黄莉在肖尧的眼中,谁更漂亮一些。肖尧伸手捏住她那娇俏的琼鼻,宠溺的笑道: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妹妹小爱更好看啦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很高兴的小爱,一下就把脸拉了下来。肖尧话语里带的“我妹妹”三个字,让小爱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哼,一听就知道你是在敷衍我,要是黄莉姐也背下这样问你,你一定会说她比我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行啦,你俩都好看,起来吧,我们该去吃饭了,中午你想吃啥?我犒劳犒劳你。”

    肖尧说着就要推小爱起来,小爱不依,挺身抱着他不放,硬是把肖尧拖压在她身上,陡然传来的异常感觉,让小爱心慌。

    肖尧也被自己胸口传导过来的柔--软弄得尴尬不已,连忙用手支撑起来,下床穿衣。

    肖尧穿好衣裳来到客厅,小爱还在床上磨蹭不肯起来,紧闭的大门传来敲门声,肖尧打开门一看,王佳佳和小雅并排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“肖尧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身体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王佳佳一见肖尧,都没进门,就关心的问了起来,看到王佳佳那急切的模样,肖尧内心很温暖。

    “我没啥,就是早上在船上被冻的很了,回来洗个热水澡,又睡了一觉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雅看到生病的肖尧没在床上躺着,反而小爱在那还没起床,她看看肖尧又看看小爱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不会是在家,一起睡到现在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又咋啦?我们有没干坏事。”

    周薇爱想着,反正她俩都知道自己和肖尧那挡子事,说起话来也就没有什么顾忌。肖尧反而被她说的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瞧你那样子,好像没干坏事,你受了好大委屈一样?真真的应证了贾宝玉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肖尧也看过《红楼梦》这本书,但他不知道,小雅所指的是贾宝玉说的哪句话,但他料定不是好话。就连忙打岔,让小爱赶紧起来,大家一起去吃饭。

    见到肖尧人没事,王佳佳总算可以放下心来。她想起严老师今天在课堂上说的话,不无忧心的提醒肖尧:

    “肖尧,今天数学课上,严老师是不点名的批评了你,你要小心,他很少在班上批评人的,请假不来上课的同学,也不是你一个,你哪里得罪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恭敬加尊敬他还来不及,怎么敢得罪他?”

    王佳佳的善意提醒,弄得肖尧是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自己上他的颗,都是认真听讲,从不敢大意,也没在课下,背地里说过他的坏话,难道有人在他面前,造了自己的谣?

    肖尧想不明白,也就懒的想了。王佳佳想起作业薄的事,连忙问道: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抄袭黄莉的课堂作业,被严老师发现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除非黄莉把作业做错,我也抄错了。答案都是正确的,就不可能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肖尧想,肯定是黄莉做错了作业,自己完全照抄,错都一样错,怎么能不被发现呢?他真是觉得被黄莉害惨了,你一个学习委员,怎么做课堂作业也能做错呢?

    肖尧平常也看过黄莉的课堂作业,上面打的都红勾勾,就没发现过错的,怎么正好赶上自己抄袭的时候,你就做错了?这不怪你还能怪谁?

    肖尧这段在心里埋怨的话,要是被黄莉知道,不把她气个一佛升天、二佛出世才怪。给你抄作业,还抄出故事来了。

    在吃饭时,肖尧为此事心情还很郁闷,这抄袭,可是很丢脸的事,这会给授课老师带来很大的负面效应,特别是严老师,他是对如此作弊手段,恨之入骨的人。

    王佳佳看到肖尧情绪低落,知他为严老师的批评担心,她非常后悔不该早早的告诉他,最起码等他吃饱喝足,再说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肖尧,别担心,他已经在课堂上不点名批评过了,想必不会再说。你要还不放心,放学就到他办公室去一趟问问,认个错就是 。”

    对于王佳佳的安慰,肖尧没有认可,他知道,这事不会认个错,就这么结束的。蹉跎惘少
小说推荐